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和舰娘一起打章鱼的日子 > 第二十八章 潜水夜袭

我的书架

第二十八章 潜水夜袭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巴博萨船长之所以作为报信人,敢于光明正大的作为一名海盗向此时明面上整个加勒比海域,甚至整个七大洋当中,实力最为强大的贝克特提交战书,发起挑衅,其原因据在于,胆大妄为的海盗们暂时有了“靠山”。

  当初诺灵顿准将将巴博萨船长和他的那些船员们送出了皇家港口,其目的在于想要借此让他和贝克特的船员们狗咬狗。

  然而不知道幸与不幸的,巴博萨船长一行人刚刚出海,就被戴维·琼斯和他的飞翔的荷兰人号给堵上了。

  巴博萨船长当年被诅咒成为骷髅之时,和船员全部变成了海鲜的戴维·琼斯由于某种程度上的“感同身受”,因此两个人还有那么一丝丝的交情。

  虽然这个时候两个人没有什么利益冲突,但是戴维·琼斯在发现曾经跟他一样人不人,鬼不鬼的巴博萨船长这位“小老弟”竟然摆脱了诅咒。

  虽然知道自己的“海鲜诅咒”与对方的“骷髅诅咒”本质上不是一回事情,但是已经在这种情况下呆了多年,被这副躯壳快要折磨疯了的戴维·琼斯,自然不会放过任何一丝哪怕极其飘渺的能够让他摆脱身上诅咒的方法。

  没有了“骷髅诅咒”,不再能够不死的巴博萨船长,此时自然没有和几乎可以称为加勒比海域最强战力的戴维·琼斯和他的飞翔的荷兰人号相反抗的能力和资本,自然是很识时务的向对方投降了。

  两位船长很快在飞翔的荷兰人号上见了面。

  虽然巴博萨船长已经不再是骷髅了,但是见多识广的他对于和满船的“海鲜”碰面还是能够做到气定神闲一些的。

  戴维·琼斯在飞翔的荷兰人号上和半是被迫来到这里的巴博萨见了面。虽然算多少得上有些交情,但是一碰面,两个人之间就碰撞出了一些火花。

  “啊,这不是我亲爱的骨头架子老朋友巴博萨船长吗?瞧瞧,他的骨头上面居然长出肉来了。”

  这是双方一碰面,戴维·琼斯对巴博萨所打的“招呼”。

  对此,巴博萨虽然有服软的意思,毕竟现在的形势是敌强我弱。但是作为桀骜不驯的海盗船长,而且还是世界的七大海盗王之一,巴博萨船长在言语上也并没有完全服软。

  “哦,比起我的章鱼朋友,我这把老骨头架子过得还行。毕竟我还能上岸,可以喝酒吃肉玩女人。”

  紧接着,考虑到自己还需要向对方服软,巴博萨船长给戴维·琼斯主动递了一个台阶。

  “好吧,老朋友,让我们放弃这些没有什么用处的‘招呼与寒暄’吧,你找我到你的飞翔的荷兰人号上来,究竟所为何事?”

  戴维·琼斯也因为有用到对方的地方,因此也就接了这个台阶。

  他对巴博萨船长说道:“好吧,老朋友,我听说,你现在摆脱你那个该死的诅咒了?看起来你的情况还算不错?”

  巴博萨船长则是有点儿模棱两可的回应道:“没错,我的老朋友。在一些机缘巧合之下,我摆脱了困扰我这么多年的诅咒。但是同样的,我也不再能够凭借着不死之身肆意妄为了,因此可以说得上有利有弊。”

  与此同时,大概猜到了戴维·琼斯想要问什么,巴博萨船长紧接着就说道:“很可惜,老朋友,我的方法并不适合你。

  我之所以被诅咒是因为那箱子该死的阿兹特克金币,因此当在机缘巧合之下我们找到了最后遗失的那枚金币,并且将其放回去之后,诅咒就解除了。

  老朋友,对于你们身上的诅咒,老实说,我还是毫无办法。”

  见戴维·琼斯眼中那一丝希望的光芒渐渐的消散,巴博萨船长连忙将他之前准备好的事情和话语和盘托出:

  “虽然在诅咒上面,老朋友,我帮不了你什么忙,但是,我有一个秘密消息告诉你。”

  见戴维·琼斯勉强提起了兴趣,巴博萨船长连忙说道:“老朋友,我知道你突然出现在这片海域的目的。”

  戴维·琼斯自然对此不置可否,毕竟这件事情身关他的身家性命,因此并没有说什么。

  不过,这也正入巴博萨船长下怀。他连忙解释道:“你的那个藏着你宝贝(巴博萨船长此时故意不提是戴维·琼斯的心脏,降低戴维·琼斯的警戒心。)的传说中的’聚魂棺‘被挖了出来。

  没错,就是那个该死的杰克·斯派洛干的。他那个该死的魔法罗盘帮助他找到的。不过,最可怕的是,这个’聚魂棺‘现在不在杰克·斯派洛手里。现在,他在一个叫贝克特的手里,我亲眼看见(其实是听说),就在皇家港口。”

  巴博萨的想法很简单,他知道飞翔的荷兰人号的船员不能上岸,可是皇家港口的人不知道啊。

  更何况,就算是不算那个著名的戴维·琼斯的宠物,北海海怪,飞翔的荷兰人号由于能够潜水而且船员永远不死,无论英国皇家海军舰队的船多大,火炮多多,甚至船只的数量与吨位多么惊人,面对飞翔的荷兰人号这种对手,也是没有一丝办法的。

  更何况,在戴维·琼斯攻打港口的时候,巴博萨船长也可以·鹬蚌相争,渔翁得利,见缝插针的夺取一些什么,想必急于夺回聚魂棺的戴维·琼斯自然不会与自己争夺。

  戴维·琼斯对于巴博萨船长的心理活动也是略知一二。毕竟虽然变成了海鲜,他的脑袋还没有完全傻掉。只要稍微的换位思考一下,虽然不能说是百分之百,但是巴博萨船长的大致目的自然也并不难猜。

  思来想去,戴维·琼斯还是更加看重自己的小命。

  但是,就这么轻易的让巴博萨船长得逞,戴维·琼斯的心中还是颇为不爽。因此,便有了巴博萨船长向贝克特口头宣战的那一幕了。

  贝克特作为当前所有海域中明面上最强的那一股力量,显然不可能就这么被吓到。

  更何况,找到的这个装着戴维·琼斯被施加了魔法和巫术的“聚魂棺”是自己长久规划的重要一步。

  贝克特的最大梦想就是通过这个装着戴维·琼斯心脏的“聚魂棺”来威胁戴维·琼斯,继而控制他和他的“飞翔的荷兰人号”,从而达到自己称霸七大海域的目的。

  在这种情况下,双方自然是谈不拢了。出于自己的目的,贝克特并没有把巴博萨船长扣下,而是期盼着这些海盗会内讧或者互相拖后腿。

  毕竟,如果把巴博萨船长扣了下来,贝克特认为,这样反而会使得对方的力量拧成一根筋。

  当天晚上大约十一点左右,飞翔的荷兰人号之前在海底一直潜伏并且前进到在能够藏住自己身影的前提下最近的位置,此时突然钻出了海面,对于在海港中停泊的大大小小的各个战船施以了准确而又坚决的炮击。

  这已经是皇家港口在短时间以来经受的第二次海盗的夜袭了。

  尽管斯旺总督手底下那些经历过上次巴博萨船长的袭击最终活下来的那些船员们想要竭力反抗一下,但是一方面这段时间以来斯旺总督由于在政治斗争当中失败,被暂时剥夺了军权。

  另外一方面,相比于此时那些想要组织起来反抗的人而言,无头无脑四处抱头鼠窜的人更多。

  因此,虽然贝克特在估计到可能会有夜袭时已经做了一些准备,但是当时的中世纪的英国龙虾兵的组织度与纪律性,还是使得整个战场乱成一团。

  这一边,飞翔的荷兰人号作为一艘介于四级和三级之间的拥有接近80门火炮和两层火炮甲板的战舰,尤其是因为拥有了卡吕普索作为世界意识主体在其身上施加的巫术,他的火力可以说是极其凶猛。

  与此同时,另外一边,由于是停泊在港口之中,各艘战舰上面的船员一方面人手相当不足,大部分人都到岸上饮酒作乐去了,只留下一些“倒霉鬼”和“菜鸟”在战舰上面留守。

  更何况,那些船员们也从来没有想过会有战舰从水下冒出来。一时间,这些船员被吓得只顾着四处乱窜,那里还顾得上反击?

  借此机会,巴博萨船长也鸟枪换炮,趁着局面一片混乱之时,他一举抢夺了一艘一级战列舰,并且迅速带领着他的船员们将旗子改为了海盗旗,并且快速驶离了交战的海域,避免被飞翔的荷兰人号误伤。

  被他们夺走的这艘一级战列舰,舰名“努力号”。

  在原本的电影时空当中,这艘努力号是东印度公司在加勒比海的旗舰之一,她的主人就是卡特勒·贝克特勋爵。

  贝克特乘坐的努力号有104门火炮,排水量预计在3000吨左右。

  一次杰克·斯派洛船长的黑珍珠号炮击了努力号,把努力号的桅杆毁掉了,害得贝克特没能够追上黑珍珠号,而是苦苦等待了几个小时。

  到最后,努力号被飞翔的荷兰人号与黑珍珠号两面夹击,在轰隆隆的炮火声之下,贝克特却好像完全懵掉了,最终不下任何命令,导致了努力号被击沉了,而贝克特的遗体最终落到了东印度公司的旗帜上,他的一生就此落幕。

  而在原本的历史上,努力号( HMS ENDEAVOR )的原型是纳尔逊的旗舰胜利号。她是一级风帆战列舰之一,有104门超强火炮,该舰建成于1720年,被击沉于1740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