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和舰娘一起打章鱼的日子 > 第三十五章 重回港口

我的书架

第三十五章 重回港口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这一边,特纳父子两人在斯旺总督的帮助下,在监狱里面时隔二十年重新见了面。两个人的激动和欣喜自然按下不表。

  另外一边,巴博萨船长在夺取了贝克特之前的旗舰“努力号”之后,很是过了一段求风得风,求雨得雨的舒心日子。

  然而好景不长,由于贝克特降伏了戴维·琼斯和他的飞翔的荷兰人号,在整个加勒比海域肆无忌惮的扫荡着,因此巴博萨船长很快就陷入了进退两难的境地。

  “努力号”是一艘战绩十分著名的一级战列舰,因此树大招风,巴博萨船长在加勒比海域虽然是混得风生水起,但是不幸的,他也成了出头的哪一个,自然也就招致了最多的打击。

  巴博萨船长在贝克特的舰队进行扫荡的初期,敏感的他自然就意识到他所面临的危机,连忙驾驶着“努力号”,驶离了加勒比海域。

  他在从其他的海盗那里听说了飞翔的荷兰人号归顺了东印度公司这个惊人的事实之后,巴博萨船长立刻意识到,一股令人战栗的力量已经在加勒比海域出现了。

  想要击败东印度公司,尤其是东印度公司所属的那接近一百余艘的庞大舰队,以及那艘强大而又诡异的飞翔的荷兰人号,单凭一艘船或者一支舰队,是完全不可能的。

  只有召开海盗大会,召集所有海盗,才能做到凭借所有人的力量击败他们。

  然而想要召开海盗大会,并不是嘴上说说那么简单的事情。

  先不提,如果想要召开海盗大会,需要先赶到神秘的沉船海湾,找到那位神秘的海盗法典的看守者兼法官,也就是杰克·斯派洛的父亲,在电影当中只是惊鸿一现的老斯派洛。

  也不提,全球的八大海贼王,各个都是桀骜不驯,眼高于顶的狠角色,想要让他们心服口服的来沉船海湾参加大会,发起人的资格要足够的高。

  单单只是能够派人联系上那些可谓是行踪不定,在各自海域来回游荡,神不知鬼不觉的海盗王,再通知到他们,再等到他们赶过来,所需要的时间和精力,就已经是一个极大的困难了。

  面对着这种种困难,就算是自命不凡的赫克托·巴博萨船长,此时也是颇为的头疼了。

  然而,在生存的压力面前,巴博萨船长就算是再难也要去做,更何况这不是他一个人的事情,而是全世界所有的海盗都要面临的困难。

  巴博萨船长的海盗大会召开之路可谓是任重而道远,而在另外一边,完全清除了太平洋海域和南大西洋海域的半神海怪的王舜一行人,眼下也是终于再次回到了加勒比海域。

  由于在一直以来的世界探索过程当中,王舜发现,这个世界绝大部分都和他的母星蓝星基本保持着一致。

  因此,通过在声望和维内托以及吹雪各自的船上海图的拼凑,以及凭借舰娘那惊人精准的定位能力和运算能力,王舜基本上能够做到在这个世界当中自如的来往于各个海域而不至于迷路。

  事实上,如果不是为了沿途对那些被虚空感染的形形色色的海怪进行净化和清除,王舜能够比现在提前至少一个月到达加勒比海域。

  回到了“世界的中心”,包括王舜在内,所有人都能感受到,在这里的空气当中所弥漫的虚空气息比在世界的其他地方明显浓郁了许多。

  而这,也就变相的解释了,为什么王舜从和这个世界的其他人交流的时候,他就一直能够感受到一种巨大的违和感,就好像,这里的人的话语和行为都有些奇怪,或者说,“疯狂”

  实际上,被虚空气息一直浸染的他们,自己可能感觉不出来,但是他们的言行举止和平常人已经大有不同了。

  换言之,他们的san值(理智的数据化计量单位),已经比平常人降低了许多,表现为,他们的交流以及日常生活当中,“戏剧化”和一种刻意表演的感觉非常浓郁,说的话也不那么日常化,反而更加的“台词化”

  由于之前王舜还颇有些刚穿越的新奇感,再加上本身对这个世界真实性的意识还是比较的缺乏,故而在一开始的时候并没有发觉。

  尤其是,当王舜亲眼见到和演员长相颇为相似的杰克·斯派洛船长以及威廉姆·特纳小铁匠之时,对于这个世界的类似于看电影一样的上帝俯视视角和代入感使得王舜完全没有对于虚空气息应该有的警戒心理,对这里的人们之前的那些怪异的行为,也就没有什么感觉了。

  在刚来这个世界之时,逸仙也并不知道“虚空”到底是什么,也完全失掉了警戒心理。等到一行人已经清理了不少海怪之后,逸仙才明白之前在加勒比海域弥漫的那种令她感到非常不舒服的东西究竟是什么。

  在和她的舰娘同伴进行数据共享的过程当中,逸仙特意为这个“虚空气息”打上了重点关注的标识。

  这也解释了,为什么维内托在感受到空气中的能量波动之后,突然那么敏感的原因了。维内托正是因为害怕提督被不知来源的气息感染,才会急忙张起能量防护立场。

  在这次会加勒比海域的过程当中,为了足够隐蔽,避免惊扰到猎物,同样也是为了提高速度,王舜一行人一直是乘坐着吹雪的舰体前行。

  由于吹雪的排水量和这个世界的一级战列舰已经非常接近了,加上速度又很快,因此也不容易被其他在海面上行驶的各种商船发现,流传出一些稀奇古怪的传说,变相的泄露他们的行踪。

  在快要到达皇家港口之时,不同于上次只有逸仙自己,王舜为了不被注意,只能狼狈的被逸仙抱着,说实话还有些小尴尬。

  此时,一行人趁着傍晚的能见度略有降低,吹雪直接将舰体行驶到很是接近港口背面之时才解除舰体展开的状态。

  而在此之前,由于维内托的舰装足够大,能够悬浮,受到维内托的控制,同时也适合人坐在上面,甚至颇为舒适,可谓是居家必备,出门首选的优良运输工具(维托里奥·维内托亮出了一门巨大的嗑药炮,并对小扑街作者进行了三八一警告,手动狗头)。

  第一次坐在平时维内托所座的舰装之上,王舜还是感到颇为的新奇,忍不住这里摸摸,那里摸摸,直到摸向了身后好像烟囱一样的东西,被维内托狠狠瞪了一眼,警告道:

  “提督,您在摸那里?请您不要乱摸,虽然我是您的婚舰,但是您如果再乱摸,我的舰装就再也不给您坐了,您以后就一直被抱着吧,哼!”

  emmmm,这个威胁可以说很维内托了,傲娇又可爱,但是对王舜而言还是颇有威胁的,因此也就不再乱(作)动(死)乱(挑)摸(衅),乖乖的和舰娘们一起上了岸。

  在一行人一登上皇家港口的土地之时,那股熟悉的沁人心脾的“中世纪气息”就扑鼻而来,女仆长声望还好,比较能忍。

  然而可爱的吹雪大人以及大小姐风格浓郁的维内托,被这股混合了码头工人的汗味,劣质朗姆酒和香水味,还有在大街小巷到处都是的烂泥,垃圾,呕吐物,还有人以及其他鸡鸭猪狗的大小便混合在一起然后常年发酵的味道熏得差点要晕了过去。

  尤其是作为半神的维内托,按理说如此强大的她应该抗性比较强,可惜抗性再强也耐不住感知力过强过于敏感,平时在战斗当中的观察入微,感知细腻此时都成了阎王的催命符。

  适应了大约半个小时,此时天已经完全黑了,舰娘们才逐渐能够做到无视哪污水横流肮脏不堪的街道了,或者说,她们在已经不是走在上面,而是浮在上面,只不过为了不引人注意,做出了走路的样子而已。

  王舜同样是被当前掌控能力最强同时心又细的逸仙控制着同样悬浮在一定的高度上。

  上次在皇家港口,逸仙只是在提督不知道的时候一直开着比较薄的防护立场,因此没有在意这些。

  然而,由于舰娘之间的防护立场在互相之间距离很近的时候,是会相互抵消掉的。也就是说,如果逸仙张开了立场,其他人再展开,两个立场就互相冲突,最后都不存在了。

  这个方面也受到神秘度的影响。

  就如同上次维内托保护王舜结果搅和了庆功宴那次一样,由于在场的只有维内托一名半神,因此维内托的立场一打开,和维内托距离比较接近,而且神秘度低了两个等级的,凑在提督旁边的吹雪在当时就完全无法打开能量防护立场了。

  同样,这也是维内托当时比较着急所以后来比较抱歉的缘故。对于舰娘们而言,这种仗着神秘度高不打招呼就自行张开能量立场的行为非常的无礼,甚至带着一些挑衅的意思。

  今日份3k大更送上,还是一样,小扑街在这里求一波大家的收藏,投资,订阅和推荐票票。小扑街在这里谢谢大家对于这本书的支持,鞠躬致意,康桑哈米达!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