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农女皇后太嚣张叶然南宫辰 > 第四百二十七章 从此再无德胜将军

我的书架

第四百二十七章 从此再无德胜将军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那你不委屈吗?”江凡不敢置信的看着叶然,哪个女子不希望心爱之人多陪陪她?

叶然抬眸看向江凡,坚定地摇了摇头:“我不委屈,只要辰过的好,我就丝毫不觉得委屈。”

她最大的心愿就是将南宫辰送上最高的位置,只要能够做到,她就不觉得委屈。

江凡恨不得骂醒叶然,对南宫辰来说,最重要的是她!

她不需要这样委屈自己的!

可是看着叶然惨白的脸颊,江凡终是什么也没说。

默默地上前帮叶然掖好被角,江凡轻轻地说了句:“好好休息吧。”

语毕,江凡悄然退了出去,他怕继续留下的话,会忍不住告诉叶然,南宫辰已经知道了。

叶然躺在床上,很快便睡了过去。

再次苏醒的时候,已经是两日后。

迷迷糊糊地坐起身,叶然看向一侧的江凡,眼底闪过一抹惊讶:“你一直在这里?”

“你睡了两日,我不放心。”江凡将一直热着的药递给叶然:“太医说你以后会越来越嗜睡,如果一直没有灵芝的话,你会……”

“一睡不醒?”叶然淡淡的打断了江凡的话,伸手接过药碗:“别担心,我会控制好的。”

话是这样说,可是她自己也知道,若是继续这样下去,不出半年,她就真的一睡不醒了。

望着叶然故作淡然的模样,江凡心中一阵心疼,却又不忍心戳穿叶然。

“这是一包蜜饯,南宫让人送过来的。”江凡从怀里拿出一个纸包,递到叶然面前。

叶然喝下药,迅速拿起一块蜜饯放入口中。

缓解了口中的苦涩后,叶然转头看向江凡:“德胜将军怎么样了?”

她记得她最后一招击中了德胜将军的经脉,他应该不能习武了才是。

“现在他已经不是德胜将军了。”江凡唇角微勾:“你废了他的武功,皇上自然趁机撤了他的职位,睿亲王一脉损失了一员大将,这半个月都没怎么掀起风浪。”

叶然这才松了口气,总算是没有白费她的苦心。

当初南宫鸣将她派过来,估计就是想要她震慑下德胜将军,没想到她会直接废了德胜将军吧?

略微思索,叶然掀开被子,想要下床。

“你要干什么?”江凡紧张地上前扶住叶然,担忧的看着她。

“躺的太久,想要起来走走,你别紧张。”叶然忍不住失笑,她看上去就这样弱不禁风吗?

她身体还没恢复好,他怎么可能不紧张?

江凡扶着叶然来到梳妆台前,看着一堆簪花,显得手足无措。

见状,叶然忍不住失笑:“你帮我把紫鸢叫进来吧。”

“好。”江凡如蒙大赦,转身走出了营帐。

紫鸢很快端着一盘糕点走了进来:“小姐,您总算是醒了,担心死属下了。”

“别担心,我没事。”叶然伸手揉了揉紫鸢的头,眼底闪过一抹欣慰。

紫鸢动作熟练的帮叶然挽起长发,无奈的叹了口气:“怎么可能不担心?您昏迷了这么久,我想去给您找灵芝,可是他们都要我留下侍候……”

她恨不得立刻出去找灵芝,回来可以救叶然的性命,只可惜她却不能去。

“怎么?”叶然故作不满地瞪着紫鸢:“听你这语气,似乎很不想侍候我?”

紫鸢连连摇头,眼底满是慌乱:“我不是这个意思,我……”

“噗哈哈……”叶然顿时失笑,伸手握住紫鸢的手:“别紧张,我只是逗你玩的。”

紫鸢顿时涨红了脸,羞恼地白了眼叶然:“小姐,人家不理你了!”

“好了,不跟你闹了。”叶然连忙顺毛,将一根簪子递给紫鸢:“帮我梳妆吧。”

接过簪子,紫鸢再次认真地整理着叶然的仪容。

梳好发髻后,叶然缓缓起身,紫鸢连忙上前搀扶。

两人走出营帐,瞬间吸引了许多人的目光。

叶然面色惨白,身材纤瘦,病态美令人更加想要疼惜她。

验兵场内,林冲和宋峻正在比武。

林冲注意到刚刚走来的叶然,无视了面前的宋峻,猛地被击中一拳。

“林冲!”宋峻上前扶起林冲,剑眉紧蹙:“比武时,你发什么呆?”

只是林冲并没有回答宋峻,依旧呆呆的看着宋峻身后。

宋峻狐疑地转过头,赫然看到叶然的面容,当即愣在原地。

“怎么?不认识我了?”叶然站在台下,笑看着两人。

两人这才回过神,林冲快步来到叶然身边:“你怎么出来了?身子好些了吗?”

“已经没有大碍了,出来走走也比闷在屋子里强。”叶然淡然的解释道。

见状,林冲还是有些担心:“外面风大,你身子虚,还是回去休息吧。”

“如果一直在屋子里的话,哪日真的死了,多遗憾。”还不如趁着去世之前,多看看外面的大好世界。

此话一出,林冲和宋峻顿时不说话了。

他们都知道叶然的事情了,可是他们却无可奈何。

“叶姑娘……”宋峻想要说些什么,可是话到唇边,却不知道能说什么。

叶然转头看向宋峻,眼底闪过一抹询问:“怎么了?”

“没什么。”宋峻摇了摇头,看到叶然的眸,他更说不出来了。

不过叶然却隐约猜到了他想说的,淡然一笑:“别担心,我不会那么轻易就死掉的。”

闻言,林冲和宋峻都有些鼻酸,默默地转过头,没有让叶然看到他们难受的模样。

虽然相处的时间短暂,但是他们对叶然都有了些好感,不希望叶然出事。

“丫头!”

耳边传来一道浑厚的声音,叶然转头看去,赫然看到江云城走了过来。

叶然正要行礼,一件披风忽然披在她身上。

“出来也不多穿点,着凉怎么办?”江云城不满的看着叶然,轻声训斥着。

叶然俏皮地吐了吐舌头:“哪有那么娇贵?再说现在也没有风,不会着凉的。”

“少废话,让你穿就穿!”江云城霸道的说着。

见状,叶然只好点头答应:“好好好,我穿。”

看着叶然老老实实的系上披风,江云城这才满意地点点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