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和舰娘一起打章鱼的日子 > 第三十七章 诅咒来源

我的书架

第三十七章 诅咒来源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虽然中间经历了一些各种各样的波折,但是总体而言,王舜在他所经历的第一个世界当中,他粗浅的计谋与策略以及在大局方面埋下的那些伏笔都取得了不错的效果。

  对于一个刚刚经历了世界穿越这种事情的“素人”而言,这已经是超水平发挥了。

  当然了,王舜的那些谋划能够取得如此的成果,很大一部分是因为,王舜不但非常了解这次世界的整体情节发展和“大势”,更是颇为熟悉其中的主要人物的性格特点以及他们各自不同的软肋。

  更何况,由于受到了虚空的腐化,王舜

  与此同时,由于舰娘本身的存在,她们哪远远的超乎于这个世界寻常的战斗力和完全的忠诚,使得王舜能够基本上立于了不败之地,这才是王舜能够在这个世界里面如鱼得水的最大依仗。

  特纳小铁匠在见到他“日思夜想”了很久的王舜之后,噼里啪啦的说了一大堆,基本上将他所清楚的情报吐露得一干二净。

  特纳小铁匠很清楚,自己无论是自身得战斗力还是所属的势力等等都远远不是眼前的这个神秘的“提督”王舜的对手,更何况自己还有求于对方。

  在自己不知道对方的底细和是否有别的信息渠道的前提下,与其遮遮掩掩,招致对方的不满,让自己功亏一篑,反不如和盘托出,还能够博得对方的一丝好感。

  他的想法的确是起了作用。王舜见特纳小铁匠如此的诚恳,自己也不再有什么需要利用到他的地方,因此也不再“玩弄”于他,而是仔细地了解他的需求。

  对于拯救特纳小铁匠的父亲,“鞋带”比尔·特纳,王舜的心中也是有一些方法的,但是这些方法并不完全符合他的利益。

  他对特纳小铁匠如此说道:“特纳先生,感谢您的诚实,我已经大致的了解了您的目的。当前,我有两个办法可以拯救您的父亲。”

  特纳小铁匠闻言,可以说是喜出望外兼有略带疑惑。喜出望外的是,竟然真的有方法可以拯救自己哪可怜的父亲。

  而疑惑则在于,自己苦思冥想了这么长时间,也没有什么办法,而对面这位神秘的“提督”却略为一思索就说有两种方法,也不知道是真还是假。

  但是已经接近于走投无路的特纳小铁匠也没有别人可以求助了。

  斯旺总督虽然帮助自己,让自己父子二人见了面,但是他也明确表示,这已经是他力量的极限了。

  斯旺总督不可能为了救出一个海盗就放弃了自己的仕途。

  更何况,特纳小铁匠的父亲“鞋带”比尔·特纳自己身上本身还携带着来自于飞翔的荷兰人号上面的诅咒,被转化成了一个“海鲜水手”。

  仅仅把他从监狱里面救出来,也只不过是将他从一个监狱当中转移到了另外一个稍微大了一点的新的“囚室”当中去了罢了。

  因此,特纳小铁匠带着一丝恳求兼奉承甚至有一点谄媚的语气对着王舜说道:“提督先生,您可不可以告诉我,这两种方法都是什么呀?我该怎么做?”

  王舜自然是愿意告诉他,甚至是有意推波助澜:“第一种方法,就是寻找到一个比戴维·琼斯还要强大许多,并且毫不在意得罪戴维·琼斯的黑巫师或者魔法师,让他或她给你的父亲解除诅咒。

  之后,再将他从皇家港口的监狱里面救出来,这一步就非常简单,也不用我教你了。”

  特纳小铁匠初听这个方法,神色瞬间便暗淡了许多。

  他何尝不知道,如果能够有这么一个即强大,又愿意帮助自己,与此同时还不介意得罪戴维·琼斯的超自然力量者,无论是巫师,魔法师也好,还是女巫,萨满也好,就算是还在吃人的原始部落的祭祀也罢,为了救出自己的父亲特纳小铁匠也不吝一试。

  然而,现实就是,仅仅是现在的特纳小铁匠,和这个世界的各个超自然力量,基本上可以说是完全没有什么交集。

  此前一直是一个,除了长得比较帅之外,其他方面只是普普通通的一名小铁匠的威廉姆·特纳,就算是经历过死亡之岛的冒险之后,他的人脉也完全不涉及任何普通的魔法师或者巫师等等,更何况是如此厉害的了。

  因此,这个方法看似是可行的,但是对于当前势单力薄的威尔·特纳,这个方法完全行不通。

  除此之外,还有一个方法能够让威尔·特纳小铁匠的父亲重获自由。

  特纳小铁匠想到这里,赶紧以渴求的眼神看着王舜,等着他说第二个方法。

  王舜见特纳小铁匠对于第一个方法丝毫不感兴趣,他不禁在心中偷笑着。

  王舜当然知道知道这个方法行不通了,如果特纳小铁匠能够在这个世界当中找到这样的一个人,他又怎么会在这里戒酒浇愁呢?

  事实上,王舜之所以提出第一个方法,只不过是为了他说出他真正想要告诉特纳小铁匠的第二个方法抛砖引玉罢了。

  “第二个方法嘛,说起来就比较的复杂了。这个方法实际上是利用了卡吕普索以前戴维·琼斯和飞翔的荷兰人号所施加的诅咒。”

  “卡吕普索?诅咒?”特纳小铁匠疑惑不解,对于这些东西,他完全是一个门外汉,只能接着听王舜说下去。

  “当年,海之女神卡吕普索,由于因爱生恨,并且怨恨戴维·琼斯对和她的约会的爽约,因此对戴维·琼斯施加了一个诅咒。

  她诅咒戴维·琼斯,需要日日夜夜用飞翔的荷兰人号将在海中因海难而丧生之人的灵魂摆渡到世界尽头,让其转生。

  每年当中,飞翔的荷兰人号的船长,也就是戴维·琼斯,只有一天,才能够上岸与自己的爱人相会,而且在日落之前必须返回,继续年复一年,日复一日的任务。

  戴维·琼斯一开始还算是履行了自己的约定,只可惜在一次每年一度的约会当中,卡吕普索爽约了,没有和戴维·琼斯会面。

  愤怒的戴维·琼斯从此不再辛辛苦苦的履行自己的使命,任由那些在大海当中的冤魂四处飘荡,而自己则在大海之上四处劫掠,为所欲为。

  只可惜,这样做无疑激怒了卡吕普索,而违背了誓言的戴维·琼斯也因此被黑魔法连同他在飞翔的荷兰人号上面的船员一起,变成了和你父亲一样的‘海鲜船员’。”

  听着王舜的叙述,特纳小铁匠可以说是大开眼界:原来你们这些人都是这么会玩的。

  只不过,这些还没有和拯救他的父亲有什么关系。特纳小铁匠此时也不敢插嘴,只是静静的听着。

  王舜看着特纳小铁匠的神色,察觉到他已经有些着急了。感觉到火候差不多了,王舜接着说道:

  “因此,你父亲身上的诅咒,其实是因为他是飞翔的荷兰人号的一名船员罢了,只要解除他的这个身份,就能让你的父亲不再受到这个诅咒的困扰。”

  特纳小铁匠听说了之后,神情也是颇为的振奋,总算是有一个听起来颇有可行性的办法了。

  王舜此时却给他泼了一次冷水:“不要以为,这个飞翔的荷兰人号的船员的身份,是那么容易取消的。

  要知道,飞翔的荷兰人号,是一艘被黑魔法加持过的‘不沉之船’。这艘船本身,就是携带着大量的魔力的。

  这个魔力,使得这艘飞翔的荷兰人号和他的每一名船员之间都签订了一个魔法契约。

  这个契约,只有身为飞翔的的荷兰人号的船长的戴维·琼斯,才能够凭借自己的船长权限将它完全的解除。

  但是,很显然,戴维·琼斯是不可能同意这个要求的,因此这条路也很难走通。”

  见特纳小铁匠从振奋到又有些消沉,王舜发觉到时机成熟了,就对特纳小铁匠说道:

  “但是,”

  特纳小铁匠见还有下文,一下子又振作起来,眼巴巴的看着王舜。

  王舜紧接着揭开了谜底:“但是,飞翔的荷兰人号的船长,不可能永远是戴维·琼斯,他,同样有着自己的要害。

  戴维·琼斯有着一个装着他的心脏的宝箱,名叫‘聚魂棺’,这个宝箱现在应该落在了贝克特的手里,,因此戴维·琼斯才会听命于他。

  在海之女神卡吕普索的力量之下,飞翔的荷兰人号是永远不沉之战舰。但是,飞翔的荷兰人号永远需要一名船长。

  只要有人能够将戴维·琼斯藏在‘聚魂棺’里面的心脏破坏掉,戴维·琼斯就会死去。

  而那个杀死了戴维·琼斯的人,将自己的心脏挖出来,放入了‘聚魂棺’之后,就会成为飞翔的荷兰人号的新船长,拥有着船长的一切权限,包括不死的生命,也包括能够救出你的父亲的解除飞翔的荷兰人号的船员的魔法契约的权力。

  但是,与此同时,这个新船长也就相对于揭下了戴维·琼斯被海之女神卡吕普索所施加的诅咒。

  因此,新船长从此和之前的戴维·琼斯一样,不仅仅需要日日夜夜的驾驶着飞翔的荷兰人号摆渡那些在大海中枉死和遭遇海难而死的灵魂,前往世界的尽头,让他们转生。

  在此基础只是,这个新船长同戴维·琼斯一样,每年只能有一天,能够登上陆地,与自己的爱人相会。”

  PS:

  小扑街的签约合同已经盖完了章,从上海寄回来了。(在这里吐槽一下中国邮政,东北到上海的合同一来一回需要一个月?这简直太奇葩了。)

  目前小扑街还在新书期(厚颜无耻),作为一名两年之后重新提起笔写作的“新人”,并且还是自己从来没有涉及到的舰娘同人领域(总感觉自己投错了,不应该是科幻),

  小扑街虽然是竭尽全力,但是还是不能让所有读者满意,小扑街在这里下跪道歉啦!jinjia 米亚哈米达!由于老书被404,之前新开的华娱也是几万字就被封了。因此,小扑街也可以说是一名彻彻底底的新人(因此成绩比较扑街)。

  在这里,小扑街恳求诸位对小扑街的拙作有那么一丝丝的喜欢的读者大大们,请您支持一下小扑街的作品,无论是收藏,投资还是章说和评论,还有大家对各个角色的各种比心,同人图,都是对小扑街的极大支持!当然啦,推荐票票是更大的支持啦(疯狂暗示)。

  小扑街在这里对大家的各种支持表示感谢!鞠躬致意!康桑哈米达!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