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农女皇后太嚣张叶然南宫辰 > 第三百六十五章 绝对不会放过她

我的书架

第三百六十五章 绝对不会放过她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而叶然也没有逼他,信心十足地坐在椅子上。

卢国公抬眸看向叶然:“我有事出去一下,叶姑娘请稍等。”

“您请。”叶然秀眉微挑,任由卢国公走出厅堂。

卢国公快步来到书房,镇国侯正在书房里等待着。

“父亲,叶然是什么意思?”镇国侯第一次看到卢国公这样的表情,心中不禁有些惊讶。

能让卢国公露出这种凝重的表情,叶然到底是何人?

卢国公将叶然的意思告诉了镇国侯:“现在我们只有两个选择,同意,铁血军白送不说,婉言也只能嫁给别人。”

另一种不必说,支持别人,但是铁血军就是大问题。

镇国侯跌坐在椅子上,震惊的看着卢国公:“没想到叶然居然知道了这件事,父亲,我们若是直接灭口呢?”

这支铁血军是给婉言准备的,怎么能这样交出去?

“你能打得过叶然?”卢国公不满地瞪了眼镇国侯,打打杀杀,就不能动点脑子?

“这……”镇国侯顿时语塞,他还真的打不过叶然。

父子两人对视一眼,终是无奈的叹息一声。

半晌,卢国公还是站起身子:“罢了,能够站在三皇子这边,也算是为家族谋生路,至于婉言,皇家也不会要一个有残缺的儿媳。”

“父亲……”镇国侯还是心有不甘,可他也只能看着卢国公拿着令牌走了出去。

没想到,卢国公府,居然让一个小姑娘给收服了。

卢国公回到客厅,将手里的令牌递给叶然:“这是铁血军的令牌,有了这个就可以掌控铁血军。”

“从今以后,它就是三皇子与叶姑娘的,卢国公府也唯三皇子马首是瞻。”卢国公单膝跪在叶然面前,双手献上令牌。

接过令牌,叶然伸手扶起卢国公:“您太客气了,既然您选择支持三皇子,那我们以后就是同盟,无需行大礼的。”

“谢叶姑娘。”卢国公站起身,抬眸看向叶然:“不知叶姑娘还有何吩咐?”

“暂时没有,我也不打扰了,告辞。”明显的逐客令,叶然也不愿多待,转身便要离开。

走到门口时,叶然忽然想起一件事:“对了,既然是同盟,那我就提醒一句,贵千金衣柜里面的东西,还是处理了比较好。”

语毕,叶然不再停留,大步离开了卢国公府。

看着叶然的背影,卢国公不禁有些疑惑。

婉言的衣柜?

卢国公来到卢婉言的房间,发现她还在抱着头发哭泣着,虽有责备,更多的却是心疼。

“婉言,你说你为何要去招惹叶然?”卢国公无奈的叹了口气,若不是她,卢国公府也不至于到了这步田地。

“我也是气不过嘛。”卢婉言委屈兮兮的看着卢国公:“您看看,我的头发都没了,您反倒来责备我。”

见状,卢国公伸手轻拍卢婉言的肩膀:“祖父哪是责备你?我这是心疼你啊。”

卢婉言眼泪流淌的更凶,眸光泛着滔天的恨意。

她绝对不会放过叶然!

“对了,你的衣柜里面有什么?”卢国公想起叶然的话,朝衣柜走去。

想起衣柜里的东西,卢婉言连忙阻止卢国公的动作:“祖父,我衣柜里什么都没有!”

匆匆站在衣柜前,卢婉言不肯让卢国公检查。

古怪的举动令卢国公更加疑惑:“到底有什么?”

“真的什么都没有。”卢婉言心虚地低下头,咬着牙不肯承认。

“你自小在我身边长大,你说谎我会不知道?”卢国公推开卢婉言的身子,打开了衣柜。

卢婉言还未来得及阻止,一个娃娃便滚落出来。

“这、这是什么?!”

看着地上白色的娃娃,卢国公顿时变了脸色。

卢婉言双手不安地搅动着裙摆,眼底满是惊慌:“这就是我做着玩的……”

捡起娃娃,上面扎的都是银针,卢国公又气又恼:“你居然在家里做这种巫蛊之术?”

这若是被人发现的话,卢婉言有多少张嘴都说不清!

“我也是恨极了叶然才会做的!”见瞒不下去,卢婉言索性承认了。

卢国公狠狠地拍了下桌子:“你糊涂啊!”

砰的一声,卢婉言心惊胆战的看着卢国公:“祖父,这件事又不会有人知道,再说谁会来搜卢国公府?”

此话一出,卢国公顿时一阵后怕。

刚刚他若是没有答应叶然的话,怕是不出一刻钟,就有人过来搜查府邸了。

跌坐在椅子上,卢国公长长的呼出一口气:“婉言,你以为我是怎么知道的?”

“难道是叶然?”昨晚只有叶然来她这里,剪掉了她的头发!

卢国公无力地点点头:“不错,而且我已经选择支持三皇子了,婉言,你切记不可再去招惹叶然,否则国公府会因为你而大祸临头!”

“真的会这么严重?”卢婉言不敢置信的看着卢国公,那叶然有这么大的能力?

“你知不知道,若是我没选择三皇子,现在你就已经进了刑部大牢!”卢国公将手里的娃娃扔在桌上:“这个你自己处理吧,以后万万不可招惹叶然了。”

语毕,卢国公起身离开了卢婉言的院子。

卢婉言拿起娃娃,眼中满是诧异,叶然怎么可能会有这么大的能力?

可她被叶然这样对待,不报复的话,她不甘心!

大不了就用自己的名义对付,反正她绝对不会放过叶然!

另一边,大内禁宫。

叶然拎着药箱,缓缓朝着御书房走去。

御书房内,南宫辰正站在一侧,跟南宫鸣讨论着军事。

“陛下,叶大夫来了。”小德子轻声打断了两人的讨论。

南宫鸣扫了眼南宫辰,见后者没有惊讶的反应,不禁感到无趣,淡淡的应了一句:“宣。”

叶然跟着小德子走进殿内,恭恭敬敬地朝南宫鸣行礼问安:“民女参见陛下。”

“无需多礼,过来诊脉吧。”南宫鸣放下手里的奏折,示意叶然直接过来。

将药箱放在太监手里,叶然拿出手帕垫在南宫鸣的腕处,三根手指握住南宫鸣的手腕,开始诊脉。

“脉搏比之前有力许多,体虚的问题也改善了不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