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农女皇后太嚣张叶然南宫辰 > 第三百六十九章 被绑架

我的书架

第三百六十九章 被绑架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德妃得到了想要的,也不在乎叶然的去留,随意摆了摆手。

待叶然离开后,德妃随手将手里的瓷瓶扔开,眸光冰冷:“去跟着她。”

叶然沿着石子路朝乾清宫走着,路上总觉得德妃今日有些怪异,不过却又说不清是哪里。

眼前忽然变的有些眩晕,叶然双腿一软,险些跌倒。

堪堪稳住身形,叶然径直朝前走着。

头晕目眩,叶然连连摇头,却没有用。

“叶然?你怎么了?”

耳边传来一道磁性的声音,叶然茫然的抬起头,却看不清面前的是谁。

南宫海伸手在她面前晃了晃,叶然却忽然双眸微闭,直接昏了过去。

连忙接住叶然瘫软的身子,南宫海诧异的看着怀中的娇躯,这是怎么回事?

“睿亲王,这是德妃娘娘的意思。”一名宫女快步走了出来,来到南宫海面前,恭恭敬敬的行了礼。

提到德妃,南宫海就明白了怎么回事:“母妃打算怎么做?”

宫女在南宫海耳边耳语了几句。

“我知道了,人我带走了,你回去通报母妃就好。”南宫海微微颔首,抱着叶然离开了皇宫。

宫女想要拦也来不及了,只能看着南宫海的背影,暗暗着急。

这样她怎么交代啊?

回到德荣宫后,宫女跪在德妃面前:“娘娘。”

“人呢?”德妃扫了眼宫女,秀眉微蹙。

以她下的药量,叶然根本走不到乾清宫才对。

“被睿亲王带走……”宫女小心翼翼的回答着。

海儿?德妃眼底滑过一抹诧异,随即挥了挥手:“我知道了,你先下去吧。”

这件事交给海儿也好,他也该处理些事情了。

乾清宫内,南宫鸣刚刚下朝,伸手拿起奏折准备批改。

“三皇子,您不能进去,三皇子……”

门外一阵喧闹,南宫鸣抬眸看去,赫然看到南宫辰冲了进来。

“放肆!连规矩都忘记了?”南宫鸣不禁有些恼火,南宫辰越来越让人失望了。

南宫辰顾不得礼数规矩,高声质问道:“父皇,叶然呢?”

“叶然?”南宫鸣剑眉微皱,随即嗤笑一声:“你找不到那丫头,跟朕有何关系?”

“父皇,晨起有人找叶然进宫,说是父皇的圣旨,您不会不知道吧?”南宫辰眼底滑过一抹失望,没想到父皇敢做不敢认。

南宫鸣诧异的看向南宫辰:“你说什么?朕何时让叶然来过?”

见南宫鸣不似装假,南宫辰顿时意识到不好:“父皇,那定是有人假传圣旨,将叶然带走了。”

南宫鸣眼底闪过一抹怒意,转瞬即逝。

如果叶然就此消失,那南宫辰说不定也会慢慢淡忘她……

略微思索,南宫鸣已然没了怒气:“可能是后宫哪位嫔妃找她闲聊,无碍。”

看出南宫鸣的心思,南宫辰黝黑的眸中蕴藏恼意,笃定的看着南宫鸣:“父皇,儿臣请您帮忙,发动禁军寻找叶然。”

“大内禁军是保护皇城的,岂能为了一介民女而随意调动?”南宫鸣随手拿起奏折,不赞同地摇了摇头。

南宫辰眼中一片决然:“如果父皇不肯帮儿臣,儿臣只好自己去找。”

“但若是找不到叶然,或者叶然有任何意外,那父皇也请原谅儿臣不孝。”

“你什么意思?”南宫鸣诧异的抬眸:“你竟然为了一个女子来威胁朕?”

“儿臣不是威胁您,而是向您表明态度。”南宫辰双手抱拳朝南宫鸣行礼:“若是叶然有任何意外,儿臣也不会独活!”

语毕,南宫辰转身离去。

“逆子!”南宫鸣恼火地拍了下桌子,他最优秀的儿子,居然也会为情所困?

小德子立刻上前劝说:“陛下息怒,殿下可能只是一时想不开而已。”

想不开?南宫鸣轻嗤一声:“他分明是动了心!”

不过这也令他没有理由惩罚他,毕竟当初他也是动了心的人。

想起梨儿,南宫鸣幽幽的叹了口气:“辰儿是最像我的一个孩子,所以他这次说的也许是真的……”

“陛下,那您准备怎么做?”小德子小心翼翼的询问着。

“派人去找,务必保证叶然是安全的。”南宫鸣头痛的吩咐着。

小德子连忙应了一声:“陛下英明。”

说着,小德子立刻走出去吩咐禁军找人。

南宫鸣看着手里的奏折,无奈地摇了摇头,希望辰儿比他幸运吧。

天色逐渐暗了下来,城郊一座破败的小屋内。

叶然幽幽转醒,入眼一片漆黑,剑眉微皱。

这是哪里?

脑中回忆起之前的事情,叶然顿时明白是车里的熏香有问题!

挣扎着想要起身,叶然猛地发现身上一点力气都没有。

吱呀……

开门声传来,在屋内格外清晰。

“谁?”叶然冷声质问道,只是开口时才发现嗓子有多沙哑。

来者打开火折子,点燃烛火,抬眸看向叶然:“醒了?”

“南宫海?!”叶然眼底滑过一抹诧异,没想到会是他!

“你绑我做什么?”语气中不乏恨意。

南宫海剑眉微蹙,坐在椅子上看着叶然:“本王一直有个疑问,你能否替本王解答?”

疑问?叶然秀眉微挑,示意南宫海说说看。

“你从最初见到我的时候就恨我,到底为什么?”这是他一直都想不明白的问题。

难道是南宫辰说了什么?

叶然眸光微闪,轻嗤一声:“睿亲王也会在意我的情绪?”

“我只是想知道,我到底什么地方得罪你了。”莫名其妙被人恨,也是很不舒服的事情。

得罪?他们之间的恩怨,哪里是一句得罪就能解释的清的……

叶然冷笑一声,眸中布满恨意:“你不必知道,因为你就算知道也没有用。”

见叶然不肯说,南宫海抿紧薄唇,眼底划过一抹思索。

到底是什么事情,才会让人这样恨别人?

看叶然的眼神,似乎将他剥皮抽筋都不解恨。

“既然你不肯说,那本王也没办法。”南宫海终是叹了口气,不再纠结这个问题:“这次绑你,是想要跟你谈个合作。”

叶然眼中滑过一抹诧异:“跟我谈合作?”

他们可是敌人关系,南宫海脑子不会进水了吧?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