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和舰娘一起打章鱼的日子 > 第五十四章 海上航行

我的书架

第五十四章 海上航行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随着在逸仙号的指挥室里面,逸仙的少有的出言建议,王舜一下子就被打开了思路,并且最终定下了接下来的方向和大致计划。

  “维内托,麻烦你和声望对这本笔记进行一下解析。”王舜对此时拥有最强计算能力的两位舰娘说道。

  “好的,司令官(主人)。”

  之后,根据在提督网络里面王舜记忆中的描述这个世界的那五部《加勒比海盗》的电影的回忆,维内托在提督网络之中经过每一个舰娘的测绘和计算上传,共享,最终确定的,这个加勒比世界的海图当中,经过计算,最终标记出了那个藏着“海神三叉戟”的满是红色结晶宝石的神秘小岛。

  至于那个西班牙鬼船“胜利号”所在的三角海域,王舜之前在和巴博萨船长在沉船海湾里面交谈的时候,既然已经知道了那里的存在了,王舜自然向巴博萨船长打听到了那个三角海域的大致位置,到了之后根据虚空能量的密度,自然就不难寻找了。

  虽然没有gps(全球定位系统),但是舰娘们对于自己力量的精确操控和感知还是使得她们在有着精确海图的情况下,完全不会迷路。

  接下来,由于已经不用顾及在这个世界上其他人的目光和想法,因此在为了速度,舒适性以及在遭遇战时的战斗力。

  最终,在大家的决议下(其实是逸仙有些不好意思了),最终大家都转移到了维内托号的船体之上。

  虽然逸仙已经尽力为大家准备最好的生活条件了,但是和身为大吨位的战列舰,并且还是I国最强战舰的维托里奥·维内托相比,无论是作为王舜居所的船长室,还是平常的舰娘生活起居的船员室,其生活的硬件条件,都比逸仙要好上许多。

  当然了,由于维内托的厨艺还是有待磨练,因此大厨房还是由逸仙掌控着。

  之后的旅途就是一帆风顺了,王舜和他的舰娘们也在维内托的舰体上面,过了一段相对而言比较悠闲的生活。

  当然了,在这段时间里面,每个星期当中,都会有至少两天的时间,逸仙在晚上是和王舜一起睡的。

  虽然并没有每一次都颠鸾倒凤,但是仅仅是每一次的相拥而眠,就会使得两个人之间的距离愈发的紧密。

  在船上,王舜逐渐的跟逸仙之间显得愈发的亲近,再加上两个人随着许多个晚上的相拥入眠之后,身体接触和神态动作都愈发的主动且自然了起来。

  维内托虽然对此时不时的还是有一些不爽,但是她自己又不是那种情感专家,向来有一些骄傲和强硬性格的她,基本上很难像那些小女生一样做出那些举动。

  虽然这样子的性格也正是维内托的可爱与吸引人之处,但是这终归很难让王舜在这段时间里面和维内托能够更近一步,两个人之间的关系就这样有一些僵持住了。

  打破僵局的,是有一天晚上,王舜和维内托在甲板之上的一次偶遇。

  这是在出发之后的第三天,由于也并不是很着急,因此维内托并没有以自己的最快航速行驶,(当然另外一方面也是因为维内托的心情不佳,也不愿意全心全力的操控舰体全速前进。)

  晚上,王舜在吃完晚饭之后,在想要思考一下,接下来的日程安排和计划的时候,想要散散步,此时恰好遇到了从指挥室里面出来的维内托。

  维内托这也是许多天以来,第一次,和自己的提督兼司令官,在除了指挥室以外的地方见面。

  一见面,两个人都觉得有点儿尴尬,王舜是因为逸仙的缘故,对维内托有一种淡淡的羞愧感,而维内托则是因为与自己的司令官在那天有点呛起来之后,有点儿碍于面子,也不好意思主动与自己的指挥官和解。

  在这个时候,还是王舜首先打开了话题,他半开玩笑的说道:“怎么啦,维托里奥·维内托大小姐,见到司令官怎么不打招呼?”

  这个时候,维内托被王舜的话一激,加上自己也有心打开局面,因此她歪着头,轻哼了一声“哼!”。

  之后,便主动和王舜带着一点撒娇又有一点傲娇的说道:“哼,司令官,您和您的逸仙都那么甜甜蜜蜜的了,那里还会在乎维内托?”

  王舜见维内托的话语虽然还是带着一点怨气,但是求和解的意味已经很是明显了。

  再加上,确实是王舜在白天撩了维内托之后,当天晚上就和逸仙滚了床单了。

  虽然是在各种机缘巧合之下,但是王舜确实是有些对不起维内托,因此他自然是要服个软。

  而且对自己的准老婆道歉和低姿态,也算不上丢人,这叫做尊重女人,尊重三八一(维内托目露凶光,提督你在说什么?)......

  因此,王舜一步上前,投出了一粒直球。

  他轻轻的上前抱住了维内托娇小的身躯,左手揽着她纤细的腰肢,右手轻轻的抚摸着维内托的脑袋后面的白发,温柔的对维内托说道:

  “对不起啦,我最最厉害的维内托大小姐,提督和你道歉啦,请伟大的维托里奥·维内托大小姐原谅提督的愚蠢行为,还不好?”

  维内托被自己的提督拥在了怀里,强烈的雄性荷尔蒙使得维内托小脸通红,一时间都有些懵掉了。

  之后,听到了王舜温柔而又深情的话,本来就变得有点儿迷糊的维内托这一下彻底的绷不住了。

  她双手紧紧的拥着王舜的后背,一向对外性格强硬的她,此时竟然嘤嘤的在王舜的怀抱之中哭了出来。

  之后,她用小拳头轻轻的锤着王舜的胸膛,带着一点恼怒的对王舜哭着说道:“┭┮﹏┭┮坏提督!维内托还以为你以后都不会理我了呢!你怎么能够这样!呜呜呜.......”

  I国意呆利黑手党大姐头,骄傲而又强硬的维托里奥·维内托大小姐,竟然流露出这么柔弱和惹人怜爱的模样。

  维内托在王舜面前愿意表现出现在这样的一副模样,其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她是真的是爱煞了王舜了,因此才不在乎将自己的软弱的一面暴露在王舜的面前。

  而面对这样与平时表现得大有不同的维内托,王舜也是一下子就升起来了许许多多的怜爱之情。

  他紧紧的将维内托抱在自己的胸膛里面,然后任凭维内托宣泄着自己这段时间以来的怒气与怨气。

  良久之后,维内托终于止住了哭声,用她的小手轻轻的抹了一把眼泪,之后就对王舜有些害羞的说道:“维内托有些失态了,让司令官见笑了。”

  王舜则是用他的左手,轻轻的抹去了,维内托还残留在她吹弹可破的嫩白小脸之上的泪水,然后对维内托还是刚才的那样一副温柔而又深情的语气缓缓说道:

  “才没有呢,刚才的维内托,是司令官见过的,最最可爱,和司令官的内心链接的也是最近的那个维内托了。”

  听完王舜那安慰同时又略带调侃的话,维内托刚刚有些恢复的小脸此时又变得通红,之后她白了一眼王舜,对他说道:

  “哼,提督这个大坏蛋,这么多天以来一直看着我的笑话,也不知道哄哄我。”

  王舜则是捧起了维内托的小脸,对着她说道:“提督也是有一些不好意思嘛,现在不是来哄着最最可爱又最最美丽的维内托大小姐了嘛。”

  维内托轻轻的抱着王舜,对自己的司令官,也是最亲爱的丈夫说道:“那你怎么也不亲亲我!”

  王舜听见维内托的话,感叹于她的大胆,但是傲娇的维内托才不是那种愿意将主动权交给别人的那种人呢。

  之间,维内托也单手抚住了王舜的脸,然后踮起脚,用另外一只手环住王舜的脖子将他拉低了一点,之后两个人便是深深的一次拥吻。

  在两只嘴唇分开了解除之后,维内托和王舜两个人看着对方脸上都有些狼狈不堪的样子,又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笑罢,维内托和王舜这个时候都坐在旁边的一个用来栓绳子的立柱上面,维内托的脑袋靠在了王舜的肩膀上面。

  此时,海面上凉风习习,晴朗的夜空之上,繁星点点,一轮明月在天空的中央,反射着来自太阳的光芒,照射在了此时相依相偎在一起的两个人。

  维内托感受着此时的宁静与美好,身体不动,轻声对王舜说道:“司令官,如果这一刻能够永恒,那该多好呀!”

  而王舜此时,也是终于真真正正的认识了维内托。

  她不再单单是那个一脸狂气,如同女王一般,高高的端坐在自己王座一般的舰装之上,高傲的用火炮收割着敌人的生命的强大女武神,那个半神级别的战争兵器,而是一个有着自己的感情,有着鲜活的生命,也有一些小女儿情绪的可爱大萝莉,是自己的婚舰,维托里奥·维内托。

  过了一会,气温逐渐有些转凉了,维内托自己是舰娘还是半神,自然是没有什么,但是王舜在数个月之前也不过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凡人而已,因此对于气温虽然因为舰娘契约的缘故已经有了一些抗性,可还是习惯性的会缩缩肩膀。

  维内托见王舜已经感觉到有些冷了,就和他一起进了维内托号舰体的船长室里面。

  此时虽然还是夏天,但是已经渐渐入秋了,尤其是晚上,还是有着淡淡的凉意的。

  维内托自然是不愿意让自己的司令官,提督,丈夫有一丝丝的不舒服,更何况她才刚刚和王舜之间的关系进步了一大个台阶,因此她虽然不怎么善于照顾别人,但还是慢慢的学着为王舜整理他刚刚脱下的衣服。

  看着维内托此时笨手笨脚却无比认真而又投入的样子,王舜感觉到非常的感动。

  很难想象,一个平常都是一副大小姐的模样,从来都是别人照顾她,甚至有记忆以来从来没有这样照顾过别人的维内托,那个傲娇而又霸道的大姐头,竟然会主动的去做这些事,并且甘之若怡。

  十分感动的王舜,看着维内托的举动,他一下子就从身后抱住了维内托,在她的耳边,用着十分深情的语气对维内托说道:“维内托,我爱你!”

  维内托对于王舜的突然告白,一下子就招架不住了。

  虽然两个人刚刚才深情的拥吻过了,但是维内托还没有做好充足的心理准备,对于刚刚前进了一大步的关系,维内托也还没有完全的适应。

  只不过,维内托自然是非常受用王舜的深情告白,她转过了头,对着深情望着自己的王舜又是深深的一吻,吻着吻着,两个人就滚到了床上。

  之后,两个人互相都十分的投入,此时也顾不上其他的了,王舜和维内托此时已经有一点意乱神迷了。

  更何况,维内托对于自己的司令官,自己的丈夫与自己进行亲热,也是非常的欣喜与享受着的。

  之后,花径不曾缘客扫,蓬门今始为君开。伴随着维内托得一声轻呼,一朵鲜艳的红梅就染在了洁白的床单之上。

  凤髻金泥带,龙纹玉掌梳。走来窗下笑相扶,爱道画眉深浅入时无?

  弄笔偎人久,描花试手初。等闲妨了绣功夫,笑问鸳鸯两字怎生书?

  隔窗瑟瑟闻飞雪。洞房半醉回春色。银烛照更长。罗屏围夜香。玉山幽梦晓。明日天涯杳。倚户黯芙蓉。涓涓秋露浓。

  饮散玉炉烟袅,洞房悄悄。锦帐里、低语偏浓,银烛下、细看俱好。

  昨夜海棠初着雨,数朵轻盈娇欲语。佳人晓起出兰房,折来对镜比红妆。

  问郎花好奴颜好?郎道不如花窈窕。佳人见语发娇嗔,不信死花胜活人。

  将花揉碎掷郎前,请郎今夜伴花眠。

  虽然维内托的体型娇小,可是这样的身材也有着独特的味道,正所谓身娇体柔,花好月圆之夜,满堂之中春意盎然;颠鸾倒凤,洞房花烛之时,环室之内龙凤呈祥。

  一夜鱼龙舞之后,维内托也正式的摆脱了女孩的身份。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