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真的只想当法师 > 第三十六章 细说

我的书架

第三十六章 细说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嘉荣快步走在路上,翼兔在她身边忽前忽后地飞着。

  突然她打了一个饱嗝,鱼味的。

  哈哈,她不由笑出声来。她吃了一只“烤鸡”,但肚子里装的却是鱼肉。

  看来继行主祭的美食咒当真只是一个幻术,能改变食物的外表,但不能改变食物的本质。

  从继行主祭的小楼回自己的宿舍楼有很长一段距离。这时,天色已经变得昏暗,路边高大的树木、低矮的灌木丛都变成了黑乎乎的暗影。

  不过,嘉荣并不怕黑,身在神殿里有什么好怕的呢!

  “嗡嗡嗡”“嗡嗡嗡”突然从旁边的灌木丛里传来阵阵蜂鸣。

  好勤劳的蜜蜂!嘉荣轻皱起了眉,翼兔扑进嘉荣的怀里。

  “没事,大概是你今晚吃的桃子太多,味道太美,你身上沾着桃汁,将蜜蜂都给吸引来了。”嘉荣拍着小翼兔。

  小翼兔在嘉荣怀里动了动,将身子趴得更舒服一点,心里却哇哇叫:欺负我不会说话呢,明明是有坏蛋想欺负人,怎么怪到我头上。

  “嗡嗡”声好像离自己越来越近,可是在这昏暗中,那样的小东西很难看清。它们到底在自己的后面?左边?右边?或者前面?到底离自己又多远?

  嘉荣伸手从旁边的琴叶榕枝条上揪下一片叶子,迅速将它变成一个袋子,然后念起了除尘咒。

  嘉荣四周好像刮起了一阵小旋风,地上的尘土、空中的落叶、花瓣与尘埃,当然还有那群正在靠近的蜜蜂都被卷成一团,然后掉进了袋子。

  嘉荣快速将袋口收紧扎好,拎在手中晃了晃,然后用力一甩,袋子被扔了出去。

  过了一小会,远处传回“咚”的一声,好像是东西掉进水里的声音。

  嘉荣看向离自己大约十跨远的一片灌木丛。

  黑乎乎的只能看见大概的轮廓,但还是能看见枝叶有轻微的摆动,好像有夜行小动物从那片灌木丛经过,传出“窸窸窣窣”的声响。

  嘉荣转身前行,但脚步缓慢。

  因为她在边走边念咒。

  她刚刚想到一个主意。

  继行主祭不是说术法就要多练习,然后熟能生巧,巧生变化吗?

  她刚刚将旋风咒和除尘咒结合着用好像效果不错,现在又想到一个练习自动清洁咒的好办法。

  在黑暗中,几条藤蔓从那灌木丛中伸了出来,悄无声息地向躲在灌木丛后的几个身影缠去。

  “有蛇!”灌木丛后突然蹦起一个人影,随后是第二个,第三个,以及一片“呀呀”的乱叫声。

  “蛇,我被蛇缠住了,快救我。”一个嘉荣已经很熟悉的公鸭嗓子响起来,虽然那声音因为惊恐变得更加嘶哑难听,但嘉荣还是听出来了那是博野望的声音。

  黑暗中亮起一团火。

  “不是蛇,是藤蔓。”话音未落,空中浇下来一桶水,将火灭了。

  “谁?野——”博野望刚想叫,一团湿漉漉的东西塞进他嘴里,还不停往里钻。

  他忍着恶心与恐惧,用牙紧紧咬住,感觉像块湿布,而且是块会动的布,被咬住后,就开始贴着他牙擦擦擦。

  接着又有一团湿漉漉的东西碰到他的脸,然后就在他脸上擦来擦去,像是给自己洗脸。可是那东西触感粗糙,力道野蛮,博野望觉得自己的脸都快被擦破了。

  “呜呜呜——”他拼命挣扎,声音咽呜。

  过了小片刻,大概是确认没有其他的袭击,身边的白石梓豪终于再次点燃一个小火球。幸好,这次没有水浇下来。

  借着火光,他看到了一个奇观:博野望被藤蔓缠成了一个立柱,一块抹布正在帮他洗脸,一块抹布塞在博野望嘴里但还在有节奏的抖动。

  他忍着笑去看唐山喆。

  发现唐山喆倒是安好,身上只缠了一根藤蔓,三下两下就恢复了自由。

  唐山喆伸手抓住了不停帮博野望洗脸的抹布,然后又将他嘴里的抹布扯了出来,抹布在唐山喆的手中还不停抖动,“呦,这是什么怪魔法?”

  “野丫头,你别走,我要你好看!”嘴巴终于恢复自由的博野望大叫一声,然后哇一声开始呕吐,因为他身体还被绑着,为了不吐在自已身上,就转头歪向一侧。正好是唐山喆站的位置。

  “你干吗不往树丛那边吐?”唐山喆忙不迭跳开,手中还抓着抹布。

  空气中弥漫起一股酸臭味。

  白石梓豪忍着难闻的味道,蹲下身,控制着火球去烧藤蔓靠近地表的部位。藤蔓大概是怕火,那比手指还粗的藤条被火烤得索索颤抖,然后突然从博野望身上松开,滑落到地,消失不见。

  博野望终于恢复了自由。

  “要不要擦一下?”唐山喆递上抹布。

  “呸,这破玩意你还不赶紧扔了?”看到唐山喆手中的臭抹布,博野望想到其中一块曾塞进自己的嘴里,一块抹过自己的脸,他都快暴走了!

  “野——”他刚想叫,身边的白石梓豪拍了他一下,“别叫了,她早走了。”

  “不行,不能就这么算了,我要去把她揪出来暴揍一顿,揍得她爹妈都不认识!”博野望怒气腾腾。

  “她是孤儿,她爹妈本来就不认识她。咦,原来是树叶……”唐山喆在旁边轻声嘀咕,突然发现手中的抹布没了,只留下两张树叶。

  “变形术加自动清洁咒,这野丫头倒是很会整人。”白石梓豪看到点点头,将刚才发生的事回顾了一遍。

  那野丫头先是用藤蔓偷袭他们,博野很怕蛇,哇哇大叫。在慌乱中,他放出一个火球,看清是藤蔓不是蛇,但同时也让那野丫头看清了他们的方位。所以她用水浇灭火球后,就集中攻击博野望一人,大部分的藤蔓都缠到了博野望身上,抹布也只擦博野望一人。

  “博野,你还是算了吧。学院里有院规,你不能聚众斗殴,不能仗势欺人。一比一决斗的话,你打不过她,连偷袭整人她也比你强。”他拍了拍博野望的肩,带头离开了灌木丛,唐山喆也快步跟了上去。

  “不行,怎么能就这么算了呢!”博野望用袖子擦了一把脸,嘴里的酸臭味让他自己都嫌弃地皱起了眉,给自己施了个清洁咒,可还是觉得全身腻乎乎的像条正在腐败的咸鱼。还是赶紧回去洗刷刷吧!

  “即使今天算了,明天也不能算。学院里不能聚众斗殴,不能仗势欺人,外面可以啊!难道她还能一辈子躲在这里?”他快步追上同伴,同时大声地说着。

  这是说给同伴听的,也是说给自己听的,好像这样就可以将心底的郁闷给发泄出来一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