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农女皇后太嚣张叶然南宫辰 > 第三百七十五章 告御状?

我的书架

第三百七十五章 告御状?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可是这两个人仿佛在逛自己家的后花园,真是太不把她放在眼里了!

拎着两名黑衣人,叶然直奔卢国公府。

大张旗鼓地踹开府门,叶然径直朝着卢婉言的厢房走去。

书房内,卢国公得知叶然闯了进来,不禁有些疑惑。

他们什么时候又得罪这个祖宗了?

“爹,叶然真是太不把我们当回事了!”镇国侯顿时火冒三丈,卢国公府,也是一个民女能闯的?

卢国公挥了挥手:“以叶然的性格,不会无缘无故做这种事情,看来是有我们不知道的事情发生了。”

说罢,卢国公率先走出房间,朝着卢婉言厢房走去。

心中默默祈祷,希望卢婉言没有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

偏院,卢婉言厢房内。

卢婉言坐在梳妆镜前,打理着自己的发套。

砰!

木门猛地被踢开,卢婉言惊讶地转过头,赫然看到叶然拎着两个黑衣人走了进来。

“你、你不是……”卢婉言一脸见鬼的表情。

她不是应该被剃了头发的吗?

叶然嘲讽一笑,将手里的黑衣人扔到卢婉言面前:“你是不是想说,我应该被这两个人剃光头发?”

“真可惜,没能如你所愿。”叶然耸了耸肩,直接坐在椅子上,淡然地看着卢婉言。

卢国公刚刚过来,却也听到了叶然的话,顿时眉头紧皱。

这个死丫头,真能惹是生非!

略微思索,卢国公笑着走进卧室:“叶姑娘,深夜到访,怎么也不让下人通知我一声?”

“卢国公别客气,我来是兴师问罪的。”叶然懒得与他客套,单刀直入。

卢国公面色微僵,随即故作疑惑的看着叶然:“不知是谁得罪了叶姑娘,说出来,老夫也好帮您出气。”

装的还真像,叶然挑了挑眉,如果不是刚刚就感觉到他在外面,她貌似真的会以为卢国公不知道。

“这两人,卢国公不认识吗?”叶然神色淡然地询问道。

卢国公看了眼地上的两人,原本想说不认识,可他们都穿着带有卢国公府标识的衣服,他不得不承认:“认识。”

“他们今晚夜探叶府,只为了剃我头发,我倒是想知道,是谁指使的呢?”叶然有意地看了眼卢婉言,却不明说。

卢婉言心虚地别过脸,不敢看卢国公漆黑的脸色。

“叶姑娘,我想这可能是误会,我府里的人都归顺您了,怎么可能会做这种事?”卢国公试图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只可惜,叶然不是那种会轻易放过害她的人。

叶然秀眉微挑,抬眸看向卢国公:“那照您的意思,就是我故意污蔑咯?”

“不不不,老夫的意思是这件事肯定有误会!”卢国公连忙摆了摆手。

借他三个胆子,他也不敢说叶然是污蔑。

“人是卢国公府的,也是夜半出现在我府中的,卢国公这句误会,是不是有失公允?”叶然眼底闪过一抹玩味,不疾不徐地道。

看着卢国公被叶然逼得无话可说,卢婉言死死地攥着拳头。

半晌,卢婉言猛地抬眸:“就是我要他们去剃你头发的,你满意了?”

她哪怕是死,也不想看卢国公被叶然为难了!

卢国公震惊的看着卢婉言:“混账,你瞎说什么?!”

这个丫头,真的不怕叶然会动手?

“叶姑娘,婉言年纪小,不懂事,这件事肯定是受了他人的教唆……”卢国公连忙解释道。

叶然挥了挥手,眼底有些不耐:“卢国公,您这些话,您自己怕是都不信。”

“不过既然卢姑娘都承认了,那我也免去了许多麻烦。”叶然翩然起身,拍了拍裙摆上不存在地灰尘:“我先告辞了。”

语毕,没再给卢国公说话的机会,叶然转身离去。

看着叶然离去的背影,卢国公瘫坐在椅子上,完了,他们家唯一的女子,怕是要废了。

“祖父,您别难过,孙女一人做事一人当,死有何惧?”卢婉言泪眼朦胧的说道。

与其这样痛苦的活着,还不如死了一了百了!

“傻丫头,你说你为何不听劝阻?”卢国公看着卢婉言,想说什么,终是没有说出口。

那叶然哪里是他们能够抗衡的?

现在只希望叶然能够突然发善心,饶了卢婉言……

昱日,清晨。

一个不好的消息传到了卢国公耳中,那就是叶然进宫了!

皇宫,乾清宫内。

叶然正拿着针灸包,帮南宫鸣治疗身体。

南宫鸣对昨晚的事情已有耳闻,等待着叶然找他告御状。

只是叶然一直没有提及的意思,专心致志地帮南宫鸣针灸。

“陛下身体内的毒已经清除的差不多了,只要在治疗一次就好。”叶然为南宫鸣把过脉,淡淡的汇报着。

南宫鸣了然地点点头,等着叶然的下文。

不过,叶然却没再说话,默默地收拾着工具,准备离开。

南宫鸣诧异的看着叶然:“你没有要跟朕说的事情了?”

叶然愣了下,随即摇了摇头:“没有,陛下难道还有哪里不舒服?”

“你昨晚明明……”南宫鸣说到一半,忽然意识到什么,顿时闭口不言。

叶然唇角不着痕迹地弯了弯,故作惊讶的看着南宫鸣:“陛下居然派人监视民女?!”

“咳咳……”这种事被抓包,还是自己承认的,真的令人很尴尬……

“谁说是监视?朕是怕有人对神医下手,所以派人保护你。”南宫鸣沉吟片刻,找出一个还算勉强的理由。

见状,叶然眼底闪过一抹玩味:“陛下派人保护民女做什么?”

“毕竟你是神医,若是出了事,岂不是天下人的悲哀?”南宫鸣说的义正言辞。

“可是……”叶然故作为难地看着南宫鸣:“昨晚我遇害的时候,您的人也没有出现啊。”

气氛顿时陷入尴尬,南宫鸣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一侧的南宫辰忍俊不禁,拿着扇子挡住唇角,却掩饰不了笑弯的眉眼。

不得不说,叶然有时候调皮起来,还真的蛮可爱的。

“不过民女还是谢谢陛下的心意,至于昨晚,肯定是他们不重视这差事才会玩忽职守。”时机差不多,叶然再次开口帮南宫鸣化解尴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