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真的只想当法师 > 第九十五章 红鲤鱼精(二)

我的书架

第九十五章 红鲤鱼精(二)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确认我们有了身孕后,他们就把我们一人一个房间关着,什么都不用做,好吃好喝养着,只是每隔一段时间会有人来检查,摸摸我们的肚子,判断里面的孩子长得怎么样。”

  “当时我们也不知道后面会发生什么,一个小生命在我们肚子成长,那种感觉非常矛盾。那不是我们想要的,但是它又跟我们血肉相连。是一种又恨又爱的感觉吧!另外,我一直都没想明白,他们既然抓了我们是为了给男人玩乐的,那为什么又要让我们生孩子。”

  “一直到生产的时候,我才明白原因。”

  “他们抓我们,让我们怀孕,是为了让我们生下一个特别的孩子。”

  “特别的孩子?”嘉荣忍不住联想起上辈子听说的那些新闻。半人半妖?他们是在作生物研究吗?就像地球那个时代搞基因编辑?那这步子迈得有点大。

  “是想让我们生下一个能够继承我们法力的孩子。其实,在怀孕的过程中,这种继承已经开始,因为肚子里的孩子毕竟跟我们血肉相连。”

  “只是,他们觉得那样还不够,在他们确认孩子已经长到可以瓜熟蒂落的时候,他们就将我抬到一个房间,那个房间画满了魔法阵,同时充满了血腥和邪恶的味道,我觉得非常不舒服,但已经无力挣扎,只能任由摆布。”

  “他们解开了我的封印,但同时使用了束缚咒将我牢牢固定在魔法阵中间,有好几个巫师围着我团团做法,我感觉到自己灵力一点一点被肚子里的孩子吸收——不,是被一点一点挤压出来,然后流到孩子身子,至于孩子能不能吸收我并不知道。”

  “我只知道自己越来越虚弱,越来越虚弱,感觉都快要失去知觉了,那些巫师终于停了下来。然后其中一个拿刀剖开了我的肚子……”

  “啊——”嘉荣控制不住叫出声来。

  “是,他们剖了我的肚子,把孩子抱走。然后把我的尸体扔进海里。我也觉得我应该已经死了。可是,我恨,因为恨,我还留着最后一口气没咽下。不过,也快差不多了,这时,善良的女孩,你救了我。”

  嘉荣怔怔地看着鱼,想到一句话,是,鱼也是会哭的,这海里流的可能都是它们的眼泪。

  “你变回成鱼了?”她不知道该对一条刚刚受尽折磨的鱼说什么。

  “我已经失去绝大部分的灵力,当然不可能维持人形。再说我以后,再也不会想变成人形了。”鲤鱼在水里摇着头,“我要去告诫我的同伴们,再也不要接近人类。”

  嘉荣收了鱼网,给了红鲤鱼自由。

  红鲤鱼摆着尾巴向水下潜游了一段,又转身上来,“那里不但关了很多女妖,还有人类的女孩。谢谢你救了我,希望你也能救她们。”说完又潜下水去,消失不见。

  “子墨,你觉得她说得是真的吗?有没有可能蕊儿和北山傅也被他们抓走了?”嘉荣转头问安都子墨。

  却看到一个让她差点吓死的画面:安都子墨泪流满面,额头上青筋凸起,面色绯红,双手握拳,全身在轻轻颤抖。

  是红鲤鱼的故事让子墨气愤至此吗?

  “子墨,子墨。”嘉荣连叫了两声,却说不出什么安慰的话,只能默默看着他,等他恢复平静。

  过了一刻钟左右,安都子墨终于松开了拳头。

  “那天晚上我从海里出来时,其实你看清我的样子了,是吗?”安都子墨看着嘉荣,眼里是一种自嘲的哀伤。

  嘉荣点点头。

  “我是安都家的第五个孩子,我还有一个双胞胎妹妹。在我小时候,我一直觉得自己生活得很幸福。虽然父亲对我有点严厉,那是因为他对我期望值高。母亲很忙,要照顾一大家子人,还要参加很多应酬,所以我大多数时间是由保姆和女仆带的。不过,这也很正常,所有的贵族子弟都是这样生活的。”

  “直到四岁时的有一天,女仆带着我在花园玩,我抓了一只非常漂亮的蝴蝶,我想把它作为礼物送给母亲,但照顾我的那个女仆正在跟一个仆役调情,我就一个人往母亲房间跑去。”

  “跑到门外,就听里面母亲在跟我保姆说话。”

  “我保姆正在跟她汇报我的情况,一点一滴毫无遗漏。当时我还挺高兴的,虽然母亲很忙没太多时间亲自照顾我,但毕竟她还是爱我的,关心我的。”

  “她听完后说,似乎心情还不错,对保姆说,你平时要多给他讲讲如何做一个听话的孩子,一定要让他听大少爷的话,说说兄友弟恭的道理。”

  保姆笑着说:‘小少爷乖着呢,平时心里想的都是夫人和兄长。’

  ‘哼,如果不是看他还乖巧,老爷又常说他天赋好,我怎么会让他寄养在我名下?还待他如己出?不就是想养大了,斌儿可以多一个人用。’

  ‘夫人真是菩萨心肠。其实这两个都可以派上用场。那个女娃的模样长大了肯定是个狐媚的,可以结门好亲事……’

  就这样,我知道了自己原来不是母亲生的。当时才四岁的我,居然不哭不闹还知道悄悄地退了出去,回到花园里玩,装作什么都没发生。”

  “后来,我悄悄地查证,证实我确实是父亲从外来抱回来的,说实在,我和妹妹跟其他几位兄弟长得不太一样。”

  “再后来长大一点,我发现自己跟别人不一样。水性特别好,在水下能自由呼吸不用换气,甚至能变形成鱼……那时,我还没学变形术。”

  嘉荣点点头,所以变形术课堂上,安都子墨不是不会变形,而是不愿意变形,他不想让别人发现自己是条“人鱼”。

  “那你今天为什么告诉我呢?”

  “五月柱节时,我看到你救助田螺妖,就觉得你应该不在乎人妖之别。哪怕有一天我的身份暴露,你也不会因为我是半人半妖就说要降妖除魔。”

  嘉荣点点头,“等老师他们来了,一定去端了这些恶魔的老巢。对了,子墨,你觉得有没有可能蕊儿和北山傅也被他们抓走了?甚至寒山祭司的那两个学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