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丹尼呆在教会里打嗝——他刚被老乔布灌了好几杯圣水,大中午喝个水饱。

罗赛斯小镇镇民对藏宝处各有不同看法,认为藏宝地比较危险的人占多数。他们对于蠢蠢欲动,想要前往藏宝地寻宝的人们抱着不赞同的看法。

“把命丢了可不好。”

而那些以前曾经当过,或幻想自己要当冒险者的镇民,则不管那么多。

“我们就从外面看看,没危险再进去,又不会缺一块肉。”毕竟丹尼和比尔都去过藏宝地,他们看起来都好好的。

比尔带领镇民们来到迷宫洞口。

迷宫简陋得很。

沙土构造的简易通道,让那些对古贵族财宝所在带有幻想的人们大失所望。他们下意识觉得这样的地方,即便埋藏着宝藏,数量也不会特别多。

很快,人们便又释然。

毕竟这全都是白得的,哪怕在里面只拾取一枚铜币,也算天降横财。

镇民们刚进入迷宫,埃里克就有所察觉。

“5、6……16,这次一共来了16个人。”他认为镇民们体内蕴含的魔力过少,但对人数尚算满意。

这些镇民体内蕴含的魔力,和丹尼差不多,约等于实习黑巫师拉姆的百分之一。也就是说,这些人只要在迷宫内待到他们体内的魔力全无再离开,埃里克就能重新获得制造半具土魔偶的魔力。

为了让镇民们能够在封印里呆上足够久,埃里克下达指令,让土魔偶远远避开他们。并在镇民们可能经过的地方,留下少量钱币,引诱他们往更深处去。

“墙上有一枚银币!”刚进迷宫没多久,就有眼尖的人发现他想要的东西,他一步上前,把银币抠下来,搓了搓。

“地上也有,额,这是个铜币。”

“那是我先看见的!”

“那又怎样,我先拿到的。”

很快,原本看起来还算团结的镇民开始吵闹,并隐隐有要打起来的倾向。

埃里克乐见其成,毕竟他们打起来时,体内魔力会散得更快,不过很快有人阻止了这一切。

为首拿着火把的年轻人是镇长的侄子,他看起来有点小聪明:“注意脚下,墙壁。看见钱币不要抢,我们这次出来所得,全部平分。”

“不行。”最开始捡到银币的人纷纷反对,他们可不愿意把已经到手的钱币分出来。

“那就从现在开始平分,之前捡到的就算自己的。”镇长的侄子说道,“如果比尔说的没错,这里还有魔法生物,不要内乱!”

没多久,他们便走到丹尼之前死亡的地方。

“尸体不见了。”比尔说道。

“但光看这里掉落的东西,丹尼应该确实来过这里。”一旁有人说道,“或许你记错了,他只是在这里受过伤,看,这里还有血迹。”

“不。”比尔脸色难看,他曾有一瞬怀疑过自己的记忆,但丹尼死去那一幕历历在目,短时间内根本无法忘怀。

只关心财宝的人倒是不太在意比尔说些什么,“这里也有钱币。”

人们可不管掉在地上的钱币是不是王国钱币,反正捡了再说,回去平分。

这日,16位镇民在迷宫之中呆了整整5个小时,他们收获颇丰。除了比尔,所有人都兴致满满,他们认为这个藏宝洞穴没什么大不了的,纷纷在心中暗下决心,次日再来。

比尔离开时心事重重,但他很快就没有时间继续烦恼。

——酒馆前所未有的热闹。

“我从小就觉得那块地方不正常,果然!”

“玛丽还不让我去,还好我说服了她。”

“那是个真正的宝藏,你在里面感觉不到时间流逝,我们出来的时候已经完全天黑……”

白天当了一把‘冒险者’那些人们高兴极了,除了回家与家人分享所得以外,他们还急切地想要与没去迷宫的邻居们分享见闻。

还有比酒馆更适合吹牛逼的地方吗?

“你们在里面遇到危险吗?”有人好奇地问。

“当然!”一名络腮胡的中年男子拍着胸膛,“但我们无比英勇,战胜一切,尤其是我!里面乌漆麻黑,我拿着火把……”

“你明明就全程躲在后面。”

这时,一名不知道什么时候溜进酒馆的半大男孩从桌底下探出头,问出了所有没去迷宫的镇民最想问的话:“你们拿到了多少财宝?”

酒馆内去过迷宫的人一愣,相视一笑。

倒是没什么好掩饰的,反正要不了几天就会传得全镇都知道。

“我们16个人!”

“拿了一百二十枚银币,二百枚铜币,是古钱币!”

某些第一日没有跟着比尔前往藏宝处的镇民,在听见归来者的话之后,心中也开始有所动摇。

说不动心那是不可能的。

兑换成王国币之后,那天前往藏宝处的每个镇民,平均能分得接近二十五枚银币。

那可是二十五枚银币啊!

小镇里消费水平低,同样赚钱也很难。二十五枚银币看起来不多,但是很难攒。

或许每个家庭平均每个月,会有接近十到三十枚银币的开销。但花出去是一回事,攒起来又是另一回事。

而且这才仅仅是一天挣得的钱。

那些没去的镇民开始想。

要不要去看一下呢?

好像也不是很危险?

反正去的人也挺多的。

而第一日已经尝到甜头的镇民,第二日则分开结伴,或选择个人行动,再次前往迷宫之中——好些人不愿意集体行动,那样能拿到的钱币不多,还得平分。

接下来连续好几日都有不少镇民前往迷宫之中,接连三天,均没有人受到任何伤害,也没有人在迷宫里看见任何魔物。

某些人对迷宫的防备心,已经逐渐放松下来,把这处藏宝地,当成完全无害的淘金场。

但有些人却不同,他们认为天上没有白掉的馅饼。

迪伦就是这么想的。

迪伦是个有些顽固的中年人,他是种亚麻的好手,有一位不太凶悍的妻子,和一对儿女,对现在的生活一直挺满意。

“到一个完全不清楚来头的地方寻宝,他们一定是想钱币想疯了。”迪伦这么说道,“当然是命更重要。”

迪伦夫人十分赞同她丈夫的想法:“只要他们平时有好好干活,就不愁吃穿。他们要那些钱币能干嘛呢?我们镇里几乎没有什么能花钱的地方。”

和其他地方比起来,罗赛斯小镇确实不算最贫穷的小镇。至少在他们这里居住,不用太担心魔兽的到来,种的作物虽说比别的地方看起来蔫巴一些,也算能顺利成长。

“钱币当然有用。可以买些肉和鸡蛋,隔壁马特说,他爸会给他买肉。”迪伦十二岁的大儿子说道。

“我想吃蛋。”小女儿符合道。

在吃上面,他们是不愁的,想吃饱确实不愁。

但如果想吃得好,却有些困难。

罗赛斯人比较难吃到肉食。

因为魔力元素少的关系,罗赛斯附近的畜生很难养,它们即便吃得比别的地方更多,却不怎么长膘,就连鸡下的蛋都比别处少。所以罗赛斯人几乎不畜牧,而是选择花钱币,或者用作物在别的地方交换一些肉。

但在迪伦看来,吃那么多肉干什么呢?

面包蔬菜不也挺好吃的吗?

显而易见,他是个容易满足的人。

可他那双儿女不这么想,大儿子十二岁,小女儿八岁,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就想吃点好的。

迪伦摸摸两个孩子的脑袋:“等家里亚麻收下来之后,我会去换一些。”

两兄妹对视一眼,叹了口气。

亚麻不算很值钱,最多能和其他镇民换些小麦什么的,肉可换不了多少啊。

丹尼没再被拘在教堂里,能够随意活动。在获得自由之后,他也加入了寻宝大军,但在那之后,他并没有再像第一次进入迷宫时那么幸运,获得的钱币要少许多。

比尔在这其中显得格格不入,他不敢踏入迷宫半步。

但或许是因为钱币获取变得容易,镇民的开销变大,酒馆的生意也短暂好起来,他也成了得益者。

比尔每日听着人们在酒馆内交谈迷宫之中的收获,却无人遇到危险,开始怀疑自己记忆的真实性。

比起丹尼复活,或许在进入迷宫时中了一个奇怪的魔法陷阱,导致他看见的东西出现错乱,似乎更为令人信服。

再过一周后,就连比尔也开始蠢蠢欲动,生出想要再次进入迷宫的心。

埃里克从地底每一寸空气中吸取镇民们的魔力。

太少,不够。

作为普通人的镇民们,体内能蕴含魔力元素并不多,但只要离开迷宫休息一日,就能完全恢复。

他们在进入迷宫最初一小时内,提供的魔力元素是最多的,大约是他们体内魔力总量的百分之三十。

从第二小时开始,则会开始大大减少,变成魔力余量的百分之二十。以此类推,只要镇民在迷宫里呆的时间超过六小时,埃里克的收获就会变得很低很低。

比起埃里克以前见过的那些魔法师们来说,普通人个体能提供的魔力实在太少,但胜在数量够多。

埃里克也是堕落了。

往日从不为魔力发愁的巫妖大人,为了能够持续获得这些少得可怜的魔力,竟然每日指挥土魔偶干活。

还是那些他以前绝不会干的活——增加迷宫内的过道,并在里面埋藏一些钱币。

除了最初三天,后期几乎每日,埃里克都能获得捏造一具土魔偶的魔力量,并且进入迷宫的人数仍在增加。

加上拉姆最初提供的魔力,现在埃里克已经拥有能够捏制9只土魔偶的魔力,并且在这项枯燥的作业之中,找到小小乐趣。

他偶尔会趁着镇民进入迷宫之后,把金币放置在几波人中间,好让他们能在同一时间看到钱币。然后,同时看见金币那些人就会变得剑拔弩张,哪怕前一刻他们还是认识多年的邻居。

“抢。”埃里克的意识覆盖在所有人上方,俯视因为钱币而打起来的镇民。

只要镇民如他所想那样争抢起来,埃里克就觉得心底十分平静。

但这招也并不是每次都能让他如愿,偶尔也会碰上那么一两次愿意平分收益的人们。

进入迷宫的人数每日都比前一日更多,埃里克能获得的魔力也变得更多。

日子就这么一日日过着。

很快,埃里克发现来迷宫的镇民人数不再增加,反而开始减少。
sitemap