首页 > 农女皇后太嚣张叶然南宫辰 > 第三百四十五章 偷香的毛病

我的书架

第三百四十五章 偷香的毛病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看着南宫辰郁闷的模样,叶然嘿嘿一笑:“其实呢,我觉得你长得很好看,配我还是绰绰有余的。”

夸南宫辰的同时,叶然也小小的自恋了一下。

“你呀。”南宫辰宠溺地捏了下叶然的鼻子,眼底满是无奈。

俏皮的吐了吐舌头,叶然低头继续吃着手里的烤鸡。

“明晚,我等你回来。”叶然扔掉最后一块鸡骨头,故作淡然的说着。

南宫辰不禁有些诧异,抬眸看了眼叶然,发现她正偷看他。

伸手将叶然拉进怀里,南宫辰神情凝望着叶然的眸:“放心吧,我肯定会回来陪你的。”

“我可没说要你陪我啊……”叶然傲娇地别过脸,耳朵却悄然红了起来。

见状,南宫辰故作惊讶:“原来是这样,那我明晚不过来了。”

“不行!”叶然焦急地惊呼出声,随即反应过来,中计了!

果不其然,南宫辰笑看着叶然,眼底满是了然。

“好啦,我想要你早些回来陪我。”叶然叹了口气,她还是别想着在南宫辰这里占便宜了。

南宫辰在叶然唇边轻啄一口:“准了。”

叶然还未反应过来,南宫辰已然消失,待她回过神之后,只留下唇瓣上淡淡的余温。

真是的,怎么还多了偷香的毛病?

不过……感觉还不错……

昱日,阳光明媚的好天气。

叶府上下都热闹了起来。

丁瑜与夏玉莲早早就开始包饺子,准备让府内所有人都吃上饺子。

而叶然则是赖床了很久才起来,整理好仪容,缓缓来到青松院。

看着堂屋内包饺子的两人,叶然朝丁聪招了招手。

小丁聪已经可以满地乱跑了,看到叶然时,匆匆的朝她跑了过来。

谁知不小心绊在了门槛上,好在叶然眼疾手快接住了他小小的身子。

夏玉莲顿时松了口气,眼底满是惊吓,这要是摔倒了可怎么好?

注意到夏玉莲的反应,丁瑜不禁有些感动,伸手握住了她的手。

能够将他的孩子这样对待,属实不易。

“然姐姐。”

身后传来一声兴奋的声音,叶然转过头,赫然看到阮颜轩拿着一把梅花走了过来。

“你这是从哪里弄来的红梅啊?”叶然不禁有些诧异,这个季节虽然是梅花盛开的季节,可是她的院子里还没有红梅。

阮颜轩小脸冻得通红:“我晨起去了江边,那里就有红梅,我觉得姐姐会喜欢,就摘了些回来。”

“谢谢小轩,姐姐的确很久没有看到红梅了。”叶然伸手揉了揉阮颜轩的脑袋。

吩咐紫鸢找个地方把红梅种上,叶然拉着阮颜轩,抱着丁聪进了堂屋。

眸光扫过一旁牵手的两人,叶然忍不住失笑:“过了年,娘和丁叔就可以成亲了。”

夏玉莲顿时红了脸,羞恼地瞪了眼叶然,随即低眸继续包着饺子。

“是啊,我终于可以将佳人收入房中了。”丁瑜难得开了个玩笑,拿起一旁的糕点喂给夏玉莲。

看着面前的糕点,夏玉莲害羞的地吃了一口。

见两人这样甜蜜,叶然也发自内心的高兴。

随手将丁聪交给桂秀娟,叶然迈步走出了青松院。

“然,你要去哪啊?”夏玉莲高声询问道。

叶然头也没回,淡然地回了句:“我要去云雾桥看看,你们中午不用等我吃饭了!”

说罢,叶然的身影彻底消失在夏玉莲的视线中。

“这孩子,今日去云雾桥做什么?”夏玉莲不禁有些疑惑,随即摇了摇头,继续包饺子。

半个时辰后,叶然站在云雾桥上,望着远处的水面发呆。

四周除了厚厚的雪,什么都没有,连个行人都找不到。

叶然没有让紫鸢跟着,独自沿着河边缓缓走着,眼底满是复杂。

不知不觉间,叶然竟然来到了一座山崖处。

看着白雪皑皑的山峰,叶然脑中骤然浮现出前世临死前的一幕。

她与南宫辰就是在这里跳下去的,只是那时的山峰,被血染红了。

“你怎么在这里?”

身后传来一道熟悉的声音,叶然诧异地回过头,赫然看到南宫海的身影。

“你来这里做什么?”叶然狐疑的看着南宫海,今日除夕,他不进宫?

南宫海薄唇紧抿,缓步来到叶然身侧:“宫里太闷,不想那么早去,索性还有些时间,来这里逛逛。”

“闲逛能来到山崖这里,睿王爷还真是有闲心。”叶然轻嗤一声,显然是不信。

南宫海面色微僵,不禁有些尴尬,他的确是好奇才过来的。

从半月前,他就每日都能梦到一副画面,南宫辰与叶然从这里跳了下去。

虽然不知道这代表着什么,但是南宫海就是忍不住想要过来看看。

他想知道这是预知,还是单纯的一个梦。

“那你来这里是……”南宫海好奇的看向叶然,难道她真的要跳崖?

叶然扫了眼南宫海,此时的他,没有前世那样的戾气,却也不再是她的心中人。

“沿着云雾桥走过来的,没想到这里会是山崖。”叶然淡淡的回答着。

南宫海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叶然,如果我说,我梦到你从这里跳下去过,你相信吗?”

闻言,叶然顿时呼吸一窒,这话是什么意思?

诧异的转过头,叶然狐疑的打量着南宫海:“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我近日经常做一个梦,梦到你与南宫辰从这里跳了下去。”南宫海不疾不徐地回答着。

这个梦,不就是她临死前的一幕?

叶然身侧的手骤然紧握,随即故作淡定的说道:“那又如何?难道王爷以为我真的会跳下去?”

“我只是好奇,这梦到底是预知,还是单纯的梦而已。”南宫海轻嗤一声,说着他自己都觉得很荒谬。

叶然扫了眼南宫海,嘲讽地勾起唇角:“王爷还真是有趣,这梦代表着什么,我不知道,反正我是不会跳崖的。”

说罢,叶然转身离去,没有给南宫海说话的机会。

看着叶然的背影,南宫海剑眉紧蹙,错觉吗?总觉得叶然貌似更加抵触他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