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和舰娘一起打章鱼的日子 > 第五十二章 鱼水交融

我的书架

第五十二章 鱼水交融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就在“鞋带”比尔·特纳和斯旺总督俩个人各自想着自己的那点心事,并且将斯旺总督带来的两瓶朗姆酒一人一瓶喝了个精光之后,两个各有心事的中年人就都进入了微醺的状态。

  酒喝完了,比尔·特纳举着空的朗姆酒的酒瓶,继续哼唱着在加勒比海域流传的海盗之歌:

  “Yo ho!haul together, hoist theColors high !(唷吼!一起转航,扬起船旗!)

  Heave ho!thieves and beggars,never shall we die!(拉呀!小偷和乞丐,我们将永不死!)

  The king and his men stole the queen From her bed and bound her in her

  Bones!(国王和他的手下们从皇后的床上偷偷抓起并将她束缚在她的骨子里)

  The seas be ours and by the powers,Where we will well roam?(我们拥有海洋和力量,我们该流浪何方?)

  Yo ho,!haul together, hoist theColors high!(唷吼!一起转航,扬起船旗!)

  Heave ho!Thieves and beggars,never shall we die!(拉呀!小偷和乞丐,我们将永不死!)

  Some men have died and some are alive(有些人已安息有些人仍活著)

  And others sail on the sea(还有些人继续在海上航行)

  with He keys to the cage and the Devil to pay,we lay to Fiddler's Green!(他的钥匙插入箱子里,恶魔将会实现我们航海者的梦!)

  The bell has been raised from it's watery grave do you hear it's sepulchral tone(钟声已从潮湿的墓地响起,你是否听到那阴森森的音调)

  We are a call to all, pay head the squall(我们召唤所有人让啼哭声得到报偿)

  and turn your sail toward home!(改变你的航行航往家中吧!)

  Yo ho, haul together Raise the colors high!(唷吼,一起转航.扬起船旗!)

  Heave ho!Thieves and beggars, never say we die.(拉呀!小偷和乞丐,我们将永不死!)

  .......”(这首歌就是加勒比海盗3当中那个小女孩唱的海盗之歌,Hoist the colours,非常带感,强烈建议大家听一听。)

  斯旺总督听着着略带悲伤的海盗之歌,笑了笑,摇着头,转身离开了监狱当中。

  等到斯旺总督一出去的时候,他感觉周围的气氛有有一点儿异常,怎么四周一点声音都没有?

  他走向了自己的马车,结果发现跟着自己来到黄金港口监狱的那个给他驾车的车夫也没了踪影。

  这个时候,斯旺总督才记起来,自己和比尔·特纳在监狱里面声音这么大,那几个狱卒竟然没有进来看一眼,而且在自己出来的时候,平常应该在门口的木头桌子上面喝酒的几个人也都不见了。

  原本,斯旺总督还以为,这几个不务正业的,可能去酒馆喝酒了,现在想来,恐怕是没有那么简单。

  只不过,就在斯旺总督意识到情况不对的时候,实际上已经晚了。

  刚刚还比较昏暗的大街上,突然出现了许多穿着红色军服的英国龙虾兵,他们手中的火把把周围照得十分明亮。

  而在这些士兵将斯旺总督重重包围了之后,贝克特就丝毫不出斯旺总督所料的,出现在了他的眼前。

  很显然,对于斯旺总督和比尔·特纳之间的小秘密,根据斯旺总督推断,贝克特应该是掌握得八九不离十。

  果不其然,在贝克特出现了之后,看见斯旺总督想要登上马车,就用他刻意模仿的伦敦腔,对着斯旺总督假惺惺的问道:

  “这么晚了,您怎么在这里?您这是要去哪儿啊,亲爱的斯旺总督大人?”

  斯旺总督自然是不会给贝克特什么好脸色。

  斯旺总督很清楚,既然贝克特这么大张旗鼓的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这就意味着贝克特无论如何都不会放过自己。

  因此,斯旺总督也不想就这么在贝克特的面前丑态百出的求饶,他只是冷冷的说道:“贝克特,你早晚会受到惩罚的!”

  见斯旺总督完全没有抵抗的行动,同时也没有丝毫求饶的意思,贝克特被斯旺总督的行为也是弄得有些索然无味起来,斯旺总督很明显就是想要恶心一下贝克特。

  因此,感觉到索然无味的贝克特只好挥了挥手,对在场的手下命令道:“来人,将我们的斯旺总督送到总督府里面,‘好好的’保护好她,听明白了吗?”

  “是的,先生!”

  斯旺总督最终是被一群贝克特手下的士兵们簇拥着离开了这里,此时贝克特听着在监狱里面遥遥传出来的比尔·特纳的歌声,也是一阵烦躁,但是奈何还需要拿他当作自己威胁的手段,因此只好转身离开了。

  ————————分割线————————

  在逸仙号上面,从飞翔的荷兰人号上面离开的王舜,声望和维内托一回到逸仙号的舰体就立马运用舰娘能量立场将自己浑身上下进行了一个彻彻底底的大扫除。

  很显然,就算是经过了净化,中世纪可怕的卫生习惯还是使得最起码也是二战前期的一众舰娘们以及来自于二十一世纪的王舜感觉到非常的不适应。

  逸仙体贴的将王舜脱下来的提督制服收了起来,准备拿回去清洗一番。

  其实,舰娘的能量立场完全可以做到运用它将衣物上面的污渍或者灰尘彻底的清除干净,甚至还可以将细菌和病毒都清除干净。

  只不过,向来信奉华族大家闺秀的行为标准,并且熟读《女戒》的逸仙,对于亲手为自己的提督洗衣服,感觉到无比的幸福与开心,一点不觉得劳累。

  在这一方面,声望虽然是最尽职的潇洒的女仆长,但是她完全会用自己的舰娘力量将提督的制服处理得干干净净,却完全不会水洗,因为她认为这样洗不干净。

  只能说,东西方的文化和很多思维方式都有很多不同,不能说声望的做法不好,也不能说逸仙的做法更好,只是王舜知道声望的处理肯定更干净,但是逸仙的做法更加令王舜感动。

  由于王舜穿越到了这个世界之后,他就没有任何的亲人了,而逸仙的这些举动,再加上她是目前唯一一个C国舰娘,更是王舜在这个世界的“起始舰”,因此,王舜就更加的对逸仙有超过对其他舰娘的熟悉感和认同感。

  换言之,逸仙将王舜对她的好感度刷的很满。

  虽然只是一个很普通的洗衣服的举动,但是却对王舜的心灵此时此刻带来了极大的冲击。

  这天晚上,在吃晚饭的时候,逸仙为了庆祝王舜解决戴维·琼斯的计划顺利的实施,这天晚上的晚餐也是格外的丰盛和精致:

  有蒸羊羔,蒸熊掌,蒸鹿尾儿,

  烧花鸭,烧雏鸡儿,烧子鹅......(不好意思串台了)

  有用极致的刀工才能完美做出味道的文思豆腐,有杭州风味浓郁的龙井虾仁和东坡肉。

  与此同时,麻辣嫩烫酥完美的麻婆豆腐,味道丰富的夫妻肺片两道川菜,还有广东名菜,粤菜中出名的佛跳墙,以及在宫廷宴会当中才能看到的开水白菜。

  最后,则是主食五常大米饭和搭配的四川泡菜,东北腌萝卜条,东北腌辣椒等等。

  逸仙做的菜当中,那些宫廷大菜以及功夫菜完全做的超过了王舜以前吃的所有同名菜肴,甚至令王舜都有一种飘飘欲仙的感觉。

  如果仅仅是如此,王舜也只会感叹于逸仙厨艺的高超以及舰娘的具现能力的强大,或者说舰娘本身能力的出色。

  然而最后的泡菜与腌菜,则是完完全全的做出了王舜小时候吃的味道,彻底的击溃了王舜的心防。

  嘴里吃着记忆中熟悉的味道,王舜的眼角流下了泪水,他,哭了。

  流着泪,王舜对逸仙问道:“逸仙,你怎么会做这个东西呢?这个明明是我小时候吃的味道啊?”

  逸仙则是用她手中的丝绸制的手绢轻轻的将王舜眼角的泪拭去,对着王舜轻声说道:“提督,您在家里看着的时候,我也在那里看着呢。”

  虽然仅仅是简单的两句对话,但是其中蕴含的浓厚而又深刻的感情,却是直接令王舜无比的感动。

  接下来,在晚餐的时候,王舜一直都是心不在焉的,在草草的吃了差不多之后,就回到了逸仙号的船长室里面,和衣躺下休息了。

  结果,刚刚躺下,就看到逸仙推门进来了,对王舜说道:“提督,我看到您今晚吃的不太好,情绪也有些不高兴,您是想家了吗提督?”

  王舜没有回答逸仙,只是将视线从窗外移开,看向了此时端坐在自己床边的逸仙。

  此时,逸仙穿着端庄的旗袍,在昏暗不定的月光之下,光影交错之间,逸仙此时此刻原本完美的容貌变得更加的端庄,神秘。

  但是此时,王舜并没有任何亵渎的意味,他只是看着这个C国的舰娘,一个“游戏中的人物”,在这个遇到的所有人基本都是西方人的情况下,这个唯一的纯正华种让王舜感觉到了来自于原本世界的一丝丝感觉。

  今天回到逸仙号之后的一幕幕,接二连三的触动着王舜。

  在此之前,王舜为了完成任务,也是为了“活下去”,一直绷着自己,不让其他人看到自己的软弱与无助。

  这一刻,王舜的心理防线彻底的崩溃了,他在逸仙始料未及的情况下,猛地一下子抱住了逸仙,在她的怀里,颤抖着抽泣着。

  虽然王舜的动作很突然,但是逸仙自然是不会伤害王舜,因此就一下子接住了王舜,然后将他轻轻的拥在怀里,缓缓的抚摸着王舜的后背安慰着他。

  大约十多分钟之后,王舜积压已久的情绪终于慢慢的宣泄了出来,也不再那么悲伤了,被逸仙这样像抱孩子一样抱在怀里,王舜还觉得有点小羞耻。

  见王舜不再颤抖和哭泣了,逸仙就将王舜慢慢的扶正,然后将自己投入了他的怀中,轻声对他说道:“提督,您感觉好一些了吗?”

  “嗯,谢谢逸仙,我感觉好多了。”

  “提督,您今天,是想家了吗?”

  “嗯,还要谢谢逸仙,你的手艺真的非常非常棒,真的让我想起了我家里的味道。”

  “没关系的,提督,以后您想吃了,我就再给您做,只要您开心就好了。”

  俩个人再也没有说更多的话,就这样静静的相拥着,在月光下,如同一对壁人一般,让能够看见这个场景的所有人都惊叹于此刻的美丽。

  就这样,虽然只是静静的相拥着,但是两个人的精神之间的距离靠近了许多。

  过了好一会儿,王舜和逸仙突然转过头来,相视一笑,此时此刻,两个人之间的距离直接拉到了最近。

  很自然的,逸仙对王舜说道:“提督,您困了吗?”

  王舜微笑着看着逸仙,摇头说道:“不困。”

  逸仙则是轻皱着眉头,轻轻的拿自己的小拳头锤了一下王舜的胸膛,然后语气严厉了一些,对王舜说道:

  “不可以哟,提督大人,您一定要好好休息一下呀,今天晚上您如此伤神了一下,就更要休息了。”

  王舜则是突然想起来什么,坏笑了一下,对逸仙说道:“我现在一点都不累,如果你让我累了,我就睡了。”

  逸仙愣了一下,看着自己的提督王舜的那一抹坏笑,一下子就明白了自己的提督在说什么,立马就羞红了脸,然后佯作愤怒的样子轻轻的拍了一下王舜。

  此时此刻,逸仙羞红了脸,又羞又有点薄怒的样子和刚才的端庄完全不同,虽然同样是美得不可方物,但是此时此刻的逸仙却是非常的吸引王舜的目光。

  接下来,王舜就将轻盈的逸仙缓缓地抱上了床,紧接着,逸仙也是十分动情地看着王舜,视线互相缠绕之时,逸仙突然调皮的偷亲了一下王舜的嘴巴。

  紧接着,逸仙羞得一点也不敢看王舜此时的眼睛,只是一边忍着心中的羞涩,一边解着王舜和自己的衣服。

  接下来,几乎坦诚相对的王舜和逸仙,互相注视着对方,眼神之中都满满得蕴含着浓浓的爱意。

  曲颈相拥,唇齿交错,津液互溶,深深的一吻之后,接下来,王舜扶着逸仙缓缓的躺下,附身而上,银瓶乍破水浆迸,铁骑突出刀枪鸣,刀枪见血,一声轻吟,一朵鲜艳的红色蔷薇花染在了洁白的床单之上,被翻红浪,颠鸾倒凤。

  正可谓是,星眸合处差即盼,枕上桃花歌两瓣。寒玉细凝肤。

  清歌一曲倒金壶。

  冶叶倡条遍相识。

  净如,豆蔻花梢二月初。

  年少即须臾。

  芳时偷得醉工夫。

  罗帐细垂银烛背。

  欢娱,豁得平生俊气无。

  洞房花烛,一夜鱼龙舞。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