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真的只想当法师 > 第六章 农夫的请求

我的书架

第六章 农夫的请求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二天清晨,嘉荣在树上醒来,觉得天空特别蓝,天际的光也特别亮。

  她拿起身边的灵石,现在它里面的灵力已经耗光,看着就像块普通的滑石,上面还有她昨晚用指甲刻得一些凌乱线条。

  她叹了口气,决定以后还是好好住店,浪费一块灵石露宿一晚,太不合算了!

  拎起背包,跳下树,快要落地的时候发现脚底有异,忙往前窜了两步,回转身,看到绿茵茵的草地上居然趴着一团巴掌大、黑糊糊的东西,正在索索地颤动。

  空气里还有一股焦糊的烤肉味,害得嘉荣的肚子“咕咕”叫了两声。

  嘉荣在这团黑糊糊的东西面前蹲了下来。那东西颤抖地更厉害了,还拼命压低身子,好像这样你就看不见它了。

  嘉荣把它前面的草扒开,对上了一双乌溜溜的眼睛,原来是只黑兔子。不,不是黑兔子,是只被烤焦了的兔子,而且还是一只背上有对翅膀的怪兔子。可是不知什么原因它的翅膀被烤焦了,背上的毛也被烤得焦黑。看它肚子边上的毛,原来应该是蓝灰色的。

  “鹿角翼兔?可是没有角?母的?”嘉荣想到了《怪物志》上提到过的一种小怪兽——长着鹰翅膀的兔子,雄的头上还会长一对角。

  “你是知道我饿了,所以自己把自己烤熟了吗?那我就不客气了。”

  话音未落,就看见那只烤焦的翼兔挣扎着想逃走,可是那翅膀受伤太重,根本无力扑腾,只好可怜巴巴地望着嘉荣,一副乞求的神情,黑水晶一样的眼睛里印出了嘉荣的影子。

  嘉荣顿时心软。

  “我刚才踩了你一下,又吓了你一次,这样吧,我帮你疗伤,咱们就算扯平了。”嘉荣摸了一下它的小鼻子,然后将手掌伸到它身子上方,默念咒语,释放圣光术为翼兔疗伤。

  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翼兔身上焦黑卷曲的毛慢慢恢复了正常,烤焦的翅膀也恢复了粉红的肉色,然后长出了羽毛……

  “好啦,你又是一只漂亮的兔子了。”嘉荣摸摸它背上刚长出来的漂亮的蓝灰色皮毛,手感挺好,不由心里一动:“要不,你就跟着我,当我的宠物?”

  翼兔往斜后方跳了两步。

  “好吧,你不乐意。”嘉荣站起身。“那就再见。以后别去玩火,真烤熟了就只能给人当点心了。”然后转身准备离开。

  身后传来一阵轻微的响声,像是翅膀扇动的声音,然后一个小东西落在肩膀上。

  嘉荣扭过头,对上了一双滴溜溜转的黑眼睛。大概是被看得有点不好意思吧,小家伙往后一跳,跳到了背包上。

  哈哈,还是一个傲娇的毛毛球!

  “坐好啰,我们要赶路了!”嘉荣开心地向前冲去。

  可能是背上有了一个伙伴,这一路嘉荣都走得兴致勃勃,看山山也美,看水水也笑。

  下山前老法师给嘉荣画了一张地图,嘉荣根据地图行进,偶尔向路人问问路确认一下。

  快到午时,远远看见蓝天与青山之间有一座高高的白塔和塔后的一块黑色巨石,嘉荣就知道自己没走错路。

  因为那白塔是神殿的藏书楼,那块耸立在山坡上的黑色巨石——“黑塔巨石”更是南部神殿的标志物,所以南部神殿也被称为双塔神殿。

  嘉荣没急着赶路,而是找了个地方坐下来歇息,顺便拿了干粮出来补充体力,还跟翼兔分享了一个苹果。

  因为这路呀,看着近,走着就远了。

  虽然已经看到了“黑白双塔”,但其实还要经过一个城镇和一个大湖。

  休息好了后,嘉荣就一鼓作气地进城,穿过城来到湖边。

  湖边有艘小船,船上已经有一个乘客,正在跟岸上的人依依不舍地告别。

  船夫看到又有人要乘船,非常高兴:“过渡一个人十个铜币。”

  小船行进在绿波间。这时已经可以看到山坡上围绕着白塔的白色建筑群。

  “嗨,我叫贾思博,来自丰城,今年十岁。你呢?”另外那个乘客跟嘉荣打招呼,这是个看着才十来岁的半大孩子,不过长得挺壮。从他的服饰和身材可以看出家里应该不缺钱。

  “嘉荣,今年十四岁。”

  “你十四岁了?”贾思博上下打量嘉荣,然后露出一脸嫌弃的样子,“十四岁也没比我高多少。你怎么这么大了才来上学?不都是十岁就要来神殿学习吗?”

  嘉荣觉得他的脸很像刚才吃的大馅饼,两只小眼睛就像是厨子不小心掉上去的两颗绿豆,还闪着精光。

  “你上的是学徒班,我直接读高级班。”嘉荣觉得应该打击一下这个光顾着长个的家伙。

  十岁那年,老法师曾经提过要送嘉荣来神殿学习,可是嘉荣不愿意,就没成行。

  “还可以这样?为什么我父母都说十岁必须来上学呢?”贾思博狐疑地眨着绿豆眼,想了一会儿,大概还是没想明白,就换了话题:“你毕业以后准备做什么?去商会?”

  “不想。”

  “为什么?难道你想去当哪个村镇守护?”贾思博很惊讶,声音高了些,引得船夫都看过来,他忙压低了声音:“那要找个好地才行。再说,哪有商会给的钱多呢?”

  “我想去德昌商会,最好能到船上去,那里给钱最多了。天候师进去就能拿一个太阳币¹一个月,如果是天候师加治疗师,那就是两个太阳币。要知道在我们丰城,十个太阳币就可以买个小房子。”贾思博还伸出手指头来加强语气,看着他小小年纪就如此有经济头脑,熟悉行情,嘉荣自愧不如。

  “所以还是去商会比较好,给钱多,稳定……”十岁的小男孩说话犹如中年男人附身。

  忽然他双掌一拍,露出一副恍然大悟的神情:“你想当祭司?”

  “兄弟,当祭司虽然好,受人尊敬。可是当祭司,就不能结婚,不能成家立业,要打一辈光棍……”

  嘉荣只能无奈地将头转开,装作看风景。

  “谁是你兄弟,谁说要当祭司了,你才要打一辈子光棍……”

  幸好小船行速很快,很快就要到达自由的彼岸,要不然嘉荣可能会变成一个歪脖子。当然为了自己的脖子考虑,嘉荣很乐意送一个闭口咒给这位绿豆眼兄弟。

  船还未停稳,嘉荣就掏出十个铜币放在船舱,然后一个箭步跳上了岸。

  背后传来吵架声。

  “这位少爷,你十个铜币不够,最少要二十个。”

  “不是你自己说一个人十个铜币吗?凭啥要我二十个?看我人小好欺负?”绿豆眼贾思博的声音。

  “看你说的,我一撑船的哪敢欺负你呀,你可是神殿的学生。实在是你的行李太多,看,这个包比人还大,比一个人重多了,我只收你二十铜币已经够亏了……”

  ……

  PS:

  1、太阳币:金琥王国发行的金币,一面是国王头像一面是太阳,俗称太阳币。

  2、月亮币:金琥王国发行的银币,一面是国王头像一面是月亮,俗称月亮币。官方兑换:一个太阳币兑换30个月亮币(银币)。一个月亮币(银币)兑换100个铜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