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农女皇后太嚣张叶然南宫辰 > 第四百一十七章 可怜的女子

我的书架

第四百一十七章 可怜的女子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一名女子将求救的女子拉了过去:“我们不需要你们救人,只求你们别带走小蝶。”

叶然秀眉微蹙,这里的人继续都在抱团取暖,看着令人有些心酸。

“让开。”叶然语气淡然,丝毫没有耐心。

“我说了不用你治啊……”女子话未说完,猛地被叶然挥开。

其他人想要抵挡,可是看到后进来的几名男子,顿时没了勇气。

叶然来到床边,床上的女子长相算是这里面最好的,所以她貌似在病中也被人拉出去过。

眸光扫过小蝶孱弱的身子,叶然秀眉紧皱,伸手帮小蝶把脉。

的确是温热之症,不过小蝶似乎怀孕了……

喜脉若隐若现,叶然有些不敢确定,但如果真的是怀孕,那小蝶的命运可就要悲惨了。

军妓是不允许怀孕的,一旦怀孕,只会实施杖腹之刑,直到把胎儿打落为止。

但是真的那样,人也废了……

见叶然迟迟没有说话,众人皆是紧张不已,江凡轻声询问道:“怎么了?”

叶然松开手,幽幽的叹了口气:“她有喜了。”

此言一出,众人皆是震惊的看着叶然,小蝶下意识捂住腹部,母亲的本能令她下意识保护着孩子。

林冲眼底闪过一抹复杂,军妓之女怀孕就不能留,可是看这个样子,貌似不能行刑了。

小蝶伸手握住叶然的衣袖:“我求你救救我的孩子,我不想我的孩子死……”

“如果真的要杖腹,求您等我生子后在行刑,求您了……”小蝶无力的哀求着。

见状,叶然久久没有说话,默默地掀开小蝶的裙子:“其实你的胎象很不稳定,隐隐有滑胎的迹象……”

众人此刻都看到小蝶身下的血迹,皆是倒吸一口凉气。

“就算是我想帮你,你也保不住这个孩子。”叶然其实来到桌边,拿起纸笔写下药方。

“左手边这副是堕胎药,右手边是治疗她病症的药,江凡你去太医那边拿药,顺便安排一个单独的营帐给小蝶吧。”刚刚堕胎的女子,不适合行房。

江凡接过药方,转身地走了出去。

看着叶然淡然的神色,林冲眼底闪过一抹复杂,她坚持过来看诊,可是却没有丝毫同情,真是个奇怪的人。

“爹爹,能不能请您去立一条规矩,但凡是生病或者怀孕的女子,可生可堕,但是都移到另一营帐里。”叶然转头看向江云城,轻声询问着。

前世她是将帅,直接就可以吩咐,可是现在她不行。

没想到江云城很快便同意了:“好,我现在就去吩咐。”

说着,江云城转身走了出去。

其他女子没想到叶然说话这样好使,纷纷激动地跪拜:“多谢公子,公子的大恩大德,我等无以为报……”

“停!”叶然连忙阻止了他们的话:“我不需要你们献身报答!”

语毕,叶然转身快步走了出去,总觉得留在这里好危险!

见状,林冲不禁失笑,跟上叶然的脚步,戏谑的询问道:“姑娘果然有趣,救人不求回报,少见。”

“教头也很有趣,明明可以买祛疤的药膏用,却要留着脸上的疤痕。”叶然默默地翻了个白眼,前世她与林冲相识却没多说过话,只知道是个个性独立的人。

此刻交流过后,叶然忽然觉得林冲貌似也没有传说的那么诡异。

林冲愣了下,随即笑着摇了摇头:“疤痕是男子的勋章,再说我只想等一个看到疤痕害不害怕的女子相伴终生。”

貌似……他等来了一个。

“这种女子貌似没有,不过相处久了,总会遇到不介意疤痕的女子。”叶然随手拿出一个瓷瓶递给林冲。

接过瓷瓶,林冲疑惑的看着叶然:“这是……”

“祛疤膏,你可以试试。”叶然漫不经心地回答道,根本不在乎膏药的价值。

林冲看着手里的祛疤膏,无奈一笑:“其实京城天价的祛疤膏我都试过很多了,没有用。”

后来他也就懒得花钱去买了,一个疤痕而已,无所谓。

“试试咯,反正也不要你花钱。”说着,叶然转身朝着训练场走去。

看着叶然的背影,林冲心中隐隐闪过一抹复杂的感觉。

收起膏药,林冲跟上了叶然的步伐:“这里是训练场,刚刚的兵都会来这里训练体能。”

“哟,哪来的小娘子?长得倒是不错。”

一道粗狂的声音传来,眸光紧盯着叶然。

叶然抬眸看去,赫然看到一张五大三粗的容貌,如果没记错的话,貌似是副教头宋峻。

“宋峻,说话注意点!”林冲皱眉训斥道,不仅仅是因为叶然的身份,也是因为他不想有人欺负叶然。

宋峻轻哼一声:“军中就这样,如果不适应的话,那就趁早回去相夫教子咯!”

闻言,众人皆是嗤笑不已,看着叶然的眼神也变得玩味。

林冲剑眉紧蹙,正要说些什么,叶然忽然开口道:“副教头说的哪里话?我随是女子,但是来了这里,也不会顾忌身份,玩笑话我不会当真。”

说着,叶然跳上了比武台,正面对上了宋峻:“不过我这人天生不喜欢别人开我玩笑,所以想着跟副教头比试一番。”

“如果副教头赢了,想要怎么说我都不管,如果副教头输了,那就给我道歉如何?”

此话一出,众人皆是惊讶不已,能够比得过副教头的,除了林冲就是江云城。

结果叶然直接就要挑战宋峻?!

林冲剑眉紧蹙,连忙上前阻止:“叶姑娘,这件事不能冲动,快下来。”

“别!”宋峻阻止了林冲:“军中的规矩,上了比武台,没有输赢之前不能下去。”

“女子也不能例外!”宋峻玩味的看着叶然:“当然,如果你要是反悔了,也不是不可以。”

叶然淡然一笑,丝毫没有后悔的感觉:“大丈夫能屈能伸,小女子也不是出尔反尔的人,还请副教头多多指教。”

“好!”宋峻眼底闪过一抹欣赏,冲着叶然这样的态度,他就不反对叶然在军营。

不过比武还是很有必要的!

众人皆是凑了过来,纷纷好奇的看着两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