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农女皇后太嚣张叶然南宫辰 > 第四百三十二章 大婚

我的书架

第四百三十二章 大婚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叶神医不是在这里?”

人群中传来一道提醒声,荣亲王妃这才恍然,匆匆来到叶然面前:“叶姑娘,求求你救救王爷,我求求你!”

叶然看了眼说话的南宫海,不动声色地上前把脉。

没有脉搏了……

叶然缓缓站起身,没有看荣亲王妃的泪颜:“王妃请节哀。”

这句话就是给荣亲王彻底判了死刑。

“不!”荣亲王妃抱着荣亲王的尸体,放声大哭。

叶然默默地退了回去,眼底闪过一抹无奈。

她没有义务救他,可是看着一个人死在眼前,身为医者的她,心中多少会有些不忍。

处理好荣亲王的事情,叶然跟着南宫辰回到叶府。

南宫辰忽然低声询问道:“你早就知道是吗?”

她不让他靠近南宫升,就是因为她知道南宫升会死,怕连累他。

叶然微微颔首:“是,我早就知道。”

“然,你曾经说你是梦到的,如今,你还是一样的答案吗?”南宫辰背对着叶然,低声询问着。

看着南宫辰的背影,叶然无奈的叹了口气:“我知道你一直都在怀疑,我可以告诉你,只是我怕你不信。”

“只要你说,我就信。”

闻言,叶然没有任何顾忌,拉着南宫辰坐在房顶上,将事情告诉了南宫辰。

“当初我知道你会在山里遇险,知道你喜欢吃的,知道你都会什么时候有危险,不是做梦知道的,而是前世发生过的。”

“前世?”南宫辰剑眉微蹙,狐疑的看着叶然。

叶然笑着点了点头:“没错,就是前世,我知道你可能不会相信,但这的确是事实。”

“前世我与你相遇,你在村口的桃花树下许诺,说会回来娶我,可惜,你回来的时候,我已经被叶青带走,嫁给了南宫海。”

“我为南宫海讨好皇上太后,为他征战四方,你一直都守在我身边,我知道你的心意,可是我不敢面对。”

“后来,南宫海成功登上了皇位,我却被他打入水牢,受尽刑罚。”

叶然自嘲一笑,声音有些颤抖:“就在我被判死刑的时候,你来了,你来救我了,我们跑到一处悬崖边,我说我应了你桃花树下的约,我们便一同跳了下去。”

“所以……”叶然转头看向南宫辰:“我知道所有的事情,这个皇位也是我欠你的。”

南宫辰忽然紧紧地将叶然搂在怀里,叶然叙述过往的时候,他心好痛,他可以肯定这是真的!

所以他也更加心疼叶然的遭遇……

“然,今生来世,我定不负你。”南宫辰深情的望着叶然,低头吻住叶然的唇。

叶然抱住南宫辰紧窄的腰,回应着南宫辰的吻。

南宫静回去便和贤妃说了叶然的意思,吃下药开始装病。

七公主生了重病,只得换其他的女子和亲。

而南宫青日日都在府内,南宫海也无法下手,心中怒意更甚。

迫不及待的南宫海联合德妃,一同给南宫鸣下毒。

不到一月时间,南宫鸣便驾崩了。

只是……上朝时,御史大夫拿出一份遗诏,宣布了恒亲王南宫辰是皇帝的事实。

南宫海不敢置信地看着御史大夫,终是仰头长啸,没想到南宫鸣居然还有这样的布局。

南宫辰接过遗诏,在众人的拥护下,坐上了龙椅。

“睿亲王南宫海,心狠手辣,谋害先皇,撤去亲王的身份,打入天牢,择日问斩!”

“德太妃无德无容,赐白绫一条,不许葬入皇陵!”

南宫辰上位后,一连下了两道圣旨。

彻底将德妃一脉连根拔除。

满朝文武也开始准备南宫辰与叶然的婚事。

如果在丧事的三个月内不准备婚事,那就要延迟三年了。

淑妃和贤妃都搬到了太妃宫,而南宫静也吃了解药,每日活蹦乱跳的。

南宫青则是被南宫辰重用,每日都忙碌不已。

所有的事情都开始往好的方向发展。

皇宫内,御花园中。

叶然坐在秋千上,把玩着手里的牡丹,百无聊赖的打发着时间。

“皇嫂,都快成亲了,怎么还闷闷不乐的?”南宫静狐疑的看着叶然。

“别提成亲,想起来就烦!”叶然更加郁闷,无奈的叹了口气。

南宫静眼中满是疑惑,不明所以。

一侧大着肚子的夏玉莲忍不住失笑,她被叶然接来皇宫住几日,直到叶然大婚后在回去。

“玉莲阿姨,您笑什么?”

“她啊,是在烦恼成亲的衣服和首饰。”夏玉莲无奈的摇了摇头。

南宫青缓缓走了过来,手里抱着册子:“皇后要用的首饰,必须足金打造,其分量肯定重,至于襦裙……也是礼仪所需啊!”

“所以,皇嫂是嫌太重了?”南宫静终于反应过来,眼底满是诧异。

要做新娘子的女子,哪个不希望衣服饰品足重?

只有在这些上面不缺斤少两,才说明女子受重视。

“我真的希望不要这样重视我了!”叶然无奈的叹了口气,她真的要受不了了!

众人皆是失笑,随即没人理会她,各自处理着自己的事情。

很快到了大婚当日,叶然早早便被拉起来梳妆打扮。

换上喜服,戴上凤冠,屋内众人当即看呆了。

叶然缓步来到金銮殿,众位大臣皆是看得痴了。

“臣妾参加皇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叶然正要行礼,南宫辰忽然叫住。

众人诧异的看着南宫辰走到叶然面前,伸手扶起叶然半蹲的身子。

“皇上,这不合礼数。”众人皆是阻止道。

南宫辰睨了眼众大臣:“我娶妻子,当然要让她跟我一同行礼,单独跪拜我算什么?”

此话一出,众大臣瞬间安静,谁也不敢再说话。

南宫辰带着叶然祭拜了先祖,行了继位之礼,也与叶然在太庙拜堂成亲。

回宫后,南宫辰直接带着叶然回到景仁宫。

景仁宫内无比喜庆,南宫静和南宫青想要闹洞房,却没有那个胆量。

两人坐在床上,南宫辰撩开叶然的流苏盖头,望着叶然的眸:“你今日真美。”

叶然顿时红了脸,接过嬷嬷递来的合卺酒。

“喝了这杯酒,你便只能是我的,无论今生还是来世。”南宫辰端起酒杯,庄重的说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