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和舰娘一起打章鱼的日子 > 第一百五十二章 城堡夜宴(二)

我的书架

第一百五十二章 城堡夜宴(二)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长城外也有冰原狼,我们外出巡逻时经常听到它们的嚎叫。”班扬·史塔克意味深长地看着琼恩·雪诺,带着深意问道:“你平日不是都和你弟弟他们同桌吃饭吗?”

  “那是平日,”琼恩·雪诺语调平板地回答,“夫人认为,今晚若让私生子与他们同桌用餐,对王族是种侮辱。”

  “原来如此。”班杨·史塔克叔叔转头看看大厅尽头高台上的餐桌,语气之中带着异地难以理解的意味说道:“我哥哥今晚看上去不太有庆祝的兴致。”

  琼恩·雪诺也注意到了。

  私生子必须学会察言观色,洞悉隐藏在人们眼里的喜怒哀乐。

  他父亲固然举止都合乎礼数,但神情里却有种琼恩·雪诺从未见过的拘束。

  他不多说话,始终用低低的眼神扫视全厅,目光十分空洞。

  而隔着两个位子的国王倒是整晚开怀畅饮,络腮胡后那张大脸胀得通红,他不断地举杯敬酒,听了每一个笑话都乐得前仰后合,每一道菜他都像个饿鬼似地吃个不休。

  但是坐在他身旁的王后却如一尊冰冷的雕像。

  “王后也在生气,”琼恩·雪诺低声对他叔叔说,“下午父亲大人带国王去了地下陵寝,王后本不希望他去的。”

  班扬仔细地审视了琼恩·雪诺一番,说:“琼恩,什么事都逃不过你眼光,是么?我们长城守军很需要你这样的人才。”

  琼恩·雪诺骄傲地说:“罗柏用起长枪来比我有力,但是我剑使得比较好,胡伦还说我的骑术在城里也是数一数二。”

  “的确很不容易。”

  “你回去的时候,带我一道走罢。”琼恩·雪诺突然激动起来,“只要你去跟父亲大人说,他一定会同意,我知道他一定会。”

  班扬叔叔再度审视他的脸庞,“琼恩,对一个男孩子来说,长城是个很艰苦的地方。”

  “我差不多成年了,”琼恩·雪诺辩解,“下个命名日我就满十五岁,而且鲁温师傅说私生子会比其他孩子长得快。”

  “这倒是真的。”班扬的嘴角向下微翘,他从桌上拿起琼恩·雪诺的酒杯,斟满葡萄酒,深吸一口。

  “戴伦·坦格利安征服多恩领的时候也不过十四岁。”琼恩·雪诺又说。传说中的年轻龙王是他心目中的英雄。

  “那场仗可是打了一整个夏天,”叔叔提醒着琼恩雪诺:

  “你说的这个年轻国王,为了攻下多恩,死了一万人,后来为了守住它,又死了五万人。应该有人告诉他,战争可不是儿戏。”

  他又啜了口酒,抹抹嘴,随后说道:“而且,戴伦·坦格利安十八岁就英年早逝,你该不会忘记这一部分吧?”

  “我什么都没忘。”琼恩·雪诺吹嘘,酒精让他胆子也大了起来。

  他试着坐直身子,好让自己看起来更高大,“叔叔,我想进入守夜人部队服役。”

  对于这个决定,他早已反复思量,在夜里,当他的兄弟们在身边安睡酣眠的时候,他却辗转难安。

  罗柏·史塔克有朝一日会继承临冬城,以北境守护的身份指挥千军万马。

  布兰和瑞肯则将成为他的封臣,拥有各自的庄园,为他管理内政。

  他们的妹妹艾莉亚和珊莎则会嫁给其他豪族的子嗣,以贵族夫人的身份前往南方属于她们的领地。

  惟有他,区区一个私生子,他能指望些什么呢?

  “琼恩,你恐怕不知道。守夜人是一个视死如归的团体,我们没有家庭羁绊,永远也不会生儿育女,我们以责任为妻,以荣誉为妾。”

  “私生子一样有荣誉心,”琼恩·雪诺坚持着说道:“我已经做好宣誓加入的准备了。”

  “你只是个十四岁的孩子,”班扬·史塔克带着一丝酒意答道:“还算不上成人。在你接触女人之前,恐怕无法想像要付出的代价有多大。”

  “我才不在乎那个!”琼恩·雪诺火气直往上撞。

  “你若是知道,多半就会在乎了。”班扬·史塔克带着一丝调笑的意味说道:

  “孩子啊,倘若你知道发了这誓,会有什么样的后果,你就不会这么急着要加入了。”

  琼恩·雪诺听了更觉气恼:“我才不是你的孩子!”

  班扬·史塔克站起身,“我就可惜你不是我孩子。”他拍拍琼恩肩膀,随后说道:

  “等你在外面生了两三个私生子,再来找我,到时候看看自己会有什么想法。”

  琼恩·雪诺气的浑身颤抖。“我绝不会在外面生什么私生子,”他一字一顿地说道:“永远不会!”他将最后一句话当成毒液般吐出了口。

  这时他惊觉全桌的人不知什么时候都静了下来,所有人都盯着他。

  他只觉泪水充满眼眶,最后他站了起来。

  “恕我先告退。”他用最后一丝尊严说道,然后趁其他人看到他眼泪掉下之前,旋风似地跑开。

  他一定是喝多了,两只脚仿佛打了结,当即与一位女侍撞个满怀,使一壶掺香料的葡萄酒泼洒在地,四座顿时响起哄堂大笑。

  琼恩·雪诺眼中的热泪滚下面颊,有人想搀他,但他甩开善意的手,凭着辨不清地面的眼睛,继续朝大门跑去。白灵紧随其后,奔进低垂的夜幕。

  空荡的庭院分外寂静,内墙城垛上只有一位拉紧斗篷抵御寒意的守卫,独自蜷缩墙角,虽然看上去百无聊赖,表情悲苦,但琼恩·雪诺却有一千个一万个想和他交换位置的愿望。

  除此之外,整座孤城四下漆黑,满是寂寥。

  琼恩·雪诺曾去过一座被遗弃的庄园,那里杳无人迹、沉默阴郁,四下一片肃然,惟有巨石在默默倾诉过往主人的景况。

  今夜的临冬城便让琼恩·雪诺联想起了当时的情景。

  至于在宴会大厅里,刚才还与琼恩·雪诺在同一个桌子上面吃饭的那个琼恩·雪诺不认识的黑发陌生人,在这个时候也不再侧脸旁观,而是对着一旁脸色带着一丝愤怒夹杂着悲伤的班杨·史塔克说道:

  “至于这样吗,首席游骑兵大人?您为了保住您这个不姓史塔克的侄子,可真是煞费苦心啊!”

  班杨·史塔克这个时候心情不那么愉快,语气也就不如之前一样那么客气了,对着黑发的陌生人说道:

  “管好你自己吧,你还不知道会不会被贵族们看成一个小丑呢,王舜‘大人’!”

  没错,这位琼恩·雪诺眼中衣着奇异的黑发陌生人,正是带着他和舰娘们捕捉过来的“异鬼”与“尸鬼”的王舜。

  此时,宴会大厅之中气氛正酣,虽然还有一些暗潮涌动,但是在明面之上大家还是其乐融融的,并且小丑和歌舞也是轮番上阵,各个桌子之上也是杯盘交错。

  就在这个时候,王舜就拉着还在一旁有一点郁郁寡欢喝着闷酒的班杨·史塔克走了出来,来到了宴会大厅的正中心。

  这个时候正好是上一个歌舞刚刚结束,因此大家的注意力还在大厅之中。

  见到一个衣着打扮比较奇怪的家伙与一个守夜人军团的黑衣人走到了大厅的中心,在场的众人都是非常的惊奇,之前的话题与手中的酒杯都暂时的放了下来,期待着现在有什么好戏。



  而这个时候,虽然心里还是有一些不高兴,但是鉴于当前不怎么好的形势,以及对于绝境长城和守夜人军团的责任与忠诚,班杨·史塔克在这个时候还是按照之前与王舜的约定,对着此时坐在上首的自己的哥哥,北境公爵艾德·史塔克以及他身边的国王劳勃·拜拉席恩一世禀告道:

  “陛下,公爵大人,在下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需要向两位大人禀告!”

  此时,国王陛下正在高高兴兴的喝酒,他对于这些事情一向是不耐烦的。

  而在他身边的艾德·史塔克,虽然不知道自己的弟弟在搞什么鬼,但是还是秉着兄弟之间的信任,对着一旁不耐的正要开口将两个人给轰下去的国王说道:

  “陛下,这位黑衣人兄弟是我的亲弟弟,班杨·史塔克。他在这个时候,说的事情一定是非常的重要,因此,不妨听听他的话?”

  国王陛下这个时候虽然还是非常的不耐烦,但是他刚刚将艾德·史塔克任命为自己的国王之手,在这个时候的确不好驳了自己的好兄弟的面子,因此只好暂且听听下面的两个人准备说什么。

  这个时候,班杨·史塔克将舞台让给了王舜,而王舜在这个时候,也是抓紧了机会,准备开始自己在维斯特洛大陆之上的第一次“闪亮登场”。

  王舜首先对着上首的北境公爵艾德·史塔克禀告道:

  “史塔克大人,您大概是日理万机,因此不记得我了。

  我是在一个多月之前,在您的面前跟您讨要了那一份前往绝境长城的手令的哪一个人。现在,我的使命完成了,并且也有了非常惊人的收获,想要向大人禀告。

  大人,您相信‘异鬼’的存在吗?”

  王舜话音刚落,还不等艾德·史塔克说些什么,整个晚宴之上气压都非常的低,积攒了一肚子的怒火的瑟曦·兰尼斯特王后,在这个时候就以轻蔑的语气对着他身旁的艾德·史塔克说道:

  “我还以为北境公爵正如传说之中一样的公正,严谨,没想到也有着这样糊涂的时候。

  ‘异鬼’这种东西只不过是一个七国耳熟能详的吓唬小孩子的传说罢了,没想到北境公爵大人居然还会相信这样简单的骗子的骗局,真是闻名不如见面,令人大开眼界。”

  瑟曦·兰尼斯特夹枪带棒的话语使得在场的其他人在这个时候都下意识的闭上了嘴巴,生怕被上面的大人物的话语给迁怒到。

  而艾德·史塔克在这个时候虽然在心中也是对于瑟曦·兰尼斯特的话语感觉到非常的愤怒,但是这位是现在的七国的王后,因此艾德·史塔克只好压抑住自己心中的不满,而是转而对着自己的兄弟班杨·史塔克使着眼色,让他拉着那个出丑的骗子退下,准备将这件事情揭过。

  而在这个时候,班杨·史塔克好像是没有收到艾德·史塔克的信号一般,并没有动作,而是任凭王舜在那里继续。

  至于王舜,在这个时候不但不愤怒,甚至还有一点点的想笑。

  本来,王舜还害怕自己在这个时候的话语被在场的“大人物”们忽略,因此还做好了一鸣惊人的准备。

  没想到,这位今天一直积攒着怒气的自己注定的敌人之一,瑟曦·兰尼斯特王后在这个时候为自己做了这样的一个恰到好处的助攻,因此自然是不会放过这个机会。

  此时,在场中非常的安静的情况下,王舜在那里对着上面的贵族们说道:“诸位大人,的确这听起来难以置信,但是‘异鬼’是真的存在的,并且,我们还有着证据:我们抓了一头过来!”

  在场的所有人闻言,都是一片的哗然,就连在上面一直喝酒的国王劳勃·拜拉席恩一世在这个时候也被王舜大言不惭的话语给抓住了注意力。

  此时,他也不再毫不在意的喝酒了,而是如同找到了乐子一般,对着王舜说道:“真的,你们抓到了在大陆的传说之中流传了几千年的‘异鬼’?

  快,给我们展示展示,好让我们开开眼。”

  在这个时候,就连身为地主的北境公爵艾德·史塔克在这个时候也不好说什么了,只能期待着,自己的弟弟以及这位自己不记得了的家伙,真的是有什么收获,而不至于让自己以及北境和守夜人军团太过于丢脸。

  当然了,这个时候艾德·史塔克的心中不高兴也是有一些的,毕竟这件事情自己毫不知情,按理来说自己的弟弟应该提前的告诉自己一声,自己也不至于弄得这样不上不下的。

  就在宴会大厅的万众瞩目以及冷眼旁观之中,史塔克家族的城堡之中的侍从们,按照班杨·史塔克的吩咐,将一个之前寄存在城堡的外面的盖着黑布的大箱子给抬了进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