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剑情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剑情
白云山后院,曲径通幽,并排的树木于小道两旁异常美丽。待村长走后,陆静修独自一人于此路来回,手里拿着陆小妹送的护身符与香囊,时而不时的低头一看,而后淡淡一笑。他明白,经此一别不知多久才能与小妹相见。自小二人一起长大,从未分别。这一次,他感觉些许惆怅,低着头,漫无目的行走。
不觉间,一怪异声音从不远处传来:“哎呦,真没想到,你一个大男子汉道玩起了女孩家的东西!”未及说完,嬉笑喷出。周围跟随的一群人应声附和,陆静修顿感羞赧,欲夺路而走。
那为首的一名男子,尚未罢休,伸开双手,拦路道:“不准走!”
他人见状,围攻而来。
陆静修惊慌失措。见人众多,不敢逞强,强作镇静道:“你……你们……想干什么?”
“什么”二字还未来得及说完,一阵哈哈大笑声,响起。
此数人将陆静修围成一圈,推来推去。那为首的男子趁他不注意,将香囊夺走,在手里摇了摇两下子,一副得意洋洋的样子甚是可恶。然后轻轻的将其置于鼻前嗅了嗅道:“好香啊,这个大爷我没收了!”说完,藏于身上。
陆静修奋力反抗,意欲夺回,但却被众人推到在地乱打。那名男子似乎来了火,面目扭曲,走到他身边,一气之下用脚踩住陆静修的头道:“你小子,大爷的东西你也想要!”脚用力一踩,陆静修差点叫出,强忍着说:“还我的香囊,还我的香囊……”努力的反抗但终未脱身,每当他挣扎一次,那名男子就用力踩一次!
此时,有一群人路过此处,刚好目睹了刚才的情景。其中一身穿白衣男子欲向前制止,却被身后的一名男子上前挡住道:“公子,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我们来这里有要务在身,此处人多口杂,万一暴露了身份,恐怕我们几个回去不好交差,忘公子慎行!”说完,轻步向前拱手作揖。那白衣男子看了看其他人,见又有人要反对,遂作罢,一脸无奈,心里谩骂道:“你们几个就知道要务,什么时候把本公子放在眼里!”想及至此更是一肚子的火气,但思其想来,也没必要跟这帮家伙怄气,便强作无事,向前行走。
在路过那群人的时候,此白衣男子看了看躺在地上的陆静修,两个人的目光不谋而合刚好碰上。不觉间,他停顿了下来,从陆静修的眼神里他似乎看到了什么,一张很熟悉的画面在他的脑海里呈现。有一个女人也是踩着一个小男孩子的头,说道:“你个小贱种,你和你母亲一样都是贱人,贱人,贱人!!!”此男子握紧了拳头,身子略微有些颤抖。霎时,一人拍了一下他的肩膀。他猛一回头,目光中带着未消的怒气。“公子,你怎么了?”众人向前,关心道。此白衣男子猛的回过神来,而后扭头看看地上的陆静修,两个人的目光又遇上了。他看得出他的眼里充满了愤怒与求救!一时间,他按捺不住,手指轻轻一弹,一团火球迅疾射向那名可恶的男子。只听那男子“哎呦”了一声,便气愤道:“谁他妈的这么贱,背后伤人!”白衣男子听到一个“贱”字,怒气冲天,暴跳如雷。要是不说这个“贱”字还好,只因这个字激发了白衣男子隐藏在心中多年的火种终于要爆发出来了。不多时,只见他两眼泛红,火苗四溢!看及至此,那名男子胆战心惊,慌忙逃走。他人也四散飞走!
待其怒火稍减,白衣男子向前弯腰捡起那名男子逃跑时掉在地上的香囊,不轻不慢的走向陆静修将他扶起道:“这是你的?”
陆静修点头接过。
白衣男子接着问道:“小兄弟,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陆静修。”
“看样子这个香囊对你很重要,你竟然不顾生命安危去保护它!”
“这是我……小妹,我妹妹在我来天师门送给我唯一的一份礼物!”静修话语略显迟疑。
那白衣男子“哦”了一声,而后道,“看你也是个老实人,我愿同你做个朋友,你看怎么样?”
陆静修傻傻的看着他,点头示意。
“我叫……”男子未及说出,便被一人打断到:“公子,这位小兄弟的香囊既然已经夺回,还是让他早点回去休息吧,要是误了明天天师门的大会可就麻烦了!”
白衣男子只好应声“是”,心里极为憋屈。“你们……你们这些家伙,我连教个朋友的权利都没有吗?我可是堂堂九州共主中山国的王子!等我当上国王之后,看我怎么收拾你们!”
想完,拂袖而去!
再说,那名逃跑的男子,狼狈的回到房间大吗:“他娘娘的,哪来的贱种,样子这么可怕,今天算是见鬼了!”边说,还不时的“哎呦”了两声。他竟不觉,有人在此已等候多时。
此男子见状,慌忙下跪,语不成声。
那人道:“你这个东西,竟给我惹事!别忘了我交代 你的事,做不好小心我要了你的狗命!!!”
“是,是,是”!他惊悚缩成一团,语音颤抖,“是,主人,我会办好的!”
“记住,找到了那个人立刻向我汇报!”说完,隐身不见了。
待确定那人已走后,他开始嘀咕起来:“向你汇报,向你汇报,报个屁呀!天师门这么多人,我怎么知道哪个是滇国后裔!”
说完,一屁股瘫在凳子上!
剑情 (2)
大厅内,玄通真人正与徒弟几人商议明日事宜。期间,田大赫总是烦躁不安,在真人面前走来走去。真人也晓得,向大赫这种粗心之人对这些繁琐之事根本没兴趣,只好任由着他。这一切真人也都看在眼里,只是嘴上不说罢了。
田大赫这人,在白云山仗着资格老,平时啥事也不做,整天吃完了睡,睡完了就吃,弄的现在体型走样,挺着大肚子像是怀孕的姑娘一般,蹒跚难步。经常被同门取笑,他却不在乎,落得个自在。真是印证了古人的那句话:大肚能容容天下难容之事!
少时,田大赫似乎已感到疲倦,径直走到一拐角的凳子旁,便是猛的一座。这可怜的小凳子又怎么能承受的住像他这样的体型,瞬间只听见“啪”的一声,凳子四散横飞。田大赫心惊,生怕真人责怪,便慌不跌的捡起散落一地的碎片。
大厅内瞬间没有了刚才讨论的嘈杂声,出奇的安静了下来。所有人都朝他这边看来,田大赫顿感不妙,赶紧把刚才整理的试图重新组装好。在紧张与慌忙中,他多次未果,心急如焚,汗流浃背。余晖中看见真人正死盯他,这让他感觉很是不自在,但在这眼神中他读出了真人并不会责怪他意思,遂不再惶恐,慢慢直起身子,一脚把刚才拼的半截的凳子踢的粉碎。或许因为刚才紧张的原因,忘了自己的屁股被摔。现没了心里负担,屁股痛的他一直“嗷嗷”叫。一边捂着屁股一边还抱怨道:“这什么破凳子啊,摔得我屁股都开花了!”真人看了看他,欲言又止,而后摇摇头,佯作不问。
散落在地上的木头,不经意间引起了真人的注意,它四零八落的铺开很像一个方位图。真人以此测算,不禁眉头紧皱,一言不发。众人此时也莫名的安静下来,都以为真人似乎要对刚才田大赫的所为恼火,齐齐看向他。大赫不明所以,一脸嗔怪。有人给他使了个眼色,再看看真人的怪状,田大赫方醒悟已闯下大祸。良久,不见真人责骂,众人深以为奇纷纷转头,只见他一脸怪色,欲向前问明,但各自胆怯有所迟疑。不多时,真人脸色稍转,对众人道:“你们继续在这里商量,务必把明天的事办好了!我现有急事,需离开一段时间,结下来就看你们的啦!”说完,转身离去。离开之前,他看了看田大赫一眼,大赫一愣,少时才明白,遂加入他们一起商议。待真人走后不久,田大赫就嚷着散了。
真人匆忙离开,直奔后山,见山中无人,心急甚烈,遂至一山洞口叫道:“你在不在里面!”叫了数次,弄的上气不接下气的,见无人应答,便徒自走了进去。真人自个儿往里面走,走的越深心里越害怕,是不是还被忽明忽暗的阴光弄的心揪起来。这个山洞,他从未没进来过。因为祖上有训,任何人不得踏入半步!要不是因为某件重要的事情,玄通真人是绝对不会冒这个险的。
不多时,前方出现了三个岔路口,各自通往不同的地方,真人不知道该走哪条路,迟疑了一会,便对着这三个路口各自叫了一遍:“你在不在里面!”叫了数次,同样还是无人应答。万般无奈之下,他做出了一个决定,一个一个的去找,先行动再说,总比在这里坐以待毙 的好。有时候人生也是这个样子,想的多做的少,你有那么多的功夫去想,倒不如放手去做。真人毫不犹豫的朝第一个路口走去。
说来也怪,越往里面,他的心情越是沉重万分,或许是因为祖训,又或是因为某种原因。走了有一段时间,远远看见前方有一块半掩的石门,待走近一瞧,见其上方写有“太平”二字,真人不解其意,沉思良久。待回过神来,方才轻手蹑脚的走进去。他以为老人必在此处,走近一看,一个人影儿都不见,顿感心凉一截。猛地,他看见一石桌的中央插着一把令他很熟悉的宝剑——绝影剑!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炼剑师镇压在白云山的原剑?他心里产生了疑问,那梁无庵手中的绝影剑又是怎么一回事?是谁送给他的这把白云山的镇山之宝?……抱着种种疑问,想的他是六神无主,最后只好作罢,不在多想。既然此处老人不在,他便匆忙离去,赶往下一个路口。心里有怒言,又不能跟别人说,只好埋在心里。但心里常念叨,如果当初没有答应你,就不会有现在这么多麻烦事了!每想及至此,他总是有些伤感,而后摇摇头叹息两声,权当没了这回事。
真人一脸平静,不悲不喜,神色凝聚,向另外一个路口疾走。
剑情 3
面对这第二次的选择,他显得有些迟疑,但时间没能给他留下思考的机会,他必须毫不犹豫的去寻找老人给出解决的办法。如果正巧选择对了,那是运气!如果选错了,那只能说明努力还不够!!!世间就是这样,运气不会经常光顾你,如果你够努力,奇迹也会被你感动的!
不多时他看到了和刚才差不多的情景,依然是半开的石门。这一次他果断的走进去大喊一声:“你在吗?”余音缭绕,经久不散。叫了数次,还是没人应答。他停下来喘了口气,气急顿足道:“你到底到哪里去了,出了大乱子了都!”情急之下,真人一不小心将地上的石子踢入了此洞府内的一个小水池中。瞬间波纹荡漾,金光闪闪。真人还从来没见过这样的情景,不就是一个石子掉进了水池里吗,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反应呢?带着这些疑问,他狐疑的对着水池看了两眼。这下可不得了了!
水池中异境重生,若隐若现,勾人魂魄。他看到了魔王降生的画面,似乎置身于其中一般,呼吸屏住,全身颤抖。而后一个冷颤,才从中逃出。过了一会儿才从这惊悚中回过神来,左袖慢慢拭去前额冷汗后,便不敢再看水池一眼,这里似乎有种魔力一样,能把人的魂魄想法都吸引进去,太可怕了!!!
在他即将要离开的瞬间,水池中出现了他这一生都在寻求的答案。这一刻他发了疯的对着水池的情景大喊大叫。
当这一切消失之后,真人沉思良久,紧闭双眼,多少年没有释放的情怀终于得到了释放,因为他找到了答案!
在真人慢步离开的时候,他回头看看这个洞里的一切,是那么的神秘与好奇。他抬头看了看石门上面的两个字“太玄”,惊恐随之瞬间布满全身。他不敢在此逗留太久,便匆忙走出洞口。
不知道过了多久,天色早已灰暗。在后山的某个山顶处,有一个老人,双手放于后背,仰天长吁。他似乎有种预言未来的本领,对将要发生的事情了如指掌。但他又无法改变这一切,只能长吁短叹,发发牢骚。
不久,真人竟然找到这里来了。他气喘吁吁的走来,有一肚子**发的样子,但一见到老人便灭了。看到老人背对着他,本来想说些什么的,话到了嘴边又咽了下去,呆在那里喘气不语。
“你来了?”老人背对着他道。
“是,来了!我找你半天了!”真人显得有点委屈说道,“你一直在这里?”
“是的,你找我也没用,我既然把天师门交给你了,我相信你有能力拯救苍生的,你还是回去吧!”说完摆摆手,示意他离去。
真人迟疑了一会道:“刚才我在太玄洞中看到大师兄……”
“大师兄”还未说完,老人迅速把转过头看着真人,吓得他不敢再说下去。
“什么?你竟然违背祖训,私自进入洞中,我天师门必因你的鲁莽遭此大劫啊!!!”老人情绪显得有些失常,举措不明。
真人道:“什么祖训,为什么我们不能进去,你不就是天师门的创始人吗?”
待老人平静下来,他仰天摇头长叹道:“罢了罢了,事出有因必有果,一切皆看天意。”他转头看看真人说,“既然你做了天师门的掌门,我也应该把这件事告诉你了。”
真人耐心的听着老人讲述着那段不堪回首的往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