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农女皇后太嚣张叶然南宫辰 > 第三百七十七章 必须赏赐

我的书架

第三百七十七章 必须赏赐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伸手轻拍夏玉莲的手,叶然给了她一个安心的眼神。

抬眸看向小厮,叶然淡然一笑:“你确定都不搬回去是吗?”

看着叶然的眸,小厮下意识咽了下口水,总觉得背后凉飕飕的。

不过想起叶青的吩咐,小厮还是坚定地摇了摇头:“不能搬。”

“很好。”叶然微微颔首,伸手接过小厮手里的礼册扔给紫鸢:“紫鸢,将这里的东西都给穷苦人家送去,切记告诉他们,是左丞大人送的。”

紫鸢愣了下,随即明白了叶然的意思,笑着应了声,吩咐人带着礼物离开了叶府。

“这……”小厮连忙上前阻拦,却被杨月挡住了去路。

“叶小姐,这是左丞相给您娘亲送的,使不得啊!”小厮只得跟叶然求情。

叶然耸了耸肩,满不在乎地道:“既然是他送的,那我们怎么处置,跟他也就没有关系了。”

语毕,叶然拉着夏玉莲走进了叶府。

小厮看着两人的背影,瞠目结舌。

半晌,回过神,小厮匆匆跑回左丞府汇报情况。

砰!

“你说什么?!”叶青猛地拍了下桌子,眼底满是恼火。

那可是他送过去的,叶然怎么敢!?

沉吟片刻,叶青幽幽的叹了口气:“这丫头怕是还在生我的气……”

“老爷,那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办?”小厮上前轻声询问道。

叶青思索许久,终是挥了挥手:“你先下去吧,有事我再唤你。”

小厮离开后,叶青随手端起茶杯,思索着要怎么让夏玉莲对他回心转意。

既然夏玉莲那边说不清,那还是需要从叶然那里下手。

确定了心中的想法后,叶青微微颔首,心中已经做出了一个计划。

叶府,青松院。

夏玉莲坐在院中,眉头紧锁,一脸愁容。

“娘,您这是怎么了?”叶然抿了口茶,注意到夏玉莲的神色,忍不住笑道。

“他日日这样纠缠,我怕你丁叔回来会误会……”夏玉莲叹了口气,眼底满是担忧。

原来是这样,叶然淡然一笑:“不会的,丁叔去江南订货,估计这两日也该回来了,到时您跟他解释一下就好。”

如果连自己的娘子都不信任,那这样的丈夫要来何用?

“等等!”叶然惊觉不对,诧异的看向夏玉莲:“娘,您刚刚说他日日来纠缠你?”

察觉到说漏了嘴,夏玉莲连忙低下头,不敢看叶然审视的眸。

“娘!”叶然面色严肃的唤了句,难道她连她都不信了?

见叶然是真的急了,夏玉莲这才点点头:“昨日他也来找过我,不过被我拒绝了,谁知今日就送来这么多东西……”

叶然面色逐渐凝重,看来叶青的目的,不仅仅是拆散她娘跟丁叔!

“娘,昨日他找你,都说什么了?”叶然放轻声音,故作平常的询问道。

“也没说什么,就是想要我回心转意,重新回到他身边。”夏玉莲回忆了下,将事情告诉了叶然。

这个时候让夏玉莲回心转意?

叶然秀眉紧蹙,这个叶青到底在打什么主意?

“娘,您别紧张,可能叶青只是一时兴起,您不会就是。”叶然轻拍夏玉莲的手,已做安抚。

现在貌似也只能这样理解了,夏玉莲微微颔首,没再纠结。

安抚好夏玉莲后,叶然回到落梅院,南宫辰正在院中等待着。

“回来了。”南宫辰淡淡的开口,仿佛他才是主人。

叶然默默地翻了个白眼,上前亲手倒了杯茶:“你怎么还没走?”

“等你。”南宫辰按住叶然手里的茶杯,神色淡然:“烫。”

郁闷地放下杯子,叶然支着下巴看着南宫辰,一直不说话。

南宫辰也不说话,坐在椅子上,权当不存在。

半晌,南宫辰伸手指了下茶杯的温度,再次推了过去:“夏姨是怎么回事?”

“我还以为你不好奇呢。”叶然端起茶杯,轻抿一口。

温度刚刚好。

“叶青也不知道抽什么风,忽然对我娘穷追不舍,把我娘都吓到了。”叶然无奈的叹了口气,要对付她的话,冲她来不就好了?

南宫辰剑眉微挑,眼底闪过一抹了然:“秦氏不在,左丞的日子不好过。”

经过提醒,叶然幡然醒悟:“原来他是看我过得不错,所以才想要娶我娘拉拢我?!”

“不错。”南宫辰微微颔首,现在只有这个解释了。

叶然唇角微微抽搐,不得不说,叶青也算是个极品人渣了。

“比起这个,我更好奇另一件事。”南宫辰忽然开口道。

“什么事?”叶然抬眸看向南宫辰,眼底闪过一抹疑惑。

南宫辰凑近叶然的红唇,盯着叶然的眸,轻声询问道:“你为什么没有告御状?”

就连他都以为叶然会去告御状,可是她却没有。

告御状?叶然愣了下,随即轻笑出声:“我为什么要去告御状?”

“那卢国公现在收归于你的旗下,如果我告了他,对你有什么好处?”叶然放下茶杯,似笑非笑的看着南宫辰。

南宫辰剑眉微蹙:“那你就这样放过她?”

“怎么可能?”叶然秀眉微挑,眼底闪过一抹狡黠。

不告御状,也不放过他们……南宫辰不禁有些疑惑。

“我昨天那个样子,就会让他们以为我要告御状,可是卢国公到了皇宫,皇帝却不提这件事,那他自然会胆战心惊。”

叶然勾起一抹邪恶的笑容:“而这份胆怯,就足够让他们安静很久了。”

因为他们不确定她是忘记了还是没打算提起。

看着叶然唇角的弧度,南宫辰只觉得寒毛都竖起来了。

不得不说,叶然的坏心思也不少!

不过……南宫辰伸手揉了揉叶然的头,他喜欢。

时隔多日,叶然又进了一次皇宫。

拔掉南宫鸣身上的银针,叶然恭恭敬敬地行礼:“陛下,您体内的余毒已经全部被治好了。”

“不错,叶姑娘打算要什么赏赐?”南宫鸣试探性的询问道。

叶然淡然一笑:“民女为陛下治病,哪里敢奢求赏赐?”

“不赏怎行?这样吧,朕要去贤妃那里,你跟朕同去,看看贤妃有没有什么好主意。”说着,南宫鸣率先起身走出乾清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