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和舰娘一起打章鱼的日子 > 第四十六章 海盗信物

我的书架

第四十六章 海盗信物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随着对于这个世界的了解一点点的深入,不单单是作为提督的王舜,作为舰娘的维内托等人也在思考,关于他们的任务,关于虚空,也关于他们自己。

  维托里奥·维内托,她的战斗风格一向是如同她本人一样,表面上,是如同端坐在王座上面的大萝莉一样的高傲与沉静,但是内在却是溶于血液之中的身为意呆利黑手党领袖的暴躁与炽热。

  俗称,闷骚(三八一再次警告,提督你死定了!)

  因此,不难想象,当前作为舰队最强战力的维内托,在拥有了话语权之后,会给自己的提督提出这样的一个主意。

  在另外一方面,王舜本人,由于也是一名“菜鸟”,虽然在这个世界里面,同样是拥有着压倒性的力量,但是仍然很难能够做到老谋深算,仅仅是能够凭借着自己的小聪明运行一些中短期的阳谋罢了。

  同样,面对在场的这些海盗王的质疑声,王舜虽然还是想要耐着性子和他们说些什么,然而刚刚因为自己的提督再一次险些被虚空能量侵染,维内托已经有一些忍耐不住了。

  在这些海盗王们叽叽喳喳的声音正吵闹的十分厉害的时候,维内托此时伸手拉了一下自己的提督王舜的手,吸引到他的注意力。

  等到王舜将注意力从场内的一众嘈杂的人群转移到身边的维内托大小姐之时,维内托用眼神向着自己的提督示意。

  只可惜,平常威严满满的大萝莉实在是做不来那种蕴含了许许多多意思的复杂表情,因此,王舜对于维内托的疯狂示意,除了暗叹维内托实在是太可爱了之外,也实在get不到维内托大小姐究竟想要表达什么意思。

  当然了,经过这么长时间的共处,舰娘们在王舜的心目中,自然是拥有着百分之百的信任度,因此王舜就捏了捏维内托的柔嫩的小手,示意维内托可以自行其是。

  维内托自然是一下子就明白了自己提督的意思,她不禁兴高采烈起来,之前一直压抑在自己心中的怒火,也不再遏制了。

  只见白发红瞳大萝莉将自己积蓄已久的怒火借着自己的舰娘能量立场,一下子就释放了出来。

  包含着维内托气势的能量立场使得在场除了王舜和几个舰娘以外的所有人都仿佛面前突然间出现了一头洪荒猛兽一般,顷刻之间整个会场鸦雀无声,所有人都战战兢兢的匍匐在了地上。

  要知道,身为半神的维内托所拥有的超高神秘度使得这个世界上的几乎一切生物对于她都有一种仿佛面对着天敌一般的恐惧感。

  如果单单是平时,维内托会尽量的控制自己的气息,使得他们一丝一毫也不会泄露出去,一方面是为了不抢夺自己提督的中心位置,毕竟舰娘们无论自己多么强大,对她们而言,提督就是她们的一切。

  而另外一方面,通过控制自己的气息不向外泄露,这样也会使得维内托等舰娘能够时时刻刻的锻炼着自己对于自身力量的控制。

  此时此刻,维内托在这个世界上第一次完全的释放了自己的气息,强大的力量,超高的神秘度,再加上维托里奥·维内托大小姐的高傲气质的附加,使得在场的所有人都不再把她看成是一个人畜无害的小孩子,而是一个拥有压倒性力量的存在。

  一众海盗王们此刻对于王舜的命令也再也没有了任何的疑问,随着维内托收回了气势,这些平常在自己的海域当中为所欲为,张扬不可一世的海盗王们此时如同耗子遇见了猫一样,尤其是离王舜一行人最近的巴博萨船长,这个时候更是后背都湿透了,一副心有余悸的表情。

  在所有人都同意了释放海之女神卡吕普索之后,海盗王们就要交出自己的信物了。

  这个时候,在王舜的示意下,自己的潇洒的女仆长声望,此时站了出来,拿着一个之前就准备好了的黄金托盘,绕着桌子走到了一个个海盗王的身边,向他们索要他们的信物。

  事实上,令人吃惊的是,在场的许多人好像第一次看到王舜的身后还有着这么一个人一样。在刚才的所有发生的事情的过程当中,无论是维内托还是逸仙,都有着充足的存在感。

  唯独这个穿着整齐的女仆装,梳着一丝不苟的发髻,一直在王舜的身后默默的半低着头,侍立在身后的金发女子,此时仿佛才第一次出现在众人的面前。

  声望在镇守府中就是这样的一个人,“无论是侍奉还是战斗,都能潇洒应对!”

  在任何的时候,声望都不会违背自己的主人的任何命令,做好身为女仆长应该做好的一切,并且对此乐在其中。

  因此,声望习惯性的隐藏在自己主人的身后,只有在自己的主人需要的时候,才会出现在自己主人的面前。

  托着托盘,声望首先来到了巴博萨船长的面前。

  虽然声望是一副女仆的打扮,但是在经历了刚才的一幕之后,在场的所有人都不会将声望视作一个普普通通的女仆来对待了。

  面对声望,巴博萨船长很是识眼色的连忙将身边的瘦子海盗的假眼睛一下子拍了出来,然后双手捧着,恭恭敬敬的放到了托盘的里面。

  紧接着是阿芒德船长,他的魔法信物则是一个金不金,铁不铁的一个破酒杯。

  由于本身自己就有着超自然力量的底牌,因此对于维内托刚才所展现的力量,阿芒德可以说是了解最深的哪一个,因此,他也是受到惊吓最大的那个。

  因此,阿芒德船长学着巴博萨船长的样子,在自己的身上摸出了这个破酒杯,之后同样是恭恭敬敬的双手捧着放进了托盘之中。

  后面的谢瓦莱船长,维拉纽瓦船长也是有样学样,将自己的信物,谢瓦莱船长的joker扑克牌,以及维拉纽瓦的小罐子,都双手捧着,恭敬地放到了托盘地里面。

  之后就轮到了印度洋海盗王松巴吉爵士,他倒是不同于其他人的恭敬,而是颇为谄媚地将自己地铜戒指早早地准备好,声望一来,就放入了黄金托盘之中。

  至于大西洋海盗王约卡德先生,则是颇为的有骨气。

  他不卑不亢地,将自己地信物,那个破了一角的三角铁送到了声望托着托盘当中,面上却是不动声色。

  剩下的两个海盗王,也是极大海盗王之中的唯二的两个黄种人,新加坡海盗王啸风,以及太平洋海盗王清夫人。

  对于啸风,之前由于逸仙的事件,王舜对他还是颇为的不爽的。

  但是一方面他只不过是自己杀鸡儆猴的那只鸡,另外一方面比起清夫人,啸风身为新加坡海盗王在王舜看来干得还算不错,最起码还一定程度上维护了华种人的尊严与利益,加之他还顶着和周润发神似的一张脸,因此王舜也就不再追究了。

  声望在提督网络当中知道了自己提督的心思,面对啸风自然也就不动声色,和面对其他海盗王的时候一样,在他老老实实的交出了自己的信物之后,就离开了。

  轮到自己提督最为厌恶的那个清夫人了,声望虽然并没有做出什么明显的举动,但是仍然将她放到了所有海盗王的最后一个

  清夫人的信物就是她的眼镜,她虽然也是老老实实的将自己的眼镜交了出来,但是所有人都能感觉到她的心不甘情不愿,与此同时也能感觉到王舜一行人对于她的不满之情。

  加上王舜之前从杰克·斯派洛那里弄来的西班牙硬币,所有的封印信物就算是集齐了。

  在舰娘们和王舜的感应之中,这些海盗王身上围绕着的虚空气息,以着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的减少着,整个会场之中一直萦绕着的,令一众舰娘一直颇感不适的虚空气息,此时浓度也在大幅的降低着。

  而在浓度降低的同时,这个装着一众海盗王信物的黄金托盘连同里面的各种物体,此时好像是过氧化氢遇见了二氧化锰一样,在能量场方面发生着剧烈的反应,其剧烈波动着的虚空气息,此时已经接近了传奇的程度。

  幸亏声望同样也是一名传奇,因此运用着自身的舰娘立场,还算是能够控制住这个现在仍然正在剧烈反应着的“虚空感染物”。

  很快,声望就完全的压制住了这个托盘。此时,这个托盘连同里面的东西已经完全成为了一个整体。

  在回收了这些海盗王的信物之后,看到他们已经基本上摆脱了虚空的侵染你,身上还带着一些气息的,约莫回到远离加勒比海域的地方呆上一段时间之后,应该就可以恢复原状了。

  至此,王舜来到这个海盗大会的目的,基本上就算是完成了,对于这些海盗王,王舜也不再给予什么关注,带着这些舰娘们转身就要离开。

  巴博萨船长见状,连忙拦住了王舜,示意王舜暂时停留一下,然后对着在场的海盗王们说道:“这次海盗大会,大家还有什么别的‘重要’议题,想要讨论一下吗?”

  在“重要”两个字上,巴博萨船长特意加重了语气。

  接受到巴博萨船长的示意,和他关系最好的谢瓦莱船长也是随声附和道:“是啊,确实有一个重要的议题,需要在海盗大会上面讨论。”

  看着这两个海盗王一唱一和的,王舜稍微想了一下,结合自己知道的情报,便明白了他们所说的“重要”议题是什么了。

  “没错,的确是这样。”接受到谢瓦莱回应,巴博萨船长兴高采烈的说道:

  “现在,就在加勒比海域里面,由于加勒比海盗王杰克·斯派洛的去向不明,盘踞在皇家港口的东印度公司董事贝克特,率领着一支这个世界上前所未有的庞大舰队,正在全加勒比海域,甚至是全大西洋的范围之内,不断地清除着海盗。

  而现在,出于不知道什么缘故,原来的北海海盗王,戴维·琼斯,也投靠了贝克特。

  戴维·琼斯和他的飞翔的荷兰人号已经成为了整个加勒比海域的梦魇。

  现在,这支庞大的舰队正在以加勒比群岛为中心,向着全世界扩散,如果不加以阻止,我们这些人肯定会被各个击破!”

  巴博萨船长将整个加勒比海域的形势毫无保留的说了出来,并且呼吁大家团结一致,抗击外敌。

  只可惜,海盗先天性的浪漫自由和放荡不羁,使得他们很难能够接受命令,更别说团结一致了。

  再加上,没有了原来电影宇宙当中,伊丽莎白·斯旺作为世界意识化身之一,她那极富有煽动力的“嘴遁”。

  因此,无论接下来巴博萨船长怎么巧言令色,其他几个距离加勒比海域较远的海盗王们都找着各种理由推脱拒绝,完全不想参与这场战斗。

  王舜对此也只能呵呵一笑,不能说是烂泥扶不上墙,只能说是人各有志,不能强求。

  更何况,关乎各自的切身利益,又有谁愿意牺牲自己的利益去保全其他人呢?并非身在其中,也只能站着说话不腰疼罢了

  因此,在猜到巴博萨船长的目的之后,王舜就没有对这群乌合之众抱有什么希望,更何况,就算是仅凭王舜的舰娘们的力量,估计也能够收拾了他们。

  想到这里,王舜再也没有什么耐性在这里呆下去了,而此时被众人不断拒绝的巴博萨,也是不再阻拦王舜的离开。

  在会议结束,一众海盗离开之后,巴博萨船长呆呆地坐在会场的一个凳子上,看着这满目的狼藉,一时间忍不住悲从中来。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出乎巴博萨船长得预料,王舜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看着呆呆地=的站在那里的巴博萨船长,王舜走到了他的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微笑着说道:“怎么,不欢迎我来帮你吗?”

  巴博萨船长这才如梦方醒,一下子打了个激灵,连忙谄媚的笑着说道:“欢迎欢迎,当然欢迎啦!”

  说罢,巴博萨船长没用王舜身后侍立的声望帮忙,而是自己主动的给王舜拉开了椅子,让王舜坐下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