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农女皇后太嚣张叶然南宫辰 > 第三百八十八章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

我的书架

第三百八十八章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无需准备,只要他们敢对我动心思,我就会让他们知道代价。”叶然眸光骤冷,敢算计她的人,那就要做好被她算计的准备。

而且……到底是谁衬托谁,还不一定呢!

看着叶然信誓旦旦的模样,江凡眼底闪过一抹惊讶:“叶然,你是不是已经有主意了?”

“没有,不过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斩草除根!”语毕,叶然周身环绕着骇人的气势。

“哦?”一道身影缓缓走了进来,玩味的看着叶然:“谁惹到你了?”

顺着声音抬眸看去,赫然是南宫辰悠哉悠哉的来到院中,唇角噙着一抹戏谑的弧度。

“没有人惹到我。”叶然唇角微扬,周身气势瞬间消失,俨然一个大家闺秀。

见状,江凡眼底满是震惊,这变脸速度也太快了吧?

半晌,江凡终于回过神,眼底闪过一抹佩服,默默地离开了叶府。

南宫辰坐在椅子上,眸光扫过一侧的请帖,下意识拿了起来:“长姐的宴会,怎么要你去?”

“我也不知道,她还是托江凡给我送来的。”叶然微微摇头,她也没想通。

江凡?南宫辰剑眉微蹙,仿佛想到了些什么,眸光骤冷。

“怎么了?”察觉到南宫辰的不对,叶然轻声询问道。

“长姐的请帖都是有说法的,如果这对男女相互有意,但是互不明了,长姐就会做这个善人,用一对邀请函,将两人邀请到宴会上。”

“但是单独拿着邀请函进不去,必须两人一同进去,这样的话,两人自然多了相识的机会。”

还有这样的门道?!叶然眼底闪过一抹震惊。

南宫辰微微颔首,随即拿出怀里的请帖,两张一对比,的确不相同。

拿起南宫辰的请帖,叶然秀眉微挑:“你的另一半在哪里?”

“不清楚。”南宫辰摇了摇头,他也是刚刚接到请帖。

两人相视一眼,不约而同的想到了一个人,异口同声的说了出来:“冷秋容!”

难怪她的请帖要江凡来送,原来还有这一层深意!

叶然秀眉紧蹙,这次的事情,还真是令人心生不悦!

“你还去吗?”南宫辰淡淡的询问道。

“去,为何不去?”她不仅要去,还要让所有人都知道她会去!

看着叶然笃定的眸,南宫辰眼底闪过一抹疑惑:“这样的宴会,你确定要去?”

他们如果分不同的批次进去,肯定会被看出有问题的。

“对方摆明了要我去,我不去,岂不是让他们都失望吗?”叶然随手端起茶杯,嗅着茶香,唇角轻扬。

南宫辰一时有些猜不透叶然的想法,却也没有阻止她。

“既然你想去,那我便陪你去。”原本他不打算去参加这次的宴会,不过既然叶然想去,那去看看也无妨。

叶然淡然一笑,把玩着手里的请帖,眼底闪过一抹狡黠。

天色逐渐暗了下来,南宫辰也回到府中休息。

而叶然却趁着夜色,悄然来到右丞府。

站在右丞府的房顶,叶然四处打量着环境。

从大门直走进去的话,是正厅,越过正厅后,是一个奇石做的假山,此刻还有活水缓缓流淌着。

假山左侧是冷礼枭的厢房,右侧的厢房依次排开,大概是右丞夫人、冷秋容、然后才是小妾的居所。

略微思索,叶然朝着右侧第二间厢房飞身跃去。

站在房顶,叶然悄然取下厢房上的瓦片,看着屋内的情况。

冷秋容正把玩着手里的请帖,眼底满是笑意,后日跟着南宫辰一同入公主府,肯定会被广为传颂的。

“小姐,您该休息了。”丫鬟春雨缓缓走了过来,恭恭敬敬地说道。

此话一出,冷秋容脸色微变,不耐地瞪了眼春雨:“我知道了,你先下去吧。”

春雨不敢再说话,默默地退了出去。

半晌,冷秋容才不舍地将请帖收好,优雅地躺回床上休息。

蜡烛被吹灭,叶然唇角微勾,不急着落地,放回瓦片,坐在房顶上等待着。

半个时辰后,叶然从怀里拿出一个瓷瓶,倒出一根香,点燃放进屋内。

一根香燃尽后,叶然这才跳进房间。

看了眼床上熟睡的冷秋容,叶然眸光骤冷,压抑着心中翻涌的恨意,转身去找请帖。

将两张请帖交换后,叶然睨了眼冷秋容,转身离去。

她如果多留片刻,就会忍不住毁了冷秋容的那张脸。

可是冷秋容现在还不能出事,否则就不好玩了!

次日,叶然早早来到绣莲阁,检查着账本。

赵管事看着叶然认真的侧颜,欲言又止。

“赵管事,有话直说便是。”注意到赵管事的为难,叶然抬眸说道。

赵管事面色微僵,尴尬的看了眼叶然:“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是您母亲的事情。”

“我娘?”叶然秀眉微蹙,眼底闪过一抹疑惑:“我娘怎么了?”

看着叶然疑惑的眸,赵管事不知该说还是不该说。

但是这件事瞒着叶然也不好,赵管事咬了咬牙,还是说了出来:“是这样的,今早我们在集市上,听到有人谈论夫人。”

“谈论我娘?都说什么了?”看着赵管事的模样,看来不是什么好话。

“其实也没什么,只是说夫人她……”赵管事实在是难以启齿。

叶然秀眉紧蹙,狐疑的看着赵管事:“您有话直接说。”

“那些人都说夫人不检点,不守妇道,一女侍二夫……”赵管事根本不敢看叶然的眼神,一咬牙,全部说了出来:“更有甚者,说夫人找了野男人成亲,原本的丈夫被抛弃了!”

砰!

叶然猛地拍了下桌子,眼底满是恼火:“胡说八道!”

这些无知妇人,她们什么都不知道,有什么资格评论人?

“小姐息怒,不必为这些人生气。”赵管事连忙劝说道。

压抑着心中的怒火,叶然冷声询问道:“这话是从哪里传出来的?”

“我也不知道,不过我是在集市上听说的……”话音未落,赵管事只觉得眼前闪过一道光影,随即便看不到叶然的人影了。

叶然快步来到集市上,故作淡然地挑选着菜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