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和舰娘一起打章鱼的日子 > 第五十章 剖心仪式

我的书架

第五十章 剖心仪式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维内托被自己的提督突如其来的暧昧话语和亲密动作弄得一下子满脸通红,刚才那样一副威风凛凛的女武神的姿态,顷刻间荡然无存。

  “提......提督,您要做什么?”维内托不复刚才的骄傲,洁白的双颊顷刻间被一缕红霞染成了血红色,甚至蔓延到了维内托的耳垂。

  王舜也是这下才意识到,自己此时此刻的行为和语言是多么的暧昧与挑逗。

  原本是钢铁直男的王舜也是突然间变得有些羞涩起来,场面一时间安静了下来。

  维内托还是没有从刚才的冲击当中恢复过来,只是有些慌张的解释道:

  “才.....才不是辛苦呢,这些都是维内托作为提督的....的舰娘应该做的,我.......我只不过是做了自己的本职工作罢.......罢了。”

  如此傲娇而又可爱的的样子,这也是王舜第一次见到这样的维内托,与印象中和以往的强硬作风不同,此时此刻王舜才发现这个I国意呆利黑手党领袖,维托里奥·维内托小姐,不单单是一个手段强硬,力量强大的战列舰舰娘,同时也是一个傲娇而又可爱的大萝莉。

  也正是此时此刻的维内托的神态,才让王舜真正的将维内托当成是自己的婚舰来看待,而不是如同吹雪一样的小孩子(三八一,你懂的),或者是一个强大的半神战争机器。

  两个人之间的尴尬气氛最终被声望所打破。

  声望看着两个人都是一副心神恍惚的样子,不禁颇有些欣慰的浅浅笑了笑,然后轻轻的拍了拍此时正神思不属,魂不守舍的提督王舜,将王舜从魂飞天外的状态当中给拉了回来。

  “提督,刚才在对面的船上,好像他们在打信号,让我们过去。”声望对回过神来的王舜说道。

  说回了正事,虽然此时两个人还有着一丝丝的慌乱,但是还是强行将自己的各种心思全部收了回来,转而望向了巴博萨船长的“努力号”那里。

  果然,正入声望所说,那边正在打着旗语,告诉王舜他们抓到了戴维·琼斯,让王舜过去处理一下。

  就这样得手了,王舜此时也是颇为的开心,便让逸仙驱使着自己的舰体向着努力号的方向靠拢。

  等到了努力号的旁边大约二三十米的位置,那边想要拉绳梯过来,但是王舜并没有用。

  坐在维内托的王座舰装上面,不顾此时维内托突然又有些泛红的小脸,在她的控制下向着努力号的方向飞去。

  与此同时,声望和维内托作为王舜此时的护卫,也一下子就跳过了两艘船之间的距离,先王舜一部到达了努力号上面。

  虽然努力号已经是一艘一级战列舰,是这个时代最大也是最先进的军舰,但是尽管如此,仍然有着一股王舜等人无比熟悉的“中世纪的味道”。

  随后,王舜坐着王座到达了努力号上面,这股味道一下子也是让王舜受到了很大的冲击。

  看着自己的舰装来到了这样的环境当中,维内托实在是难以忍受,于是便张开了一层淡淡的能量守护立场,将在场的王舜和她的舰装,以及自己本身的表面都加上了一层的能量防护。

  王舜也是瞬间就感觉到气味消失了,从提督网络当中知道了是维内托的帮助之后,王舜也在里面对维内托表示感谢,顺便也在外面给了维内托一个感激的眼神。

  此时,在努力号上面,见王舜来到了船上,已经等候多时了的特纳小铁匠变得有些迫不及待起来。

  但是想起自己接任飞翔的荷兰人号之后将要面对的诅咒,特纳小铁匠一时之间又有些患得患失起来。

  王舜也没有注意到特纳小铁匠此时内心的天人交战,他将注意力全部转移到了此时整艘船上面那股令人讨厌的虚空气息的中心,就是被捆绑的严严实实的已经被虚空腐化成了一个无面者将军了的戴维·琼斯。

  在虚空能量的强大肉体恢复能力,以及由于和这个世界规则绑定带来的对灵魂的守护以及恢复能力的双重作用之下,尽管被不止一块弹片击中了,还被炮弹爆炸的强大冲击波给击晕了好几次的戴维·琼斯,此时不但没有死去,还渐渐的恢复了过来,并且意识也逐渐的清醒了。

  环顾四周,戴维·琼斯看到了他的“老朋友”赫克托·巴博萨船长,以及那个在贝克特的资料当中经常能够看见的,神秘的“提督”,王舜。

  戴维·琼斯虽然此时被俘虏了并且被帮着扔到了地上,但是他仍然保持着镇定。

  他就不相信,贝克特知道自己聚魂棺的秘密,眼前的这两个人也知道?

  因此,就算是被如同死猪一样的捆的严严实实的,戴维·琼斯还是那样一副顾盼四周的傲慢模样。

  结果,在场的众人没有一个人和他搭话,只是默默的看着他,眼神好像正在看一个死人一样。

  不一会儿,在飞翔的荷兰人号上面搜索了很久了的巴博萨船长的水手回到了努力号上面,将他们找到的聚魂棺交给了巴博萨船长。

  戴维·琼斯一见巴博萨船长拿到了聚魂棺,并且在那里饶有兴趣地把玩着地时候,就知道自己地秘密又一次地暴露了。

  戴维·琼斯其实自己此时也是颇为委屈,本来应该是一个只有自己知道的秘密,结果现在好像全世界都知道了。

  无奈的,戴维·琼斯只好又一次屈服了,对着王舜说道:“好吧,你们赢了,请你们将聚魂棺给收好吧,你们也只能用它来控制我了。”

  但是没想到,“提督”王舜完全没有理会戴维·琼斯的投降,而且一点也没有搭理他的意思,反而是对着站在旁边,欣喜而又焦急的特纳小铁匠使了一个眼色。

  特纳小铁匠没有理解王舜的意思,但还是站了出来,然后对着王舜说道:“王舜大人,您有什么吩咐?”

  王舜此时对着特纳小铁匠说道:“亲爱的特纳先生,您还记得我让巴博萨船长将您请过来的时候,让他对您转达的那句话嘛?”

  特纳小铁匠立刻就想到了什么,瞬间就猜到了王舜的意图,立即兴奋了起来,紧张而又焦急的对着王舜说道:

  “王舜大人,我当然记得,我还欠您一个承诺,在您让我成为飞翔的荷兰人号的船长之后,就答应您一件事情。”

  王舜则是故作神秘,为了之后能够更好的执行他之前设计的计划,因此带着一丝丝的“装逼”的语气,对着威廉姆·特纳小铁匠说道:

  “Now is the time!(现在这个时候就到了!)”

  此时,被绑得严严实实,躺在努力号的甲板之上,没有任何人搭理的戴维·琼斯,在听到了两个人之间的对话之后,立刻就意识到了自己的处境变得有些微妙,顿时大喊着插口道:

  “不可能的!他在骗你!除了我,没有人能够当上飞翔的荷兰人号的船长!”

  只可惜,这个时候,站在甲板上面的所有人都没有理会他的话,他们的心理很清楚,依照着王舜一直以来的态度,戴维·琼斯肯定马上就是一个死人了,更何况这些人并不知道,世界意识与戴维·琼斯之间还有着那样的复杂关系。

  特纳小铁匠虽然听到了戴维·琼斯的话,但是在经历过这么多的风风雨雨之后,他早已不是那个在皇家港口之中,暗恋着总督之女,自己的青梅竹马,伊丽莎白·斯旺的那个单纯的小铁匠了,也不会因为一个将死之人的困兽之斗的胡言乱语而错失良机。

  王舜也是完全没有理会戴维·琼斯的话,而是继续对着在场的那些水手们发号施令,指挥着他们进行王舜之前想好的仪式。

  只见,在王舜的命令之下,一众人拿出了一把事先准备好的匕首,王舜让维内托运用自己的力量在匕首的上面施加了一层舰娘的纯粹秩序侧的力量。

  然后,就让特纳小铁匠,用这把已经被维内托给进行过“附魔”的匕首,插进飞翔的荷兰人号的船长,戴维·琼斯装在聚魂棺里面的正在跳动的心脏里面,彻底的杀死戴维·琼斯。

  听见了王舜的命令,戴维·琼斯彻底的急了,这是他第一次如此之近的面对这样的死亡的威胁,而且还不仅仅是威胁,甚至是马上就要施行了。

  每个人都有着求生的欲望,戴维·琼斯虽然经历过许多事情,更何况现在的戴维·琼斯已经完全不能算是一个人类,而是一头无面者将军。

  然而,现在戴维·琼斯的心理以及思考方式还是更接近于人类,并没有其他的无面者那种“死亡是回归自己的主人的一个方式”这种标准的虚空式的思维。

  因此,此时的戴维·琼斯只能竭尽全力地去挣扎求生。

  只可惜,这样的举动对在场的所有人都没有什么影响。

  无论是巴博萨船长,还有他的船员们,还是特纳小铁匠,都对戴维·琼斯的那些罄竹难书的罪行了解的一清二楚,再加上此时在场说的最算的王舜对戴维·琼斯的态度如此的明显,因此完全不会有可怜他或者说拯救他的想法了,更不用说王舜一行人了。

  特纳小铁匠虽然也是如此的想法,但是终究还是在面对聚魂棺里面那个诡异的正在不断地跳动着的心脏地时候,有点儿害怕得退缩了。

  当然了,这其中也包含了一些因为聚魂棺加上戴维·琼斯的心脏的虚空能量气息极度的密集,因此会对神秘度比较低的凡人产生极大的蛊惑和震慑的因素。

  此时,王舜之前让维内托对匕首进行的“附魔”就此发挥了作用,作为被半神级别的神秘度的维内托所施加的纯秩序侧能量立场,它不但驱散了特纳小铁匠身上的恐惧,更是鼓舞了他的勇气。

  在众人的围观之下,终于鼓起了勇气的特纳小铁匠,好像在给自己壮胆似的大吼了一声:“Fxxk You!(去你的!)”之后,猛地,将匕首刺向了此时在聚魂棺里面仍然剧烈的跳动着的,戴维·琼斯的心脏。

  紧接着随着戴维·琼斯的心脏被刺中了之后,他本人也好像心口被击中了一样,在抽搐了几下之后,终于结束了自己罪恶的一生。

  随着戴维·琼斯的死去,刚刚还风和日丽的碧海蓝天突然之间风云突变,天一下子阴了起来,还打起了雷,好像是有一场暴风雨即将来临了似的。

  在场的所有此时此刻都有了一种大难临头的感觉,亲手刺死了戴维·琼斯的特纳小铁匠更是尤其如此。

  见特纳小铁匠有些动容了,王舜摇了摇头,但是并没有心软,而是让随着自己一起过来的声望进行下一步的仪式。

  虽然巴博萨船长知道王舜要干什么,但是其他人却完全不清楚。

  只见声望听着自己的提督在提督网络之中发出的命令,运用自己的舰娘力量具现出一把无比锋利的类似于手术刀的短刃。

  紧接着,声望就控制住了特纳小铁匠,在除了巴博萨船长以往其他人惊讶的眼光当中,果断的一下子刺向了特纳小铁匠的心口。

  随后,潇洒的女仆长一下子就张开了自己的舰娘守护立场,一方面隔绝虚空能量,尤其是在这样一个虚空能量富集的场所;另外一方面,也是防止自己被特纳小铁匠的血液将自己砰溅的浑身都是。

  之后,声望的手很稳,很精准的将特纳小铁匠的心脏给挖了出来。

  这之前的仪式都是王舜按照他的母星的电影情节来进行的,但是之后就要发生改变了。

  如果此时将特纳小铁匠的心脏就这么放进聚魂棺里面,那就只不过是治标不治本的行为罢了,还是不能彻底的清除飞翔的荷兰人号以及戴维·琼斯对这个世界得虚空感染。

  此时由于特纳小铁匠是亲自手刃了飞翔的荷兰人号之前的船长戴维·琼斯的心脏,因此实际上他已经某种程度上和这个世界的一部分法则与规则绑定在了一起,结果就算此时的特纳小铁匠虽然已经被挖出了心脏,但是还是没有死去,甚至还保持着意识的清醒。

  PS:求一波大家的推荐票票和月票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