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农女皇后太嚣张叶然南宫辰 > 第四百一十九章 男子的性格

我的书架

第四百一十九章 男子的性格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众人皆是期待的看着叶然,等待着她的笑话。

半晌,叶然终于想到了,抬眸看向众人:“有了,你们都听好!”

“从前有个皇子最爱弹琴,可他弹得实在蹩脚,满朝文武和他的王妃都不堪忍受他的琴声,皇子找遍整个宫廷,竟找不到一个知音。”

“这天,他从监狱里拉来一个死囚,并且许诺说,只要你说本王的琴弹得好,朕可免你一死!”

“不料,皇帝的琴刚刚弹了一半,死囚高声说了句话。”说着,叶然环顾四周:“你们猜猜死囚说了什么?”

林冲皱眉看着叶然:“肯定是拍马屁,毕竟谁也不想死。”

此话一出,众人纷纷附和。

只是叶然却摇了摇头:“不不不,那死囚说的是王爷,求求您别弹了,我甘愿一死!”

闻言,众人皆是失笑不已,也彻底放开了。

“这王爷的琴音还真是利器,能让一个死囚求死。”宋峻不由得感慨了一句,随即倒了碗酒递给叶然:“姑娘酒量如何?”

叶然毫不顾忌地接过,一仰而尽:“酒量不敢提。”

“哦?为何?”宋峻眼底闪过一抹疑惑,这喝的不是很豪爽吗?

“提起嫁不出去呗!”叶然将酒碗递了过去:“再来一碗!”

众人纷纷起哄,心中也对叶然更有好感。

喝了几碗酒,叶然便开始吃自己烤好的兔子。

其中一人上前询问道:“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我总觉得姑娘的肉好香。”

“其实我也闻到了!”

其他人也开始附和,都想尝尝叶然的肉。

叶然拿出一个瓷瓶递给众人:“这里面是我特制的调料,烤肉来吃很香的。”

接过瓷瓶,众人尝试了一下,顿时赞不绝口。

“这调料还有吗?”一个瓷瓶很快用光,众人纷纷看向叶然,意犹未尽。

“有,管够。”叶然拿出一堆瓷瓶,笑着点点头:“我还能做出很多,你们不用担心。”

众人却还是一阵疯抢,将叶然的烤肉都给碰掉了……

叶然笑容骤然消失,气氛变的有些诡异。

见状,江凡连忙拿出一侧的野味:“别生气,这里还有很多,都给你。”

其他人也将自己的野味递了过去,胆怯的看着叶然。

面前的猎物越来越多,叶然这才恢复了笑容:“好了,这些够了。”

说着,叶然动作利落地处理了一只野鸡,涂上酱料烤了起来。

看着叶然处理野鸡的动作,江凡都有些惊讶:“叶然,你这动作也太熟练了吧?”

“废话!我家开酒楼!”叶然默默地翻了个白眼,随即护着面前的食物:“这些都是我的,你们谁都不许动”

见状,众人不禁感到好笑,其他女子哪里会这样护着食物?吃东西都要细嚼慢咽,结果叶然却大口喝酒大口吃肉,简直跟个汉子一样。

不过众人也发现了叶然的死穴,那就是不能动她的食物,其他的都好说。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叶然白日教习功夫,晚上回营帐的时候,总能够看到好多野味。

验兵场内,其他人正在训练,叶然吃着野味,幽幽的叹息着。

来找叶然的江凡不禁有些疑惑:“怎么了?看你貌似闷闷不乐的。”

其他人也竖起耳朵,不知道哪里得罪了叶然。

叶然捏了捏脸上的肉,哀怨的看着江凡:“你们总给我送肉,我最近都肥了!肥了!!”

“噗哈哈……”江凡顿时失笑,抱着肚子满地打滚。

其他人也有些哭笑不得,继续训练去了。

“你还笑,都怪你们给我这么多野味……”叶然狠狠地瞪了眼江凡,养肥了,回去怎么见南宫辰啊?

江凡不得不噤声,可还是忍不住失笑:“其实你没胖,你每天都要大量的训练,吃这点还不够你训练的。”

看似是胖了,其实是叶然自己的错觉而已。

叶然狐疑的看着江凡:“真的?”

“真的。”江凡连忙点了点头,随即耸了耸肩:“当然,你要是不信的话,也可以让大家不给你送野味……”

“不行!”叶然当机立断地打断了江凡的话,什么都可以,野味不能断!

她前世吃了那么久,今生刚刚吃到,还没吃够怎么能不吃?

江凡顿时忍俊不禁,伸手揉了揉叶然的脑袋,坐在一侧:“傻丫头,你已经收服了大家的心,那你打算什么时候回去?”

“说好的两个月,这不是才半个月嘛,着什么急?”叶然淡然地耸了耸肩。

其实她很喜欢军营的气氛,不是很喜欢宫内的勾心斗角。

也就是说……他们还能相处一个半月……

江凡也不知道到底是该失落还是该庆幸,默默地坐在叶然身侧,看着士兵们的训练。

“叶姑娘。”林冲手里拎着两只野兔走了过来:“今天他们又打到了野味,问你想要怎么吃。”

看着林冲手里的兔子,叶然眼底闪过一抹惊讶:“这么小的兔子,你们居然也打过来了?”

两只兔子体型不大,貌似也就是幼崽而已。

“现在能打到兔子就不错,谁还管大小?”林冲不免有些尴尬,随手将兔子递到叶然手里。

接过兔子,叶然抱在怀里顺着毛:“反正还有其他吃的,这两只野兔送我吧。”

“也好。”林冲微微颔首,倒也没有拒绝。

其他人纷纷好笑的看着叶然,虽然性格很像男子,但是骨子里还是个女子嘛。

宋峻与林冲相视一眼,正要去训兵,就听到叶然呢喃道:“长大了再吃,那个时候肉就多了……”

空气骤然变的安静,众人恨不得给自己一个耳光,就知道想多了!

江凡无奈的看着叶然:“我还以为你是喜欢野兔,结果你居然是想着养肥了再吃。”

“我对这些小动物没有什么感情。”叶然耸了耸肩,当初她生活的拮据,如果不吃这些东西,就要活活饿死。

最初还会有些不忍心,久而久之,也就习惯了。

“对了,我一直想问你一件事。”江凡转头看向众人,眼底满是疑惑:“你到底给他们训练的是什么兵法?我总觉得他们貌似强了不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