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白马修真记 > 第6章:返回前世篇

我的书架

第6章:返回前世篇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10点钟的票,现在已8点了。你还没起来,在床上做梦。 云飞你今天走不走?”白平安扯着嗓子说。
“起来啦!起来啦!”云飞掀开被窝,赶紧挤了挤牙膏。“哗,哗,哗......”又忙着放水洗脸,整个过程像打游击战。
“哥,快来吃早饭!”白小妹喊完云飞,又把饭菜都拿到饭桌上。“怎么这么多菜?吃得完吗?”云飞说。
“你马上就走了,下一顿饭恐怕要等你回来过年了。”贺兰花笑道。她心想儿子一走,估计也是1年半载才归来。
“谢谢妈!谢谢妈!你对我真好,饭做得真好吃。”云飞狼吞虎咽,像赶考一样打发时间。与白平安,贺兰花,白小妹各干一杯猕猴桃酒,便放下碗筷。
贺兰花知道儿子就要走,赶紧从柜子里掏出1000块钱,塞给云飞做盘缠 。白平安拿出一挂鞭炮。白小妹看到大家都停了筷子,她赶紧拉出云飞的行李箱。
云飞换了一身行装,这是一套很休闲的衣服。为了匹配这套着装,昨天黄昏时,他送完马玲儿回家,专门理了一个帅发型。
“帅不帅?”云飞问在场的人。“帅爆了,帅呆了......”人群中有人回答。
云飞回头一看,是马玲儿过来了。马玲儿来时,背着一个小包,手里拉着一个女式的小拉杆箱。马玲儿这是第二次来云飞家,贺兰花认识马玲儿,以为他和云飞还仅仅是同学关系。
“玲儿,你来啦!我们走吧!”云飞一句话说完。白平安一愣,心想:“这小子,和这个姑娘是什么关系?叫得如此亲密?”
贺兰花才反应过来,儿子这是谈上女朋友的节奏。她笑咪咪地说:“马玲儿,吃饭没?”
“阿姨!吃过啦!我也去深圳,刚好与云飞同道。”马玲儿赶忙解释。
“嘀,嘀,嘀......”的士车已然来到门口。转眼功夫,众人唯独不见云飞的踪影,正当大家用目光找寻时,云飞背着打包好的石盒。原来三件神物,云飞又背在身上。
白平安打开车尾箱后盖子,把云飞的拉杆箱及玲儿的行李箱放进车内。“砰......”他关上尾箱盖。“嘀......”司机按了一下喇叭,车子启动了。
“咆,咆,咆......”白平安点燃了鞭炮,贺兰花流了几滴眼泪。或许是儿子从没出过远门,他们多少有些不舍。
上车了,玲儿挥手向云飞一家人作别。云飞也向窗外招了招手,很快车子就风一般的开走了。临别时,云飞并没有看到马小海与马万年前来相送。
“玲儿,怎么没看到小海与你爸爸前来送你?”云飞问。“他们不来算了,以后你别提他们......”马玲儿一脸生气的样子。
云飞从马玲儿的表情中,已经猜测出马玲儿与马万年父子一定是闹翻了,便不再多问。的士司机瞧了云飞与马玲儿一眼,说:“小俩口,这是去哪里发财?”
云飞正准备解释,马玲儿赶快打断云飞的话:“我们一起去深圳工作。司机现在几点钟?还有多久到车站?”
“现在9点半,已经到了。”的士司机回了一声。云飞觉得不对啊!心想:“我们才刚恋爱,怎么就成了小俩口?”
的士车开到站了,云飞付了车费。“玲儿,你腿好些了没?”云飞问。“还没完全好,到候车室,你帮我再揉捏揉捏......”玲儿娇声回答,而云飞却点了点头.
他把行李都拿下车,牵着玲儿的手,往候车室方向走去。玲儿一身花短裙,配上那双大长腿。那貌美的品相,刚入候车室,很多目光便投射而来。
“云飞,我们坐那儿吧!”玲儿见时间尚早,便拉着云飞到候车室的东侧落座。云飞见玲儿走路有些跛,便又脱下袜子,给她揉脚。几番按摩,玲儿的脚扭伤似乎得到好转。
“到深圳的火车开始检票......”车站广播喊了几遍后,云飞提着拉杆箱,牵着玲儿的左手,而玲儿另一只手拉着一个小拉杆箱。
他们掏出票,过检票口。火车冒烟,“呜”地一声开动了。云飞与玲儿找到自己的座位,两个刚好相连的座位,玲儿的位子刚好靠窗。
一落座,玲儿便倒在云飞的怀里,像沉浸在甜蜜的热恋中...... 云飞闲得无聊,便随手打开石盒,那三件神物安然无恙。
他刚拿出五色石,玲儿见状:“云飞,这石头上有一个小孔。”云飞见她掏出一根小红布绳,从五色石的孔中穿了过去。又将红绳弄了一个项圈,又打了一个结,系在云飞脖子上。
火车上传来叫卖声,服务人员有卖饭的推着小推车,这小俩口各买了一份。他们在火车上,凑合着吃了顿中饭。
不知过了多久,火车摇摇晃晃,“哄......”地一声,冲进隧道。转眼漆黑一片,忽然间一阵金光飞出,云飞与玲儿晕倒过去。
不知睡了多久,当云飞醒来时,发现睡在一张木床上,木床放在一间草棚里。而云飞身上还系着五色石,那个石盒依然放在云飞的床头。
一位大婶穿着古装,给云飞端来一碗水。云飞谢过大婶,一问才知来到封夏朝。云飞已穿越现代,返回前世。人已来到4000年前,而这位大婶是4000年前的大婶,像神一般的存在。
一会儿,从里屋走出一个姑娘。云飞一看,竟是马玲儿。马玲儿竟然也没失忆,一眼认出了云飞。
“云飞,我们怎么回事?这是哪里啊!”马玲儿忙问。
“玲儿,你冷静点!我们已经来到前世了,这是远古时代。”云飞答道。话说完,那位大婶,将云飞与玲儿的拉杆箱搬来,好奇的问道:“这是什么东西?”
云飞说:“这是他们的货物箱,装生活用品的。”大婶满脸凝惑,看着云飞与玲儿的现代着装与造型。
云飞告诉大婶,他们来自很遥远的中国,大婶看到他们身体仍然不适,让他们在这好好休息。这一夜,云飞与玲儿隔着房睡,似乎夜很长很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