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白马修真记 > 第55章:月影之门篇

我的书架

第55章:月影之门篇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云飞与玲儿坐在星月石上,见大师姐气踹嘘嘘而来。萧如雪说:“这九千九百九十九级台阶太长了,让你们久等了吧?”
“我们已经去星月楼大殿,拜过两位大神啦!师姐!我们在这么等你,你进去吧!”云飞说。
“那烦请你们稍等会儿,我这就去。”萧如雪说完,便直奔星月楼大殿而去。
话说魔王右使罗二姑奉小魔王无法之命去鬼教送信,让鬼影鬼魅两人前来投诚。
哪知罗二姑不但空手而回,还被鬼教左右护法将其打成重伤,这鬼影鬼魅竟然把小魔王的信撕得粉碎。
“姓罗的,快把解药拿出来,否则别怪我不客气。”鬼魅捂着胸口,吼道。
“怎么,毒又开始发作啦!哈,哈,哈......”罗二姑一声冷笑,此时她已然被鬼影鬼魅二的阴阳离合大法打伤。
没想到二人的阴阳离合大法,才数日不见,又精进不少。这不罗二姑已被鬼影鬼魅给拿下了,五花大绑在鬼教天魂堂石柱上。
“哼!臭婆娘!你以为我对你没办法,若再不说,我让你生不如死。”鬼影此刻已在罗二姑身上翻找起来。
“你要干什么?你......你可别乱来啊!”罗二姑见鬼影朝她走来,像是兽性大发。
“瞧!你这模样!长得如半老徐娘,这风韵犹存。要干什么?你说我要干什么?你再不说,我就把你的衣服一件一件的给脱了。
然后,我就把你给......我爽够了,再让我手下弟兄们一个一个的来!你不是够狠的嘛!”鬼影此时用手托起罗二姑的下巴。
他往罗二姑胸前,用力一扯,这不罗二姑胸衣被拉扯下来。罗二姑见状,忙说:“解药,在我左边上衣的口袋里。”
“拿来!”这鬼影右手直接升了进去,这一摸不但把解药给摸出来了,还把罗二姑丰满的胸部给捏了一把。
“臭流氓!还不把老娘给放了?”罗二姑气得骂了一句。鬼影拿了解药,也顾不上罗二姑了,直接服了药离开了。
这罗二姑见四下无人看管,她挣扎半天,挣开了绳索。狼狈不堪的逃回了妖魔殿。
仙玄门四大护法在妖魔殿附近盯了几天,却见妖魔殿最近活动比较频繁。这不罗二姑狼狈的逃回到妖魔殿洞口,刚好碰见小魔王无法。
“罗右使!你这是?”小魔王无法见罗二姑,衣服被人拉扯着如此这般,当头问道。
“是属下无用,被鬼教左右护法给......他们竟然还将世子的信,给撕碎了。”罗二姑一五一十的交待了经过。
“哼!岂有此理!这两人简直活腻了。你且进去,过几天我亲自去会会他们。”小魔王说完,便同罗二姑进了妖魔洞内。
四大护法,将眼前之事,听得真真切切。大护法叶碧风说:“没想到,这些妖魔,竟然还想相互勾结,还好让你们还狗咬狗......”
叶碧风见状,便令二护法柳少云与四护法寒迎雪在这里监视妖魔殿的动静,他与三护法卫星雨一起前往鬼教探过究竟。
且说云飞见大师姐萧如雪走了,他坐在星月石上。看着左手戴的“月字金环”,自从这金环被戴在手上之后,似乎筋脉顺畅,并且神清气爽。
他暗暗提气,运行六脉,忽感脸色红润。但整个人轻飘飘的,一股灵力顺随全身游走。云飞说:“玲儿,星字金环戴上后,有什么感觉?”
“感觉身轻如燕,气血通畅许多,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玲儿把目光投到她手上的星字金环上,回答云飞的问话。
小灵灵自从云飞与玲儿走出星月楼大殿后,便一直闷闷不乐。这会儿,他开口说道:“两位主人!这星月双环可是两件很重要的灵宝哦!”
“是嘛!你且说说”云飞一听,便来劲了。
“好!那我就说给你们听听......”小灵灵开始讲起来。
原来这“月字金环”是皓月的佩物,皓月飞天后,这“月字金环”吸收了天地之灵气,遗留在人间。
而星字金环是流星的佩物,流星飞天后,这“星字金环”同样吸收了灵气,也遗留在人间。
由于两环朝夕相外,久而久之,便成为“鸳鸯比翼环”。戴上两环的人,不但心心相应,而且彼此心灵相通......
小灵灵一口气讲了许多,云飞与玲儿听后,顿时获益良多。
云飞与玲儿坐了一个时辰左右,大师姐萧如雪这才走出星月楼大殿。玲儿问:“师姐!你在两位大神面前,许了什么愿?”
“啊!这是秘密...... ”但见萧如雪微微一笑,答道。
“玲儿!你呢?”云飞问。
“这是秘密...... ”玲儿也闭口不说。
云飞见大师姐回来了,便与玲儿都起身站了起来。云飞手里刚拿着玄月宝剑,这一起身。手背一舒展,这宝剑竟然被他收回体内,化为无形。
“小灵灵!我宝剑呢?这怎么不见了......”云飞喊小灵灵。
“主人!这是灵力控剑反应,是正常现象。不信你舒展灵力,用意念喊出宝剑。”小灵灵回答道。
云飞听后,便舒展灵力,意念默喊:“剑来......” 果然唤出玄月宝剑。又默喊:“剑去....”这玄月宝剑又自动隐身而去。
萧如雪笑嘻嘻的说:“这是灵剑随心反应,恭喜你!云飞!你现在控剑自如啦!”
“师姐!真的吗?”云飞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玲儿听完,也为云飞感到高兴。她也学着云飞舒展灵力,意念默喊:“剑来......”果然,玲儿也能用控剑自如。
“两位主人!走喽!走喽......”小灵灵呼的一声,变成一只小飞虫,在耳边催促云飞与玲儿等人下山。
三人从星月楼下来后,面对九千九百九十九级台阶,反而快步如风,很快就走下了星月楼。
沿着星月城走去,云飞与玲儿偶然一抬头,却见这星月城突然繁华起来。云飞一打听,原来是封夏朝王宫又有喜事了,施贵人喜得龙子,晋升为皇妃,这不普天同庆。
这星月城,也跟着这喜事一道同庆。玲儿见星月城街上有人卖发钗,她拿了一根凤型发钗,在手里反复打量这支发钗。
“这位官人,这发钗很配你家娘子的,买一支吧!”卖发钗的一位大娘说。
“不是的,他不是......”玲儿话说半句,就停了下来。
“商家,这支发钗我买了。”云飞说。
“眼光不错!这支发钗很漂亮。”大师姐萧如雪走了过来,说道。
“是嘛!来!玲儿,我帮你戴上。”云飞说完,笑咪咪的将发钗插入玲儿的头上。
玲儿一见,心里一阵暗喜,但大师姐萧如雪在旁边看着,她又似乎有些不好意思。
三人穿过星月城,一路狂奔。云飞发现一座宫殿,在这宫门之外,见到一座大石碑上刻着:“月影之门”
大师姐萧如雪说:“这里面就是月影宫。”云飞与玲儿跟随萧如雪走了进去,但见“月影宫”三个大字,呈现在眼前。
这三个大字,刻在雕栏板上,醒目异常。 此时,已尽黄昏。月影宫被夕阳映照,宫内被一些花花草草,点缀的格外美。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