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农女皇后太嚣张叶然南宫辰 > 第四百零七章 弃车保帅

我的书架

第四百零七章 弃车保帅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当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叶然已经被他救下了。

看着叶然虚弱的躺在他怀里,南宫海心中多了许多的怜爱。

他甚至有种想要将叶然揉进身体里的冲动。

见到南宫辰夺走叶然,南宫海甚至想要去抢回来。

他不知道他这是怎么了,只是他与叶然注定不可能,因为他的敌人是南宫辰。

“三哥,叶然没事吧?”南宫青见气氛有些压抑,开口缓解气氛。

不过……他貌似提了一壶不开的话题。

南宫辰动作微顿,随即继续帮叶然换了张帕子:“寒气入体,隐隐有温热的迹象。”

说着,南宫辰扶起叶然,亲自给她喂药。

“如果叶然醒过来的话,她就可以给自己开药了。”对于叶然的医术,他还是很信任的。

南宫青无奈的叹了口气,也不知道叶然什么时候会醒。

不知过了多久,紫鸢终于回到厢房内:“殿下,已经盘问出来了。”

“是谁?”南宫辰眸光微冷,转头看向紫鸢。

其他人也纷纷看向紫鸢,等待着她的答案。

紫鸢转头看了眼冷秋容,后者顿时紧张不已,死死地咬着唇瓣。

“是春雨做的,她已经招供了。”紫鸢缓缓开口,说出了事实。

闻言,冷秋容心中暗暗松了口气,看来这个臭丫头还算是识相,知道不能把她供出去。

南宫辰抬眸看向冷秋容:“你的下人,你打算怎么处置?”

“就算是我的下人,也不能容忍这种忘恩负义之人,全凭殿下处置。”知道保不住春雨,倒不如舍了她。

果然是个好主子!

众人眼中皆是嘲讽,谁也不是傻子,自然知道这里面的门道。

不过此时也不能动她,南宫辰只能用春雨泄气:“紫鸢,交给你了,该怎么做不需要我提醒吧?”

“是。”紫鸢唇角勾起一抹阴狠的弧度,转身走了出去。

敢害她的小姐,她自然不会轻易让她好过。

“来人,送冷小姐回去。”南宫辰不愿再看冷秋容虚伪的脸,冷冷的吩咐道。

冷秋容也知道此时不适合多留,默默地离开了。

见状,南宫海也没有多留:“那本王也先走了,改日再叙。”

其他人都走了,南宫青看了看南宫辰和叶然,也不愿意做电灯泡,但也不想这样离开。

纠结许久,南宫青终是起身,打了个招呼便离开了。

南宫辰连回应都没有,只是守在叶然的床边,紧紧地握着她的手,眼底满是担忧。

也不知道叶然什么时候能够醒过来。

“然,对不起,我没有保护好你……”南宫辰眼底闪过一抹歉意,没想到他只是走开了一会,就会让叶然身处险境。

天色逐渐暗了下来,南宫辰却丝毫没有困意,一直守在叶然身边。

不知过了多久,叶然幽幽转醒,赫然看到趴在床边的南宫辰,眼底闪过一抹惊讶。

挣扎着想要起身,谁知双手却一点力气都没有。

再次跌回床上,声音惊醒了南宫辰。

“然!”南宫辰又惊又喜:“你醒了?”

叶然无力地点点头:“嗯,吵到你了?”

南宫辰伸手扶起叶然,眼底闪过一抹责备:“瞎说什么呢?你醒了就应该叫我才对。”

说着,南宫辰伸手握住叶然的手:“对不起,又让你遇到了危险。”

“没有啦,这次也是我没防备。”叶然微微摇头,如果不是她过于专注,也不会连有人接近都不知道。

南宫辰怜惜地将叶然搂进怀里:“你不识水性,为何不告诉我?”

如果知道的话,他绝对不会让叶然去水边。

“我也没想到会落水,再说我这不是没事嘛,别太紧张。”叶然轻声安抚着,丝毫没有感觉后怕。

南宫辰却不能忘怀这件事,如果他去晚了些……或者是南宫海去晚了些,叶然估计就没命了……

“不过你跳下来的也很及时,至少你救了我。”叶然没有看清救她的人,下意识当成了南宫辰。

南宫辰动作微僵,随即微微摇头:“救你的不是我。”

“不是你?”叶然诧异的看向南宫辰:“那是谁?”

看着叶然黝黑的眸,南宫辰幽幽的开口道:“南宫海。”

叶然眼底满是震惊,不敢置信的看着南宫辰,怎么可能会是他?

前几日她还收拾过南宫海,可是他却救了她?

“那他是不是有什么目的?”叶然轻声询问道,眼底满是怀疑。

如果说南宫海没有目的,她真的不相信他会去救她。

南宫辰再次摇了摇头:“不清楚,他没说,我也没有看出来到底哪里不对。”

两人不由得陷入沉默,第一次猜不透南宫海的想法。

不过……南宫辰抬眸看了眼叶然,眼底闪过一抹复杂。

其实他能够猜到南宫海的心思,若不是动了心,怎么会放下这么大的仇恨,去救人?

只是……他的私心,不想让叶然知道。

否则叶然估计会觉得是亏欠了他的人情。

看着叶然眉头紧锁的模样,南宫辰幽幽的叹了口气,她其他事情很精明,但是遇到感情这种事情,又会变的很糊涂。

“想不通……”叶然转头看向南宫辰,眼底满是茫然。

南宫辰伸手揉了揉叶然的头:“想不通就不要想了,只要你没事就好。”

这样说也对,叶然点了点头,重新躺回床上。

休息了几日后,叶然才从床上爬了起来。

带着几个包袱,叶然坐着马车进宫去了。

宫内,一众嫔妃都在御花园内等待着,没人叫苦,都眼含期待的等候着。

德妃不满地翻了个白眼,吩咐侍女将阳光遮好:“叶然不过是个民女,让她每个宫去一遍不就好了?”

如此兴师动众,这也太重视叶然了吧?

“德妃姐姐此言差矣,三宫六院这么大,若是都让叶姑娘自己走,那几日才能走得完?”淑妃婉言拒绝道。

其他的嫔妃估计都会留着叶然,那着实浪费时间。

德妃轻嗤一声,随手拿起一侧的香扇,默默地扇着。

“今年初春的天气就这样好,估计今年的运势也不差。”贤妃转移着话题,拿起手帕擦了擦额上的汗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