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和舰娘一起打章鱼的日子 > 第六十四章 女仆声望

我的书架

第六十四章 女仆声望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根据美人鱼女王芙蕾梅亚·维拉斯克斯的描述,“世界的尽头”与现世的交汇点,就位于北冰洋海域,这个世界的北极附近。

  由于白浪湾地处中大西洋,加勒比海域附近,因此这一段路程将很是漫长。

  在王舜的建议之下,一行人决定不再按照维内托的最快航速行驶,而是慢慢的前进,顺便在路上让维内托和提尔比茨进行更多的配合练习。

  当然了,面对这种必要的训练,纵然是北宅,虽然在嘴上还是会叨念几句,向自己的长官,提督兼丈夫撒一个娇,但是在执行起来的时候还是会专心致志毫不懈怠。

  实际上,很多时候,王舜惊讶的发现,虽然不像印象之中的俾斯麦一样的刻板,但是德意志军人的严肃与谨慎在提尔比茨的身上还是会时常的展现出来。

  更多的时候,北宅提尔比茨只是因为有了心中的依靠在身边,比如自己的俾斯麦姐姐,再比如提督,因此才会变得慵懒和宅起来。

  当提尔比茨认真了起来的时候,她的那种女王一样的气势与军人一般的冷酷与严肃让包括维内托在内的小伙伴们都是大吃一惊。

  当然啦,每次当训练结束的时候,提尔比茨在王舜迎接她们之时,都会一下子就扑到王舜的怀抱里面,将自己的身体全部压在提督的身上,嘴里小声的念念叨叨的抱怨着

  而每当这个时候,维内托就会在一旁对自己的提督娇嗔和抱怨着,同时对于提尔比茨在自己的司令官的怀中撒娇表现得颇为不满。

  在这个时候,王舜的身上背负着一个肉肉香香的提尔比茨,手中还牵着生着脾气的维内托,两个人互相闹着玩一般冲着自己这个提督撒娇,而王舜也就只好幸福的痛苦着。

  逸仙和声望两位善解人意的温柔的人妻舰娘,此时此刻一般都会有一个将维内托半哄半骗的领走,另外一个则会帮着王舜将提尔比茨一起半拖半拽的拉到浴室之中,然后舰娘们进入浴室“泡澡”休息。

  这种闲适而又安宁的生活过了大约半个月左右,王舜一行人终于来到了北极圈的范围之内。

  在进入这个范围之后,可以显著的感觉到周围的空气突然之间变得极为的寒冷,并且海中的海洋动物与植物的种类与个数也在极大程度的减少。

  在这种环境之下,舰娘们每天的训练也只能被迫暂停了,维内托的舰体的锅炉也只能不情不愿的进行最大功率的工作。

  也正是在这个时候,王舜才终于知道了,在舰体展开的时候,作为幻想英灵的舰娘,为什么还要有锅炉这种东西了。

  由于舰娘虽然是幻想英灵,但是她们却有着原型舰这种东西,并且原型舰还是现代科技的产物,因此,虽然有着“舰娘立场”,“迈因特之海”这种不科学的事物,但是,舰娘的舰体大致上还是要符合各种科学的定理的。

  然而,既然是幻想英灵,舰娘们的舰体的核心自然是有着不科学的地方。

  在召唤舰娘的时候,王舜就知道了,舰娘最重要的就是她们的精神核心,也就是被秩序侧大佬创造出来了之后,休眠在“迈因特之海”里面的那一部分。

  而在来到现世之后,通过王舜的提督网络,利用世界币的力量构造出来的这个躯体,仅仅只是相当于给舰娘的精神核心穿上的一层外衣罢了。

  这就有一点像是“星际争霸”里面的净化者族群一样,只有在迈因特之海或者提督网络里面的舰娘核心存在,舰娘就是永远不死,可以无限的复活。

  而在舰体展开的情况下,舰娘们的精神核心实际上就具现在了她们原型舰的锅炉的位置,并且同样的充担了能量核心和动力源泉的角色。

  在这里,舰娘将提督分配给她们的燃料弹药储存起来,然后按照需求分配给火炮或者轮机系统等等。

  没错,虽然舰娘的燃料是一种幻想产品,即在提督网络当中每一分钟都会补给一点的油弹钢铝之中的“油”,但是舰娘的舰体的动力装置还是二战时期的舰船轮机系统。

  只不过,驱动轮机系统的,从原来的锅炉,变为了舰娘核心。

  也是因为同样的缘故,整艘船的电力系统,以及空调系统等等,虽然不需要人工的操作,而是完全可以在舰娘的控制之下自动运转,并且可以在每一次舰娘展开舰体的时候自动的自检一次,但是其运转的原理,却仍然是同原来的机械一样。

  在这种情况之下,舰娘们虽然可以通过消耗资源对自己的舰体进行维修,或者具现化出自己的原型舰上曾经搭载过的货物,但是仍然要符合一定的“科学道理”。

  王舜对于自己的这些“战舰少女”们,也直到这个时候,才算是有了一个较为清晰而深入的认识了。

  当然了,王舜不知道的是,在舰娘的心目当中,自己的舰体就如同自己的衣服一样,虽然弄脏了仍然会感到不开心,但也仅仅是一件比较贵重的衣服罢了。

  而自己的舰娘核心部分,就如同自己的赤身裸体一样,只有自己的爱人才能够观看到自己舰娘核心的真正的样子。

  就这样,在王舜不知道的情况下,维内托第一个真正的向自己的提督奉献了自己的一切。

  当然了,王舜自己也隐隐约约的有一些感觉,好像维内托与自己的亲密程度最近不知道为什么有了一个极大幅度的上涨,其他的舰娘们也对维内托好像很羡慕的样子。

  与此同时,王舜同样也能够感觉得到,自己的女仆长,日日夜夜陪伴在自己身边照顾自己同时也照顾着其他的舰娘们的声望,有时候在自己的身后看着自己的目光,仿佛更加的哀怨了。

  其实在这段时间里面,声望也想要和自己的提督有进一步的发展,但是阴差阳错的,这一段时间的事情格外的多,虽然这几天好容易有了一段比较闲适的时光,但是提尔比茨却又新来到了自己的主人的身旁。

  考虑到提尔比茨那么宅的家伙这段时间都在为了即将到来的大战而兢兢业业的训练着,声望也只能放下自己心中的那一点小想法,专心的侍奉起自己的主人兼提督。

  只不过,幸福总是在不经意之间到来。

  由于王舜一行人已经驶进了北极圈的范围之内,考虑到根据美人鱼女王芙蕾梅亚·维拉斯克斯的说法,在“世界的尽头”当中,气候和温度都与赤道范围之内比较的接近。

  再加上,根据维内托所说,她与北宅提尔比茨的默契与合击训练也基本上算是达到了目标,因此,可以暂时停止,转为在提督网络当中进行数据模拟。

  因此,终于可以不用每天出门,而是可以在没有姐姐的看管之下宅在自己的房间里面的北宅,开始了自己的“幸福生活”。

  而声望也终于是有时间在没有别人的干扰的情况下与自己的提督独处了。

  就在这一天,王舜既没有与逸仙同床共枕,也没有与近来亲密度暴涨的维内托共眠,而是在舰长室里面单独的想着什么。

  独自坐在舰长室的办公桌之后,王舜虽然眼睛在看着此时已经完全黑了的天空,但是心神已经完全侵入了提督网络之中,一遍又一遍的看着加勒比海盗的系列电影,想要从中找到一些自己可能忽略掉的,对于即将到来的战局有利的东西。

  良久之后,王舜的心神从提督网络之中脱离开来。

  虽然不需要像过去一样用眼睛紧紧的盯着电脑或者电视的屏幕,但是全神贯注的一遍又一遍的看着这些电影画面,王舜依然感觉到很累。

  就在这个时候,声望的一杯温度恰到好处的大吉岭红茶,可算是救了王舜的性命了。

  王舜接过声望递过来的红茶杯,轻轻的品了一口,无论是温度还是浓度,都可以说是恰到好处。

  之后,王舜将自己的茶杯中的红茶一饮而尽,感觉到温暖的茶水顺着自己的喉咙流入自己的身体之中,这种感觉无比的舒服。

  见自己的提督的茶杯空了,声望轻轻的俯下身子,询问自己的提督要不要再来一杯。

  王舜对于这种声望特意具现化出来的印度大吉岭红茶的口味可以说是特别的喜欢,因此自然是非常乐意再来一杯。

  在声望为自己的茶杯之中倒入红茶的时候,王舜还在感叹,虽然说起饮食,C国的八大菜系的无数名菜可以说吊打世界上的所有国家,只有法国菜勉强可以一战。

—————

  尤其是大英(嘤)帝国,他们的黑暗料理可以说的上是世界闻名。

  然而,单单就饮品而言,无论是英式红茶,抑或是意式咖啡,都有着不输于中国的传统茶饮的独特魅力。

  想着这些,王舜将声望再一次端过来的红茶一口喝了下去,感受着这种饮料的独有的风味之后,就摆摆手,示意声望不用再给自己倒了。

  声望将茶壶放下,然后少有的不再是侍立在王舜的身后,而是坐在了王舜的身边,右手轻撩了一下自己的金黄色的头发,对着自己的主人兼提督说道:

  “主人,您刚才一直在皱着眉头,是有什么心事吗?可以和声望说说吗?也许声望可以帮到主人的。”

  王舜对于自己的舰娘自然是不会有任何的顾虑,因此将自己刚才一直在思考的东西和声望说了说。

  对于这些事情,声望自然是没有什么好主意,只能劝着自己的主人不要太过焦虑,要劳逸结合。

  当然了,说起来简单,实际上王舜自然是不会有那么轻松的就放下这些。

  只不过,见声望少有的主动和自己说话,王舜也就不再思考那些东西了,而是转而与声望聊起天来。

  说起来,在王舜的这些舰娘当中,声望是与自己呆在一起的时间最长,但是互相之间的交谈也是最少的。

  尤其当维内托和提尔比茨相继回归到自己的身边之后,声望与自己的交流就越发的少了。

  因此,对于声望这位自己最信赖的女仆长,王舜突然发现自己对她的了解实在是太少了,因此趁着这个机会,王舜对着声望算是顺便闲聊的问道:

  “声望,你除了当女仆,平时还有什么别的爱好吗?”

  对于王舜和自己的交谈,声望自然是无比的欢喜的,她站起了身来,想要对王舜一本正经的进行回答。

  王舜见状连忙摇摇手,对着声望说道:“不用这么正式,只是咱们两个闲聊罢了。你也是我的婚舰,就不要总是这么多礼节了。”

  见王舜这么说,声望总算是不再一板一眼的给王舜行女仆礼了。

  但是同样的,这句话同时也勾起了声望的不满,因此,少有的,声望对王舜带着一点娇嗔说道:

  “您也知道我是您的婚舰吗?平时我只不过是您的女仆罢了,就算是女仆长,那里能够和女主人相提并论呢?”

  见声望说起了这件事,王舜尴尬的挠了挠头发,对着声望说道:“你确实是我的婚舰啊,我也一直拿你当我最信赖的人看待啊!”

  此时,声望已经感觉到了,今天的这种情况很有可能是自己这段时间以来最好的机会,作为潇洒的女仆长,声望自然是不会错失良机。

  因此,声望从自己的椅子之上站了起来,在王舜惊奇的目光之中,坐到了王舜的怀中,双手怀抱着王舜的脖子,吐气如兰,对着此时对于声望的举动完全懵了的王舜说道:

  “主人,提督,您觉得声望的身材好吗?”

  对于声望突然之间直来直去的话,王舜有一些措不及防,只能尴尬的应对道:“当然好了,声望的身材很棒。”

  声望又进行第二次攻击:“那么请问主人,声望漂亮吗?”

  王舜此时已经彻底懵掉了,只能顺着声望的话,回答道:“声望很漂亮,金黄色的头发和异色的双瞳都很美。”

  声望最后投出了直球:“那么主人,声望作为您的婚舰,是不是可以要求您执行男主人的义务呢?”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