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农女皇后太嚣张叶然南宫辰 > 第四百二十六章 谎言

我的书架

第四百二十六章 谎言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叶然终于醒过来了……

迫不及待的出去散播好消息,整个军营都流露着喜悦的气息。

营帐内,南宫辰抱着叶然,久久不肯放手。

“好啦,我这不是醒过来了吗?”叶然不禁有些无奈,轻声劝说道。

南宫辰这才依依不舍的放开叶然,伸手轻抚叶然的脸颊:“我好怕你会醒不过来……”

望着南宫辰黝黑的眸,叶然握住他的手:“不会,我知道你在牵挂我,所以肯定会醒过来的。”

其实昏迷的时候,她是有意识的,只是醒不过来而已。

“那你身体的情况……”南宫辰担忧的看着叶然,他还记得千年灵芝的事情。

叶然捂唇轻咳两声,随即抬眸看向南宫辰:“我没事,待会开点药调理一下就好。”

见叶然都这样说了,南宫辰终于放下心来,伸手揉了揉叶然的头,眼底闪过一抹欣慰。

“丫头醒了?”

一道声音传来,叶然转头看去,赫然看到江云城激动地走了进来。

“爹,我醒了,让您担心了。”叶然眼底闪过一抹内疚,她能够看出江云城眼中的担忧。

这段时间,江云城肯定也一直在帮她找千年灵芝。

此话一出,江云城险些老泪纵横,这么多天的忙碌虽然辛苦,可是有叶然的这句话,他就觉得一切都值得。

“丫头,千年灵芝我还在帮你找,你别急。”江云城也不会说话,只能默默地拍了拍叶然的肩膀。

叶然骤然失笑,微微摇了摇头:“不需要了,我开药调理下身体便好,不需要千年灵芝。”

话是这样说,可是只有叶然自己知道,她这身体,没有千年灵芝不行。

可是她不想他们再为她担心,再说,千年灵芝不易得,或许一直找下去也不会有。

“真的?”江云城不敢置信的看着叶然,太医不是说必须有千年灵芝做药引才可以吗?

叶然笃定地点点头:“真的。”

“丫头不愧是医仙,就连这种病症都有把握。”江云城忍不住感慨道。

其他太医都说要千年灵芝,而叶然醒过来就说不需要,这就是差距!

叶然淡然一笑,没有说话。

不多时,一名太医走了进来,帮叶然把脉。

太医把过脉后,抬眸疑惑的看向叶然:“姑娘,你这身体情况,不用千年灵芝的话,怎么可能会痊愈?”

“简单,只需要用当归、银叶……”叶然说了几个药材名,随即看着太医:“这样就可以了。”

太医疑惑地皱起眉,这药方不是跟他开的一模一样吗?

抬眸正要询问,太医注意到叶然的眼神,顿时明白了她的意思。

“高,姑娘医术果然高明!”太医故作恍然地点点头,连连赞叹。

叶然眼底闪过一抹感激,淡淡的点点头,随即收回手,看向南宫辰:“这下你可以放心了?”

刚刚她要南宫辰回去,可南宫辰非说要太医检查一下才可以。

为了让南宫辰回去主持大局,她只能出此下策,还好太医是南宫辰的人,愿意帮她。

南宫辰微微颔首:“嗯,既然你能确保没事,那我就先回京城了。”

“然,照顾好自己,一个月后,我来接你。”南宫辰伸手揉了揉叶然的头,深情的望着叶然。

看着南宫辰的眸,叶然笑着点点头,欣然答应。

送走南宫辰后,江凡前往太医的营帐,看着刚刚给叶然把脉的太医:“说吧,刚刚到底是怎么回事?”

“少将军什么意思?”太医故作疑惑的看着江凡。

江凡坐在一侧的椅子上,笑看着太医:“宋太医,我们都是为王爷效力的,你没必要连我都瞒着吧?”

“这……”宋太医顿时语塞,他惹不起叶然,也惹不起江凡,可是叶姑娘的意思明显是要他保密,他若是说出去的话。

“你放心,我不会跟任何人说是你告诉我的。”江凡严肃的向宋太医保证道。

见状,宋太医只好说了实话:“好吧,叶姑娘的药方跟臣的并无区别。”

“你的意思是……”江凡眼底闪过一抹震惊,难道说,叶然对自己也没有办法?

“意思就是,还是需要千年灵芝做药引才可以。”宋太医无奈的解释道。

江凡堪堪后退两步,那叶然还不要他们继续找,岂不是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

快步走出营帐,江凡想要询问叶然到底什么意思。

可是刚刚走出营帐,江凡便看到了原本已经离开的南宫辰。

“南宫?”江凡诧异的看着南宫辰,随即无奈苦笑,他都能发现的事情,南宫辰怎么会发现不了?

南宫辰做了个噤声的手势:“不要告诉叶然我回来过,吩咐下去,继续找千年灵芝。”

“是。”江凡微微颔首,转身离去。

看着江凡的背影,南宫辰幽幽的叹了口气,叶然,你还真是令人又爱又恨……

不过既然叶然想要他回去,那他回去就是。

江凡吩咐好所有的事情,径直来到叶然的营帐,赫然看到叶然一脸虚弱的躺在床上,丝毫没有刚刚的精神。

“叶然,你怎么了?”江凡担忧的看着叶然,轻声询问道。

叶然睁开双眸,牵强地扯了扯唇角:“我有些累了,想要睡一会。”

闻言,江凡上前扶着叶然躺下,幽幽开口道:“在你睡觉之前,我有事想要问问你。”

“什么事?”叶然狐疑的看着江凡。

“为什么要太医帮你说谎?”江凡盯着叶然的眸,严肃的质问着。

叶然这才反应过来,不禁失笑:“这不是很好吗?你也希望辰回去主持大局不是吗?”

望着叶然不掺杂质的笑容,江凡不禁有些心疼:“可你身体的情况很严重,你难道不想他陪着你吗?”

“与其把心思放在儿女情长之上,不如让他回去多得到些实权,这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再说,无论陪不陪,她若是没有千年灵芝,都活不长久。

如果南宫辰知道她的死讯,怕是会很难过,那她宁愿南宫辰什么都不知道。

就算是她真的死了,她也希望南宫辰什么都不知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