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农女皇后太嚣张叶然南宫辰 > 第三百八十章 难以抉择

我的书架

第三百八十章 难以抉择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哦?”德妃秀眉微挑,转头看向淑妃:“更名?”

“是啊,这京城出了名医仙,那才是真的貌若天仙,只是露出一双眼眸,就令京城的男子都失了魂。”淑妃故作感慨地说道:“还有人说,医仙不止长得美,心更美,义诊不收钱。”

“真的是这样?”南宫鸣忽然来了兴趣,天下居然还有这样的人?

德妃暗暗磨牙,真是气煞她了!

注意到德妃的模样,淑妃得意一笑:“当然了,这话可不是臣妾传的,是京城百姓传的。”

“那此人是谁?”南宫鸣忽然有些想要看看这名女子。

“医仙的本尊,远在天边,近在眼前。”淑妃转头看了眼叶然,笑着开口道。

南宫鸣愣了下,随即诧异的看向叶然,没想到她还是这样的性格……

倒真是令他有些意外。

这样看来,叶然在众人的心中还是很不错的形象,而且实力与能力也都不错。

可惜她却没有个显赫的家世,空有一身本领,也对辰儿没有帮助啊!

转头看向冷秋容,南宫鸣不禁有些失望。

原以为她能够与叶然匹敌,没想到只是空有虚名。

一方面是实力,一方面是家世,还真是令人难以抉择。

猜到南宫鸣的想法,德妃故作温柔地握住冷秋容的手:“看看这冷姑娘站在三皇子身边,多么的天造地设。”

抬眸看去,南宫鸣眼底闪过一抹迟疑,说实话,还真的不如叶然与南宫辰站在一起。

“德妃姐姐又在说笑了。”淑妃拿手帕掩唇一笑:“天造地设这话可不能随意用,万一不成的话,岂不是毁人清誉?”

德妃不耐地扫了眼淑妃:“淑妃妹妹哪里话?难道你不觉得他们般配?”

“我只道有情人才是天造地设,无情人,看上去相配又如何?或许只是没遇到更相配的而已。”淑妃意有所指的说着。

南宫鸣愣了下,脑中忽然浮现出当初梨儿在的时候,貌似也说过相似的话。

那年的梅花树下,梨儿身着红色裙衫,在雪地里旋转着舞蹈。

掀起裙摆,梨贵妃笑着询问南宫鸣:“五郎,你看我美吗?”

“美,朕的梨儿最美。”南宫鸣伸手将梨贵妃拉近怀里,唇角洋溢着一抹温柔。

梨贵妃娇羞地趴在南宫鸣怀里,没有说话。

“对了,朕有事征求你的意见。”南宫鸣挑起梨贵妃的下巴,严肃的看着她:“右丞的女儿与辰儿年纪相仿,你看要不要……”

“现在赐婚的话,是否过早了?”梨贵妃不赞同地摇了摇头。

南宫鸣叹了口气:“朕也知道太早,但是与辰儿相配的,只有冷家的女儿。”

“陛下,相配二字,若是给了一对无情人,只会令两人痛苦。”梨贵妃秀眉紧蹙,眉眼间尽是温柔:“臣妾宁愿辰儿日后与有情人相守,哪怕平庸一世也值得。”

“陛下?”

淑妃的声音唤回了南宫鸣的神智,南宫鸣诧异的看向淑妃:“怎么了?”

“臣妾看陛下似乎心事重重,是不是有什么事?”淑妃狐疑地看着南宫鸣。

南宫鸣摇了摇头,甩去脑中的回忆:“没事。”

闻言,淑妃淡然一笑,却没有多说什么。

因为她知道南宫鸣又想到了梨贵妃……

那个……唯一得到了皇上真心的女子……

虽然她现在死了,可还是令人羡慕!

南宫鸣幽幽的叹了口气:“罢了,朕累了,你们随意,不必管朕。”

说罢,南宫鸣转身离去,留下一众心思复杂的人。

淑妃与德妃相视一眼,也懒得在争吵,反正吵来吵去也抵不过那女子半分。

看着南宫鸣的背影,南宫辰若有所思地低下头,或许有了个好办法。

处理好所有的妃子后,叶然终于来到南宫辰身侧,此时他人都走光了。

偌大的御花园内,只剩下他们两人。

“咦,皇上呢?”叶然疑惑的看向南宫辰。

南宫辰低眸看向叶然:“都走了,现在我要带你去个地方。”

说着,南宫辰伸手拉住叶然的皓腕,带着她直奔后宫。

这条路,貌似从未来过……

叶然狐疑的看着南宫辰:“这里是哪里?”

南宫辰没有回答,只是朝前走着,气氛显得有些压抑。

两人终于在一座宫殿前停下了步伐。

忘忧宫?叶然看着牌匾,眼底闪过一抹诧异,这里不是梨贵妃曾经的住处?

“你带我来这里做什么?”叶然跟着南宫辰走进忘忧宫,轻声询问道。

南宫辰转头看了眼叶然,眸光深情:“带你来祭拜下我母妃。”

看着南宫辰黝黑的眸,叶然心中微动,红着脸别过头。

走进殿内,赫然看到正中央的牌位,叶然心中涌起一阵复杂。

跪在牌位前,叶然接过南宫辰递给她的香,恭恭敬敬地拜了三拜。

心中默默地呢喃道:“贵妃娘娘,您在天有灵,请保佑辰这辈子顺顺利利的,我会替您好好照顾他的。”

南宫辰也跪在叶然身侧,轻声开口道:“母妃,这是儿臣选择的娘子,她对儿臣很好,儿臣只此一生,只愿娶她一人。”

叶然诧异地转过头,看着南宫辰的眼中满是惊讶。

“母妃,您从小就教导儿子,此生哪怕平庸一世,也要与心爱之人相守终生,儿臣谨遵懿旨。”南宫辰没有注意到叶然的眼神,继续说着。

原来是这样……叶然终于明白前世他为何不肯放弃她了。

有很多次,只要他放弃她,就可以站在最高的位置上,可是他都放弃了。

前世南宫辰唯一没有放弃的,就只有她!

叶然眼眶微红,感动地扑进南宫辰怀里:“辰……”

南宫辰不禁有些惊讶,从未看到叶然这样激动。

“别哭了,被我母妃笑话怎么办?”南宫辰忍不住打趣道。

“我才没哭。”叶然吸了吸鼻子,傲娇地别过脸。

南宫辰捏了捏叶然的脸颊:“好好好,没哭,那我们走吧。”

说着,南宫辰拉起叶然,带着她走出了正殿。

身后,仿佛有一道红色的身影,正笑看着两人离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