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农女皇后太嚣张叶然南宫辰 > 第四百零八章 求她帮忙

我的书架

第四百零八章 求她帮忙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德妃淡淡的扫了眼贤妃,眸光落在七公主身上:“七公主年纪不小了,貌似也到了该出嫁的年纪。”

没想到德妃直接把注意力放在南宫静身上,贤妃顿时变了脸色:“德妃娘娘,静儿还小,不急着嫁人。”

“已经过了及笄之年,不小了。”德妃却不会轻易放过她,眼底闪烁着精光。

“德妃姐姐何必操心静儿的婚事?既然贤妃妹妹想多留静公主两年,那就留着,反正皇家的儿女,何愁嫁不出去?”淑妃出声,帮忙缓解贤妃的尴尬。

德妃心中一惊,没想到淑妃与德妃混到一起去了。

看来情况不妙了……德妃眼底闪过一抹寒芒,心中已然想到一个计划。

说话间,叶然已然走了过来。

玉昭仪第一个冲了过去:“叶姑娘,你总算是来了,我们都要望眼欲穿了。”

“玉昭仪真是太客气了,民女这几日身子不适,耽搁了些。”叶然恭恭敬敬地行了一礼。

“身子不适?是不是生病了?”玉昭仪紧张的看着叶然,眼底闪过一抹担忧。

这么久时间的接触,她是真的关心叶然。

叶然不禁有些感动,连忙摆了摆手:“没有,已经好多了,多谢各位娘娘的关心。”

说着,叶然拿出包袱:“这里就是我这次为众位娘娘准备的玉骨粉。”

话音未落,众人已经开始疯抢起来。

很快,包袱里的瓷瓶被一抢而空,叶然手里也多了许多的银子。

满足地将银子收好,叶然送走了其他娘娘,转而来到淑妃面前:“淑妃娘娘,这是您要我帮您研制的药粉。”

“这个是贤妃娘娘的。”叶然拿出两个瓷瓶递了过去。

两人的丫鬟接下药瓶,不着痕迹地点点头。

叶然转头看了眼德妃,淡然一笑:“德妃娘娘貌似不喜欢民女的东西,民女此次也就没有给您准备。”

“无妨,反正本宫也不会用那些廉价的东西。”德妃轻哼一声,起身远去。

待德妃走远后,贤妃匆匆来到叶然面前,直接跪倒在她面前。

叶然心中微惊,连忙伸手扶起贤妃:“贤妃娘娘,您这是做什么?民女受不起的!”

“叶姑娘,德妃似乎想要对静儿下手,我求你救救静儿!”贤妃泪眼汪汪的看着叶然。

对于她来说,荣华富贵,都抵不过静儿的幸福。

叶然抬眸看了眼南宫静,后者也在低眸垂泪。

想起前世南宫静的命运,叶然秀眉微蹙,如果没记错的话,再过几个月,就是草原赤努克汗来觐见的日子。

到时南宫海会用南宫静去笼络赤努克汗……

和亲,貌似是每个公主的职责,她能改变这样的结局吗?

见叶然陷入沉默,贤妃顿时感到一阵绝望,如果连叶然都不能帮她,那静儿真的没办法了。

“贤妃妹妹,你别这样,静公主的婚姻大事,也不是德妃能做主的。”淑妃看不下去了,上前扶起贤妃。

贤妃靠在淑妃怀里,轻声抽泣着。

见状,叶然秀眉紧蹙,心中也有些不忍。

“然姐姐,你别为难,其实我早就接受了和亲的事情,这是我身为公主的悲哀。”南宫静自嘲一笑,像是说服自己,又像是说服贤妃。

沉默许久,叶然终是叹了口气:“罢了,我尽力试试吧,如果做不到的话,我也没办法。”

“只要叶姑娘肯帮忙,就一定有希望。”贤妃眼前一亮,充满希翼的看着叶然。

叶然简直不敢面对贤妃的眸,其实她也没有把握。

“这样吧,静儿先跟我去太后那里请安,日后就算是我不来,也要记得去太后那里请安。”与其想其他的办法,还不如先讨好太后。

只要太后那边想要保住南宫静,就算是皇上也要三思才可以。

贤妃顿时明白了叶然的意思,连连点头:“静儿,快跟着叶姑娘去太后那里,快!”

南宫静微微颔首,跟着叶然前往建章宫。

看着两人离去的背影,贤妃跌坐在椅子上,虽然不知道结果,但是这份心,她也认定了叶然。

建章宫内,太后正在小歇。

得知叶然来了,太后顿时喜笑颜开,吩咐嬷嬷将糕点都端上来。

叶然来到殿内,恭恭敬敬地行了一礼:“民女见过太后,太后娘娘万福金安。”

“快起来,你这丫头每月只来宫内一次,也不说多来几次。”太后朝叶然招了招手,眼底满是笑意。

叶然上前握住太后的手,笑着解释道:“太后娘娘,皇上的病已经治好,民女没有理由来宫内。”

“那以后单纯的看看我,这个理由怎么样?”太后不满地瞪了眼叶然,就是没诚意。

“好,那我经常来的话,太后娘娘别嫌我烦。”叶然微微颔首,随手拿过一侧的佛经:“今日太后娘娘喜欢的是南无妙法莲华经,那我陪您抄经书如何?”

太后当然愿意,笑着点点头:“当然好,不过静儿怎么也来了?”

狐疑的看向站在殿中的南宫静,太后眼底闪过一抹疑惑。

“静公主很想来看您,听到我要给您抄佛经,便吵着要跟过来。”叶然笑着解释道。

“哦?”太后眉头微挑,显然是不信这话。

南宫静连忙上前行礼:“孙儿给皇祖母请安,皇祖母万福金安。”

“免礼,赐坐。”太后挥了挥手,也没有过于理会。

她对于皇家的亲情,早已淡化了许多,不过是因为叶然很合她的脾性,所以对叶然照顾了些。

说起来也奇怪,她对其他人都没有这种感觉,叶然看似是讨好她,可是每次没事求她。

久而久之,她也就习惯了叶然的陪伴,前段时间皇帝治好了病,叶然许久没来,她反倒有些不适应。

“太后娘娘,这是叶姑娘带来的参茶,您尝尝。”嬷嬷端来一杯参茶,轻声说道。

太后看了眼正在认真抄写经书的叶然,随手端过参茶喝了口。

一口入腹,神清气爽,回味无穷。

太后眼底闪过一抹惊讶,这参茶到底是怎么做的,居然完全将其他的参茶比下去了。

“叶丫头,这参茶是怎么做的?”太后轻声询问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