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拉姆·皮特是个快完蛋的实习黑巫师。

前不久,他刚作死把自己导师仓库搬空一半,准备用那些材料,召唤个厉害的大东西。

原因很简单——他的魔力亲和度过于低,只能一直当学徒,再聪明勤奋都没用。

除非他能想方法借助一些外力。

那是一个残月夜。

寸草不生的土地上,拉姆正艰难弯下肥胖腰身,举着一个沾上散发奇怪味道的猩红液体大拖把,在地面绘画一副巨大的九芒星阵。

“把这里代表召唤所需魔力的部分去掉,更换成献祭,然后在魔法阵绘画材料中加上大量献祭品,可以省下大量魔力……不愧是我,绝妙的点子。”

“我希望祂别在意这魔法阵不是用魔杖,而是用拖把画的,毕竟这块地上没有魔力,我得省着点。”

半小时后,年轻的胖巫师终于把魔法阵完成。

他直起身来伸了个懒腰,从怀里掏出一把看起来不太锋利的水果刀,闭着眼睛,咬牙给自己手臂划拉出一道口子。

“这可是堵上性命的尝试,但愿一次成功。”

可以预见,不久后他将面临导师的追杀。如果不能契约足够强大的使魔,他就完蛋了。

蕴含少量魔力的血液从他手臂滴落,在魔法阵中泛起涟漪。一瞬,空间晃动,整片土地仿佛整片挪了位置。

站在魔法阵上的拉姆没有丝毫察觉,正眯着眼睛思考,他魔力是不是不太够?



土地深处,一丝说不明的力量正在苏醒。

魔力。

祂贪婪地吸收着从地面魔法阵连接处传来那些少得可怜的魔力。

太少了,祂要更多。

给我。

把你的血肉、魔力、灵魂全部给我。



拉姆用仅剩那只没有受伤的手,挥舞魔杖,吟唱契约恶魔的咒语。

“来自深渊的神秘,……,与我拉姆·皮特交换契约!”

咒文回荡在大气之中,魔法阵在拉姆脚下散发出幽幽蓝光。

众所周知,魔法阵有反应,代表咒语至少成功了一半。

他屏住呼吸,抑制满腔喜悦,抬眼在魔法阵正中寻找被召唤的恶魔身影。

什么都没有。

或许天太黑,看不见?

他不禁往魔法阵中央走了几步。

很快,他发现越往中间去,他身上的魔力流失就越快,越明显。

拉姆不是一个鲁莽的人,但他的理智却在这个时候莫名失去应有作用。

一股不知从哪来的奇怪情绪涌上心头,他下意识认为,封印解除不成功是因为魔力不够。只要他再献出更多魔力,封印就能成功解除。

这个念头,驱使他走进魔法阵正中央。

魔法阵忽然开始猛烈燃烧,冰冷的蓝色火焰从四面八方升起,往中央聚集,覆盖在拉姆身上。与此同时,一串从未见过的字符,忽然浮现在他脑海中。

他莫名明白了这串字符的意思。

“拉姆·皮特。”

“说出你的愿望。”



看起来不太聪明。

这是巫妖大人埃里克对拉姆的第一看法。

毕竟没有哪个聪明的黑巫师,会敢将献祭咒文刻在魔法阵上时,自己往魔法阵里走。

魔力少得几乎等同于无。

这是埃里克对拉姆的第二看法。

对于埃里克来说,拉姆全部魔力加起来还远远不到他的万万分之一。

但他运气不错,误打误撞,在魔法阵中间添加了一个微妙的双向契约。

如果是在以前,埃里克可以轻易将这个契约抹去,或进行任意更改,但现在不行。

他必须遵循那些老旧的规则,赋予拉姆一些什么,才能获得自己想要的东西。

“说出你的愿望。”

埃里克把回应印入拉姆的脑海之中。



拉姆还没来得及给出任何回应。

他正被自己的聪明才智所震惊!

简直了!他居然真的依靠知识,用那根本不达标的魔力,完成了恶魔契约!

他在契约强大使魔之后,将会获得无穷无尽的魔力,让找他麻烦的导师手无足措。

他会无限接近世界真实,让那些所谓的‘正统’法师哑口无言。让教廷的走狗滚回去找他们的神明。

这些曾经埋藏在心底的欲望,忽地像是被什么扯开,化作画卷在他脑海中向他展示。

正是这时,拉姆脑中出现一串新的字符。

‘祂’似乎读懂他的想法。

“你希望变得强大?”

这是一个二选一的疑问句,显然比上一个问题个更好回答。拉姆下意识回道:“是的。”

下一瞬,地面蓦地裂开一道口子。

拉姆低下头,往裂缝内部看去。

一种怪异感在拉姆身边蔓延开来。刹那,无数画面与情绪闯入脑海当中,是未知,神秘,知识,与真实。他灵魂中的本能在啸叫。

进去,你会获得你想要的。



快完蛋的拉姆跳进缝隙里,消失得无影无踪。

残月藏进乌云,裂缝闭合,地面上的魔法阵已经不见,仿佛那儿从未出现过什么。

一片寂静。

地底下,虚无、不成型的力量,正在查看他的战利品——一个关于灵魂的交换契约。

他刚从一场不规矩的契约仪式之中,使用一些小技巧,获得了一个灵魂,这灵魂渺小,鲜活,但能让他维持清醒。

虽然,暂时,还不完全属于他。

埃里克感受着契约所链接灵魂的强度,很是不悦。

“过于弱小。”

换作以前,这样弱小的灵魂,即便是自愿无条件奉上,他都不会多看一眼。

然而现在为获得这个灵魂,他竟然还耗费了些时间,让契约内容产生改变。

哪怕能从沉睡中清醒,他也依旧并不愉快。

埃里克的意识在土地中游走,不停试探封印边缘所在,想要看清楚封印的界限大小,以及到底是什么将他关了起来。

这是一个强大的古封印。

如果让现在外界任何一名魔法师来评价,他都会用尽全力,搜集尽可能多的词汇来赞美它。

记载这项封印的书籍,曾被收藏在古王都法师塔最高层的秘密之地,只有那些摸到神秘所在的魔法师才被允许翻看。

地面最外层的封印,控制巫妖的行动范围,让他只能待在封印的独立空间内,无法离开。附加在巫妖命匣上的封印,则控制他的意识,让他的灵魂无法从封印中出来。

并有一个附加保险——即便封印松动,他的意识从中透出部分,也无法加害任何人。

封印中承载着数百上千的坚毅灵魂,以生命为代价施展。

然而埃里克在确定完周边的封印界限,并尝试再次打开封印边缘失败后,给出这样的评价。

“一个简单的,代价很高的封印,并不高明。”

如果是他魔力充裕时期,这种封印不堪一击。

即便是现在,他只要凑到足够魔力,摧毁它也轻而易举。

但在解除外层封印之前,他需要先把附着在命匣上的封印解除,否则他无法施展太高深的魔法。

巫妖大人算了算解除封印需要的‘足够魔力’,回想起以前搜集的那些东西。如果他没记错,他的财富应该就在他的命匣附近,封印他的人根本来不及从他身边带走任何东西。

埃里克没算过自己到底有什么,毕竟他使用魔法不需要任何辅助物。

“应该有几颗龙晶。”



地底下很深,很深的地方。

埋藏着能让外界所有人为之疯狂的宝藏,魔晶、金币、稀有材料、书籍、龙骨、硕大的龙晶,应有尽有。

但作为这些东西的唯一拥有者,埃里克现在很不高兴。如果他现在不是虚无状态,周边的空气大概黑得能凝成实体。

这些从前能给他带来愉悦的东西没一样能用的,封印使他不能从这些东西里面吸取任何魔力。

垃圾。



埃里克开始不耐烦,他需要无主魔力。

什么是无主魔力呢?

比如一名魔法师师需要释放魔法。他使用自己的魔力释放魔法结束之后,飘散在四周环境中的,就是无主魔力,魔兽也同理。

再差一些的,比如一般人类。

大陆上所有生物身上,都储存着一定魔力,只是多少区别。他们在呼吸过程中,魔力元素会通过空气进入体内,或排出。

当然,和魔法师们拥有的魔力比起来,这些简直微乎其微。

无主魔力遍布在大陆的每个角落,但只有埃里克所在的这块封印地,不剩分毫。而造成这一切的始作俑者就是埃里克——当年抵抗封印时,他早把附近每个角落的魔力抽得一干二净。

几乎是发现龙晶内的魔力不能吸收的那一瞬间起,埃里克就已经想到了积累魔力的方法——将拥有魔力的生物引诱到地底下来,供他吸取魔力。

不太聪明的拉姆算是干了一件好事,他的误打误撞让封印松动了一些。巫妖大人虽然依旧无法离开,但外面的人可以通过某个特定位置,进入封印内。

但埃里克不想干这个——主要是不想自己干。

这也是他不高兴的最大原因。

那些能为他提供养分的无用生物,该为自己能给巫妖大人提供养分而感到荣幸。

将其他生物诱惑,引导至封印内这种琐碎的小事,值得巫妖大人亲自去做吗?

埃里克从未如此迫切地想要一个仆人,哪怕是拉姆那样的弱东西。

但拉姆现在正卡在缝隙里,而如今的埃里克也无法主动让任何人成为他的奴仆,召唤恶魔也不行。

那还能怎么办?

巫妖大人生平第一次,使用拉姆留下的那丁点儿魔力,干起了最底层深渊生物才干的活——挖土。

他需要造一个藏宝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