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丹尼安静地躺在地上,身上所有伤痕已经完全消失,起伏的胸膛代表他只是陷入睡眠。

怎么回事?

原本已经死去的丹尼完好如初,就连灵魂都没有半丝破损,让埃里克有些意外。

埃里克的意识围绕在丹尼身边,转了一圈又一圈。原本因为刚施展一个超负荷魔法,而引起的精神疼痛,似乎也变得不那么重要。

“有意思。”

原本按照埃里克的想法,他只是想废物利用,花费尽可能少的魔力,把丹尼制成一具最低等的,没有思想,比土魔偶更灵巧的仆从。毕竟丹尼已经死了,封印不能阻止他对一个死人做些什么。

埃里克没想到,他不过刚把丹尼的血肉重组,丹尼就自己活了过来。

无须质疑,他是“活”的,真正活着。

“这是为什么?”作为几乎全知全能的巫妖大人,埃里克很少有在魔法上不知道的事情。

复活,永远的禁忌课题。

哪怕是在这个充满魔法,不可思议的世界里,复活术也是不合理的。它完全违反自然秩序,即便是那些信奉神明的祭司们,也无法使用。

全盛时期的埃里克也做不到这个。

刚才那一幕,任谁看见都会称之为神迹。

但其实神明做不到这点,世界法则不允许,神明无权赐予谁这项能力。

可总有那么些人想要挑战禁忌。他们为了不死不灭,愿意另辟蹊径,用别的方法变相施展复活术。比如那些魔法师们喜欢的炼金人偶,比如把自己变成半魔法生物的巫妖。

无论如何,通过这种形式被被复活的,都不再完整,所有内部结构与原来完全不同。

他们不再获得任何幸运,他们会被世界诅咒。

但丹尼不是。

他依旧与原来一模一样,是个完完整整的人。他拥有普通人该拥有的一切,并未脱离世界轨迹。

“不合常理。”埃里克如此判断。

在这个世界,虽然很多事情看起来都没有轨迹,但其实所有事情都有他的规则。比如释放越大的魔法,所付出的魔力,或是代价就越大。

作为施法者,埃里克比谁都清楚,丹尼复活的代价为:少许魔力。

这点代价和复活术比起来不值一提。

“所有一切都会有原因。”

埃里克将意识缓慢伸展,尽量让自己的意识铺满封印内的每一寸地方。

不过半刻钟,他就明白原因。

“原来如此。”埃里克心情少见地好起来,“原来恒定封印还有这样的用法。”

封印内的空间相对恒定,巫妖命匣中溢出的不死不灭诅咒与封印交汇在一起,已在数千年内不知不觉遍布整个空间。

“相信从来没人想过,复活术能够以这个形式存在。当然,除了我,再没有谁能以这个形式施展复活术。哪怕是那些侍奉神明,自称被神明所爱的人。”

这片空间已经与外界完全分离开来,形成独立法则。与生命有关的一切,在这里完全失衡。



确认完自己想知道的一切,埃里克想起自己刚才花费在丹尼身上的魔力,又不高兴起来。

“把他给我丢出去。”埃里克指挥道。

这菜鸟害他没了一具魔偶和三颗低阶魔晶,并且不能为他所用,不可能在他这受到什么好待遇。

刚才还狂性大发的土魔偶现在乖巧得很,笨拙地拖起躺在地上的丹尼,把他放到尽可能靠近迷宫入口的位置。

丹尼完全苏醒过来,已经是当天深夜。

“……这里是?”迷宫底下一片漆黑,只有隐隐月光从上方入口透进来。

丹尼摸黑从阶梯往上走,等完全离开迷宫,才发现自己所在位置是哪里。

“我怎么在这里?”他的记忆有些暧昧,只记得自己早上曾带上武器火把等东西,准备再次进行寻宝。

“我的斧头呢?”他依靠微弱的月光在周围找了会儿,嘟囔着,“大晚上不回去还把斧头弄丢,我爸得骂我。”

“算了。”丹尼没找太久就决定放弃。

无论如何,大晚上不应该在在野外晃悠。心宽的丹尼饥肠辘辘,选择直接回镇里吃点东西,不再深究。



比尔回镇后,没把丹尼的事往外说。

刚回小镇,他就回过味来,知道小丹尼那些钱是哪来的——那个坑洞恐怕是个藏宝地。

藏宝地里的宝物有限,大多是先到先得。

他想了很久,决定暂时把这个秘密藏在心底。等过一阵子,他或许可以做好准备,再雇佣几个冒险者什么的,进去寻宝。

夜晚正是酒馆生意最好的时候,比尔在店里招待客人。

老酒鬼向比尔搭话:“小丹尼没来?”

比尔拿酒杯的手一抖:“没来。”

老酒鬼给自己灌一口啤酒,遗憾地晃着脑袋:“他最近可有钱了,我还想着要不要蹭点他的蜂蜜酒。”

“那你或许等一会儿能见到他。”另外一名客人探头说道:“我刚才外面看见他,好像是刚从镇子外面回来。”

“哐”的一声响,比尔手中的木酒杯没拿稳,砸到地板上。

客人们一阵嬉笑,“你这是偷喝多了连杯子都拿不稳吗?”

比尔捡起木酒杯,装作不在意的样子问:“你确定刚才看见的是小丹尼?我昨天曾听说他要离开小镇,短时间内不会回来。”

“那当然,”客人说道,“我进来之前又没喝酒,怎么可能看错呢?”

比尔心里咯噔一下。



这晚,比尔早早把店关了,蒙在被子里睡大觉。

或许是因为白天到处奔波,又或者是因为晚上被客人说的话所惊吓。比尔实在太累,一觉睡到大中午,晚上还做了噩梦,醒来之后顶着大黑眼圈,看起来根本没睡好。

比尔从床上艰难爬起,决定久违地前往镇上唯一教堂进行祈祷。

这可太难得了,毕竟他不是什么虔诚信者。镇上的牧师乔布是个小老头,和大城里的牧师不一样,没什么吸引力。

罗赛斯小镇的教堂很小。说是教堂,其实就是个木房子,年久失修,看起来很破。尽管每天都有人担心它会倒塌,但从没有人想要去维修它——危险又怎的,他们宁可把做礼拜的场地安排在草地上。

而作为小镇唯一牧师的老乔布则从不担心,他表示所有的教堂都有神明照看,绝不可能倒塌。

这鬼话谁爱信谁信,反正比尔是不信的。

刚来到教堂门口,比尔就听见里面传出听起来有些熟悉的声音,声音的主人听起来情绪激动。

“虽然知道不太可能,但我也要问一下,请问最近有没有人说自己捡到钱袋,并交给您呢?”

小镇里如果有谁捡到不知失主的遗失物,惯例是把东西交给教会,让教会替失主保管。如果遗失物超过三个月没人认领,东西将会归教会所有。

“钱袋?”这是一个苍老的声音,听起来像教会那小老头的,“年轻人,我不建议你尝试在这里不劳而获。”很显然,老牧师把这人当成骗钱的。

“不劳而获?那是我自己挣的钱!”

争论的声音继续从教堂内传出,比尔一晚上没睡好,吵得他脑瓜子有点疼。他把脸一拉,快走两步,准备进去替老乔布教育一下现在的年轻人。

“声音小点,要尊重,知道吗?这里是神明的……你……”等比尔看清到底是谁在和老乔布争论,他的声音瞬间卡在喉咙。

和老乔布争论的人是丹尼!

活生生的丹尼!

比尔举起手,食指颤抖着指向丹尼,下巴仿佛被人拆了似的根本吐不出任何字。

原来熟客说的是真的!

昨日丹尼死去那一幕不由自主地浮现在眼前,尸体被踩碎的声音仍环绕着他。

比尔禁不住后退几步,把求助的视线投向老牧师,浑身肥肉都在叫嚣。

我的神啊,这里可是教堂!

哪来这么强大的厉鬼!



在牧师老乔布连续给比尔浇了三次不知道到底管不管用的圣水之后,比尔终于稍微冷静一些。

他刚能顺利说出话来就朝着丹尼问:“你不是死了吗?!”

“你才死了!”丹尼毫不示弱,这人怎么能骂脏话呢。

“我昨天亲眼看见你在无魔之地的洞穴里,被一个这么大的东西,”比尔用手比划着土魔偶的样子,“打死了。”

“那我不是还站在这……”丹尼说到一半,忽然回想自己的记忆从昨天起就有所丢失。

比尔仗着自己在教堂内,有神明护佑——这个时候他倒是相信有神明在看着他——当着牧师的面,把他前一日看见的事情全部说了一遍。

这下挺好,先不管丹尼是什么东西,总归迷宫的位置是藏不住了。

一传十,十传百。

那些仍怀有冒险心的镇民们听说有宝藏,赶紧回家抄家伙,准备在其他地方的冒险者闻讯而来之前抢占先机,干票大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