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真的只想当法师 > 第四十章 变形术(三)

我的书架

第四十章 变形术(三)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不管孩子们的反应如何,让人震惊的消息不断传来。

  寇山的翠玉醉流霞已经被挖完了,而且现在刚好是花季,还没有种子,又是连根挖的——以前是等秋天割地上的叶子,明年春天也不会再长出来,谁知道这个物种会不会就此灭绝了呢……

—————

  所以“醉流霞”酒价暴涨,从二个月亮币一瓶涨到二个太阳币,还是有价无市。因为市场上根本没有酒了。即使谁家里还有,这会儿都珍藏着不会拿出来。据说黑市上卖到十个太阳币一瓶,还是一有货马上就被抢光。

  随后,崔尼王国关闭了通往金琥国的关口,禁止民众或商队将翠玉醉流霞带入金琥国,违者罚重金并拘禁。

  有冒险者想翻越寇山将翠玉醉流霞送到金琥国领赏,不知是失足还是其他原因摔死了,人们在山脚发现他的尸体,却没找到他身上有翠玉醉流霞……

  接着,从南方传来消息,泽国已经发出告令,将迷雾之河划为禁地,禁止任何通商往来船只进入。禁止任何人捕捞候鸟花,一经抓获直接交由白塔处理。告令上破天荒地盖了两个大玺——泽国国王的和白塔圣女的。

  这是极少见的,白塔圣女在泽国地位极高,相当于泽国的国师,但她极少参与政事。

  接着听说有两个法师不顾禁令潜入迷雾之河被抓,白塔圣女将其扔到曼陀罗山,被山上的曼陀罗花吸食变成了花肥,死状极惨。

  据说死前的尖声哀嚎响彻整个泽国,隔着龙峽的金琥国最南端城市海心沙的居民被这声音整整折磨了一天,甚至正在无眠海上航行的船只都能听到惨叫。

  这个消息让扶余大祭司非常关切,因为他们就有学员在南边靠近泽国的地方游学,忙派出一个执事去找他们,让他们提早回来。

  然后是从西部传来的消息,这次直接跟学院学员相关。

  国王的榜文贴遍全国之时,有三个学员正在一个西部城市帕夏城,那里很靠近擂鼓沙漠。所以他们准备了一下后,就决定进入擂鼓沙漠抓刺蛇,五十个金币一条呢!

  如果将擂鼓沙漠看成一个圆形,那么它是由三个叠在一起的同心圆组成的。

  最中间是一座铁矿山,沙漠多风,风吹过,铁矿山就会发出阴晦沉闷的鼓鸣声。沉闷的鼓鸣在沙漠里回荡,让人觉得天空如同一张薄膜,似乎马上就要崩破。

  这也是擂鼓沙漠得名的原因。

  铁矿山的周围是一片砾原,生长着很多巨型仙人掌,这里也是很多沙生小动物的乐园。

  刺蛇白天喜欢爬到高高的仙人掌上晒太阳,晚上就爬下来趴在仙人掌根部。刺蛇最大也就一个大拇指左右粗,不超过一尺长,跟仙人掌一样是绿色的,身上也跟仙人掌一样长着很多细细的刺。

  它是无毒蛇,被它咬了没关系,但是不能跟它的刺亲密接触,因为它的刺很细,一碰就会断在你肌肤里,然后奇痒无比,无药可解。你会不停地挠痒,直到皮破血流……

  不过对法师来说,一个束缚咒就可以了,不必用手去抓,还是挺容易的。

  擂鼓沙漠的最外层是真正的沙漠,都是细细的流沙,没有任何植被,也是最危险的。

  他们骑着龙足迅鸟进入了沙漠,历经艰难险阻来到了砾原,并且成功捕获几条刺蛇。然而在返回的路上却遇到了袭击,目前生死不明……

  然后听说扶余大祭司已经派冷泉和雨原两位祭司去擂鼓沙漠寻找那三个学员,另外通知所有在外游学的学员提早回学院……

  这些让人听了身体发颤的消息一个接着一个,大家都觉得今年夏天好像特别冷,一点夏天的感觉也没有,前所未有的低气压笼罩着整个神殿。

  幸好四天后,两位祭司将那三个学员带了回来,虽然他们都受了伤,外表狼狈不堪,但毕竟还活着。

  听他们说,他们带着刺蛇快要走出沙漠时,遭到袭击。

  那群人埋伏在沙堆后,用弓箭射死了他们的龙足迅鸟,他们猝不及防摔倒在地,然后被打昏丢在沙漠里,连对方是什么样的人都没看清楚。

  而且那群强盗原来好像是准备一刀杀死他们的,但其中有人说“是神殿的学生,算了,还是别招惹神殿”才留了他们性命。

  等他们醒来已经是半夜,幸好那里已经是沙漠边缘,他们的其他行李如巫杖、衣物、干粮也没被拿走,所以他们还能摸索着走出来。

  听了他们的冒险经历,原本热情高涨的少年学员终于沉静下来,一个个像是突然长大了许多,开始将时间和精力花在术法上。

  每天天刚亮,他们就起床,试炼场总是满的,藏书楼到晚上也还有人看书。

  扶余大祭司对这些变化很满意。

  要知道这些孩子要么出身好,要么极有天赋,还有些是出身好天赋也好的,这样的孩子总是会有一个缺点,就是自视甚高,甚至多少会有些高傲或轻狂。

  现在他们的学长在外面遭受了挫折,他们感同身受,才知道需要更加努力。要不然,连自己的敌人都没看见就已经挂了。

  他让雨原将他们召集起来,就用擂鼓沙漠事件做案例,分析失败原因,让他们思考如果是他们,他们会怎么做?

  “要组队。”

  “要留人在外面接应,同时负责警戒。”

  “任何时候不能放松警惕……”

  “……”

  又让冷泉给他们讲律法,金琥国建国时,圣祭司一手制定“第一律法”施行至今。

  扶余希望这些孩子毕业以后,能够遵循世间的道德和律法行事,而不是光凭自己一时的喜怒。一个没有心中没有律法没有道德感束缚、行事任性的法师,有时堪比恶龙……

  ……

  七月,游学的学员陆续归来。

  到了八月,游学的学员大部分都安全回来了,聚在一起述说各自的经历。

  虽然对学院让他们提早归来有点不虞,但也能理解这是学院出于对他们安全的考虑,毕竟他们或多或少遇到一些危险或惊吓。

  一个刚归来的学员就说起了自己住在旅店遇到的事。

  “出去这大半年,我已经住过好多次旅店了,从来没有这次这么惊魂。”

  “那天我比较累,已经睡了,突然有人敲门,说是送宵夜。我刚一打开门,就被打晕了。早上醒来,发现我的行李都是乱的,钱包也不见了……”

  “店老板说是这种事最近已经发生好几次了,而且这些强人专门瞄准像你我这样没带护卫出行的年轻法师。”

  “……”

  正说着,一个一身旅行装束、风尘仆仆的年轻人冲了进来,身形未定,就一叠声地问:“玉渊和谭祥回来了没?你们见到他们了吗?”

  “没有。”

  “他们不是和你一起的吗?”

  “糟了,糟了,他们不见了……”风尘仆仆的年轻人顿时面色惨白,身子摇晃……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