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丹尼高兴坏了。

他从游商里换了三枚金币,二十八个银币,和一些铜板!

要知道他当冒险者的时候,一个f等级的任务,去掉零碎杂费,最多也就能捞一两个银币。三枚金币是至少c级任务的钱,四舍五入,相当于他自己一个人完成了c级任务。

事情有些不对劲。

比尔挺着啤酒肚,靠在小镇上唯一的酒馆兼旅馆门前的酒桶上这么想着。

小丹尼是他们罗赛斯小镇里最不靠谱的年轻人。他一事无成,做什么都半吊子,前不久才放弃冒险者的工作回到镇里,是个小穷鬼。

但这样的一个人,最近几天竟然破天荒每天点一瓶从其他地方运来的高级蜂蜜酒,昨天还加餐一整只烤鸡。

这种高级蜂蜜酒是比尔为某些大人物备的,一瓶得花上整整十枚银币。

十枚银币!

两个铜币就能买一块硬得能打死狗的黑面包吃个肚饱,烤鸡也就一银币一只。一百枚铜币合一枚银币,十枚银币能买五百块黑面包。

虽说没人愿意顿顿干啃黑面包,但对他们这种小地方来说,十枚银币抠索索能够一个三口家庭花上一个月。这种消费对镇上任何一个人来说都很奢侈,绝不正常。

比尔怀疑丹尼干了什么坏事。

不是小朋友们那种小打小闹的,而是真正的坏事。



丹尼连续喝了五天蜂蜜酒,第六天晚上破天荒没出现在酒馆。

次日,比尔看见丹尼换了身不知哪弄来的旧皮甲。

以比尔活了四十多年的见识来看,丹尼那身旧皮甲正是低级冒险者最常穿的种类。在重要部位缝上铁片,穿起来相对轻便,关键时候能救人一命。他背着一把斧头往镇外走,走路时还有些鬼祟,似乎不太愿意让人知道他想去哪儿。

罗赛斯小镇的斧头,从来都只有一个用处,那就是砍柴。但砍柴可不用换这身装备。

再怎么轻便,那玩意上缝了铁片,脱下来砸地上“砰”的响,一般人伐木不穿这个。

只花三秒,比尔就决定跟踪他。

说实话,比尔还真没担心过自己的安危。不是自吹,作为酒馆老板,他经常需要搬动装满酒水的大酒桶,偶尔还要整治那些醉汉。丹尼这样的小瘦子,他能一拳打两个。

比尔抄起自家的铁拳套,跟在丹尼身后。只见他装模作样来到东边的伐木场,举起斧头随便砍两下,掰了块长条木头背在身上,然后开始继续往东边溜。

去那干什么,东边不是什么都没有吗?

比尔飞快想着。

随着两人前进,地面上青草褪去,渐渐露出深棕色土地。再走远些,连深棕色土地也已消失,只剩一些灰白色大小不一的石子铺在地上。抬头望去,似乎连天空都暗沉下来,仿佛被抽干颜色。

小镇东面是个特殊的地方。

离开小镇之后,越往东去,树木越是稀少,种东西也活得不好,一般人不往那边去。

仅有的那些障碍物不能很好遮挡比尔肥胖的身躯,他不得不拉开更远距离。

然后他把人跟丢了。

比尔坐在灰白色的石头上气喘吁吁。

灰白土地的不正常,似乎想要对所有人彰显这里的不同。如果第一次来的冒险者甚至有可能会乐观地认为这里会有什么特别值钱的东西。

可惜,这里什么都没有。

这是罗赛斯镇民都看惯的场景,这块土地从很久很久之前就一直这样。在附近居住的镇民祖宗们早把这块地不知道翻过多少遍,真的什么也没有。

这里是大陆上仅有的无魔之地。

大陆上,魔力对于土生土长的任何种族来说是很重要的东西。你或许可以在没有魔力的空间内度过一小段时间,一小时,一天。

但再久一些,或许一个星期?你就会开始感到不适。

魔力亲和力越强,这种感觉就会越清晰。

完全没有魔力的地方,草都不长。

罗赛斯小镇的地理位置特殊,被山脉包围。正常来说,这种位置通常应该有不少奇怪的魔兽,或魔药材料,正适合冒险者大展身手,但实际上恰恰相反。

这附近几乎不存在魔兽,一般野兽也少在这附近出入,就连鸟都比别的地方少一些。

作为无魔之地隔壁的罗赛斯,魔力浓度也很低,但胜在安全。附近即便任何人想要翻山越岭,只要不离开太远,不用担心被奇怪的东西袭击。某些不怎么需要魔力的作物在这附近长得还凑合,作为一个生活地,尚算宜居。



比尔不是傻的。

虽说因为距离拉得太远,没能跟上丹尼的脚步,但他可以通过一些蛛丝马迹找到丹尼的行动方向。

他坐在石头上没歇多久,就决定再次出发。

作为一名最低级的冒险者,丹尼显然并没有学会什么反跟踪的方法,他甚至连自己的脚印都没抹去。比尔轻易找到他的去向,地方不远,就在无魔之地中央。

“这里什么时候多个坑?”

“难怪一眨眼就不见了,原来是跑到地底下。”比尔嘟囔着蹲下身去,尝试往里头瞅。

也不知道是谁挖的坑,有阶梯,还挺贴心。

比尔顺着阶梯往下爬,底下不算很深,但因为阳光不能完全照进来,越往里越暗。他能隐约闻到一些什么被烧焦的气味,想起丹尼出发时带的那根木头。

应该是制成了火把。

比尔想。

丹尼进入坑洞之后,走得并不远。比尔能听见从不远处传来他的喘气、叱骂声,以及重物被击倒的声音。

凭借着微弱的光,比尔摸索着洞穴边往里走。没太久,能隐约看见些火光从前方转角处传来。丹尼的声音,以及各种敲击声也越来越响。

敲击声听起来闷闷的,就像把斧头砸在泥土上。

比尔想起丹尼出门前带的那把斧头。

忽然,一声惨叫从丹尼的方向传来。火光忽明忽暗,惨叫声在持续两秒后戛然而止。

比尔下巴上的肥肉一抖,把铁拳套戴在手上,靠近洞穴墙边,扒在转角处的石头上,悄悄探出脑袋,想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倒在地上的火把。

火把旁边散落着些什么圆形的东西在反光,看起来像是钱币。

视线再往上一些,能看见两个由泥沙组成的高大的人形物体在笨重地挪动,躯体被火光照得有些发红,其中一只的肩膀上还卡着一把斧头,让它动作看起来更不灵光。他们正不停地用那双沉重的脚,踩着些什么。发出难听的‘噗呲’声。

比尔视线下滑,看清那被踩东西的样子下一刻,他屏住呼吸。

是死去的丹尼!



比尔没命地逃离洞穴。

泥土制成的人偶依旧麻木地踩着丹尼,跌落在地的火把没过多久便被熄灭,地底重归黑暗。

“啧。”一双看不见的手在黑暗中探出,让土魔偶停止动作,从丹尼身边散开。

“太弱了。”

埃里克居高临下,瞟着躺在地上的丹尼,嫌弃得不得了。

为了让丹尼多使点劲,他特意指挥魔偶来跟他对练。可这小子换上新武器过来,连两个土魔偶都干不掉,巫妖大人以前从没见过这么弱小的家伙。

不过全靠丹尼,埃里克发现了一件关于封印的事情——附着在命匣上的封印,似乎只能让他不直接对其他生物出手,而对其他看似无害的指令却无法进行拘束。

他对土魔偶下达的指令是:阻拦他。而不是杀死他。

“弱成这样还想拿我的钱币?”

埃里克指挥土魔偶把丹尼翻了个面,在他身上翻找一通,让它们把丹尼从迷宫里获取的钱币拿回来。

土魔偶没找到之前的钱币,反而揪出来一个小兜兜。小兜打开后,里面装着一些不同颜色的零散小圆板板。两枚金的,三四十枚银的,还有几十个小铜板,全是巫妖大人没见过的币种。

巫妖大人从不用钱币买东西,想要什么都能搞到手,但他依旧拥有分辨优劣钱币的能力。

“这什么?”埃里克尝试用魔力在这些小圆板上刻画魔力符文,但这些圆板根本无法承载任何魔力,魔力刚注入便散到空气当中。

“垃圾。”他把小兜随便往地上一丢,土魔偶过去一通踢,把里面的东西踹得到处都是。

随后,埃里克的视线再次回到丹尼身上。

死去的人类身上已经完全没有任何魔力。他全身蕴含的魔力,均在死亡那一刻,完完全全成为无主魔力,消散在空气之中。

那些魔力,再加其中一具土魔偶身上的魔力,正好够埃里克施展一个他现在能用的,最强大的魔法。

埃里克撤除其中一具土魔偶身上的魔法,魔力散出,再被吸收。

虚无的手指在空气中滑动。

地面的泥土隐隐现出魔法字符,三颗绿色的低阶魔晶凭空出现。

一枚神秘符文在丹尼尸体上方成型,如蛇一般滑动着覆盖他全身。时间仿佛从这一刻开始倒流,散落在地面的血液,肢体,肉块,灵魂渐渐聚集到一起。

还原成一个完整的丹尼。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