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真的只想当法师 > 第四十七章 飞天小白虎

我的书架

第四十七章 飞天小白虎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安都子墨越过高山,越过河流,走过高大的白桦树林。他漫无目的地游走了好久。

  是一只雀鹰将他偶然引导这个尘土飞扬的国度。

  他骑在马背上缓缓骑行,披着旅人斗篷,弯着身子,仿佛背负了千斤重担。一个皮囊在他腰间拍动,里面装着他的琴和他的笔。

  他曾经是个贵公子,拥有名声与财富。

  住在一座宽广的大宅子里,有很多人照顾他的生活。

  在那座宅院里,每天有很多人为他痴醉。他只要随手弹奏几个音符,就能随心所欲地散播悲伤或欢乐,而围在他周围的面孔都生动起来,交映这虔诚冥思或乐极忘我的神情,或稍纵即逝的暗影。

  无论卑微的穷人还是德高望重人士都为他祈福。

  他有许多朋友,幸福无比,似乎什么都不缺。

  然而,他却不快乐。

  有一天,他拿了一个钱袋,背着琴带着笔,告别了他的家园。

  他希望能在他乡找到快乐,抑或寻得平静。

  但世界上的细碎声音不时来侵扰他的耳朵。每天每天,风拂过林叶发出呢喃,小溪愉悦潺潺倾诉,鸟儿鸣婵儿唱,一切都在提醒他,他不快乐。

  后来,他的钱袋空了,空得很快。

  这是旅行不变的道理

  为了能够投宿一宿,为了能够吃一顿饭,他只好为人弹琴。

  天生的才华没有离他而去,好几位王公贵族想把他留在自己的宅院里,好几位风流美妇求他别走,好多青春少女为他昏头转向,迷失了自己。

  然而,他瘦削如弓的双肩总拗不过心灵的呼唤。他总是再度踏上旅途,慢慢骑着马,走向更遥远的地方。

  偶尔,一阵沉痛的悲鸣从他胸膛深处涌发,那是叹息也化解不开的悲痛。

  当他从白桦树下越过石桥时,心上便压着这么一块难以承受的重量。

  他走进城里,条条蜿蜒小径,通往不同的方向。他任由坐骑从中选出一条道路。

  两旁人家的墙面有的密不透风,有的开些小窗。茉莉和忍冬长得茂密,一丛丛活力旺盛。露天阳台上,一摊摊杏子、椰枣和提子正在风干。

  整座城市还在午后闷热的阳光中酣睡,不管城墙外的荒原正被狂风吹袭。

  安都子墨经过几座宽敞无人的沙漠客店,店家天蓝色的挡风棚斑驳剥落,在黄褐色的滚滚尘沙中嘎吱嘎吱作响。

  他相中一家旅店——是他的马相中了这家旅店,因为马棚里有干草和燕麦,于是友善地对门前那头动也不动的驴子打了个招呼,走进店里。店家端上了盐渍黄瓜、糖腌核桃,还有一颗已经裂开嘴的石榴,又送上了一碗滚烫的热茶。

  这个店家并不善谈,没有多余的话,他们就各管各坐着,一起看天色逐渐昏暗下来。

  随着夜晚降临,投宿的旅人也多了起来。店家请安都子墨跟他来到花园。

  那里有座水池,周围种满了绣球花和玫瑰。有为流浪歌手坐在水池旁边的地毯上,客人们就他四周围坐着。

  流浪歌手的乐器是把莱雅琴,从他把持乐器的方式,安都子墨就知道眼前的歌手是位行家。

  他投入而超脱地拨弦,专注每个弹奏出来的神秘音符,仿佛在他手指轻拂之下,所有音乐都将获得重生。花香在微风的傍晚愈发浓郁。

  夜色清澄,歌手清亮的嗓音扬起,唱的是一首非常古老的歌谣。

  不过,安都子墨是第一次听到。

  这歌谣将在场的每一个人带离花园,带离这个旅店,带离这座城,带到了往昔。

  好像是有一双手在铜盘成列的桌面上拨弄挖寻,终于挑出了一颗杏仁果:那是以神秘、美丽而著名的贝斯部落的传说。

  往昔,贝斯部落生活在一片乐土之上。

  乐土的中央耸立这七座高峰,外面是森林环绕,险峻的峭壁上流淌着十四条银色的瀑布,每条瀑布之下又诞生出一条河川,奔流在河床上,在草原上犁出一条条波纹。

  贝斯部落的美女们就住在那里,在部落女王的英明统治下,从这片牧场到另一片牧场,她们终日驰骋。飞驰的云影里,骏马成群,衣鬓香影,欢声笑语。

  她们是受神祝福的。

  为了她们,果树弯下结实累累的枝干,草原展开百花怒放的绿毯。她们以捕捉野驴和野羊为乐,也喜欢在树林深处追捕蓝色狼群。

  而比起这些,她们最爱迎风奔驰,让雷鸣般的马蹄声将羚羊惊得四散奔逃,同时轻抚爱马的鬓毛,一跃就将羚羊扑倒。

  她们的骏马跑得那么快,以至于被称为天马,赢得了邻近地区人们的衷心赞赏和艳羡。

  后来,国土位于她们北方的萨加国王终于抵挡不住对这片乐土里数不尽的财富和宝藏的热爱——也许这其中也包括对那些美丽的女子的热爱。

  于是,他召集了一大支军队,擂起了战鼓。

  他的战士宛如黑潮,布满了整片草原;长矛和弓箭恰似茂密的树林,挥舞着朝贝斯部落而来。

  高傲的贝斯部落女子没有害怕,她们从各地赶来,团结迎战。

  她们在山岗上扎营,轻蔑地打量这行进中的敌军。

  阳光下,刀光闪耀,马儿奋蹄,她们在马背上身姿英挺。她们的脸上涂了朱砂迷彩,她们的头上戴着马鬃羽毛。

  天空静默,连云朵都停下了脚步,青草也不敢颤动。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书粉基地】,看书领现金红包!

  突然,一阵尖锐的啸声,直达天际。

  无数的锐箭齐发,遮蔽了天光,如同雨点射向了萨加的军队。成千上万的利箭射进盔甲胸挡,穿透护盾,直透身体。

  然后,贝斯部落的天马开始奔跑,大地开始摇撼。

  刀剑交锋铿锵轰隆,也掩不住她们的战马鸣唧唧。那响亮的嘶鸣比索命的利箭更有威胁。萨加军队的马匹害怕得发抖,将背上的士兵摔落在地,盲目踩踏。

  萨加的军队很快就败退如潮水,被逼出了草原,消失在黄泥河的泥泞沼泽中。

  这场战役让萨加王大发雷霆。

  他又紧急招募勇士,准备从隐秘的绿橡树林偷袭贝斯部落。

  PS:草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