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白马修真记 > 第18章:找回少主篇

我的书架

第18章:找回少主篇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且说玲儿炼气至动心境,被无双一激。受反噬之力影响,她面色苍白,浑手乏力。红莲见状,忙去通知师傅上官海棠。然后,她又通知了云飞。
上官海棠赶来后,她见爱徒状况不佳。先是给玲儿体内注入灵力,又用黄门调息法帮她调息。上官海棠吩咐大弟子萧如雪,去仙玄门的丹药房领取一颗内服调理的丹药。
说到丹药,修真界有专门的炼丹人,炼丹人又称为炼丹师。而仙玄门自然也不例外。仙玄门的炼丹室,归慕容无极掌管,此人专注炼丹。
他的修真等级达到分神境,比独孤无我只低一境之差。而按炼丹师等级划分,他应该是宗师级。
对于炼丹师又分为:入门级、见习级、准师级、宗师级、大宗师级、天师级、准祖级、祖圣级等。
炼丹师,对所炼丹药进行分类,一般按天地玄黄来区分,比如天阶极品丹药,在这之上为神丹,次之为圣丹。
修真的丹药很多,如洗髓丹,低级上品丹药,对元婴以上的高手用处不大;对凡人作用最是明显,一颗药性最差的也能让普通人变成先天高手;对元婴以下的修行者可以起到改善资质提升修为的作用。
当然,这里慕容无极炼的丹药,一般都是按天地玄黄级别分的,差一点也就是普通调息的丹药。萧如雪这次领命,领的是调理内息的丹药,慕容无极认识黄门阁的萧如雪。
萧如雪将取丹令牌给了慕容无极,他吩咐大弟子练子风下去派发丹药。萧如雪与练子风一起来到丹药房,见丹药房的丹药琳琅满目。
“子风师弟!有没有既可以调理气息,又可以助人炼气破境的丹药?”萧如雪问练子风。
“黄门归元丹这个就可以了。”练子风回答。
“那就麻烦师弟了!帮我取些黄门归元丹吧!”萧如雪说。
“师姐!你这领的明明是普通调息丹药啊!这,这......”练子风吱吱呜呜。
“子风,给那丫头两颗吧!”突然慕容无极出现了,并吩咐子风取黄门归元丹。
“谢谢!慕容师叔.....”萧如雪欢快的答谢。
“不用谢!你快走吧!”慕容无极笑了笑,便离开了丹药房。
话说萧如雪领了两颗黄门归元丹,玲儿服完一颗,便开始调理气息。云飞赶来后,见玲儿在床上打坐调息了一会儿,已面色红润,气息顺畅许多。
云飞见玲儿调息及灵气运行状态,已看出玲儿已然进入炼气第六境:照神境。而云飞已然是炼气第八境:储海境。
“恭喜玲儿!你已进入炼气第六境了。”云飞向玲儿表示祝贺。
“云飞!那你进入第几境了?”玲儿一听乐坏了,便问云飞。
“我已进入炼气第八境:储海境”云飞答道。
而在一旁的红莲,还是刚刚进行炼气第二境。而独孤无双,则是炼气第三境。相比云飞与玲儿,他们已经远远落后一大截。
玲儿身体恢复之后,上官海棠走进玲儿的房间,云飞朝上官海棠作了一揖。
“哦!原来云飞也在啊!玲儿,你连破两境,这块玄月藏书令给你的。有时间,你也可以去仙玄门藏书室看书了。你们两位可是天门阁与黄门阁的希望啊!”上官海棠告诉玲儿这个好消息,随手把藏书令牌递给了她。
玲儿一听,没想到因祸得福。而在一旁的云飞,也暗暗为玲儿感到高兴。
当获知玲儿受伤的细节,上官海棠叫来所有的弟子,并对所有弟子一番教导,让同门之间好生友好相待。
她把独孤无双叫到没人的地方,对她说:“无双,你一个姑娘家。老打听人家云飞的事儿,干嘛呢?”
“师傅,我,我......”无双被上官海棠这一问,欲言又止。上官海棠借故,开导了无双一番。
这天,月影宫大弟子冷流云与三弟子李秋水,正在月亮城派贴月影宫少主的画像。而仙玄门的叶碧风及8位弟子一路追踪,也来了月亮城。
这座月亮城很大,也很繁华,离月影宫数百里远。碧风只所以来到这里,是因为天门剑感应到那股逃出的魔气信号,他便穷追不舍。
据说,当天门剑还能感应到魔气信号,说明这股魔气还没有找到肉身附体。一旦找到肉身附体,那么魔气信号将会减弱,甚至隐匿起来。那样,碧风追踪起来更难。
“请问!这位大哥,有没有看到这位姑娘?”月影宫三弟子李秋水沿街寻访。
“没有,没有......”月亮城众摊贩都说没见过。
李秋水走街串巷,一个接一个的人问着......
“娶了她吧!公子!公子......”但见一群人围拢在一起,议论纷纷。
碧风一行人见状,也走进了人群,他们是来找寻那一股魔气。而李秋水此时是来找月影宫少主,她也走进了人群。
“不好意思!这位姑娘!你的绣球我不是有意要接的。我们不合适......”一位贴着两撇胡子且年轻俊美的公子站在台下,他手里拿着绣球,对众人说。
“公子!公子!你接了我闺女的绣球,说明你与小女有缘,就是老夫的女婿。”一位五十多岁的老者在台上对那位公子说。
“少主!少主!”冷流云不知何时,站在人群中朝那个俊美的公子喊话。
“对不起!对不起!我确实不适合做你的女婿......”那位公子十分不情愿的回答,由于人声太吵,他没能听见冷流云的喊叫。
众人见状,都觉得那位公子好不知趣。冷流云及李秋水上台,一把拉住那位年轻俊美的公子。
“少主!少主!你就别折腾啦!我们回去吧!”冷流云朝那位公子说道,此时李秋水的几位师妹也跟了过来。
“两位姑娘,你们认错人了吧!男女授受不亲。”那位公子忙解释道。
叶碧风见此番情景,说:“这位公子,你与台上那位姑娘郎才女貌,我看十分合适,倒不如留下来做这位老人家的乘龙快婿。”
“这位大哥!关你什么事儿?要做你自己来做。”李秋水不耐烦的说。
“我说,人家都不认识你们!你拉这位兄弟干嘛呢?”叶碧风一番理论。
“你看!不认识!”冷流云说完,扯下两撇胡子,并一把拉开那位年轻公子的发髻,露出一头长发,原来是男扮女装。叶碧风看呆了,这才发现是误会。
“不好意思!误会!误会!”碧风说完作了一揖,便调头离去。
“哎呀!你们这都认出来啦!没意思。”那位女公子答道。原来这位女公子,就是月影宫的少主。她本意就是过来月亮城闲逛,哪知这里正在抛绣球招女婿,她接了一个正着。
“哎呀!我这是办什么事儿?今天的招亲,就被你一姑娘给搅黄了。”那位老者说完,显得很无奈,而台上那位姑娘也自知一脸无趣。
“对不起,姑娘!对不起,老人家!”那位公子连连道歉,便随冷流云与李秋水往月影宫赶去。
且说这名月影宫少主,名唤月楚双,长得姿色绝佳。她是月影宫宫主月无影在一次游览湖光山色时,发现她昏倒在湖边,便捡回来的。
恰巧捡回来的这位楚双姑娘,她不记得先前的一切。但她身上有一个标识牌,标识牌上写有“楚双”二字。
且这位楚双姑娘与月无影一样有月影朱砂痣。因为月影宫历代有规定,有月影朱砂痣的人将成为少主,轮为下一任的月影宫宫主。
月无影带回楚双后,便将她赐名为:月楚双。月影宫少主离宫一个多月了,冷流云及李秋水找了一个多月。这回,她们终于找到月影宫少主。一行人,正赶向月影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