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真的只想当法师 > 第九十二章 下落不明

我的书架

第九十二章 下落不明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我马上跟神殿联系。”寒山祭司站起身,从一个药箱里拿出七块咕噜怪石,在房中地面摆成七芒星的样子。

  接着拎起巫杖,在地上画大小圆圈和各种线条。巫杖的杖端划过,地面就出现一条细细的“沟渠”,然后有银色的物质开满充满其中。片刻后,一个非常复杂的七芒星魔法阵画成。

  你们帮我护法,我睁开眼睛前,不要让任何声音、任何人打扰我。”寒山祭司的视线从三人身上划过,看到三个孩子都慎重地点头,才抬脚迈入魔法阵,并在魔法阵的正中盘膝坐下。

  “如果在这过程中有什么意外,你们可以从屋后的小路去海边,在一棵红柳下面藏着一艘小船,你们自己想办法回去。”坐下后,寒山好像又想起什么,交代了一番。

  嘉荣和安都子墨、博野望只能再次点头。

  寒山祭司闭上眼睛,进入一种“睡眠”状态。

  有一种术法名叫“移魂”,就是人的灵魂可以离开自己的身体去往想去的地方。在移魂的情况下,经不得半点干扰。

  不然轻则魂回不了身,灵魂变成“幽灵”,身体则成为“活死人”,需在最快的时间内使用“回天”术,将灵魂塞回体内。

  重则直接魂飞魄散,连“回天”的机会都没有。

  嘉荣不由暗自叹息。

  寒山祭司都没作任何考虑,就直接决定用“移魂”术,一是在这个没有网络没有电话的魔法世界里,这是最快捷、信息传递最直接的办法。二是,他也没有更好更安全的办法。由此可以断定,寒山祭司对这个地方深有戒备之心,也就是说,这里并不安全。

  那寒山祭司在这里又发现了什么?

  嘉荣和安都子墨对视了一眼,两人的眼光都多了很多内容,只是现在不是交流的时候……

  ……

  时间过去将近一个时辰,寒山祭司终于睁开了眼睛,“我见到了大祭司。大祭司说他们已经被人救了。”

  “已经被救了?”

  “真的?谁救了他们?”

  “都脱险了?”

  嘉荣、安都子墨和博野望都大喜过望,忍不住又笑又叫。

  寒山祭司脸上却没有太多笑意,他用手撑地,想站起身,却又跌坐回去。

  安都子墨和嘉荣忙上前搀起寒山祭司,扶他回椅子上坐好。

  寒山祭司稍稍休息了后才开口说:“大部分人都救回来,但是北山傅和浮丘蕊儿失踪了。”

  “蕊儿失踪了?”嘉荣不可置信。

  “北山失踪了?”安都子墨和博野望也异口同声地问。

  “我移魂回神殿,扶余大祭司一看到我,就问我是不是也知道学员在无眠海出事的事。我说是,我在维林多弗遇到了你们。扶余大祭司听到你们三个脱险,明显松了一口气。”

  “他说,他刚刚接到乐正明寄回来的信,说他跟太子一起出海,船队在无眠海遇到一艘海盗船,他们攻打了海盗船,发现船上关押着流川祭司、执事和七个学院同学。因为流川祭司受伤非常严重,另外两个执事的情况也不是太好,所以正派船将他们送回。但是船上没有北山傅和浮丘蕊儿。”

  嘉荣的心情顿时阴郁,胸口隐隐作痛。

  也许,当时自己应该拉蕊儿跟自己一条船。然后又想到,安都子墨他们两个跟自己是一条船,落水后自己也没看到他们,蕊儿即使跟自己一起,自己也不一定能救她。

  “大祭司已经派雨泉祭司去接流川祭司他们,并派冷泉祭司和继行祭司来无眠海搜查北山和蕊儿的下落。”说完寒山看了嘉荣一眼,他对她并没有太多印象,只知道继行师兄收她当弟子,“当时他们还不知道你们已经脱险。”

  嘉荣觉得心头一暖,老师肯定是担心自己了吧。

  “另外,我也要跟你们说说我在这里发现的情况。”寒山祭司看面前三个孩子的神情从狂喜到悲伤,“我为查找玉渊和谭祥的下落,来到这里。这城里有海盗的窝点,专门负责买卖人口。我猜想,如此北山和蕊儿还没有遇难的话,也有可能被海盗关在这里。”

  “这两天你们先住在这里,等冷泉祭司和继行祭司来了,我们就把那个窝点给端了。”

  ……

  浮丘蕊儿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还是在船上,躺在床上,有那么一瞬间,她觉得自己应该是做了一个噩梦。

  自己和嘉荣还在船舱里睡觉。没有被包围,也没有沉船。

  可是房间里摆设马上告诉她,不是。因为这房间内只有一张床,床上的用品比自己原来船上的要好很多,都是精致的绸缎。

  那自己到底在哪?谁救了自己?北山傅呢?

  她挣扎着要起身,门被“吱呀——”一声推开。

  “你醒了,蕊儿,真是太好了!”门外的少年面容英俊,服装华丽。看到蕊儿已经起身,马上笑容满面地走了进来。

  “乐正明?你怎么在这里?”看清来人后,蕊儿不由叫出声来。

  来人居然是当时留在岗妲湾的乐正明。

  “你们走后两天,太子殿下的队伍就到了,我就跟着太子殿下出海。我们的船队刚到无眠海,就看到一艘海盗船。太子殿下对海盗深恶痛绝,马上下令攻击,”乐正明虽然想用一种轻描淡写的口吻叙述事情,但话里话外还是有一股掩盖不住的得意。

  “经过一番恶战,我们歼灭了海盗。太子殿下让人上船看看,却发现了你们。”

  “大家都还好吗?都没事吧?”蕊儿不去计较他的语气,因为她知道他就是这么个倨傲的脾气。尤其这次还及时救了大家。

  “流川祭司救上来时昏迷不醒,气息奄奄,太子殿下让随行的大法师救治,但大法师说流川祭司应该是用了禁术被反噬,他无能为力。所以太子殿下就决定派一艘船将大家先送回去。”

  “所以你在送我们回去?这次真是太感谢你和太子殿下了。”蕊儿听后,放心不少,脸上也露出笑容,毕竟大家都没事就好。等回神殿,叔父一定有办法救流川祭司的。

  “那,北山他现在怎么样?”虽然有点害羞,蕊儿还是问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