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和舰娘一起打章鱼的日子 > 第七十六章 建造结束

我的书架

第七十六章 建造结束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5:30:00?五个半小时?王舜一看这个建造时间,就知道,自己终究不是那种欧洲白皮欧皇,只不过不是非洲酋长,而是亚洲黄皮普通人罢了。

  自己想要一举将自己的炸逼大队建成,也不过是一种美好的期盼罢了。

  见自己的提督看到这个有一些不开心与不情愿,此时站在一旁的赤城连忙提醒着自己的提督道:

  “提督,在这个时候,你不能表现出不高兴来呀,不然,马上就要来到您身边的姐妹还会以为您不欢迎她的到来呐,这样就不好了。”

  王舜听完,也是一下子反省了过来:对呀,就算是这次建造的不是现在自己最希望的大凤,但是自己的镇守府里面的舰娘,又有哪一个自己不喜欢的呢?

  因此,王舜就将自己的不高兴,沮丧全部都收了起来,而是重新收拾起了自己的心情,并开始期待着新舰娘的到来。

  随着王舜将那个如同灭火器一样的形状的鲜红色的“快速建造”放入了那个在建造器上面的哪一个凹槽里面之后,随着“快速建造”在凹槽之中的缓缓的溶解,建造器的铁门上面的鲜红色的倒计时迅速的归零。

  紧接着,在一阵今天已经响过了数次的水蒸气的轰鸣声之后,建造室的大门最后一次的打开,一个英姿飒爽的短发身影,就出现在了一众舰娘的面前。

  她迈着军人一般的步伐,笔直的走到了王舜的面前,敬了一个标准的德意志军礼,随后用她的铿锵有力的声音高喊道:

  “Ich bin Bismarck, die Kristallisation der deutschen Technologie, bitte denken Sie daran.Mit der neuesten Ausrüstung kann mich niemand aufhalten!

  (我是德意志科技的结晶俾斯麦,请铭记于心。改造了最新型的装备,已经没有人能阻止我前进了!)”

  没错,王舜这一次建造出来的舰娘正是德意志帝国海军的旗舰,G系舰娘的大姐头,俾斯麦级一号舰,北宅提尔比茨的姐姐,“波斯猫”俾斯麦。

  作为王舜前期的数名主力战列舰之一,王舜的俾斯麦自然是满级改造的婚舰,并且舰装也是一个猫炮,两个MK6,以及一个九一式穿甲弹。

  俾斯麦在游戏之中在王舜将她改造之后就直接选择了二技能“永不沉没的战舰”,再加上她改造之后在一众战舰之中可以排得上前五的装甲和少有的达到了三位数一百点的耐久,因此在技能的帮助之下,俾斯麦确实完全可以称得上“永不沉没的战舰”。

  尽管俾斯麦的防空与她的妹妹提尔比茨一样,完全就是可以视为没有,因此在游戏的最初几个版本之中,俾斯麦的出场率降低了许多。

  然而,随着之后大版本的更新,航空轰炸的威力大幅度的降低,这就导致了俾斯麦在面对敌人的时候,自身所带的免除小幅伤害的圣盾可以将自身受到的绝大部分的航空轰炸和小口径舰炮的攻击降至最少,甚至可以降为零。

  再加上,俾斯麦的耐久度达到了一百点之多,因此经常会出现其他的战舰已经中破甚至在积少成多之下已经大破了,而俾斯麦的耐久度依旧是绿色的健康的情况。

  而这,也就在某种程度之上保证了俾斯麦在面对最后的敌人的情况下,可以做到最大威力的输出。

  与此同时,俾斯麦的舰装属性也是非常的优秀,除了对空不足这个已经几乎被俾斯麦的技能给遮掩住了的缺点之外,俾斯麦几乎是一艘没有任何硬伤的完美战舰。

  正如俾斯麦所说的那样,俾斯麦级战列舰,就是德意志科技的最高结晶。

  而在战场之外,与自己的宅女妹妹北宅提尔比茨不同,俾斯麦是一个军人作风非常强烈的角色,甚至由于大多数的舰娘都多多少少有一些懒散,俾斯麦几乎是整个镇守府里面,最正经,也是最像军人的一个角色。

  只可惜,俾斯麦的亲妹妹,北宅提尔比茨,几乎就可以称之为这个镇守府最不正经也是最懒散的一名舰娘。

  除了在外出作战,尤其是自己的姐姐不在的时候,北宅偶尔会化身为“孤独的北方女王”,冷冽而又高傲,非常的靠谱。

  然而除此之外,尤其是当自己的姐姐俾斯麦在自己的身边的时候,北宅真的就是一个无药可救的死宅女,而且极度的喜欢画自己的姐姐与胡德,威尔士亲王,或者提督的本子。

  也正因如此,再加上俾斯麦自己也清楚,自己的妹妹完全就算因为自己在她的身边,还有心爱的提督,因此才会这样无忧无虑,一副懒洋洋的模样,并且对于外界的事情毫不关心。

  与此同时,北宅提尔比茨有时候惹自己生气,或者“画自己的本子”这种种行为,实际上,也只不过是北宅害怕自己如同原型舰的记忆之中一样的离去,想要和自己靠近,和自己撒娇的一种特殊的方式罢了。

  因此,实际上对于自己的这个妹妹,俾斯麦也实际上完全下不了狠心,也只不过能够时不时的提点她一下,或者管一管她有些时候有些超格了的事情罢了。

  在俾斯麦回归自己的身边之后,王舜的这一轮建造也就全部结束了。

  这一边,见王舜和俾斯麦已经打完了招呼,之前一直站在一边,和自己的妹妹萨拉托加以及不善言辞的汉考克说着话的太太列克星敦,也就领着自己这边的两个航空母舰舰娘,来到了自己的司令官兼老公的身边。

  另一旁,俾斯麦见列克星敦也在,就和她打了一个招呼:“列克星敦小姐,您也在提督的身边呀。”

  嗯,从这句话也可以看出来,俾斯麦是真的不善于与别人友好的交流。

  太太列克星敦自然也是早就知道了俾斯麦的脾性,并且也知道俾斯麦也没有什么恶意,因此也就笑一笑,将这件事情翻篇了。

  随后,她对着还站在这边的王舜说道:

  “提督,我之前听维内托说,声望和逸仙在大食堂的位置为大家做了一顿丰盛的晚餐,正好,我们这些刚刚回到您身边的舰娘,还没有和那些‘前辈’们见面,不妨大家现在就过去吧。”

  王舜点了点头,也是对着自己身边的这些舰娘们说道:“嗯,那就按照列克星敦说的,大家赶紧到大食堂去吧,那些驱逐小家伙们也应该等急了。”

  此时,维内托和赤城听到了提督的话语中的“按照列克星敦说的”这几句话,稍微眯了眯眼睛,但是也什么话都没说,只是和提督一起,朝着建造室的大门之外走去。

  一路上,列克星敦基本上主导了聊天的话题。从路边的一草一木之中所包含的镇守府之中的小故事,到询问提督之前的冒险之中的一些惊险的经历。

  并且,在和提督聊着这些话题的同时,列克星敦也没有忘记自己的身边这些舰娘们,基本上没几句话都会照顾到某一位或者某几位舰娘,使得在场的所有舰娘都没有被冷落或者不舒服的感觉。

  就连一向沉默寡言的汉考克以及不善言辞的俾斯麦,都在这一路上和提督以及列克星敦聊了好几句话,因此,这大约半个小时的步行并不算太过枯燥乏味。

  在王舜和一众的舰娘们到达了大食堂之后,一进入大门,就闻到了一股非常强烈的食物的香味,以及驱逐舰小家伙们在声望的指挥之下有序的摆放物品,餐具以及移动桌子等等活动,整个场面非常的有爱。

  第一个发现王舜和舰娘们的,是这些驱逐小家伙们之中,最有活力的深雪,身为一名活力型的运动少女,她几乎就是整个会场之中最不安分的哪一个。

  而在王舜一来到了大食堂里面,正在一边忙着声望安排给自己的任务,一边还四处张望着的深雪一下子就看到了提督的到来。

  此时,深雪一下子就放下了手中的活计,跑着就冲到了自己的提督的身边,然后就一下子扑到了自己的提督的怀里,随后就娇憨的开始念叨起刚才发生的事情了。

  此时,伴随下深雪弄出来的巨大的响声,其他人也纷纷发现了自己的提督的到来,除了那几个性格比较稳重的之外,剩下的都放下了自己手中的东西,跑到了自己的提督的身边,七嘴八舌的说着自己干的什么活,或者自己分到了那个那个房间,和谁住在了一起等等。

  在这个时候,王舜的女仆长也看到了王舜,并且看到了王舜被驱逐小家伙们围起来的情况,因此,就假装有些严肃的说道:

  “小家伙们,声望姐姐刚才安排你们的任务都完成了吗?赶紧,一会儿马上就要开饭了,在吃饭的时候再和提督说话,黄渤海?”

  驱逐舰小家伙们一听,连忙赶到了刚才自己的任务那里,以自己的最快速度进行着餐具布置或者饭菜和桌椅板凳的摆放工作。

  而在这个时候,声望才对着自己的主人行了一个女仆礼之后,开口说道:“主人,我和逸仙小姐已经将宴会基本上准备完毕了,请主人和诸位舰娘小姐们入席吧。”



  说罢,声望就引领着王舜向着宴会的主席位走去。

  而随着王舜而来的其他舰娘们,也按照自己的习惯,纷纷坐了下来。

  随后,在王舜的要求之下,声望也坐了下来,随后,在给逸仙留了一个位置之后,驱逐舰小家伙们也一个个的坐到了自己的位置之上。

  紧接着,随着逸仙将这次宴会的最后一道菜,也是这次也会的甜点的一个超大的接近七层的大蛋糕用蛋糕车推了上来之后,王舜就连忙对着逸仙说道:

  “今天晚上真是辛苦你了,逸仙,忙活了这么长时间,做了这么一大桌子的各式各样的美味佳肴,赶紧坐下来,休息一会儿吧!”

  随后,王舜举起了自己的酒杯,对着坐在自己的左右两侧,大大小小一共十四名正在注视着自己的舰娘们说道:

  “来吧,大人们倒上自己喜欢的饮品,小孩子们就和提督一样喝着你们声望姐姐鲜榨的果汁,让我们一起,感谢声望和逸仙做了这么一桌子的好菜,大家,干杯!”

  在王舜话音落下之后,无论是在场的大大小小,都纷纷附和着“干杯”,随后将自己倒在杯子里面的酒水或者饮料一饮而尽。

  此时,在路上已经和维内托在提督网络之上对于之前的王舜在《加勒比海盗》世界的冒险经历,以及虚空的资料等等的信息都已经共享完毕的俾斯麦,发现场中自己的妹妹提尔比茨并不在这里。

  于是,俾斯麦在众人将杯子放下,开始品尝着桌子之上的美味佳肴之时,对着自己的提督问道:“提督,我妹妹提尔比茨哪里去了?”

  王舜心中暗道不妙,但是也实在没有什么好的理由来为提尔比茨遮掩,因此只好实话实说道:

  “北宅她在自己的房间里面打游戏呢,她说在上个世界里面她辛苦了好久,而且一局游戏没玩,因此早已经迫不及待了,让我在宴会结束之后顺便给她带点吃的就行。”

  俾斯麦闻言,气的她的两个形似猫耳的头发都在不断的抖动,但是考虑到这么多人在这里,不能扫了大家的性质,因此只能暂时隐忍下来,等着宴会结束之后再于提尔比茨秋后算账。

  王舜见俾斯麦的这样一副表情,心中为此时还在房间里面鏖战的北宅提尔比茨默哀了几秒,心说,提子,不是提督不帮你,实在是爱莫能助啊!

  此时,听到了王舜和俾斯麦之间的对话的逸仙张口对着俾斯麦劝慰道:“没关系的,俾斯麦,我在厨房里面给提尔比茨留了德式烤香肠汉堡以及猪肘子,在我们吃完之后让提督送给她就可以了。”

  俾斯麦闻言,心中的怒气更是高亢了几分,但是她自然是不能对着逸仙撒气,因此她对着逸仙道了一声谢之后,就坐回了座位,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只不过,看着俾斯麦一口就干了一瓶啤酒,王舜和逸仙面面相觑,只好为此时还在房间里面的提尔比茨祈祷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