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和舰娘一起打章鱼的日子 > 第四十九章 海上大战

我的书架

第四十九章 海上大战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随着维内托的“战吼”,三座三联装15英寸/50倍口径主炮,四座三联装6英寸/55倍口径副炮,还有作为舰装的I国三联381毫米炮改(六星半神),I国双联45.7厘米炮(五星传说),U国三联十六英寸战列舰主炮MK6(五星传说),共计二十九门战列舰火炮在三十五秒之内借助着维内托王座上面的舰炮口一齐发射了出去。

  由于此时维内托并不是舰体展开状态,而是舰娘状态,因此,虽然是在海面上,维内托能够百分之百的发挥出自己火炮的威力,但是仍然不能向舰体展开时的状态一样进行火炮齐射。

  在舰体展开的状态之下,维内托的数门主炮可以同时开火,仅仅不到五秒,就能把二十九发主炮的炮弹全部打出去。

  更何况,作为舰娘,不同于原时空的那艘二战船,还需要人工辅助弹药装填,维内托作为舰娘最大的优势之一就在于她能够在一秒之内,就完成所有火炮的弹药装填工作,或者说白了,就是在火炮当中重新生成一发炮弹。

  就之前维内托自己的描述,王舜可以轻易的想象到,维内托加上换弹时间,能够做到没六秒一次齐射,如果不惜弹药损耗的话,就这种密度的弹幕,完全能够真正的达到“弹幕”的效果,简直就能够吊打一切的二战船只。

  再加上,维内托本身还是一名半神,拥有着已知最高的神秘度,九一式穿甲弹作为传奇级别的舰装,还强制性的附加了百分之五的穿透效果,对付一艘风帆战列舰,就算对方是有着世界意识的加持,其效果依旧是拔群的状态。

  维内托那边的“轰,轰,轰”的火炮发射声音不断的响起,就算是舰装上面只有两个三联炮口,由于火炮轮流发射的时间远远高于弹药装填的时间,因此实际上可以人物维内托实际上就是每秒两发的速度在不停的轰击着。

  两海里的距离对于炮弹而言仅仅是不到数秒的时间就能够到达的距离,而维内托的炮弹的速度由于有着舰娘的超自然力量的加持,在空中飞行的过程当中几乎不受任何阻力,不仅仅是在重力的作用下打出了一个近乎于完美对称的抛物线,而且炮弹的速度还远远超过了音速。

  因此,在飞翔的荷兰人号上面的海盗水手们听到了轰隆的炮击声之前,炮弹就已经飞到了飞翔的荷兰人号所在的位置。

  维内托的炮击效果是非常显著的,在舰娘的超级感知力与半神对自己的每一个部分的完美控制力的相互作用下,维内托的炮击命中率达到了惊人的七成以上,接近了四分之三。

  由于第一波的穿甲弹威力极度过剩,虽然将木头船完全的打穿了,但是本身就能够潜水的飞翔的荷兰人号对于这种击穿自然是具备了一定的抵抗力。

  而维内托这一波的更多目的,更多是在于击破飞翔的荷兰人号船身上面可能会附带的防护能量立场,只不过没想到维内托本人其实想多了,飞翔的荷兰人号虽然是“不朽”,但是能量级数还没有达到具备能量立场的程度。

  没想到自己只是与空气斗智斗勇,在感知到飞翔的荷兰人号上面的状况之后,维内托马上就将接下来的弹药全部换成了高爆弹。

  这下子飞翔的荷兰人号上面更是热闹了,刚刚的炮击的声音才被上面的海盗水手听到,包括戴维·琼斯在内,仅仅不到五秒的时间,被一波穿甲弹炮击炸懵了的“海鲜们”还没有反应过来,紧接着高爆弹就来了。

  高爆弹所携带的弹药在爆炸的瞬间产生的超过一千四百摄氏度的剧烈高温反应以及破片程度达到厘米级的弹片对船上的所有软目标都造成了极大的伤害。

  轰隆轰隆的声音不断的响起,“海鲜”水手们的惨叫声也是此起彼伏,甚至在高温之下,许多人连惨叫声都没有来得及发出,就失掉了性命。

  一时间,整艘飞翔的荷兰人号都在不断地震动。

  虽然由于与世界意识绑定地缘故,整艘船上面地破洞都在不断地修复,因此船体还算是能够支持。

  但是这些船员们,就算是生命力比普通人强很多地虚空“海鲜”海盗,也完全遭不住如此猛烈地炮火。

  一时间,尤其是在甲板之上,各种人类的残肢和各式各样的的“海鲜杂碎”还有“下水”满天飞,绝大部分的海盗和英国皇家海军舰队的士兵还有东印度公司的士兵都在第一时刻就死去了。

  如果有人侥幸在这波爆炸当中幸存,就会发现,此时的船上的味道就完全是一副夏季的海鲜烧烤摊的味道。

  如同烤鱿鱼,烤贝类的腥气十足的味道之外,还有一种这些东西烤糊了的味道。

  在大约四轮的高爆弹攻击之后,整艘飞翔的荷兰人号上面的人差不多只有原来的二十分之一或者说已经不到十五个人了。

  在这个时候,戴维琼斯终于反应了过来。

  顾不上船上的贝克特派来的水手们,一想到再来几下,飞翔的荷兰人号可能没事,自己和其他人可能就死光了,戴维·琼斯立马下令,让飞翔的荷兰人号潜水。

  只可惜,早已经搜集了大量的情报的王舜一行人怎么会不防备飞翔的荷兰人号与戴维·琼斯玩这招。

  此时维内托调转炮口,对于那些没有任何神秘度,但是由于在加勒比海域这个全世界虚空能量最富集的地方,和飞翔的荷兰人号与戴维·琼斯这个无面者将军共处了许久,已经完全比虚空感染了的贝克特的下属的船只进行猛烈的开火。

  同样是高爆弹,不同于飞翔的荷兰人号有着世界意识的保护能够达到不朽,这些普通的木制风帆战列舰基本上对维内托而言是一炮一个,少数几艘还能够坚持的,在第二炮的炮击之下,也就就此沉没了。

  而在另外一边,等待了许久的吹雪与逸仙也早已准备好了。

  由于还是舰体展开模式,逸仙仅仅是保护着提督,顺便为吹雪提供侦察和情报支持。

  而吹雪由于有着半神级别的刺猬弹深弹投射器,因此她就担当了反潜的主力

  飞翔的荷兰人号的潜水模式虽然在这个时代很是厉害,但是相比于二战时期的鱼鱼(潜水艇)们,他还差的远了。

  就飞翔的荷兰人号在水下行驶的巨大声音,就算是没有逸仙的情报支持,吹雪也能够感知得到海底的巨大动静。

  吹雪的舰娘状态相比于一艘船来说完全是看不到的状态,再加上到目前为止,戴维·琼斯还是没有看见对手长得什么样,因此完全没有在意逸仙的小小身影。

  更何况,此时被炸的已经懵圈了的戴维·琼斯那里还有精力去注意这样的小目标,因此在吹雪到达了飞翔的荷兰人号的正上方的时候,戴维·琼斯以及飞翔的荷兰人号的水手们还是一副比较茫然的状态。

  下一刻,他们就不茫然了。

  对于这种即明显,速度又慢的一批的目标,在原本就炸鱼炸的自己都要吐了的吹雪的手中,自然不会有失手的可能。

  不同于炮击的轰隆声,深水炸弹投放的时候是比较沉闷的“噗,噗....”的声音,嗯.....没错,就有点像那种声音,以前没有意识到这一点的吹雪此时脸都有点害羞的红了,甚至连耳垂都是通红通红的。

  当然了,害羞归害羞,吹雪一边捂着脸做出娇羞`(*>﹏<*)′的样子,手下却一点也没有放松。

  数论深水炸弹将本就被维内托收拾的心惊胆战的飞翔的荷兰人号炸的更加是痛不欲生,可谓是雪上加霜了。

  而且飞翔的荷兰人号此时根本找不到目标,浮上去就会像刚才一样被炸得乱七八糟的,而在海底则是被看不见的敌人同样是炸的水深火热的,简直是上天无路,入地无门了。

  因此,在戴维琼斯被吹雪的一发深水炸弹给扎晕了的时候,仅剩的几个“海鲜”水手就将船从海底慢慢的浮了上来,并且降下了海盗旗,竖起了白旗。

  在见飞翔的荷兰人号竖起了白旗之后,在刚才就被维内托和吹雪的攻击给完完全全的震惊到张大嘴巴,哑口无言的巴博萨船长以及特纳小铁匠终于清醒了过来,看到了飞翔的荷兰人号升起的白旗,就知道自己来活了。

  努力号将系在船头的绳子砍断之后,慢慢的向着竖起了白旗的飞翔的荷兰人号靠近。

  为了防止飞翔的荷兰人号上面的家伙耍诈,巴博萨船长特意谨慎的先派一艘小船,上面载着几名自己的心腹船员,登上了飞翔的荷兰人号。

  在望远镜中看到这些家伙无恙了之后,巴博萨船长才命令努力号向着对方靠拢,搭上绳梯,登上了飞翔的荷兰人号的船体。

  而在另外一边,被维内托一炮一个炸的军心溃散的东印度公司和英国皇家海军的联合舰队,见飞翔的荷兰人号都竖起了白旗投降,他们也一下子失去了战斗意志,降下了自己各自的军旗,升起白旗,示意自己投降了。

  虽然维内托还没有打够,但是如此孱弱的对手也完全没有什么挑战性,自己的怒气也发泄的差不多了,见提督在提督网络当中示意自己停火,维内托从刚才一直响到了现在的炮口也终于停了下来。

  而此时,维内托又在自己的舰装上面具现了一杯咖啡,端着咖啡的杯子,维内托习惯性的轻声喃喃自语道:“我就是如此完美!”

  整场战斗持续的时间还不到五分钟,明面上世界上最强的舰队就被维内托一个人如此摧枯拉朽的彻底的击溃了,对于自家舰娘的实力,王舜也终于有了一个清醒的认识。

  剩下的那些英国人,由于声望一直在自己的身旁,虽然声望肯定是无条件的站在自己这边的,但是还是看在声望的面子上暂时放过了他们。

  对于自己提督的举动,声望自然是无比的高兴的,但是职责所在,身为女仆长的声望依然在王舜的身后轻声的提醒道:“主人,您能为声望的心情着想,声望感到非常开心也非常的幸福。

  但是,声望还是要提醒您,这些人的身上已经感染了不少的虚空气息,虽然还没有到身上长出多余的肢体与触须的程度,但是他们的灵魂在声望看来已经没救了。

  因此,请主人不用在意声望,净化虚空才是主人的第一目标。”

  王舜笑着挥了挥手,说道:“放过他们当然有很大的部分是看在声望你的面子之上,但也不是说这些家伙就彻底没救了。

  在我们将计划继续推进之后,有一个契机可以将所有的轻微感染者完全的净化掉,因此不需要在意这些。

  更何况,能够少造不必要的杀孽,总的来说,还是好的。”

  见自己的主人,提督心里有数,声望也就不再赘言了,而是回到了自己的侍立的位置,继续保护着提督。

  只不过,在这时,声望在望向自己提督的目光当中,仿佛多出了一些什么,只不过两个人都没有在意。

  维内托和吹雪此时,也从刚才的战场当中,回到了逸仙的舰体之上。

  见两位辛苦(?)作战的舰娘们回来了,王舜也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先是摸了摸吹雪的头,然后在吹雪高兴的嘿嘿傻笑中对吹雪温柔的说道:“辛苦吹雪大人啦!”

  吹雪此时也只是高兴的“嘿嘿”憨笑了两声,就连忙懂事的将自己的提督身边的位置交给了维内托。

  王舜刚刚走到维内托的面前,想要伸手像刚才对吹雪一样摸一摸维内托的头发,就看到维内托死死的盯着自己,仿佛在说:“提督,你敢像摸小孩子一样摸我的脑袋,你就死定了!”

  感受到维内托深深的怨念和眼神以及表情当中蕴含的浓浓的三八一警告气息,王舜十分从心的放弃了抚摸维内托头顶的举动,而是将刚才举起的手顺势就把维内托揽在了自己的怀中,探头过去在维内托得耳边对她轻声的说道:“辛苦你了,我亲爱的维托里奥·维内托大小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