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和舰娘一起打章鱼的日子 > 第五十八章 宝石之岛

我的书架

第五十八章 宝石之岛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顺顺利利的,王舜和他的舰娘们来到了红宝石之岛。

  由于这一次,王舜一行提前将“魔鬼三角”区域以及里面的西班牙鬼战舰“胜利号”,还有萨拉查船长全部都消灭得一干二净,再加上这个小岛得相关线索目前只有巴博萨船长和这个世界得意志化身,从达尔玛女巫状态解封了的,海之女神卡吕普索才知道。

  因此,在一行人登上小岛之后,王舜就让舰娘们推算了一下,巴博萨船长当年掰下来的那块红色晶体宝石的位置。

  大约五分钟之后,按照笔记中记载的位置,王舜将宝石按照正确的方式给摁了进去。

  紧接着,就是一阵地动山摇。

  很快,海面之上就出现了一道缝隙。

  舰娘们都看过自己的提督上传在提督网络里面的那几部“加勒比海盗”的电影,因此对于眼前的这一番情景还算是比较的熟悉。

  处于不让自己的提督处于危险的境地的理由,逸仙还用一句著名的“千金之子坐不垂堂”的话来劝说自己。

  王舜自然就从谏如流,将下去拿取那个“海神三叉戟”的任务交给了维内托。

  维内托以舰娘能够在海面滑行的能力一路顺利的到达了海底,见到了那个被供奉在一座祭坛的闪着光芒的神器。

  维内托也没有多想什么,走上前去,拿起了那个“海神三叉戟”,之后就趁着海面还没有合拢,传送回了自己的舰体之上。

  王舜一看到这个“海神三叉戟”,再加上舰娘们反馈给王舜的她们对于这件“神器”的能量感应,就知道他的猜想完全没错:

  这个所谓的“海神三叉戟”,从能量的反馈来看,根本就配不上传说中的海神波塞冬的伟力,甚至根据维内托的深入检测,它的神秘度都不如吹雪身上的史诗舰装。

  只不过,在这个“三叉戟”的核心部分,封印着一丝纯粹的秩序之力,似乎与这个世界的权柄有关,因此,它在这个世界上具备净化一定范围之内所有的“负面状态”的功效。

  是的,这个有着许多传说的神器,实际上就是一个一次性用品。

  王舜将他的猜测与自己的舰娘们一说,立即就得到了她们的一致赞同。

  同样的,王舜的计划也就具备了实施的一切前置条件,就等到她们前往白浪湾,会一会那些“美人鱼”了。

  ————————分割线————————

  在庞塞德莱昂号上面的冒险大约一个月之后,安妮公主复仇号和黑珍珠号两艘传奇海盗船在经过长途跋涉之后,终于来到了传说中有美人鱼出没的白浪湾。

  在白天的时间里面,整个白浪湾都是风平浪静的,完全没有任何如同传说当中那样的各种各样的怪物与奇谭。

  只不过,等到“黑胡子”爱德华·蒂奇和杰克·斯派洛领着一众的水手上了岸,准备设置陷阱的时候,码头上面的木头栏杆之上,各种刀砍斧凿的痕迹与一些好像野兽啃咬一样的破损的口子,使得这些水手都有那么一点不寒而栗。

  “黑胡子”爱德华·蒂奇也是知道一些关于美人鱼习性的传说,因此在来到了这里之后,他并没有因为没有看到美人鱼而气馁,也完全没有放松警惕,而是命令水手赶紧行动起来,设置陷阱,准备抓捕一条美人鱼。

  然而,这些人不知道的是,在这个时候,她们遇见的美人鱼,已经不是她们想象的哪一种了。

  由于此时和电影之中“黑胡子”爱德华·蒂奇来到白浪湾的时间还有数年的差距,在这个时候,美人鱼们还没有完全的堕落成捕猎水手吃人肉的怪物,而是还在与虚空的腐蚀抗争着。

  因此,在晚上,“黑胡子”爱德华·蒂奇与安妮公主复仇号的水手们当天晚上可谓是一无所获,只能暂时作罢,驻扎在白浪湾之中,静静的等待着。

  大约两天之后,所有的水手们都有一点松懈了,“黑胡子”爱德华·蒂奇也是有一点等待无用的焦躁与烦闷。

  这天也正是安洁莉卡·蒂奇负责安排水手执勤站岗,她刚刚将今天负责监视晚上海面的水手们的值班给安排好,就听到在安妮公主复仇号的观察哨值班的水手惊呼道:“远方有不明船只靠近,是一艘.......一艘铁船!”

  听到桅杆上面的观察哨里面的水手近乎于胡言乱语的话,安洁莉卡·蒂奇感到一阵莫名其妙:这个世界上哪有铁船啊?

  只不过,陪在安洁莉卡身边的杰克·斯派洛同样也听到了水手的这几句话。

  不同于安洁莉卡·蒂奇的茫然无知,杰克·斯派洛之前和王舜接触过,与特纳小铁匠也有过一番交流,因此,他知道,在这个世界上确实有那么一艘全身是钢铁的大船。

  想到这里,杰克·斯派洛连忙走到了船舷的位置,拿出了望远镜,向着刚才观察哨上面的水手指着的方向望去。

  果不其然,在杰克·斯派洛的望远镜的镜头里面,出现了一艘钢铁巨舰的身影。

————

  “Vittorio Veneto?”读着在那艘钢铁巨舰的侧面印刷着的舰名,杰克·斯派洛感到一阵惊讶:自己从威廉姆·特纳小铁匠那里听到的,好像不是这个名字?

  等到这艘钢铁巨舰慢慢的靠近了安妮公主复仇号的时候,此时在船上的所有人,包括已经知道了一些信息的杰克·斯派洛,都大吃一惊。

  安妮公主复仇号是一艘有着三十八门火炮和两门希腊火的五级风帆巡洋舰,考虑到其作为海盗船还进行了不少的改装,因此也可以称她为四级风帆战船,也没有什么问题。

  同时在吨位上,安妮公主复仇号也有着接近八百吨的准四级风帆战舰的巨大吨位。

  只可惜,与维内托的超过四万吨的排水量的巨大身躯相比,安妮公主复仇号无疑成了一个小舢板一样的小可怜。

  杰克·斯派洛在看到这个庞大的钢铁战争兵器的时候,他也同样陷入了抓狂之中。

  虽然之前通过特纳小铁匠的转述,杰克·斯派洛知道那位神秘的王舜“提督”拥有着一个能够召唤钢铁战舰的美女手下,但是他万万没想到,在特纳小铁匠口中的“钢铁战舰”,竟然有着这样夸张的船体。

  在看到这个庞大的船体的那一刻,闻讯赶来的“黑胡子”爱德华·蒂奇就已经生不起任何反抗的意识了。

  有着一定情报渠道的他自然是知道前一阵出名的钢铁战船和他的主人,“提督”王舜。

  本来“黑胡子”爱德华·蒂奇对于这种类似于神话的传说不以为意,毕竟水手喝多了什么疯话都会说,因此他原本以为这不过是众多荒诞的水手在酒馆之中的牛皮当中的一个罢了。

  万万没想到,这些水手不但没有瞎说,反而还说的不够,真实情况比水手之间的口口相传还要夸张。

  杰克·斯派洛也是担心“黑胡子”爱德华·蒂奇看见眼前的钢铁巨舰突然犯浑,想要夺取了她,毕竟海盗的贪恋他可是知道的一清二楚。

  只不过,出乎他意料的是,听完他转述的情报之后,“黑胡子”爱德华·蒂奇并没有产生太大的神色变化,只不过颇为赞许的拍了拍他的肩膀。

  对于杰克·斯派洛的劝告,“黑胡子”爱德华·蒂奇是真的听到了心理去了。

  与此同时对于杰克·斯派洛能够真的出言劝告,无论他是出于什么目的,这份人情他“黑胡子”爱德华·蒂奇领了。

  在维托里奥·维内托号的舰体停下来了的时候,“黑胡子”爱德华·蒂奇带着安洁莉卡·蒂奇和杰克·斯派洛,划着一艘小舢板,来到了维内托号的附近。

  他大声的喊道:“我是爱德华·蒂奇,安妮公主复仇号的船长,我请求您的同意,允许我上船与您交流。”

  感知非常强大的舰娘们自然是早早的就发现了安妮公主复仇号和黑珍珠号的身影,对于“黑胡子”爱德华·蒂奇和杰克·斯派洛的前来拜访,王舜也是早有预料。

  实际上,王舜和舰娘们之所以决定搭乘维内托的舰体前来,很大一部分的原因即在于为了最大程度上的震慑住这一帮无法无天的海盗,避免产生不必要的麻烦。

  现在看来,效果非常的好,就连桀骜不驯的“黑胡子”爱德华·蒂奇都主动前来,向着王舜这边服软。

  虽然这帮海盗对于王舜和他的舰娘们的强大力量而言,没有任何的威胁,但是就怕他们的纠缠与拖后腿,俗话说得好,癞蛤蟆落脚背,不咬人膈应人。

  因此,王舜也是同意了“黑胡子”爱德华·蒂奇的请求,对侍立在自己身边的声望说道:

  “可以了,声望,给他们放下去一个绳梯吧。“

  声望在听到王舜的命令之后,就在维内托号的侧面顺下去了一条绳梯。

  说是绳梯,但是与中世纪的麻绳绳梯不同,维内托号上面的绳梯是坚韧的尼龙绳材质,脚踏的地方也有着一个个小硬踏板。

  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绳梯,但是“黑胡子”爱德华·蒂奇还是从它的形状猜测出了绳梯究竟是什么以及它的用途。

  三个人爬了接近两分钟才慢慢的爬上了维内托号的甲板。

  他们的脚一踏上甲板,就看到维内托号一脸厌弃的表情。

  原来,他们虽然算得上海盗当中的上层人士,但是有一说一,他们的身上确实也很脏。

  甚至王舜在空旷的甲板上面,都依稀能够闻到他们身上的异味。

  也正因如此,维内托对于这样的脏人登上了自己的船体,感觉到极其的厌恶,恨不得马上将他们消灭的一点渣都不剩,然后用自己的舰娘能量将那里使劲的净化个十遍二十遍。

  只不过,想到他们对自己的提督还有着那么一点点的用处,维内托还是忍住了自己心中的怒意和动手的欲望。

  其实,在这个时候,王舜也非常的后悔,虽然有一些预料,不过这些家伙身上的味道实在是太大了,因此王舜在他们慢慢的走过来的时候,自己的嘴角也是微微的抽搐了一下,赶紧示意自己身后的声望给自己施加一个能够过滤气味的护盾。

  “黑胡子”爱德华·蒂奇还有杰克·斯派洛自然是不清楚自己身上的味道对于这些人是多么巨大的冲击,因此对于这些穿在他看来着颇为怪异,但是非常整齐干净华丽的一行人的那不加掩饰的厌恶表情也是有一些莫名其妙。

  但是慑于对方的强大武力,“黑胡子”爱德华·蒂奇只能默默的当作什么也没有发生,而是拉着自己的女儿和”女婿“,眼前站在中心位置的男子鞠躬施了一礼。

  “黑胡子”爱德华·蒂奇带着一丝有那么一点奇怪的咏叹调说道:

  ”赞美您,强大的提督,王舜船长,我是爱德华·蒂奇,是不远处的那艘小船的一名微不足道的船长,冒昧前来拜访您的伟大战舰,还请您原谅。“

  安洁莉卡和杰克·斯派洛从来没有看见过“黑胡子”爱德华·蒂奇有过这么卑躬屈膝地一幕,但是联想道脚下的而这艘巨大的钢铁战舰,他们也就立即理解了“黑胡子”爱德华·蒂奇的举动。

  此时,就在“黑胡子”爱德华·蒂奇话音刚落的那一刻,维内托号的周围响起了动听而又魅惑的歌声。

  ”My heart is pierced by Cupid, I disdain all glittering gold,

  我的心被爱神之箭射中,金钱在我眼中皆如粪土。

  There is nothing that can console me but my jolly sailor bold

  没有什么能带给我安慰,除了我那快乐勇敢的水手。

  Come all you pretty fair maids, whoever you may be

  来吧,美丽的金发女孩,不管你是谁

  Who love a jolly sailor bold that ploughs the raging sea,

  只要你爱着勇敢快乐的水手,他在汹涌的海上乘风破浪。

  My heart is pierced by Cupid, I disdain all glittering gold,

  我的心被爱神之箭射中,金钱在我眼中皆如粪土。

  There is nothing that can console me but my jolly sailor bold

  没有什么能带给我安慰,除了我那快乐勇敢的水手。

  Come all you pretty fair maids, whoever you may be

  来吧,美丽的金发女孩,不管你是谁

  My heart is pierced by Cupid, I disdain all glittering gold,

  我的心被爱神之箭射中,金钱在我眼中皆如粪土。

  There is nothing that can console me but my jolly sailor bold

  没有什么能带给我安慰,除了我那快乐勇敢的水手。

  Come all you pretty fair maids, whoever you may be........“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