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农女皇后太嚣张叶然南宫辰 > 第三百五十九章 必须要接的战书

我的书架

第三百五十九章 必须要接的战书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叶然诧异地看了眼南宫辰:“你什么时候来的?吓我一跳。”

“刚刚到,看你看得入迷,有些好奇。”南宫辰伸手拿过拜帖看了眼。

赏菊宴,他也受到了贴子,不过却没有打算去。

“你打算去这里?”南宫辰狐疑的打量着叶然,她不像是会喜欢这种场合的人啊。

叶然收回请帖,幽幽的叹了口气:“我不打算去,但是却不得不去。”

“为何?”南宫辰剑眉微皱,不喜欢就不去,谁会逼她去?

“因为卢婉言之前就给我下了战书,如果我不去,那就是不战而败了。”到时候,会被怎么编排还不知道呢!

经过提醒,南宫辰也想起了这件事,不禁有些无奈:“那日你可以不答应的。”

想到叶然要在众人面前展示才艺,南宫辰心中顿时有些不爽。

“人家摆明了是奔着你来的,结果我却不敢接受,那不等于承认自己不如她?”就算是不考虑到自己,叶然也不希望别人会觉得南宫辰的眼神不好。

所以无论怎么说,这次的赏菊宴是肯定要去的。

南宫辰伸手揉了揉叶然的脑袋:“其实你可以不必在意她的。”

因为他的眼里,从来都只有叶然一个人。

“可是你太过于优秀,导致很多人都喜欢你,所以我必须更加出色,才有资格站在你身边。”仰头看着南宫辰,叶然眼底满是坚定。

她想要配得上南宫辰,就要更加努力才可以。

看着叶然眼眸中闪烁的笃定,南宫辰心中感动,紧紧地抱住她。

同时心中也做出了决定。

当晚,南宫辰直接来到御书房,找到了正在批改奏折的南宫鸣。

“儿臣参加父皇。”南宫辰恭恭敬敬地跪在南宫鸣面前,行礼问安。

南宫鸣放下奏折,抬眸看向南宫辰:“这么晚了,你来做什么?”

他的确不想看到南宫辰,因为他怕他提出要娶叶然,只是毕竟是他疼爱的儿子,几日不见就取消了禁令。

“儿臣想要求一道圣旨。”南宫辰淡然开口,语气坚定。

南宫鸣顿时猜到是赐婚的圣旨,不禁有些恼火:“如果还是娶叶然的话,你就可以出去了。”

“父皇,儿臣若是娶不到叶然,宁愿终身不娶。”南宫辰双手抱拳,抬眸严肃的说道。

砰!

“放肆!”南宫鸣狠狠地拍了下桌子:“你这是再跟你的父皇示威吗?你以为朕真的不会罚你吗?!”

“就算是父皇罚儿臣,儿臣还是要娶叶然。”南宫辰眼中满是笃定,表明了决心。

南宫鸣险些被气昏过去,堪堪稳住心神:“你为了一个女人,宁愿与自己的父皇为敌?”

“父皇,叶然到底哪里不好?您为何就是不同意呢?”南宫辰疑惑的看着南宫鸣,叶然才华谋略哪里都不差,难道就为了个身世,她就不受待见了吗?

南宫鸣无奈的叹了口气:“朕承认叶然有才华,而且也很明事理,但是要娶做正妃,她的身份不配!”

“如果你真的想要娶她,那就当妾纳入府中,日后还能抬成侧王妃。”南宫鸣心不甘情不愿的说道。

谁知南宫辰根本不同意:“叶然不会甘愿当妾,我也不会这样羞辱她!日后也只要她!”

“你休想娶叶然当正妃,再说哪有男子只娶一人的?”南宫鸣怒目而视,这个孩子真是越来越不听话了!

南宫辰忽然沉默了,半晌,抬眸看向南宫鸣:“父皇,您爱我母妃,可她最后的结果如何,不需要儿臣来提醒,我不想我的爱人也变成这样,所以,我此生只要她叶然一人!”

语毕,南宫辰不给南宫鸣说话的机会,骤然起身离去。

看着南宫辰的背影,南宫鸣气恼地摔了桌上所有的奏折,眼底隐隐闪过一抹杀意。

如果叶然真的狐媚惑主,那就绝不能留!

昱日,阳光明媚的好天气。

叶府落梅院,叶然正在与南宫辰下棋品茶。

“你怎么没去上朝?”叶然好奇的看着南宫辰,这个时候应该还没下朝才对吧?

南宫辰动作微僵,故作无事地落下棋子:“没什么,这几日告假休息。”

无缘无故,为何要休息?

叶然眼底滑过一抹疑惑,却没有直接询问,重新执起白棋落下:“那你打算休息几日?”

“不知。”南宫辰淡淡的吐出两个字,昨晚与南宫鸣争论过后,他就传来圣旨,说是这几日可以不用去上朝了。

何时想明白何时再去。

但他一直都是明白的,谈何想明白?

既然父皇不同意他们在一起,那这个朝不上也罢。

叶然思索片刻,忽然猜到了大概:“你是不是又跟皇上说了什么?”

“嗯。”以叶然的聪慧,早晚会猜到,南宫辰也就没有隐瞒。

果然是这样,叶然无奈的叹了口气:“我不是说最近必须保护皇帝吗?”

“他不让我上朝,不是我不肯。”南宫辰薄唇紧抿,他是被赶出来的,又不是自己愿意不去的。

叶然放下棋子,伸手握住南宫辰的手:“辰,你不能意气用事,其他人就等着你失宠呢。”

之所以现在不动手,就是因为皇帝宠幸南宫辰,所以他们才有所顾忌。

但若是被发现南宫辰受到冷落,那他们定然会动手对付皇帝,到时就真的来不及了!

“没关系的。”南宫辰见叶然这样关心南宫鸣,心中有些为她鸣不平。

这样好的人,父皇怎么就是不肯同意?

见南宫辰不肯妥协,叶然骤然起身回到房间:“如果你不肯听我的,那我就不理你了!”

说罢,叶然猛地关上房门,眼底滑过一抹歉意。

为了保护南宫鸣,她只能这样逼迫南宫辰,对不起。

看着紧闭的大门,南宫辰不禁有些无奈:“叶然,他不允许我娶你,你为何还替她说话?”

“因为他是你父亲,我不能看着你违背孝道!”叶然高声说着,语气满是笃定。

南宫辰幽幽的叹了口气:“好,我去找他。”

“辰,你不能再说娶我的事情了,否则事情就真的到了无法挽回的地步了!”叶然轻声劝说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