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真的只想当法师 > 第四十三章 拜师(求收藏求评论求推荐)

我的书架

第四十三章 拜师(求收藏求评论求推荐)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今天就这样吧!”继行主祭又放下了手中的雕刻刀。

  话音未落,翼兔的身子已经化为一道影子,出现在篮子旁,它用两只爪子捧起一只牛奶果,就想往嘴里送,不过,临到嘴边,又停住了。

  它将第一个牛奶果送到嘉荣身边,又捧了一个送到继行主祭面前,然后回到篮子旁,抱起第三个果子送到嘴边,大口大口地啃了起来。

  “这小家伙,是你从小养的?”继行主祭看着翼兔,心想老师是从哪弄到这么一个吃货。

  “不,是来学院的路上捡的。”嘉荣也笑,她摸着牛奶果上那一层绒毛,却没有急着吃。

  “老师,最近又发生什么事了?”

  虽然她双耳不闻窗外事,但总是会有些只言片语自动飘进她的耳朵。

  这几天她也听说神殿有两个学员在游学途中失踪,昨天他们两家的家族来了很多人。

  大祭司派出了一队神殿骑士和他们家族的人一起去寻找他们下落。嘉荣还是第一次看到神殿骑士,他们都骑着高头大马,穿着闪亮的银甲。

  继行听她叫“老师”,觉得左边的大牙又痛了一下。

  不知啥时起,嘉荣不再称呼他“继行主祭”而叫他“老师”,可能是因为请教问题请教的多了,就自动把自己“升级”成“老师”。

  这声“老师”若是被那位真正的“老师”听见,怕是自己又要被狠狠“教训”一顿。可是自己也没办法告诉人家说:“你该叫我一声师兄,我只是代老师教你。”

  这让继行很牙疼。

  不过,说实话,听嘉荣叫“老师”的时候,继行除了觉得牙疼外,还会有点的小得意和小满足,尤其是当他完满地回答了一个问题,看到对方一脸“你好厉害!我好崇拜你!”的神色。所以也就懒得去纠正了。

  “都是些狗屁倒灶的事,不提也罢。”继行挥了一下手,好像这样就可以将外面那些麻烦事给挥走。

  “你刚才那个问题问得很好。”继行看了嘉荣一眼,却没有马上回答。

  他对着屋里的几块咕噜怪石点了点头,嘉荣只觉房间内气息一阵波动,周围升起了一个结界。

  “要回答你这个问题,难免要谈论国王呀,神殿呀。咱还是小心点,免得被冷泉师兄听到了又要教育我半天。”

  “不管那些东西能不能制出长生不老药,国王的目的肯定为了长生不老。这是所有青阳国王们的执念。”

  “刚开始我看到榜文时,认为国王是怕神殿阻止他的长生计划,所以将榜文贴遍全国。”

  “为什么国王会怕神殿阻止他的长生计划呢?”嘉荣不解。

  “因为国王认为,神殿不希望他们长生,所以自己有长生术却不愿意教他们。”

  “在他们的认知里,青阳威德大王创立金琥国时才四十六岁,圣祭司已经是个白眉白发的老头了。可是威德大王死了,圣祭司还活着。后来威德大王的儿子光熙大王死了,圣祭司还活着。一直活到了给第四任福运大王加冕。大家觉得圣祭司最少也活了几百岁……”

  “如果说圣祭司到底活了几岁,大家不清楚,那四大神殿的大祭司,他们的生辰是有记载的,现在都已经二百多岁了……”

  “扶余大祭司有两百多岁了?”嘉荣惊讶地站了起来,“那您也有二百多岁了?”

  “错,错,错,我怎么可能那么老呢。”继行看到嘉荣的眼睛瞪得跟翼兔的眼睛差不多圆,知道她误会了,忙摆手。

  “说明一下,原来我们的老师才是南部神殿的大祭司,可是他老人家为老不尊,十几年前直接撂摊子,出去玩了,才让扶余接任的。扶余跟我可年轻着,大概也就一百多点吧……”

  虽然继行主祭的话说得很轻松,嘉荣还是受了不小的惊吓。

  原来面前这个看着才四十多岁样子的继行主祭已经有一百多岁了,他还说自己可年轻着……

  “法师的实力达到大法师级别后,好好修炼,造福世界,是可以延年益寿的,但是并不是真正的长生不老,只是比普通人的寿命长一些而已。”

  “但是国王可能并不这样认为。尤其,他们家族九任国王,寿命都没超过六十岁。而崇略国王现在已经五十一了,他可能真急了。”

  “尤其,十四年前,还有过一个预言。”

  话到这里,突然嘎然而止,嘉荣耐心地等了一会儿,看到继行主祭还是没有开口的意思,就问了句:“什么预言?”

  继行主祭看着嘉荣年轻稚嫩的脸,悠悠然讲起了故事:

  “现在的金琥国国王——崇略国王是个充满野心、勇气、机智又敏锐的领导人,像他的祖先一样喜欢征服,他攻打临近的公国和部落,将周边的岛屿划归自己统治。靠着强大的军事力量,崇略国王统治的金琥王国成了整个普尼亚大陆最富裕、最文明的国家。

  那些赞美的歌谣是这样唱的:

  ‘世界上没有一个城市的建筑能比金琥王宫宏大,

  也没有一处景色能像它华丽的花园一样精致。

  金琥的国王是世界上最伟大的统治者,

——————

  他睡觉时的成就,仍比他人清醒时的成就高……’

  崇略国王也跟他的祖先一样精力充沛,他先后娶了三个王后,已经生了五个儿子,二个女儿。至于婚外的私生子女,他自己也不清楚到底有多少。

  十四年前的那天,他的三王后生下了他的第三个女儿,也是他的第八个婚生孩子。他非常高兴,传令宫里宫外大摆酒席,庆祝小公主的诞生。

  这时,侍卫来报,信平大祭司进宫来了。

  信平大祭司精通观星术,接引术,据说是神殿最好的预言师。不过,他同时是个“缄默者”,常年闭关,难得开口。平日里有多少人想请他而不得。

  这时候,信平大祭司却进宫来了?崇略国王有点惊讶,不过,还是很高兴地请大祭司进来。

  一前一后走进来两位祭司。

  前面的那位,头发、胡须、长袍都是白的,看上去仿佛所有的黑暗与重负,都因岁月缓慢流逝而过滤干净,使得这位老法师宛如日光一样光洁耀眼。他手里拄着一根跟自己身高差不多的巫杖。

  后面一位要年轻很多,同样身穿白袍,手拿巫杖,大概是信平大祭司的弟子或随从。

  见礼完毕,崇略国王笑着问大祭司今天怎么有空进宫?

  “金琥的新王诞生,我特来恭喜陛下。如果陛下愿意赐我一个荣幸,我想见见小公主。”

  大祭司恭谨有礼的回答,却像是一记惊雷,把大殿上所有的人都给震呆了!

  新王诞生?

  难道是说今天刚出生的小公主会成为金琥未来的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