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和舰娘一起打章鱼的日子 > 第十八章 图穷匕见

我的书架

第十八章 图穷匕见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很快,在解除了黑珍珠号的武装之后,伊丽莎白·斯旺小姐就被登上了黑珍珠号的英国皇家海军的火枪兵和水手们发现了。

  当然,特纳小铁匠也同时被找到了。不同于伊丽莎白·斯旺小姐的良好待遇,特纳小铁匠是被押送到了英国皇家海军舰队的旗舰上面。

  斯旺总督一看到自己的宝贝女儿伊丽莎白·斯旺,就变得不再是那个精明狡诈的殖民地总督了,他在自己的女儿面前永远是那个傻爸爸的形象。

  而在伊丽莎白·斯旺和特纳小铁匠还有杰克·斯派洛船长被押送到了旗舰上之后,斯旺总督自然没有给另外两个人一丝好脸色。

  而那位诺灵顿准将更是对两个人厌恶至极,尤其是他的情敌特纳小铁匠。

  至于贝克特,此时他对于特纳小铁匠没有任何想法,反而是对杰克·斯派洛船长,或者说他手中的那个神奇的罗盘垂涎不已。

  此时舰队毕竟还是诺灵顿准将作为舰队的指挥官,因此他对着押送俘虏的人挥了挥手,示意将这几个人带下去,关到监狱里面。

  在这个时候,已经和她的父亲互相拥抱完毕的伊丽莎白·斯旺,对着诺灵顿准将惊呼:“你要干什么?”

  斯旺提督此时拉住了自己的女儿,说道:“不要管他们,一群海盗罢了。走,跟我回家,女儿。”

  伊丽莎白·斯旺自然是不肯就此离去,她挣扎着挣脱了她父亲斯旺总督的束缚,来到了诺灵顿准将面前,对他说道:“诺灵顿准将,这几个人救了我的性命,你不能让我恩将仇报!”

  诺灵顿准将这个时候也是颇为恼火。在他看来,伊丽莎白·斯旺已经是他的未婚妻了。作为他的未婚妻居然为别的男人求情!

  更何况,求情的两个人一个是他最讨厌的海盗,另外一个则是比海盗还令他讨厌的伊丽莎白·斯旺的青梅竹马,和她关系不清不楚的该死的铁匠威廉姆·特纳。

  然而此时伊丽莎白·斯旺挡在了卫兵的前面,诺灵顿准将此时又不能强行带走他们。更何况,在伊丽莎白·斯旺身上寄宿着的世界意识,此时也在不知不觉见影响着诺灵顿准将的思维。

  伊丽莎白·斯旺此时说出了原本时空当中她在,面对杰克·斯派洛船长和威廉·特纳小铁匠被英国皇家海军抓住的时候面对诺灵顿准将所说的那句话:

  “如果你放了他们,我就答应做诺灵顿夫人”

  在诺灵顿准将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的情况下,他最终选择放了特纳小铁匠和杰克·斯派洛船长,仅仅只是警告他们不要再出现在他的面前。

  一旁的贝克特,在刚才就一直默不作声。此时,见诺灵顿准将已经做出了决定,狡诈的他明面上什么也没做。而暗地里他派遣他的人将杰克·斯派洛船长又抓了回来。

  到了晚上,贝克特派人约斯旺总督在他的旗舰上面共进晚餐。此时刚刚和女儿重聚的斯旺总督完全没有他作为一名高级官僚应有的警觉性,只是欣然接受了邀请。

  等到了晚上两个人共进晚餐的时候,贝克特拿出了他的杀手锏之一,来自英国国王的密令。

  虽然密令上面只是写着要贝克特调查加勒比海域英国皇家海军舰队在最近一段时间内大幅度调动的原因,但是狡诈的贝克特自然把这份权力运用到了极限。

  贝克特在和斯旺总督敷衍了几句之后就图穷匕见,拿出了密令,对斯旺总督说道;“斯旺先生,这是国王给予我的密令。国王陛下对于不经过他的命令而私自调动英国皇家海军舰队,尤其是调动了一级战列舰这件事情非常的愤怒。”

  斯旺总督这个时候虽然有点儿意识到那里不太对,但是贝克特从来到皇家港口以来的所作所为让他戴上了一副友善的面具,斯旺总督并没有意识到贝克特在面具之下所包含的祸心。

  他只是匆匆忙忙地解释道:“贝克特先生,您今天也看到了,我的女儿之前被海盗抓住了,我为了营救我的女儿才让我帝国皇家海军舰队出动。

  而且这次行动还大大缩减了加勒比海域海盗地数量,因此我也是有功无过才是,最起码也可以算得上功过相抵。”

  贝克特此时则露出了他的獠牙,对斯旺总督说道:“可是,您私自放走了臭名昭著的海盗杰克·斯派洛,还有那个小海盗威廉姆·特纳,这可是我亲眼所见。”

  说罢,贝克特拿出了之前放在手边的英国皇家海域法:“根据法律规定,私自放走海盗是要被判处同样的处罚的,所以,尊敬的斯旺总督,您让我很是为难啊!”

  斯旺总督此时已经看出了贝克特的丑恶嘴脸,但是因为自己女儿的缘故,被抓住了把柄的斯旺总督此时只能低声下气的向贝克特求饶:

  “贝克特先生,您看,这件事情只是在海上发生,我觉得其实也没什么关系,不是吗?”

  贝克特看出了斯旺总督此时已经溃败,求饶了,于是便提出了他的要求:收编加勒比的英国皇家海军舰队,同时撤除诺灵顿准将的职务,将舰队的全部指挥权交给贝克特手下的人。

  被贝克特拿捏把柄在手的斯旺总督此时也是无可奈何,只能顺从了贝克特的命令。

  等到斯旺总督离开之后,贝克特命令侍者将之前被抓到的杰克·斯派洛押到了他的面前。

  杰克·斯派洛之前还没有弄清楚贝克特和斯旺总督的关系,但是被关押在隔壁房间,将晚餐时候两个人的对话听得一清二楚的他此时已经大致意识到了形势的变化,因此虽然表面上还是那么放荡不羁,但是心中的警戒心已经提升到了最高。

  面对贝克特,杰克·斯派洛试探着对他调侃道:”哦,伟大的加勒比海之王,您有什么吩咐?”

  贝克特自然对这些小小试探不置可否,他只是拿着从杰克·斯派洛身上搜到的罗盘,在哪里旁若无人的摆弄着。

  感谢打赏的读者大大们,谢谢Richelieu0v0 、书友161126160124565、书友161115213232642的打赏,谢谢诸位大佬的收藏,评论,推荐票票!(暗示,都懂的)小扑街在这里鞠躬致意,康桑哈米达V(^_^)V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