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白马修真记 > 第51章:夜宿黑店篇

我的书架

第51章:夜宿黑店篇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魔王无法来到归云山云水洞,他来时像一阵风落地。到达云水洞时,并没有惊动任何人。
这是无法第一次来到云水洞,但见这山谷之内的云水洞,建在青山绿水之中。云山雾罩时,像仙境一般。偶尔几声鸟鸣,打破这洞天之安宁。
无法见云水洞非常寂静,左右看着总像是无人。
“有人吗?”他一声叫喊,使这山谷响了一次回声。
“来者何人?竟敢来闯云水洞?”突然,逆天邪神从洞中闻声而来,问道。
“我乃魔王世子无法,麻烦通报一下云山四位前辈!”小魔王无法答道。
“无法,你回去吧!我四位师傅不想见任何人。”逆天邪神回答道。
“四位前辈难道不想报逐出师门之仇吗?难道想做缩头乌龟吗?”
“大胆,你竟敢辱骂我师傅...... 看掌......”
无法被逆天邪神所阻拦,本想在洞外使用激将法将云山四邪给激出来,没想到竟惹怒了逆天邪神。
逆天邪神这一掌乃“逆天邪功”,上次云飞与玲儿竟被他的“逆天邪功”所伤。可想而知,这“逆天邪功”有多厉害。
但见他一掌打出,像龙卷风般的扫过。小魔王无法见来势邪劲十足,便挥掌使出“斗天魔功”。
这“斗天魔功”第八层境界,功法完全匹敌天门阁阁主独孤无我。小魔王这一掌力回接过去,“斗天魔功”PK “逆天邪功”。
哪知“斗天魔功”瞬间把“逆天邪功”的狠劲化为虚无,“斗天魔功”的回旋之力直接将
逆天邪神掀翻在三丈以外。
“噗,噗......”逆天邪神一口喷了出来。
“有种!你,使得是什么功法?”
“斗天魔功......”
小魔王本不想伤人,无奈之下却伤了逆天邪神。这下倒是搅了一趟混水,看样子找云山四邪合作的事肯定泡汤了。
“何人?竟伤我的徒弟?”云山四邪不知何时,走出了云水洞。想必上次被四大阁主打伤,他们现在已恢复了内伤。
“四位前辈!刚才不小心打伤四位前辈的弟子,是有些误会.....”无法解释道。
“哼!误会!我把你打伤,然后再说这是误会,你说行吗?”云山四邪一吼,显然是对无法打伤逆天邪神的事有所不满。
“前辈!只要你对刚才的事不再追究,你尽管提条件,我可以满足你。”无法见云山四邪不好惹,他想尽一切办法拉拢。
“无法!你父无天在世时,我们也曾有过一面缘。按说我与你父亲也算有些交情。只要你交出逆天六部中的一部功法出来,或许我可以考滤考滤,不再追究你的过错......”四邪中的金无天说。
“逆天六部是我父王一生所创,这个实在不好意思。除此之外,一切倒好说。”无法吱吱呜呜,显然他是不愿用此条件来交换。
这“逆天六部”是魔王无天的六部功法,分别为:震天魔功,乱天魔功,玩天魔功,斗天魔功,破天魔功,诛天魔功。
想想小魔王只学“斗天魔功”一部功法,就如此牛气。那么小魔王把它当成宝,这也是理所当然的事了。
“哦!那只好得罪了!让我们四人来领教领教你的斗天魔功。老大,老三,老四!咱们上......”四邪中的木无长说。
四人四掌同时打出,这“归云霸天功”自上次以四对四,输给天地玄黄四大阁主外。这次与小魔王无法之战,到底鹿死谁手呢?
小魔王无法见四大顶尖高手,使出看家本领“归云霸天功”,他只得拼尽“斗天魔功”第八层功力与之一战。
小魔王从未遇上这么厉害的四大高手,要知这云山四邪比起四大阁主,几乎差不了多少。
小魔王以一敌四,这万万没有取胜的把握。哪知他一出手,这四人战斗力太强了。小魔王无法“斗天魔功”修炼到第八层,竟也败给“归云霸天功”的“霸天盖地”。
“前辈!多有得罪!告辞啦!”无法落败后,直接逃窜而去。
话说云飞与玲儿,以及大师姐萧如雪一行人,离开仙玄门。这是云飞与玲儿上玄月峰这三年以来,首次下山。
第一次下峰,云飞与玲儿心情万分激动。而大师姐萧如雪入门较早,她曾多次下山替师傅上官海棠办事。
这次出门去月影宫送信,对于萧如雪来说,也算是小事一桩了。路上,三人有说有笑。云飞与玲儿各自手握宝剑,与大师姐一起并排而行。
萧如雪说:“这三年来,你们未曾下山一次,如今不但过了炼气期了,还入了开光境前期。
在仙玄门修真弟子之中,你们俩是进步神速啊!也是仙玄门的希望......”
“师姐!过奖了!我们俩还有很多不懂的地方,希望师姐指教一二......”玲儿说。
“指教倒是谈不上,只不过江湖阅历比你们多一些而已。对了,走出这断魂崖,便是黑风镇了。这镇上,有些热闹。要不我们先去黑风镇逛逛吧! ”萧如雪说征求两人的意见。
“好!没问题,师姐!你带路就是,这几年没下山,这江湖想必有趣儿的事不少!这次出门,也好长长见识。”云飞说。
“嗯!你说的不错!云飞!玲儿!这就是黑风镇了,咱们先在这街上逛逛......”萧如雪说完,云飞与玲儿抬头一看,人流来来往往......果然这里很是热闹。
“卖糖葫芦喽!卖糖葫芦喽......”
“云飞!看,有卖糖葫芦的。”玲儿见那叫卖的伙计在卖糖葫芦,便拉着云飞说。
“伙计!给我来三串糖葫芦。”
“好得......”
云飞见玲儿这般掏气,便招呼那伙计买了三串。玲儿一串,大师姐一串,而云飞也拿一串。
三人在黑风镇的大街上闲逛着,什么水粉店,首饰店......这街上偶尔跳出几家。让玲儿好一阵心跳,大师姐萧如雪也喜欢这些女儿家的东西。
玩够了,三人继续赶路。在黑风镇通往月影宫的路上,有座星月城,这星月城与月亮城一样繁华。
日落时分,三人离星月城还有20多里路。他们找了家馆子,吃了些面食添饱肚子。见夜幕已降,便只得投宿客栈了。
这“半路人家”便是一个破旧的客栈,一块破布招牌迎风飘荡。云飞一行人,走了进去。
“小二,有包间不?来两间!”云飞问。
“三位客官!刚好有两间,”这店二小望了他三人一眼,立马搭上话。
在对话中,这店小二,见云飞与玲儿手里各自拿着剑,便上下一番打量。
“好!就这两间。”萧如雪付了打店的费用,小二领他们上楼了。
云飞独自进了一间,而玲儿与大师姐合住一间。临别,他们各自问安,各人回归自己的房间。
或许是大家都累了,进店客栈房间后,一番洗漱,他们倒床便睡。半夜时分,云飞的房门“吱吱”作响。
有人在门外拨动门栓,云飞此时假装睡着。而他人随机轻轻下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