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章 失荣之症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紫鸢正要拒绝,屋内便传来了叶然的声音。

“让他进来吧。”

闻言,紫鸢只得将小厮放进去,带着他来到叶然面前。

小厮扑通一声跪倒在叶然面前:“小姐,医馆来了一名重症病人,林大夫等人都束手无策……”

说到这里,小厮忽然欲言又止,不知该不该说。

“说吧,是不是医馆有人乱用药了?”叶然淡淡的扫了眼小厮,轻声询问道。

小厮微微颔首,再次开口道:“几名大夫不想病人死,便开了个方子,初时的确恢复了些,可是没过两个时辰,病人突然吐出一口黑血,昏迷不醒。”

“现在病人家属还在医馆闹……”小厮羞愧地低下头,等待着承受叶然的怒意。

不过意料之中的怒气没有来,叶然只是幽幽的叹了口气。

“秋月,为我梳妆。”叶然轻声唤了声,随即看向小厮:“你也别跪着了,去给我准备马车。”

小厮惊讶的看了眼叶然,随即匆匆走了出去,

紫鸢狐疑的看向叶然:“小姐,您不责骂他?”

“责骂有用吗?”叶然淡然一笑,随手拿出一根簪子递给秋月:“出了事情,最重要的是要先想办法解决,而不是去责骂任何人。”

与其做那些无用的事情,倒不如尽快解决事情。

若有所思地点点头,紫鸢也上前帮叶然整理妆容。

很快梳好头发,叶然带着紫鸢前往医馆。

马车缓缓停在医馆前,围观的众人看到叶然到来,纷纷松了口气。

病人家属还在哭闹不止:“可怜我的相公啊!居然遇到这群庸医……”

“您是病人家属?”叶然秀眉微皱,轻声询问道。

哭泣被打断,病人家属抬眸看向叶然,顿时眼前一亮:“医仙?您是医仙对吗?我就是病人家属。”

“您先别哭,我需要了解下病人的身体情况,您跟我进去详细说一下吧。”叶然伸手扶起病人家属,在她耳边轻声安抚着。

病人家属连连点头,跟着叶然走进医馆,解释着病人的情况:“我家相公三日前还好好的,突然在前天晚上昏死过去。”

“我以为他是发烧,随意抓了服药,谁知却越来越严重。”

“昨晚忽然吐出一口血,吓得我连夜把人送了过来,谁知他们呜呜……”

叶然若有所思地点点头:“那他前日吃的是什么?”

“就是正常的餐食,与往日无异。”

吃的东西都正常,那就不是吃的问题了。

说话间,叶然已经来到了屏风后,看到了脸色惨白的病人。

试了下额温,不是很烫,但也有些微热。

掀开病人的眼帘,瞳孔隐隐有扩散的迹象,不能拖了!

叶然伸手握住男子的脉搏,细细感受着脉象。

没有问题,只是脉象偏虚而已。

叶然转头看向林大夫:“昨日你们都给他开了什么药?”

“不过是些治疗温热的药而已。”林大夫幽幽的叹了口气,没想到会遇到这种事。

温热的药……叶然秀眉微蹙,治疗温热的药都是温补的,不会让人吐血才对。

叶然若有所思地看着病人,一时也不知道这是什么病症。

眸光不经意扫过病人的脖颈,叶然秀眉微皱,掀开男子的衣领,赫然看到脖颈处已经肿胀的不成样子。

“病人这里一直是这样吗?”叶然抬眸看向家属,严肃的询问道。

顺着手指的方向看过去,家属连忙摇了摇头:“不是,这里好像是生病之后才这样的。”

叶然伸手轻触重大的地方,颈部肿大,舌苔白腻……

面色逐渐变的凝重,叶然重写握住男子的脉搏,确诊后,幽幽的叹了口气:“夫人,您相公是失荣之症。”

“失荣?!”妇人震惊的看着叶然,那跟不治之症有何区别?

妇人跌坐在地上,失声痛哭:“我可怜的相公啊!你怎么就突然得了这种不治之症呢?你要我们一家老小怎么活啊?”

被妇人哭得心烦,叶然不耐地打断了妇人:“别哭了,你相公是失荣之症初期,还有得治。”

妇人顿时收声,期待的看着叶然:“真的还能救?”

“可以。”叶然微微颔首,虽然前世只跟着凌云学习了一次,但是应该差不多。

看着病人惨白的脸,叶然拿笔写下一张方子:“归身、茯神、熟地……各二两,三碗水煎成一碗。”

说着叶然将药方递给林大夫,随即拿出一包银针。

净了手,叶然抬眸看了眼紫鸢:“将人都带出去,我不想被人打扰。”

“是。”紫鸢点点头,带着妇人与其他大夫便要离开。

叶昊忽然来到叶然身侧,紧张的看着叶然:“叶姐姐,我想……”

“想留下也可以,只要别出声。”叶然打断了叶昊的话,拿出几根银针,放在烛火上烧。

叶昊连连点头,站在一侧,紧盯着叶然的举动。

所有人出去后,叶然拿起银针,开始在男子身上落针。

“这里是云门穴,主驱散阴郁之气,肺部疾病多数都会在这里落针。”叶然在男子锁骨处落下一针,淡然的解释道。

叶昊愣了下,随即连忙记在心里,没有说话。

“刚刚我烧针,你知道是为了什么吗?”叶然淡然询问道。

“是为了消除前一位病人留下的病症毒素。”叶昊信心十足地回答着。

叶然微微颔首,没再说话,唇角却隐隐上扬一抹弧度。

这孩子的确适合学习医术,而且看他也很有兴趣。

“侠白穴,天府穴下一寸,主治烦满……”叶然一边落针,一边为叶昊讲解着。

叶昊也一一记下,记不住的便拿本子写下。

林大夫端着药走进来的时候,赫然看到叶然收针,而叶昊还在喋喋不休地询问着。

“那他刚刚放出来的浓状物,就是失荣症的罪魁祸首咯?”叶昊好奇地看着桶里的液体。

接过林大夫的药碗,叶然喂给病人时点了点头:“不错,只要有肿大的地方,放出浓状物,基本便好的差不多了。”

“香附、厚朴、三棱……研磨成粉,加水和成膏状,做出十贴化痞膏给我。”叶然说出数十种药材,吩咐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