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和舰娘一起打章鱼的日子 > 第三十九章 酒窖斗剑

我的书架

第三十九章 酒窖斗剑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在酒馆当中骤然听闻了有人在打着他的名义四处招兵买马,杰克·斯派洛船长自然是疑惑不解兼之满是愤慨。

  他借着请那个大话水手喝酒的名义,将他所掌握的那点半真半假的情报全部套了出来。

  在这个水手的连篇醉话当中,杰克·斯派洛知道了他要找寻的信息。

  如果他猜的没错的话,这个打着他的名义四处招兵买马的赝品杰克·斯派洛,是一个对他的行为处事风格,以及心腹手下的性格特点特别熟悉的人,极有可能就是他的几个“老朋友”当中的一个。

  对于杰克·斯派洛而言,他的放荡不羁和玩世不恭可是着实招惹了不少人,俗话说,“海上亡灵千千万,杰克船长惹一半。”

  因此,深谙他这些老朋友性格的杰克·斯派洛船长,自然是知道自己大概率是逃不过一劫,这趟加勒比海域之旅可能是不得不去了。

  因此,杰克船长只能是尽快召集了他的船员们,驾驶着黑珍珠号,前往龟岛驶去。

  他的水手们虽然在经历了这么多事情之后,基本上可以算得上杰克船长的心腹了。

  然而,每个人都有着自己的欲望与追求。

  让这些正在花天酒地,纸醉金迷的海盗们心甘情愿的跟着自己再一次出海,而且是去现在对海盗而言可谓是危机四伏的加勒比海域,这些贪恋自由享乐生活的海盗们自然是心不甘情不愿舍弃现在的快乐生活了。

  万幸的是,由于杰克船长的声望和他忠心耿耿的大副吉布斯的帮助,这次的航行才得已顺利成行。

  在路上,海盗水手们尽管心中多多少少都有一些不满和愤慨之情,但是得益于一直以来的良好配合以及杰克·斯派洛船长还数得上的公平,直到到达了龟岛,也没有发生什么意外。

  在龟岛上了岸之后,按照之前在航行开始之前的约定,杰克船长前往做自己的事情,而他的船员们则在龟岛之上寻欢作乐,两方各自做各自的事情。

  杰克·斯派洛一来到那个著名的“船长的女儿”酒馆,就看到一群人围在了一起,有一个穿着打扮和吉布斯大副几乎完全一样的老水手正在那里招募人手。

  杰克·斯派洛自然是不太愿意被别人这么冒名顶替了,但是他没有发作,而是乔装打扮之后,来到了那个假扮吉布斯大副的老水手旁边,向他问道:

  “嘿,伙计,现在这里是什么情况?”

  那个假扮吉布斯大副的老水手头也不抬,很显然是被人问过这个问题许多回了,张嘴就答道:“伙计,你是新来的?难道没有听说吗?大名鼎鼎的杰克·斯派洛,即将要出发去寻找传说中能够让人长生不老的‘不老泉’,现在正在招募船员呐!”

  杰克船长假装疑惑的问道:“杰克船长?是那艘传说中速度最快的黑珍珠号的船长杰克·斯派洛吗?他在那里?”

  那个老水手也不以为意,指着身后通往酒窖的一扇木门,哈哈大笑道:“他在哪?伙计,你问我大名鼎鼎的杰克·斯派洛船长在哪?哈哈哈,他当然在酒窖里面喝酒了!”

  于此同时,此时正坐在楼梯上拉着手风琴的流浪歌手兼吟游诗人,示意着在他身边同样身上脏兮兮,穿的破破烂烂的乐团成员们跟上他的调子,然后张嘴就编出了一首描述刚才情景的歌谣:

  “看!又有一只小鸟,

  飞入了这个牢笼,

  小小鸟儿不知情,

  非要冲向猎人手,

  鸟儿鸟儿你快飞,

  杰克船长身后追,

  鸟儿鸟儿你快跑,

  不老泉水飞去找,

  小小鸟儿不听话,

  张嘴就对别人骂,

  ‘你这坏蛋小海盗,

  怎知什么我想要,

  你这无知老水手,

  怎知什么我追求?’

  ......”

  音乐声还在那里响着,杰克船长也顾不得欣赏这个在他看来还挺有趣儿的小曲儿,趁着周围人指着那个吟游诗人哄堂大笑,他一闪身就顺着半掩的木门进入了酒窖之中。

  不知道为什么,明明酒窖的门只是虚掩着,但是一进到这里面,外面喧嚣的声音顿时就听不到了。

  在这个酒窖的正中央,燃烧着一个巨大的火堆,火堆的旁边,一个和杰克·斯派洛一样带着三角船长帽,耳朵上戴着一大一小两个耳环,穿着棕色的风骚皮夹克,一边拴着一个火枪套,另外一边则是一把细剑。

  杰克·斯派洛船长见自己终于找到了罪魁祸首,就“腾”的一下子拔出腰间的细剑,张嘴质问对方道:“(You stealing me)你敢冒充我的身份,(and I'm here to take me self back)我来这里夺回我自己!”

  结果对方在杰克船长拔出他那柄细剑之后,和他同时拔出了剑,两个人的动作几乎完全同时发生,好像镜像一般。

  杰克船长猛地向前突进,那个假杰克则一下子躲到了一个立柱的后面,杰克船长见状,立刻在和他相反的方向背对着立柱,两个人就这样隔着一个立柱背对背,互相试探着对方

  很滑稽的,杰克船长向左看,假杰克也向他的左边望去,两个人自然什么都没看到;杰克船长向右边张望,那个假杰克也向着右边张望。

  两个人来来回回好几次之后,猛地,杰克船长连续两次向着左边望去,正和那个假杰克碰了个正着,下一刻,两个人就转身挥剑,两柄细剑就这么碰撞在一起,发出了一声清脆的“ding口丁”。

  绕着立柱,左转身挥剑,“叮”,右转身挥剑,“口当”,来来回回数个回合,两个人又在一次碰撞过后,不约而同地向着火堆地方向一边转身横移一边对着剑,“叮叮口当口当”的声音不停的响起,数个回合,两个人就移动到了火堆的两旁,面对面单手举着剑互相戒备着。

  绕着火堆,两个人来来回回的转了好几个圈之后,就又不约而同地向着一个方向走去。

  刚才由于火堆在假杰克地身后,杰克·斯派洛船长虽然能够看清楚对方地身形,却看不清对方地样貌。

  等到了此时,借着火堆地亮光,尽管由于三角船长帽挡住了一部分,但是杰克船长已经看到了对方面貌地一点轮廓。

  当然,假杰克自然是照着杰克·斯派洛的装束进行了化妆,包括胡子和眼影都做得惟妙惟肖,但是杰克·斯派洛船长还是从面部的轮廓当中找到了一丝的熟悉感。

  无暇细思,杰克·斯派洛刚刚想要捋一下自己性感的小胡子,却发现对方也在做着同样的动作。

  此时,杰克·斯派洛船长不禁恼羞成怒,嘴里说着“不要再模仿我了(Stop doing this)”,手中的剑也凌厉的朝着对方刺去。

  两个人在火堆旁又对起了剑,然而,令杰克·斯派洛船长又羞又怒的是,对方不但能够跟上自己的动作,甚至两个人的所有招式和角度甚至是力道都完全一样。

  明明都是抱着杀死对方的决意,但是由于招式的熟悉和套路的相同,接近几十个回合,两个人的剑招越来越凌厉,完全都是照着对方的死穴攻去:双眼,咽喉,肋骨,心脏,锁骨,腿部,肾部,肺部。

  来来回回,结果只是“叮叮口当口当的声音不断地响起,两个人却都是毫发无伤。

  在某一个回合,两个人都是朝着自己的左边挥剑,结果假杰克的左边是空地,真杰克·斯派洛船长的左边却是一只从刚才开始就一直在火上烤着的一只烤羊。

  杰克·斯派洛船长不得不用力拔出自己的剑,而假杰克却在这个大好时机并没有趁机进攻,而是跳到了一旁的空地之上。

  在空地之上,两个人又开始激烈的对剑,其中的凶险之处只有身处在战局的两个人才能感觉到,如果旁边有外人,就一定会惊叹,这两个人的剑舞真可谓是精彩纷呈;如果有懂行的用西洋细剑的行家,甚至会给出两个人的剑招都含情脉脉的评语。

  打着打着,两个人在空地不停的腾跃,转身,攻击,防守,一来一回,身形不停的来回移动,很快,两个人就从空地打上了一个通往二楼的斜坡,此时在上方的假杰克用几个酒桶滚下斜坡,试图阻拦真杰克·斯派洛。

  战斗经验丰富的杰克·斯派洛自然是不会就这么轻易的就被阻拦住,他从旁边平常是用来将酒桶运往二楼的拉绳的绳梯上了二楼,两个人就这么又在二楼打上了。

  二楼不同于一楼的空地,可以随意地辗转腾挪,在二楼或者说其实就是酒窖地房檐地横梁之上,只有四纵四横八根梁互相交错。

  真假杰克两个人,就这样,又在这种危险的地方,继续朝着对方猛攻。

  在一次挥剑过程当中,假杰克无意间挥剑斩断了刚才杰克·斯派洛船长上二楼时候所坐的绳梯的配重物。

  经验丰富的杰克·斯派洛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像人猿泰山一样顺着绳子的配重物的这股劲荡了过去,双脚一下子把假杰克蹬了下去。

  虽然被横梁和堆在那里的酒桶挡了一下,但是随着紧跟而来的真杰克·斯派洛的猛攻,这个时候的假杰克也有点跟不上杰克·斯派洛的节奏和速度了,只能借着酒桶堆滚到的势,又落回了空地之上。

  在空地之上两个人继续对着剑,有点跟不上的假杰克这个时候也是看起来有点手足无措了。

  连着互相攻防了几个回合之后,趁着假杰克的颓势,杰克·斯派洛一个转身猛劈,假杰克只得右手横剑招架,趁着假杰克的这个动作,杰克·斯派洛左手抓住了假杰克的右手,右手挥剑指向了他的咽喉。

  然而,假杰克好似料到了杰克·斯派洛会用到这招,趁着他想要端详自己相貌的时候,假杰克的脚用力一踩杰克·斯派洛的脚背。

  趁着杰克·斯派洛一声呼痛,假杰克朝着对方猛地一个直刺,杰克·斯派洛此时只能绕着对方一个大幅度转身躲避,却也因此失掉了重心和身位。

  假杰克这个时候上下各攻了一次,使得杰克·斯派洛完全忙于招架,紧接着就是一个连招:转身横劈,后转身直刺,在横着侧翻一个跟头顺便一个力劈华山,之后接两个转身并且在转身当中又刺了一次。

  杰克·斯派洛这个时候已经完全失掉了防守,而且由于忠心的完全偏移,他也对胳膊使不上力气了。

  假杰克这个时候对连招进行了收尾:在一系列动作迫使杰克·斯派洛失去重心向身后跌跌撞撞的退去之时,向上一个挑动挑开了杰克·斯派洛的剑,之后就用自己的剑指向了杰克·杰克斯派洛的喉咙。

  这一系列动作完全是在不到五秒之间完成的,如此犀利的剑术和剑招,杰克·斯派洛此时只能举着双手示意自己投降了。

  他一边举着手一边说道:“(There's one person alive learns that move!)世界上只有一个人学过这个招式!”

  说罢,他便趁着对方愣神,用剑向前佯装一次,在对方想要招架之时用右手环住了对方纤细的腰肢,跟着就是一个深深的舌吻。

  假杰克本来还想反抗,但是随着杰克·斯派洛的吻,她只是轻推了一下没推动,就沉浸在这个吻当中投降了。

  杰克在吻罢,戏谑的说了一句:“我早就想吻你很久了(Always want to do that)。

  你好,安洁莉卡(Hello Angelica)。”

  4k大章奉上。之前有读者大大说打斗的场面太少,希望再多一点。恰好,安吉莉卡和杰克·斯派洛之间的斗剑场景本身就是一个高潮画面,而且十分的精彩,因此小扑街就着重描写了一下。

  在接下来的章节当中,小扑街为如果不喜欢这种打斗的各位读者大大们还准备了精彩的海战和舰娘大战大怪兽的大章节,希望各位读者看在小扑街如此尽心竭力地份上,继续支持小扑街地书哦!收藏,章说,投资,角色比心,还有最重要地,推荐票票!

  小扑街在这里感谢大家对于这本小说地支持!鞠躬致意!康桑哈米达!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