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和舰娘一起打章鱼的日子 > 第一百四十八章 国王降临

我的书架

第一百四十八章 国王降临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对于王舜的话语,伊蒙学士虽然只是认可其中的一部分,但是在考虑到王舜一直以来所展现出来的实力,伊蒙学士也是觉得,他的豪言壮语并不是大言不惭,而是真正有可能实现的事情。

  因此,伊蒙学士并没有开口就反对王舜的计划以及志向,而是开始详细的问了起来王舜的具体的计划以及策略。

  而王舜在这个时候也没有丝毫的隐瞒的对于伊蒙学士诉说着自己这一段时间的策划。

  当然了,这仅仅指的是战略以及军事方面,由于自己的穿越者以及先知先觉的事情并不能说,因此对于一些关乎于未来的一些事件的应对,王舜并没有说。

  因此,王舜的计划就听起来有一些单薄,但是在考虑到王舜的舰娘们的实力之后,似乎王舜的战略还有着一些的可行性。

  随即,伊蒙老学士就不再提及这些东西,而是转向了丹妮莉丝,询问起她这些年以来的状况。

  而丹妮莉丝在这个时候,一方面也是为了哄老人高兴,另外一方面也是因为自己这些年以来一直都比较的寄人篱下,颠沛流离,这一次猛地见到了一个自己可以信任的晚辈,因此也是终于可以痛痛快快的诉说一番。

  因此,在一时之间,爷孙二人倒是聊得非常的畅快。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王舜在此时突然之间,接到了列克星敦在提督网络之中的传信,在临冬城以南大约一百五十公里左右的地方,舰娘们的飞机在侦察的过程之中发现了一大队人马向着北方浩浩荡荡的前进。

  根据列克星敦在飞机的视角之上进行的观察,这应该就是国王劳勃·拜拉席恩一世的前来临冬城的一行人了。

  同时,这也就意味着,北境公爵奈德·史塔克的养父,前国王之手,首相琼恩·艾林,已经被“小指头”培提尔·贝里席给毒害了。

  ————————————分割线——————————

  在王舜和伊蒙老学士在黑城堡王舜和舰娘们所改造的房屋之中商谈着的时候,在北境公爵奈德·史塔克的卧室之中,奈德·史塔克的公爵夫人,凯特琳·史塔克,在这个时候,正在和自己的丈夫说着同样的一个消息。

  北境公爵在刚刚接受到侍从的传话,来到和自己的夫人同床共枕的卧室的时候,心情还算是不错,因此对着自己的公爵夫人调侃道:

  “我猜你不是跑来跟我聊睡前故事的,何况我知道你一点也不喜欢这个地方。究竟是什么事,我的好夫人?”

  凯特琳握住丈夫的手。“今天我们接获了悲伤的消息,大人,我不想在你清理宝剑之前打扰你。”既然无法减轻伤害,她决定实话实说。“亲爱的,我很难过,琼恩·艾林过世了。”

  他们视线相对,她可以清楚地看见他受的打击有多大,正如她所预料。奈德年轻时曾在鹰巢城做过养子,而膝下无子的艾林公爵待他和另一名养子劳勃·拜拉席恩有如生父再世。

  当疯王伊里斯·坦格利安二世要求他交出两人的项上人头时,这位鹰巢城公爵揭起他的新月猎鹰旗,宁可兴兵发难也不愿出卖他誓言守护的人。

  而就在十五年前的那一天,这位再世生父又成了奈德的连襟。他们俩并肩站在奔流城的圣堂里,娶了一对姐妹,也就是霍斯特·徒利公爵的两个女儿。

  “琼恩……”他说,“这消息确实么?”

  “信上有国王的印鉴,且是劳勃亲手书写。他说艾林公爵走得很仓促,就连派席尔国师也束手无策。不过国师给他喝了罂粟花奶,所以琼恩并没受太多折磨。”

  “我想这也算是最后的一点慈悲。”他说,她看见他脸上的悲伤,但他最先想到的还是她。“你妹妹,”他问,“还有琼恩的儿子,有他们的消息吗?”。

  “信上只说他们安然无恙,并已返回了鹰巢城。”凯特琳说,“我真希望他们回的是奔流城。鹰巢城高耸孤绝,那里一直是她丈夫的地盘,并非她的归宿。琼恩大人的回忆肯定会萦绕鹰巢城里每一块砖石。我很了解妹妹,她需要的是家人和朋友的支持与陪伴。”

  “你叔叔不是正在艾林谷中等着她?我听说琼恩任命他做了血门骑士。”

  凯特琳点点头,“布林登当然会尽他所能照顾她和她儿子,可是……”

  “那么你去陪她吧,”奈德劝促,“把孩子们也一起带去,让她的居所充满欢笑和喧闹。那孩子需要其他同伴的陪伴,你妹妹更不应该独自哀悼。”

  “如果我能去就好了。”凯特琳说道:“信上还说到别的事,国王正在前往临冬城的路上,他要找你共商国事。”

  奈德好一会儿才理解她话中含义,但当他恍然大悟时,眼中阴霾顿时一扫而空。“劳勃要来?”她点点头,他脸上随即绽开一抹微笑。



  凯特琳真希望自己能分享他此刻的喜悦,但她在庭院里听到了传闻,说是有只冰原狼死在雪地里,喉咙中有根断裂的鹿角。

  恐惧如同毒蛇般在她心里蜷曲,但她迫使自己在这个她所深爱的男人面前强颜欢笑,这个不相信任何预兆的男人。“我就知道你听了会高兴,”她说,“我们应该通知你在长城的弟弟。”

  “对,对,当然,”他同意,“班一定想来。我请鲁温师傅派他最快的鸟儿送信去。”奈德直起身,也拉她起来。“该死,我们有多少年没见面了?他居然没有特意通知我。信上有否注明大约有多少人会来?”

  “我想至少有一百位骑士罢,加上他们的随从,还有这个数目一半的自由骑手。瑟曦和她的孩子们也都来了。”

  “那么为他们着想,劳勃不会走太快的。”他说:“也好,这样一来我们才多点时间准备。”

  “王后的哥哥也在队伍里。”她告诉他。

  奈德听后脸色立刻一沉。凯特琳很清楚他对王后的家族素无好感,凯岩城的兰尼斯特家族当年是最晚加入劳勃势力的大贵族,直等到胜败情势明朗化后方才表态,而奈德始终没有原谅他们。

  “也罢,如果劳勃来访的代价是这些兰尼斯特家的讨厌鬼,那就认了罢。只是,听起来劳勃好像把他半个宫廷的人都带来了。”

  “国王走到哪儿,王国就跟到哪儿嘛。”她答道。

  “看看那些孩子倒也不错。上次见到那个兰尼斯特女人,劳勃最小的儿子还在喝她的奶水。一转眼都几年了?他现在应该已经……多少……五岁了吧?”

  “托曼王子七岁了,”她告诉他,“和布兰同年。奈德,请你小心措辞,那兰尼斯特女人好歹是我们的王后,而且据说她一年比一年傲慢。”

  奈德捏捏她的手,“我们得办场晚宴,当然还要请乐师和歌手,嗯,劳勃铁定会去外面打猎。我这就派乔里带上一名荣誉护卫南下国王大道去迎接,把他们护送回来吧。

  诸神在上,我们要怎么喂饱这些人啊?你说他已经在路上了?这家伙真该死,他这做国王的家伙真是该死。”

  先不论在临冬城之中,为了迎接国王的到来,整座临冬城之中会变得如何的热闹,单单是考虑到在这个宴会之中,会出现布兰·史塔克被“绿先知”附身,以及那位可敬的智者,“兰尼斯特巨人”,“小恶魔”提里昂·兰尼斯特的到来,这些都值得王舜前往那里。

  因此,在最后与伊蒙学士寒暄了一番之后,王舜让声望负责将学士送回到守夜人军团的议事大厅之中,而自己则是和舰娘们商讨起来前往临冬城的事宜。

  首先,有一点,丹妮莉丝坚决不能够前往临冬城,毕竟劳勃·拜拉席恩一世这位鹿家的国王如今还在维持着大陆脆弱的和平。

  因此,王舜想要实行的那些活动,还需要这位维斯特洛大陆的七国的名誉的国王活着并且压制住一切的野心家们。

  与此同时,王舜还想要具体试探一下,那位“八爪蜘蛛”,太监瓦里斯的情报能力究竟有没有小说之中提及的那么可怕,以及他是否是真的效忠于坦格利安家族。

  最后,王舜还想要让自己的舰娘们仔细的试探一下,就在劳勃·拜拉席恩一世带领着前往北境的那些随从之中,究竟有多少个被虚空给腐化了的贵族。

  因此,就在声望将伊蒙学士给送走了之后,王舜就开始让舰娘们做好准备,而王舜则是决定假装不知情,而是借着向北境公爵奈德·史塔克送上任务的目标,也就是这些“异鬼”的理由,和班杨·史塔克一起前往临冬城之中。

  事情在没有王舜的插手的情况下,也的确是朝着王舜所预料的,“故事情节”一样的发展,班杨·史塔克在一天之后就收到了从临冬城传来的信件,让他前往临冬城去迎接国王。

  班杨·史塔克自然是欣然前往,可是在他刚刚打点好行装的时候,就在门口被早有准备的王舜给堵了个正着。

  班杨·史塔克还在疑惑着的时候,王舜就对着他说道:

  “班杨大人,听说您想要前往临冬城,去会见北境公爵大人?”

  班杨·史塔克虽然有一些惊讶,但是并没有怀疑,因为这个消息在这个小小的黑城堡之中早已经传开了,王舜知道这件事情丝毫不奇怪。

  但是,班杨·史塔克还是不明白王舜的目的,而在经过了这一段时间的相处之后,两个人之间可以说也是非常的熟悉了,因此班杨·史塔克直接对着王舜问道:

  “确有此事,我受到兄长的召唤,前往临冬城。不知道王舜大人有什么事情吗?”

  王舜此时顺势就提出了自己的请求:“班杨·史塔克大人,正好,由于我之前在临冬城的城堡之前,由于没有人引荐,还是花费了很大的功夫才终于得已拜访请见北境公爵大人。

  如今,在下想要向北境公爵大人献上我在绝境长城北面所获得的战利品,并且请求大人的一个恩典。

  因此,我想要和班杨大人一起前往,这样才能够直接的,通过大人的路子,和北境公爵大人进行交流。”

  虽然班杨·史塔克在考虑到国王到来临冬城的时候,自己的哥哥一定是会忙的不可开交。

  但是,在考虑到,自己亲眼所见,绝境长城以北的异鬼的问题的确是已经如鲠在喉了,并且在国王面前展示,也的确能够受到更多的重视。

  因此,在这个时候,班杨·史塔克就答应了王舜的请求,并且约好在一个小时之后出发。

  而王舜自然是非常愉快的答应了,毕竟,他的东西早就已经收拾好了。

  在赶着一个装着异鬼,两个装着尸鬼的三个上面装有囚笼的马车上路之后,不一会,单独骑着马的班杨·史塔克以及在他身后的那个,正好也有公事,想要在南部为守夜人军团补充新兵的“浪鸦”也赶了上来。

  而王舜此时也不张口,而是在见到队伍汇合了之后,就加快了自己的马车的速度,快马加鞭的向着临冬城赶去。

  而在两天半之后,就在王舜和舰娘们还在路上的时候,国王的车架已经在五天的时间里面赶了一百五十公里的路,在一个下午的时候,抵达了临冬城。

  国王来访的队伍如同一条由金、银和钢铁交融而成的璀璨河流,浩浩荡荡涌进城堡大门。

  他们为数一共三百,由引以为傲的封臣与骑士、誓言骑士和自由骑手所组成。冰冷的北风拍打着他们头顶高举的十数面金色旗帜,上面绣了象征拜拉席恩家族的宝冠雄鹿。

  队伍中有不少奈德熟悉的面孔。

  一头亮眼金发的是詹姆·兰尼斯特爵士,脸带烧伤的是桑铎·克里冈。

  而在他身旁的高大男孩就是王储乔弗里·拜拉席恩。

  至于他们身后的那个畸形矮子,毫无疑问,那就是“小恶魔”提利昂·兰尼斯特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