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真的只想当法师 > 第二十一章 改造计划

我的书架

第二十一章 改造计划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场中的眼睛都盯着他。

  “要不然风耀十字斩怎么会突然出现在我面前,还砍我?”博野望扯着公鸭嗓子,他们都看自己干吗?不应该去指责那个不遵守规则的人吗?

  “嗨,你看看我手里的巫杖,苹果木的。”嘉荣扬了扬手中的巫杖。

  苹果木巫杖没办法施用黑魔法,是大家都知道的常识。

  “能给我看一下你的巫杖吗?”安静站在一边的北山傅开了口。

  嘉荣将巫杖递过去。

  北山傅接过巫杖,细细从杖头看到杖尾端。

  这是一根普通的苹果木巫杖,杖尾端甚至有轻微地磨损,说明持有者使用随意,并没有特别爱护。

  “是苹果木的。”

  听到北山傅的话,大家转而用无奈又好笑的眼神看博野望。

  “子墨不是说她灵力比我强吗?那她可以不用巫杖直接施用黑魔法。”博野望看到大家的眼神,又气又急,脸红脖子粗,额头的青筋都暴了起来,粗狂英武的面孔变得有几分狰狞。

  “如果有人施用黑魔法,我们应该能感觉到气息不对。尤其,子墨是学习光系术法的,对黑魔法波动最敏感。”北山傅看着博野望,像是看一个调皮捣蛋又不愿承认错误的小弟弟。

  “博野,男子汉大丈夫,赢得起也输得起,不要让人笑话。如果不服,回去训练下次再挑战就是了。”

  博野望环顾一周,看到几个伙伴都用这种恨铁不成钢的眼神看自己,认定自己是输了恼羞成怒,反咬一口,不由更加愤愤,一跺脚向外跑去。

  唐山喆和白石梓豪忙跟了上去。

  北山傅看着三人的背影,摇了摇头,收回视线。

  手中这根苹果木巫杖上的符文和魔法阵刻得非常流畅,排列组合得很精巧,能够让持有者毫无阻碍的使用各系术法。说明制作这巫杖的人手法熟练,经验丰富。

  他没办法感应里面的能量灌注情况,说明灌注的能量的人能力远在他之上。不过,这也是正常的,应该的。毕竟他还是个学生。

  那人能教出嘉荣这么个学生,本身当然是高手。

  北山傅将巫杖递还给嘉荣。

  “这巫杖制作非常好。请问尊师大名?”他不自觉用上了敬语。

  嘉荣愣住。她跟老法师在山上住了十几年,从来没问过老法师的名字。

  她叫他“老师”,其他人来找他,都称他“老法师”。

  嘉荣有点不好意思地摇摇头:“我不知道老师的名号。他只是个隐居在海岛上的老法师。”

  她不是为自己老师是个没名号的老法师而不好意思。

  她觉得不好意思是自己十几年居然都没问过老师的名号,好像不够关心老师。

  不过,她是一直知道老法师很厉害。

  从老法师给她讲的那些故事里,她就能猜出来他当年也曾经辉煌过。后来估计是遭遇了什么伤心事——比如遇到更厉害的高手斗法失败,或者追求美女被拒?所以才隐居在一个小海岛上。

  她不想问老师这些问题,是怕提起老人的伤心事。

  “尊师是个高手。”北山傅觉得很可惜,也许那是个曾经大名鼎鼎的大法师。

  不过这样,嘉荣为什么能打败有“大祭司灌能、宝石和巫杖自身特性”三重加持博野望,也就说的过去了。

  苹果木这种木材本身是没有强化作用,但如果嘉荣老师本身的实力很强,给巫杖灌注的能量又特别多(所以就不在乎苹果木是不是能强化),加上嘉荣本身的灵力又强于博野望,那么战胜博野望也是可能的。而且这个嘉荣会的术法好像很多。

  “你刚才除了冰晶雪舞外,还用了空间魔法?”

  “是。”嘉荣回答地很干脆,但没有详细解答的意思。

  北山傅点点头,也不追问。

  谁还没有一点自己的秘技呢。

  法师学院的学徒班、初级班都有固定课程、有老师上课的,但高级班却采用“放养”“自学”模式。就是因为升上高级班后,每个学员学的、适合的、喜欢的术法都不一样,而且现在所学的术法是学员毕业后的立身之本、保命之技,谁也不希望被别人了解的清清楚楚。

  “我们还有事,先走了。”北山傅准备告辞。

  “你先走,我还有事跟她说。”不料安都子墨却不合作,北山傅只好自己走了。

  “你今天表现得很好,我该重新估计你的实力。”安都子墨拿出一个漂亮的钱袋,从里面取出三个月亮币,递给嘉荣。

  “一场一个月亮币。”嘉荣取了其中一个。

  “今天你帮我赢了三个赌注。”安都子墨将另外两个月亮币也抛给嘉荣,“不过,估计这是最后一场了。你今天暴露的实力,近期肯定没人愿意跟你比了。”

  嘉荣叹气。

  她也不想,只是博野望的绝招来得太凶猛,她来不及思考什么是最合适的应对方法,一下子用力过猛了。

  谁让老师以前只让她背书呢?背了整整十二本一套的《术法大全》,现在要用时还得在脑袋里一条一条检索,看看哪个适用。这大概就是俗话说的“光说不练假把式”?

  “我以前练习太少。要不,你跟我比一场?”嘉荣想到一个主意。

  “然后你赢了我,我给你一个月亮币?”安都子墨声音凉凉地问。

  嘉荣点点头,又赶紧摇头:“不用给钱。”

  重要的是有人陪她练习。看过安都子墨上黑塔巨石和飞下巨石的潇洒样子,可以断定他实力应该不差,是个练手的好对象。

  “你想练手还是自己在这里练吧,这个试炼场博野望已经付过租金了,你可以继续用。”

  嘉荣看了看空旷的大厅,摇了摇头,“不好玩。”

  她才没兴趣一个人对着墙壁施放术法呢,左手扔个火球,右手丢一冰刀,自娱自乐,傻不拉几。练习实战,当然是有对手比较好。

  “你跟我比一场,如果你赢了,我就告诉你刚才我用了什么空间术法。”嘉荣决定利用一下人类本能的好奇心。

  “……我不想知道。”安都子墨跟自己的好奇心斗争了一会儿,还是拒绝了。

  他是风度翩翩的少年君子,怎么能跟博野望那个莽夫一样跟女孩子动手呢?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