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和舰娘一起打章鱼的日子 > 第十章 死亡之岛(上)

我的书架

第十章 死亡之岛(上)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在特纳小铁匠的疑惑之下,王舜带着一丝剧透的恶意向他讲述了一个关于他的父亲的神奇故事,包括巴博萨船长和他的宝藏,也包括戴维·琼斯和他的飞翔的荷兰人号。

  特纳小铁匠一开始自然是不信的。他一直认为自己是一个正直的水手的儿子,而且他自己对海盗也是深恶痛绝。更何况这和伊丽莎白·斯旺又有什么关系?特纳小铁匠追问道。

  “啊哈,你问到了点子上。”王舜笑着回应特纳的追问。一旁已经提前被自己的提督告知了所有故事的逸仙不禁也露出一丝笑容:自己的提督实在是太坏了。

  王舜对仍然不信特纳小铁匠露出了一丝坏笑:“你猜,为什么黑珍珠号上面的水手和巴博萨船长要把伊丽莎白抓走而不是伤害她?”

  特纳小铁匠自然是不明所以,甚至还有一丝羞恼:我知道的话还用问你?

  王舜举起了装着逸仙为他准备的果汁的酒杯,对特纳小铁匠说:“自然是因为他们把美丽的斯旺小姐当成你了,我亲爱的特纳先生。”

  在回想起刚刚王舜提到的金币与诅咒的故事,特纳小铁匠一下子把整个事件串起来了。然而在此之后,他的愤怒更加强烈。

  “既然你都知道这些,为什么不提前帮我救下伊丽莎白呢?”

  王舜微微眯起了眼睛,一改刚才的戏谑,颇为严肃地对特纳小铁匠说道:“第一,如果斯旺小姐不被绑架,现在她应该已经与那个诺灵顿准将同床共枕了,还有你什么事?第二,如果斯旺小姐不被绑架,我怎么能够追踪到黑珍珠号和巴博萨船长呢?最重要地是,我们之间只有一场交易,亲爱的特纳先生。你又凭什么命令我,质疑我呢?”

  王舜说罢,拿起手边的手巾擦了擦手,然后对仍然站在那里的特纳小铁匠说道:“哦,你还在这里啊,特纳先生。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现在要休息了。”

  被下了逐客令的特纳小铁匠无可奈何,只能回到王舜安排的水手舱室里面。虽然很不甘心,但是他也做不了什么,只得暂时服从安排。

  在海上行驶了大约两天之后,王舜和逸仙号尾随着黑珍珠号来到了特图加港,或者说,龟岛(The Turtle Gard)。

  杰克船长在特图加港招募海盗水手的时候,仿佛命运之手指引着他,他再次遇到了忠心耿耿的吉布斯大副和那一群看起来同样有些疯疯癫癫的水手们。只不过这次没有特纳小铁匠在手的他为了说服那群船员们可是花费了很大的功夫。

  对于杰克船长来说,黑珍珠号是他的命根子。这次虽然没有特纳小铁匠,但他仍然执意要去面对巴博萨船长。更何况,拥有那个神奇的罗盘的他虽然不知道逸仙号上的具体情况,但是特纳小铁匠就在他的身后这件事他还是能够猜到的。

  黑珍珠号,杰克船长,还有逸仙号三艘船先后到达了那个藏着巴博萨宝藏的“死亡之岛”。对拥有雷达的逸仙而言,只要在自己的海图上标记了之后,自然就再也不会找不到位置了。这次没有英国皇家海军的捣乱,巴博萨船长一行人自然十分顺利地来到了岛上的藏宝处。

  然而同样是因为没有英国皇家海军的尾随,剧情自然不会再同电影中一样发生地跌宕起伏又充满巧合。在验证过伊丽莎白不是他们要找的特纳之后,巴博萨船长愤怒地想要杀了伊丽莎白。然而不知道为什么,不同于剧情中特纳小铁匠和杰克船长因为“种种巧合”暴露了行踪打岔,这次同样出现了意外:杰克船长和他的船员们刚刚进入到洞穴中就被巴博萨的船员们发现了。

  在尾随黑珍珠号到距离小岛大约一百五十海里之后,逸仙号通过雷达和舰娘的感应已经发现了这个小岛。更何况对于传奇阶位的逸仙而言,相对于周围的风平浪静,岛上的诅咒气息可谓是秃子头上的虱子一样明显。

  因此全力航行的逸仙号早在所有人之前就到达了死亡之岛。再借着舰体收回的时机,逸仙将跌落海中昏迷不醒的特纳小铁匠按照王舜的吩咐堵住嘴绑了起来。此时的王舜,逸仙以及被逸仙提在手中堵住嘴,但是已经苏醒过来的特纳小铁匠早就躲在洞穴的一处,像看大戏一样目睹了这里发生的一切。

  王舜对逸仙说道:”刚才那一段时间这里除了一直有的诅咒之外发现其他的神秘度或者施法气息了吗?”

  逸仙回答道:“是的提督,在刚刚巴博萨船长想要用他的指挥刀斩首的时候,那位伊丽莎白小姐的身上涌出了一股力量。正是这种力量使得刚刚那伙人被发现了。”此时旁边的特纳小铁匠一脸茫然:究竟他们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伊丽莎白身上有什么?

  王舜摸了摸下巴,心想果然不出我所料,伊丽莎白·斯旺的身上积聚着或者说寄居着世界意志的一小部分,只不过所有人都不知情。这样伊丽莎白·斯旺小姐身上所发生的一切“巧合”与怪事都有了解释了。

  更何况,很明显,这部分世界意识碎片应该是这个世界的意识在受到侵蚀之后,为了保护自己与这个世界,同时留下一丝火种,因此特意剔除的完全没有受到侵染或腐蚀的小碎片。

  在洞穴中两方混乱地打来打去的时候,看着身旁着急想要去救出伊丽莎白的特纳小铁匠,王舜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坏笑。示意手提着特纳小铁匠的逸仙跟上他,王舜从他藏身的地方走了出来,对着正在和杰克船长打得不亦乐乎的巴博萨高呼着:

  “尊敬的巴博萨船长,您要的特纳在我这里,不如我们进行一次交易,您意下如何?”

  新的一周,小扑街求一下推荐票和收藏可以吗?在每天2k的基础之上,每一百张推荐票加更一章,上不封顶,本月有效。希望各位大佬踊跃支持!谢谢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