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白马修真记 > 第7章:寄居农家篇

我的书架

第7章:寄居农家篇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我们是怎么穿越过来的呢?是五色石的力量,还是火车经隧道,由于其它因素产生时空改变? ” 云飞躺在床上百思不得其解。
一弯新月,从草棚窗顶斜照进来。一阵凉风赶着夜色,吹了一下草棚中的风铃。“叮,叮,叮......”几声清脆的响声,让人格外悦耳。
“咳,咳,咳......”小草棚外,有人传来咳嗽声。云飞很是惊讶,都四更天了,还有人没睡。他从床上爬起,推门而出。云飞首次走出小草棚,发现原来这是一个小村庄。
在月色之下,小村庄呈现一派古风之美。云飞两眼张望时,一位年过半百的老者坐在门口石墩上,盘腿而坐。云飞走过去,老者耳朵听力极佳,老远就察觉到脚步声。“小伙子啊!你怎么这么晚还没睡?”老者闻声而问。
“睡不着。”云飞应了一声老者的话。“老人家,请问您是谁?这是哪儿?”云飞快步上前追问了几句。
“这里是凤凰山玄月村,我是玄月村的村民李二虎,你叫我二虎叔就可以了。”二虎叔回答道。
云飞心想:“难道这个凤凰山,就是四千年前的凤凰山吗? 那么玄月村呢? 是否有一个玄月洞?”
云飞觉得他带着寓言而来,慢慢开始挖掘凤凰山的神话之谜了。便又问:“之前救我的那位大婶是?”
“那是张翠兰,我内人。你和那个叫马玲儿的女娃娃,是我们在情人湖边所救。”
云飞与二虎叔,你一言我一语交流一番。云飞又打听了情人湖的位置,准备独自去情人湖边探过究竟。
突然,小草棚东侧一户人家,传来小孩的恶梦声:“娘,我怕......”二虎叔解释道:“那是农户王少雄家的小男娃子王小顺在做恶梦。那孩子才六岁,患有先天恐惧症,经常做梦”
话语间,二虎叔吐露,他儿子李仁聪与王少雄同龄,他孙子叫李小龙,刚满五岁。就住云飞草棚的另一头不远。
二虎叔说,云飞与玲儿昏睡在情人湖时,最先是他家李仁聪的媳妇向春花发现的。李二聪找来二虎叔,还有农户明一飞抬回来的,明一飞趁他们昏睡时已离开了。
村医黄大仙,见云飞与马玲儿昏睡,已为他们把过脉。并开了几副草药,翠兰婶在他们未醒时,已各喂了一碗药汤。
“谢过二虎叔,谢谢你们的救命之恩,并收留我们。”云飞向二虎叔作揖致谢。二虎叔见云飞准备去情人湖,又好一番指引情人湖的详细路线。
云飞见马玲儿,还在熟睡中,他朝着李二虎指引的情人湖方向走去。在月色中,沿着山路而行,一路上穿过几片小树林,终于找到情人湖所在。
情人湖,面积方圆2里左右。云飞觉得似曾相识,“哦.....”云飞一语惊醒梦中人。这不就是曾经坐落在中国凤凰山凤凰村不远处的鸳鸯湖吗?只不过经过朝代的变迁,想必地球地貌有所发生改变。时至今日,由情人湖已变成现代的鸳鸯湖。
最后一次他和马玲儿,还在鸳鸯湖边散过步,玩过水。 那个情人湖,也算是他与马玲儿约定终身的地方,因此印象非常深刻。
云飞一晚未睡,沿着清人湖走了一圈,没有发现任何线索。只不过想到这个湖,是他们穿越前世后流落的起始地点,总想找回一些蛛丝马迹。
云飞赶回二虎叔家,已是天亮时分。他敲了一下马玲儿的房门,见没有任何动静。便透过窗口,瞧见玲儿还在床上未醒。于是,他轻推一下门,走进玲儿的房间。
“啵,啵,啵......”趁玲儿还在香睡之时,狠狠地对嘴吻了几口。玲儿还在做梦,被云飞这一番亲吻,醒过来了。
玲儿披好外套,正准备与云飞推门而出。老远就听到翠兰婶喊:“马玲儿......白云飞......”
这时,二虎叔的孙子李小龙手里拿了两套衣服,走到他们跟前。
“大哥哥......大姐姐......”这是我爹我娘的衣服,我娘让你们沐浴后,穿上它。小龙说完带云飞与玲儿进入另一间草棚的沐浴间。沐浴间内分为一室两隔间,左男右女。
“你们是分开沐浴,还是一起沐浴?”小龙问。云飞赶忙说分开沐浴,玲儿嗤的一笑......便拿着女装,竟自走进女浴室。
女浴室内放着一个大木桶,想必是装水沐浴的。但是桶里一滴水也没有,正当玲儿喊云飞过来时,云飞已跟着小龙打了两大桶热水走了进来。
云飞给玲儿放水时,小龙借故离开了。云飞将两桶热水一桶倒进玲儿的沐浴桶里,另一桶热水又倒进自己的桶里。随后,又提了两桶冷水,各自加入两个沐浴桶里。
云飞拉上玲儿的沐浴间门,走进自己的沐浴间宽衣洗澡。20分钟后,他们各自换上小龙给他们的衣物。他们第一次穿上两套古装,还觉得刚刚合身,像两个古代人。
早饭时,小龙带云飞,玲儿到正屋用餐。李仁聪,向春花,李二虎,张翠兰几人早已入桌等候他们到来,一起开饭。
席间,二虎叔准备了一只山鸡,一条河鱼与几道小菜。他还特地打了一罐老酒。云飞说出被他们相救的经历,玲儿才知内情。他俩向李家感谢万分,便各自一人敬他们一碗酒,以表露盛情难却。
酒足饭饱后,小龙带云飞与玲儿在玄月村到处溜达,以熟悉这一带的村庄环境。一阵游荡,云飞与玲儿甚是欢喜。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